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英殿:李自成在北京

2016-04-27作者:祝勇, 著编辑:郭超

白光一闪,吴三桂手起刀落,斩落了李自成特使的头颅。


也斩断了自己与李自成政权的联系。


李自成终于清醒过来,发现肘腋之患,却悔之晚矣。


武英殿里,他召见京城父老,询问疾苦,收拾人心。


这一天,是四月初六。


但他的狂妄胡为,已经使他与世界裂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那道深长的口子,最先是从吴三桂把守的山海关裂开的。那种发自北方春天的巨大的冰裂声,让他感到惊惶和恐惧。终于,他坐不住了,带着部队,匆匆启程,向东进发。他要把它补上。


他本来是要派刘宗敏出征的,甚至向刘宗敏鞠躬请求,但刘宗敏过贯了舒服日子,不愿意再打仗了。


他只好亲征。


出发那一天,是四月十二日。


部队是从正阳门出城的,李自成白帽青布箭衣,打着黄盖,他的太子一身绿衣,跟在身后。当时在前门投宿的年轻官员赵士锦远远地目睹了他出城的一幕。李自成目光凄迷,了无从前的从容坚定。


他走之后,留守的士兵在北京城发现出现了一些私帖的告示,撕下来,报告给刘宗敏。刘宗敏展开一看,突然间大惊失色。


告示告知北京市民,明朝并没有亡,崇祯皇帝的堂兄弟朱由崧已经在南京被拥立为皇帝,建立弘光政权。上面说:“明朝天数未尽,人思效忠,于本月二十日立东宫为帝,改元义兴。”


小广告像牛皮癣一样在街市里孳生,让刘宗敏焦头烂额。为了制止“政治谣言”的流传,刘宗敏索性把出现告示的附近居民统统抓起来,满门抄斩。


但告示犹如幽灵,照样出现。


北京的市民并不知道,尽管朱由崧的父亲、老福王朱常洵在李自成兵陷洛阳时被杀,李自成下令将他的肉与鹿肉一起,加上各种佐料煮了,起个好听的名字——“福禄肉”,犒赏了全军,但他的儿子、这位弘光帝,却依旧是个没心没肺、纵情声色的家伙,流连宫帏床笫,男女通吃,不思报仇雪恨,连《桃花扇》中都留下“你们男风兴头,要我们女客何用” 的暗讽,但当时的北京市民,对自己的未来茫然不知,这些秘密的告示的出现,依然点燃了人们的希望。人心,已在不知觉间,发生了漂移。


论风流糜烂,南京的朱由崧,与北京的李自成,形成了惊人的对称,势均力敌。


这天下,只好由清人收拾了。


二十一日,长城脚下,九门口“一片石”之战,是决定历史的一战。吴三桂与清军联合作战,将李自成打得屁滚尿流。多年前,我曾前往这片古战场造访、考察,并在六百页的《辽宁大历史》里详述了战事的过程。


落花流水春去也。再度回到北京,已是二十六日,春天已经过去,京城里的树木都已绿色饱满,肥硕的枝条在微风中温柔地轻扭。辽阔的苍穹下,紫禁城坚硬的线条孤独地挺立。马蹄落在凸凹不平的石板路上,十分的沉闷滞重,早已不似一个多月前的轻盈欢畅。他知道辉煌的紫禁城不再属于自己,他心里想的只有一件事——赶快登基。


二十九日,登基大典在紫禁城武英殿举行。历史上没有一个皇帝,像李自成这样心情复杂地坐在龙椅上,也没有一次登基大典如此潦潦草草。三拜九叩的威仪背后,是一盘不堪面对的残局。这是一场为了告别的聚会,没有人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明天。


这一次,李自成真是要打下江山,拱手送人了。


但李自成还不甘心做这样的好人。夜色深浓时分,李自成下令放火、放炮,不是登基的礼炮,而是失败的丧钟。烈焰冲天而起,把紫禁城的琼楼玉宇、雕梁画栋化作一片片纷飞的黑雾,仿佛一个黑色的怪兽,盘旋在宫殿的上空,紫禁城里到处回荡着宫殿倒塌的巨大声响。此时,京城九门也被点燃了,只有大明门(已被改名为大顺门)、正阳门、东西江米巷一带没有火势,这座辉煌的都城,变成一座浴火的城市。“哭号之声,闻数十里。” 弥漫京城的大火,为李自成的登基大典提供了一个无比壮丽的背景。


天亮时分,李自成在一片耀眼的火光中,骑着他的乌驳马,从齐化门黯然出城,走向自己的末路穷途。二十六日,李自成杀了吴三桂一家大小34口,仇恨已经把吴三桂的内心彻底吞没,把他变成一个复仇机器。他心硬如铁,一路追杀,追过黄河,追向湖北,像一条发疯的狼狗,紧紧咬住李自成。那不是战争,是屠杀。他同李自成一样,全凭杀人来泻火,但是即使是最血腥的杀戮,都不能平复他眼睛里凶狠的目光。


