我的爱情:要么救人,要么杀人……

2016-04-25作者:Twentine, 著编辑:谢爽

晚自习下课的时候,天已经全黑。

白璐从洗手间回来,蒋茹还趴在桌子上,周围围了一圈女生。

自己的位置被人占了,白璐坐在后面等着,旁边一堆人的谈话传入耳中。

“别哭啦茹茹,都放学了。”

“好了,不要难过了。”

“还有几天就要考试了,不能耽误成绩呀。”

“对,考试才重要呢。”

……



白璐抽空将自己挂在桌子外侧的书包取下来,拉上拉锁。刚背起来的时候肩膀往下狠狠一坠,白璐微晃身体,适应了书包的重量。

她来到女生群边上站着。

白璐个子不高,小小的五官,戴着一副大眼镜,她的头发颜色浅,在阳光下尤其明显,是淡淡的金色,好多次体育课都被教导主任叫出队列,问她是不是染了头发。

女生群还没散开,叽叽喳喳,你一句我一句。

可惜这些理工科女高中生都不太会安慰人,轻声细语地说了半天,也无非就是振作努力,不要影响考试,完全没说到点子上,而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小时。

“哎?还干什么呢?”隔壁班的班主任刘老师探头进来,“这么晚了,开座谈会呢?”他摆摆手,“赶紧的,快走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老师来赶人,女生们纷纷拎起包。

“那我们走了。”一个女生转过头,这才发现坐在旁边等着的白璐。

“哦,白璐。”另外几个女生也转过来,看着白璐,你一言我一句地嘱咐。

“等会你多劝劝茹茹呀。”

“对啊,你们一个宿舍的。”

一个女生俯下身,在白璐耳边说:“让她别伤心啦,那个男生好差的,一点也不值得。”

白璐:“……”

多此一举,哪壶不开提哪壶。

果然,旁边哭得更惨了。

女生们又要劝,铃声响起来,这是每天最后一道铃,白璐瞄瞄墙上的钟,已经九点四十了。

白璐:“回家吧,太晚了。”顿了顿又加一句,“我会劝她的。”

人走光了,只剩下白璐和蒋茹。

白璐碰碰蒋茹的胳膊,小声说:“我们也走吧。”

女孩依旧啜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教室空荡荡的,她的哭声更加明显了。

白璐坐了一会,眼看要十点了,说:“再不走要门禁了。”

蒋茹没动静,白璐又说:“叫阿姨开门的话,要被记录的,如果——”

“你先走吧。”蒋茹从书桌上仰起头看向白璐。

因为哭了太多次,蒋茹的眼睛肿成桃子样,看人一条线。

蒋茹跟失了魂的假人一样,头发乱糟糟的。白璐拉住她的手:“来,起来。”

蒋茹不动地方,白璐说:“咱们回宿舍慢慢说。”

白璐人小小的,声音也小小的,细腻的音色起到了安抚作用,蒋茹被她拉了起来。

“走。”白璐说。


 

六中是省重点高中,全省将近两千名优秀高中生济济一堂。

因为不是所有学生都是本地的,六中设有学生宿舍楼,便宜的一学期八百元,四人一间;贵的一千二百元,双人间。

白璐跟蒋茹是双人间的室友。

往宿舍楼走的时候,蒋茹一直低着头,白璐牵着她,自己走在前面,以免她直接撞到路灯上。

走了几步,蒋茹站住了脚。

她比白璐稍高一些,但也很瘦,脖子长而细,显得头有些大。

蒋茹是高二分班的时候从文科班分过来的。

白璐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蒋茹的时候,她在七八个学生中显得最不显眼,马尾辫扎在大大的脑袋后面,眼睛很大,额头宽亮。

老师点她的名字时还说,看这个样子,一定是个聪明孩子。

蒋茹不好意思地笑,不知为何,白璐坐在下面也跟着笑了。

蒋茹看着地面,校园里昏暗的路灯把她的影子照得老长。

“我想出去……”她低声说。

白璐:“去哪?”

蒋茹:“我想出去……”

夜深人静,只有远处的食堂还亮着。现在其实是暑假期间,全市高中都在追进度,高考生八月就开始上课了,因为放学太晚,学校要给住宿的学生供应夜宵,食堂一般会开到十点半。

白璐说:“要不先去吃点东西,我请你。”

蒋茹松开手,摇头:“不,我要出去,你自己回去吧。”

“这么晚了,出去就回不来了,晚上查寝怎么办?”

蒋茹决心已定,说什么都不肯回宿舍,转头往外面走。

白璐看着她的背影,哑然。

蒋茹走着走着,感觉身边多了一个人,她侧头,看见小小的白璐双手握着书包带,闷声走着。

蒋茹说:“你跟我去吗?”

