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与哀愁:身边人回忆宋美龄轶事

2016-05-05作者:王丰编辑:郭超

花甲之年学国画 蒋介石背后偷笑绘画初学水平

宋美龄学画国画时,已经是花甲之年,她周围的人特地为她请到当时国画大师黄君璧,以及郑曼青先生,为她教授国画。当然,以宋美龄画龄的短浅,当然不能和大师级的先生相提并论,可是,宋美龄是一个十分好胜的女人,为了学画画,可以茶饭不思,刚开始的前几个月,宋美龄每到下午,就一个人钻进自己的书房,埋头学画,因为还在学习阶段,画室的地面到处是她画坏揉作一团的废画纸。


某日,正当宋美龄又在一个人闷头学画画的时候,蒋介石一声不响跑到她的书房,在宋美龄背后静静地观看她画画,大概是蒋介石看见地上到处是画坏之后弃置的废纸,加上看见宋美龄画的国画,还不是很成熟,就在后面忍不住笑了起来。宋美龄听见是蒋介石的笑声,马上脸色凝重地回过头来,瞅了一眼蒋介石,然后略带娇恬地说:“笑什么?没看过画画吗?”


蒋介石大概发觉夫人有些不悦,自知无趣,就掉过头,走出宋美龄的画房。宋美龄为了学画,礼贤下士,对黄君璧等人,可以说是极尽恭敬,只要是学画的日子,一定要官邸内务科派车去接老师。最初的阶段,因为宋美龄学画实在并不是很顺利,这也许是她还未开窍的关系,而黄君璧这些大师,虽然是地位尊崇,可是,教宋美龄的时候,自然不能和教授其他的学生一样,以最严格而制式的方式,去教宋美龄按部就班,从基本动作开始。


所以黄君璧等人,只有以跳跃式的教画方式,为宋美龄教授画画的技巧。有时候,黄君璧等老师发现宋美龄实在画不像样,只好自己亲自动手,拿起宋美龄手中的画笔,几笔功夫,就完成了一幅画作,类似这样的画作,最后落款多半还是用的宋美龄名字。


关于宋美龄的国画老师,还有一个传闻,据说,最早宋美龄心中属意的老师是溥心畲(yú),可是,当溥心畲听到宋美龄可能要找他当国画老师时,当场就以半开玩笑的口吻说:“我们大清帝国就是被你们中华民国推翻的,我岂能教宋美龄作画?”这一说是当时坊间的一则趣谈,当然以传闻的可能居多。


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宋美龄后来的画作,有了很大的进步,已经可以经过师的亲手“指点”,就能够自成一家,气势恢宏,俨然大家。蒋介石对宋美龄的画作,不但不再对她在背后发笑,而且刮目相看,对她的画作相当欣赏。


六十年代,宋美龄的画已经臻致圆熟,连蒋介石的办公室都到处挂满了宋美龄的画作,当然,在重要庆典的时候,宋美龄更是交待有关部门,要把她的画作挂在蒋介石会见宾客的地方,让内外宾客都知道蒋介石有个会画中国传统画的太太。蒋介石对夫人画国画,始终是抱着“妇唱夫随”的心情,只要是宋美龄画的画,若是宋美龄觉得很满意,蒋介石就会在画的旁边题字,由宋美龄自己落款签名,夫妻以此互娱,也不失为当年的一大美谈。


夜猫子宋美龄深夜嘴馋 吃盐煮火鸡爱啃鸡骨头

宋美龄是出了名的夜猫子,夜愈深宋美龄反而愈清醒,到了半夜,她肚子也饿了,可是她自来食量不大,她和孔二(注:孔令俊,又名孔令伟(1919年-1994年),原民国行政院长、财政部长孔祥熙、宋霭龄夫妇的次女,人称“孔二小姐”)有一个共同的习性,便是都很喜爱啃骨头吃,而宋美龄特别喜欢吃煮火鸡。她喜食火鸡,可能和她长期在美国生活,美国人复活节吃火鸡肉有关。


每天晚上,到了十二点或者是一点的时候,她就叫我(注:书中提到我为宋美龄w随从的回忆)说:“你饿不饿?请你替我到冰箱里拿些火鸡肉来,好吗?”那光景,官邸上上下下都已经入睡,副官也去休息了,我是她惟一的伴侣。我就马上到冰箱里拿出一些现成煮好的盐煮火鸡肉,拿到她的面前,她会叫我把板凳搬到她的卧榻前,和她面对面一块儿吃火鸡肉。但,她有一个怪习惯,便是她固然喜欢火鸡肉,可是,她却从不吃火鸡肉块的部分,她一向是把火鸡肉塞到我的碗里,自己啃火鸡骨头吃,她说,火鸡骨头才有味道。所以,我和她搭档吃宵夜,一向的规矩是,她吃骨头,我吃肉。


我大约吃了几天的火鸡肉以后,就有些发腻了,官邸煮的火鸡肉,肉质的部分显得很老,牙齿不好的人根本没办法咬得动。起先,我因为生下来没吃过什么火鸡肉,还有些新鲜感,隔了几天以后,就觉得每天吃,实在是受不了,而且火鸡肉还特容易塞牙缝,味道也就是那样,没什么特别的,所以,她的宵夜时间,也成了我的“头痛时间”。


有次,她又要我吃肉,我实在受不了了,就索性告诉她:“报告夫人!我不适合吃火鸡肉,我吃多了之后闹肚子,我可以不吃吗?”她看我确实是面有难色,也不勉强就说:“那你少吃一些吧!你可以去看冰箱里,吃一点点心啊!”我连声称谢,她仍旧在那儿啃火鸡骨头,啃得津津有味,我就听她话,去找些点心来吃。