清军一旦入关,就没人挡得住了。顺治二年正月,图赖等在潼关大破李自成,《清史稿》说:“贼倚山为阵,图赖率骑兵百人掩击,多所斩获。至是,自成亲率马步兵迎战,又数败之,贼众奔溃。”


潼关大败之后,李自成率残部遁走西安,多铎追至西安,李自成又逃向商州。大顺军就这样一路逃,大清军一路追。李自成号称拥兵20万,要南下取南京,阿济格一路追过长江,追至九江,杀进李自成的老营,仓皇流离中,李自成带着二十骑匆忙逃遁,丞相牛金星投降清军,刘宗敏、宋献策被活捉 ,吴三桂要活剐了刘宗敏,以解心头之恨,被阿济格 强行阻止——那时多铎已经受命去收服江南,阿济格继续追击李自成部。终于,李自成率领他最后的十余骑逃向湖北通山县,战至最后一人,孤独无助地向九宫山逃亡。


那时又是五月,南方迎来雨季,突如其来的大雨将李自成的浑身浇透。李自成穿越粘稠的雨幕,想再度化险为夷,觅得一丝生机,却偏偏连人带马,跌入一片泥潭。一个名叫程九百的乡勇头目冲上来,要手刃这个颠覆了大明的罪魁祸首。但他不是李自成的对手,烂泥之中,被李自成坐在身上。李自成抽刀要砍,血水与泥水却把他的刀紧紧地粘在刀鞘里,拔不出来,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冲上来,举起一把铲子,把李自成的头颅当作他收获的果实,猛铲过来。李自成用力紧绷着肌肉犹如一只被骤然戳破的牛皮水袋一样,滋出一片血雾,只把半截叫声留在空气中,就重重地摔下去,溅起一片污泥浊水。


那一天,是清顺治二年(公元1645年)五月初二。一年前的五月初二,也就是李自成的身影从北京城消失仅仅两天后,多尔衮、皇太极的遗孀孝庄皇太后带着七岁的顺治抵达北京城,幸存的明朝大臣们比欢迎李自成更加隆重,出城五里迎接。他们跪在道路两旁,把身体攒成一团,额头紧紧地帖在地面上,车辇通过的时候,头也不敢抬,一任车马荡起的尘土落在他们的头上、身上,把他们一层一层地包裹起来,使他们看上去有点像出土的石俑,仿佛唯有如此,才令他们感到安全。紫禁城的新主人乘辇,第一次进入这座传说中的宫殿,但昔日辉煌的宫殿已经变成一片焦糊的废墟。


李自成在北京城放出的最后一句狠话是:“皇居壮丽,焉肯弃掷他人!不如付之一炬,以作咸阳故事。”他模仿项羽,但他终不是项羽。他与项羽的区别是——项羽毁灭了他得到的,而李自成毁灭了他失去的。


三个多世纪后,这座浴火重生的城市第一次举办奥运会,《北京晚报》要我在开幕那天(2008年8月8日)以三千字篇幅书写城市历史,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场大火。我在电脑键盘上敲下这样的文字:“从来没有如此明亮的火焰照亮过这座帝都,它在行将毁灭的时刻被历史的追光照亮,每一个巧夺天工的细节都清晰毕现,而闯王的面孔,则隐在黑暗里。所有人都看清了北京,但没有人看见闯王的脸—那张疲惫、悲伤、愤怒、绝望、几近颓废的面孔,从此在历史的视野中消失。”


不到两个月,已有两个王朝在这里灭亡。望着从废墟中蒸发的两个王朝,没有人知道,多尔衮想了些什么。


他下令安抚百姓,将士夜宿城头,禁止进入民宅。违者,斩。


多尔衮开始了长达七年的摄政王生涯。他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刚刚定鼎北京的新王朝,确定一个用于理政的宫殿。


他选择了武英殿。


内容来源:凤凰网

作者祝勇
出版中信出版社
定价4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微距北京旧城(当代北京城市空间研究丛书7)

朱文一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41

后发机遇——中国企业在非洲

李亚东、卢朵宝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4

摆渡在有-无之间的哲学:第一哲学问题研究

黄裕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5

我在清华等你来 第四辑

刘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2

MATLAB在日常计算中的应用

杜树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1

等离子体蚀刻及其在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中的应用

张海洋, 等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83

我在清华等你来 第三辑

刘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1

MATLAB R2016a在电子信息工程中的仿真案例分析

杨发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