白璐没说话,点点头。

夏日的夜,躁动而平静,蒋茹轻轻拉住她。

“……你真好。”


 

从校园里出来,门口的黄海大街上已经没有多少车辆了,白璐最后回头,看了看宿舍楼,心想明天肯定要糟糕。

蒋茹没有这么多想法。

“我们去一趟他的学校吧。”蒋茹说,“你说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出来好不好?”

蒋茹嘴里这个“他”白璐听过很多次,也在蒋茹的手机里看过照片,但是并没有见过本人。

蒋茹从两个多月前,就开始跟白璐聊他。

聊那天在隔壁学校门口的馄饨店吃饭,她忘了带钱,手机又没了电,窘迫得不知如何是好,有个同样在店里吃晚饭的男生帮了她。

他叫许辉,是与六中相邻两条街的职业技术专科学校的一名中专生。

那时她每次提到他,都会不由自主地笑。

她说他很喜欢亲人,喜欢拉她的手。

蒋茹有酒窝,有酒窝的女人笑起来格外的甜。

蒋茹与许辉相处了两个月,然而最近一个星期,蒋茹的笑容不见了。

白璐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蒋茹说有一个女的把许辉抢走了。

那个女的是许辉同班同学,蒋茹每次提起都脸红耳赤。

“干吗抢别人的男朋友!”

白璐轻声说:“他有那么好吗?”

蒋茹又消声了,半晌嗯了一声,不确定地说:“……我觉得有。”

白璐看过许辉的照片,的确很帅气。

蒋茹和许辉只有一张合影,是蒋茹拉着许辉照的,照片上的男孩没有露出笑脸,穿着黑色的衣服,皮肤白皙,发丝微乱。

白璐不难理解蒋茹为什么被他迷得神魂颠倒——许辉身上有一股不太像十七八岁年轻人的气息,不管是装的还是真的。

蒋茹抿抿嘴,低声说:“我不想分手,他九月六号生日,本来想给他过生日的。”

“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呢。”白璐说。

 


过了马路,她们从一个老式的小区里穿过去,小区里很安静。

白璐渐渐嗅到一股香味,在安静的夏夜,幽远清淡。

蒋茹似有所感,蓦然道:“花。”

白璐转头,还没来得及开口问,蒋茹已经拉着她走过去。

香气渐浓。

蒋茹领她来到路边,小路两侧是住户,因为是老式小区,并不讲究,所有人家都在自己门口圈起了花圃。

花很小很小,月白、淡黄夹在一起,藏在茂密的树丛中。

或许是因为好活,或许是因为淡香,这里的人像是约定好了一样,在最外面的一侧种上同一种花。

“香吧?”蒋茹说,“很好闻的。”

白璐说:“你认识这种花?”

“当然认识了。”蒋茹弯腰,从地上捡了一小枝,吹了吹,她一脸甜蜜,“他跟我说的。”

花一枝两株,一白一黄,蒋茹把两朵小花分开,白的插在了白璐的头发上,黄的留给自己。

插完之后她后退半步欣赏,白璐说:“什么花啊?”

“忍冬。”

说着,蒋茹扑哧一声笑出来:“白璐,你看着好呆呀。”

白璐看着她,不说话。

蒋茹拍拍她的手背,轻声说:“真的好呆。”

白璐也缓缓笑了,就好像第一次见到蒋茹的时候一样,笑得莫名其妙。


 

穿过花丛,白璐与蒋茹离开小区。

十点半,六中已经门禁,比起蒋茹的一往无前,白璐还要多考虑一下等会回去要怎么跟保安和宿管阿姨解释。

“到了。”蒋茹说。

她们站在十字路口,现在还是红灯。马路对面有一排路边摊小吃店,转弯处是一扇幽暗的大铁门。

六中和职高只隔了两条街,可景象和气氛却完全不一样。

现在这个时间点,六中门口连来往的行人都很少,只有高三宿舍楼亮着灯,供考生看书用,而服艺职高门口却热闹得如同菜场。

一过十点,路边支起一排烧烤摊,职高的学生是这些小摊子的主要顾客。

白璐在六中念了两年有余,对这所邻居学校略有了解,服艺职高也是寄宿制学校,但是并不设门禁,或者说设了也是白设。

此时正是热闹的时间段,店铺之间穿梭着脸带稚气的高中生。

这里没有人是老老实实穿着校服的,要么敞胸露怀,要么就系在腰间,烧烤摊的角落里有搂搂抱抱的小情侣,你喂我一口,我打你一拳。

绿灯亮起,蒋茹却没有迈步。

白璐奇怪地看了她一眼,发现她脸色带红,嘴唇紧闭。

是紧张的。

白璐说:“你有他的电话吗?要不要打电话叫他出来?”

蒋茹点点头:“有倒是有……”

白璐:“你要叫他吗?”

蒋茹握紧书包带,低着头,另一只手摩挲着自己的校服裙。

“还是我去找吧,我知道他在哪。”蒋茹说。

白璐:“在哪?”

蒋茹抬手,指了指马路对面。白璐跟着看过去,是一家快餐店。

“他这个时候一般都在那里,”蒋茹说,“跟朋友吃东西……”她脸上更红了,白璐拉了拉她的手,冰冰凉凉的。

“你不用这么紧张的。”白璐说。

蒋茹的手握紧了一点,好像要从白璐这里吸取力量。

白璐:“还要去吗?”

“去。”蒋茹坚定地说。

又等了一个红绿灯,蒋茹才深吸一口气走过马路。

她一路上几次摸自己的头发,抿嘴唇,白璐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

店开着门,距离十几米的时候,蒋茹对白璐说:“你在这等着我吧。”

白璐说:“陪你也可以。”

蒋茹摇摇头,脸上带着犹豫之色:“你不会喜欢那群人的。”

白璐:“你喜欢?”

蒋茹又摇头,小声说:“我也不喜欢……但我喜欢他。”

蒋茹深吸一口气,转头朝快餐店走去。

白璐抬头看了一眼,店名叫“可可快餐”,牌子不是灯箱,夜里看不清楚。

蒋茹前脚进去,后脚白璐就默默跟上,在店门口停下脚步。


 

店里出奇的安静。

或许是与进去了一个不速之客有关。

“干什么?”一个女孩说。

“我又不是找你……”蒋茹的声音听起来比刚刚更轻。

“有病啊!”女孩似乎并不觉得蒋茹可以冒犯她,声音骤大,“谁用你找?”

蒋茹声线颤抖。

“许辉……”

白璐靠在快餐店门口,等了很久没有听到回话,不经意低头,才发现门很脏,许久没有擦过了。

白璐往后退了半步,店里传来声音。

“找我干什么?”

白璐脚下一顿,又慢慢站稳。

十七八的男孩,声音还带着微微的青涩。

或许是疲惫,或许是提不起兴致,他的声音隐约透着些许低沉。

蒋茹:“你跟我出来一下。”

女孩哈地笑了:“有意思没意思,叫谁呢你?”

蒋茹憋着一股气:“反正没叫你。”

女孩拍桌子:“你再说?”尖锐地嘀咕,“死皮赖脸的东西!”

白璐的脚在地上搓了搓,一片落地的枯树叶被踩得稀烂。

蒋茹:“你说谁呢,你才——”

“你再废话一句试试!?”

旁边几个男生隐约在笑。

“行了。”许辉打断女孩,对蒋茹说,“找我什么事?”

少男少女多么奇怪,明明所有的意味藏都藏不住,还是要问一遍,你来找我什么事。

蒋茹配合极了,回答:“我有话跟你说。”

女孩插嘴:“有话就这说。”

蒋茹深吸一口气,说:“许辉,你跟我出来好吗?”

她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带着一个好学生独有的尊严,可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份隐约的矜持与骄傲显得脆弱又难堪。

女孩被说不清楚的感觉激怒了。

“丑八怪!”

小小年纪,越是直接,越是伤人。

蒋茹快要哭出来了:“你说什么?怎么骂人?”

女孩一副无辜样:“说错了吗?”

蒋茹:“你再说一遍!”

女孩哎了一声,一字一顿,还带着音调的:“丑!八!怪!”

蒋茹跺着脚:“许辉!”

“好了,”男孩好像一个众星捧月的皇帝,群臣吵得不可开交,他终于肯出面主持大局了,“都别说了。小叶,别太过分了。”

“嘁。”叫小叶的女孩冷哼一声,给足男孩面子,不再开口。

蒋茹又好像有了希望:“许辉。”

静了一会,许辉低声说:“有什么事,你在这说吧。”

大庭广众之下,这样的交谈简直要了蒋茹的命,自始至终她全靠一口气强撑着。

“能出来一下吗?”

许辉不说话了。



小叶在一旁嘀咕:“真是服了。”

蒋茹没有管小叶,强撑着脸面,说:“那咱们就分手吧。”

小叶:“噗。”随即捂住嘴,没有笑得更大声。

许辉倒是没有笑,轻声说:“好。”

没有什么需要坚持的了,蒋茹几次张口,都说不出话,最后眼泪没有止住,转身跑出店。

她似乎忘记了白璐的存在,一路往外面跑。

硕大的书包在身后左晃一下右晃一下,笨拙不堪。

店里聊开了。

有个男生说:“小叶,你也太过了点,怎么那么说人家呢!”

另外一个男生:“就是,好歹人家大晚上跑出来找辉哥,你飞醋吃得太吓人了。”

小叶笑着跟男生打闹,大声嚷嚷:“还敢说我!我说错了吗?咬你啊!”

男生说:“其实她也不是特别丑,主要就是头太大了,又那么瘦,我去,刚一进来跟个外星人似的,吓我一跳。”

小叶咯咯笑:“就你嘴贱。”

“大头妹妹。”男生说,“六中的,学习肯定好。”

小叶:“书呆子呗,女人靠学习好啊。”

男生:“嗯,学习好比不过长得漂亮,没办法。”

小叶:“考场上靠学习好,情场上肯定靠脸啦。书呆子就去找书呆子好了,瞎嘚瑟什么!”

大伙跟着笑,一个男生打趣道:“还是辉哥魅力大,哪的妹子泡不来。辉哥给我支支招,单身太久,身心俱疲。”

过了许久,许辉才开口,玩笑似的说:“你去整个容吧,有时候男人也看脸。”

众人哈哈大笑。

餐馆的服务员一路看着热闹,忍不住开口说:“小伙子啊,那小姑娘也挺喜欢你的,你这么做不太好吧。”

小叶:“什么呀,什么叫不太好!不受喜欢就滚远点!”

许辉没说话,服务员被呛了一口:“原来不是男女朋友啊?”

小叶一顿,见许辉没发话,又说:“是又怎么样,又不是结婚!就是结婚了还能离婚呢。”

她语气越发不善,服务员连忙说:“对对,你都对。”

“本来就是!”小叶道,“爱你的时候呢就哄着你,不爱了就踹开,谁不是这样?不被喜欢的就该自己滚,别让人心烦才对!”

地上的树叶已经被踩到渣也不剩,白璐迈开脚步,往回走。

她在那片忍冬花丛里见到了蹲着哭的蒋茹。

白璐蹲到她身边,说:“别哭了。”

蒋茹捂着脸,白璐忽然说:“你是不是觉得丢人更多一点?”

蒋茹使劲摇头。



静了好一会,白璐又说:“别哭了,不值得。”

蒋茹哭:“你不懂……”

白璐:“真的不值得,你做你自己就好,不用改变什么。”

蒋茹抬眼:“他们说的也没错。”她的眼睛红通通的,“白璐,如果我单纯暗恋他,那只是我一个人的事,可我又想他回应,这就不止是我的事。我既然对他有要求,自己就该付出,这个世界是守恒的。”

白璐笑了:“物理学得好哦,逻辑性真强。”

蒋茹:“男生都喜欢好看的女生……”

白璐:“不一定的。”

蒋茹:“他就喜欢。”

白璐笑笑:“也不一定的。”

蒋茹:“什么意思?”

白璐顿了顿,又说:“你不觉得他们的言论很肤浅吗?”

蒋茹摇头:“不,是我们傻,太自以为是,总说什么内在美,谁能看见呀?”

白璐:“自我批评得真彻底。”

蒋茹扯扯嘴角,想配合白璐,可脸上依旧惨淡。

白璐:“回去吧。”

蒋茹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白璐又说:“等过几天,忘了就好了。”

白璐拖着蒋茹的胳膊,把她从地上拉起来,蒋茹脚底打晃,白璐把她的书包取下拎着走。

蒋茹:“谢谢你。”

白璐:“没事。”

蒋茹走着走着,不自觉地说:“是我给他的爱不够,高三很重要,我不能像那个女生一样全心陪着他。”

白璐轻声说:“不是爱呢。”

蒋茹固执地道:“是爱。”



白璐:“你现在钻了牛角尖而已,感情没那么简单的。”

蒋茹不说话。

“轻轻易易就能给,轻轻易易就能收的,算不上爱情。”

走在昏暗的路灯下,即将离开小区,花香不再,路边是淡淡的汽车尾气味。

蒋茹茫然地问:“那你说什么是爱情?”

白璐安静地穿出小区,冰冷的长街上驰过一辆黑色轿车,一闪而过。

“可能要再浓烈一点。”站住脚步,白璐看着灰黄的街道,思索着,轻声说,“要么救人,要么杀人……”

夜风带着泥土的腥味。

“我理解的爱情就是这样。”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忍冬
作者Twentine
出版青岛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2013年辽宁省雨情水情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4] ¥24

儿子们与情人们

(英)劳伦斯(Lawrence,D.H.)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3] ¥8

李长白山水画集黄山情云之恋

李长白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27

共情:好的亲子关系胜过一切教育

临界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7

闲情乐事:留一些白,才是生活最好的模样

陈平原 编 梁实秋、周作人、林语堂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水彩画写生图解东北乡情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 ¥18

R语言与网络舆情处理

于卫红,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5

爱情美学

赵惠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