当年的官邸是从不在外面买点心吃的,所有的东西一律自制,可是,官邸点心味道通常是很甜,这完全是为了配合夫人嗜吃甜食的口味而调配的。我自幼不是那么爱吃甜的东西,所以,吃了几次之后,我也不是特别有兴趣,顶多浅尝即止。


蒋夫人海鲜和芒果过敏 贪嘴吃芒果全身长疹

早在大陆的时候,宋美龄就有严重的皮肤过敏症状,这种皮肤过敏病症,就是一般人所说的“荨麻疹”,这种病是有过敏源的,只要少食用或不接触那些固定过敏源,就可以避免或减少过敏的机率。但,若是没有做到这点,病人一旦不慎接触了过敏源,便会在身体表面起一种“风疹块”,全身痛痒难当,十分不适。


宋美龄这种病症,过敏源是海鲜类的食品和芒果等水果。


基本上,宋美龄不喜欢食用海鲜食品,也很少吃,所以这个过敏源对她的影响程度较低。倒是芒果是宋美龄最喜爱的一种水果,在士林官邸时,宋美龄的两台冰箱里,总有吃不完的进口水果,芒果(那时宋美龄官邸已经都是进口的爱文品种的大型进口芒果)经常是满满的一整台冰箱。宋美龄明知自己不能吃这种水果,但是,有时也拗不过自己的嘴馋,才吃一点,她身上就开始长风疹块,屡试不爽,可是,她还是照吃不误,只不过份量吃少些罢了。


宋美龄晚年最困扰她的,除了皮肤过敏之外,便数膀胱炎这种疾病了。宋美龄会罹染膀胱炎,有两个最重要的原因,其一,是这种病原本就是老年病;其二,和宋美龄生活方式比较洋化有关。


关于第二点,据我的观察,主要是宋美龄的穿着和我们有些不同,我们中国女孩子是先穿底裤,再穿裤袜,可是,宋美龄大概是因为生长于美国,生活方式完全是美国化的,美国女人有些是从来不穿底裤的,只直接穿裤袜。


入睡时,宋美龄大概平常也是穿个单薄的裤袜,即使冬天亦不例外,我觉得她的膀胱炎会不断复发,和她这样贪凉有关:我们都很清楚,妇女在过了更年期以后,膀胱的荷尔蒙少了,原本就很容易感染,再加上宋美龄特殊的衣着习惯,更容易因着凉而感染,让膀胱炎发作。膀胱炎发作典型的症状,便是容易频尿,隔不了一阵子,就想上厕所解手。


医生清楚她的习惯,就劝告她,一定要注意下身保暖,不要着凉了,她便听从医生的指示。但是,奇怪的是,她的底裤竟然是穿在裤袜的外面,她认为,这样她才习惯,不然总觉得有些不舒服。她是一位很和医生配合的病人,医生要她注意下身的保暖,她就遵照劝告,开始穿裤装,膀胱炎的次数显然减少,情况有所改善。


美食家!宋美龄有两个大冰箱 专放水果和巧克力糖

宋美龄自己有两个大冰箱,专门放各种进口水果和巧克力糖。宋美龄有一位副官叫刘凤瑞,他有一项非常重大的任务,就是随时查看冰箱内的储存状况,有什么变动,就要向宋美龄报告,比如说,有某位要人送来了什么吃的东西,刘副官就必须向宋美龄报告,某人送来吃食一份,请问蒋夫人要不要把这样东西放在冰箱。宋美龄通常是不假思索就回答:“哦!那摆冰箱吧!”刘副官就恭恭敬敬地把礼物放到冰箱里头去;假如,冰箱有某样水果烂了,刘副官也要向宋美龄报告,才敢丢弃。


大部分时间,宋美龄是根本不知道冰箱里的东西,有哪些是已经超过了食用的安全时限。即使摆了一满冰箱的水果、巧克力之类的食品,她自己吃的不多,可是也极少把冰箱里的东西,大方送人。


我当班的时候,偶尔她半夜心血来潮,就告诉我说:“某某!你帮我到冰箱里拿两块巧克力来。” 我应声而去,打开冰箱,这时我简直惊呆了,乖乖!一整个冰箱全是装满了水果、巧克力,满坑满谷地,简直比糖果店和水果铺的货色还要齐全,夫人只要我拿两块,我在回到她卧房的路上想着,她一次只吃两块巧克力,那么多的东西,得要吃到哪一年?而且还有不断送来哩!


我把糖拿到她的面前,她似乎很容易满足,就两块巧克力便可以打发嘴馋,我看着她嘴巴的嚅动,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


官邸的冰箱随时都是满满的,官邸各式应景的鲜花,也向来是不缺的。在蒋介石在世的时候,当时的“华航”为了讨宋美龄欢心,每天都派人送上好的鲜花到官邸,这些鲜花,包括当时台湾本地根本买不到的“天堂鸟”“火鹤”之类的鲜花“华航”因为每天都有班机在全世界各地飞,定时送些进口花到官邸根本不费事,而且可以博得宋美龄的好感。


童心未泯买彩色发带盘发 取悦蒋介石却弄巧成拙

一位宋美龄随从的自白——我心目中,宋美龄是一个思维很单纯的人,尽管贵为“第一夫人”,也有她天真可爱的一面。记得有一次,我在宋美龄的身后不远处随侍,她突然像是看见什么似的,眼睛一直盯着一个女性服务人员的头发瞧,我当时还没注意,她忽然冲着那位小姐问道:“你头发上绑的彩带是什么地方买的?你可以帮我买一些回来吗?”


我们往那位小姐的头上看过去,原来是一条很普通的丝带,那是以前年轻女孩绑头发用的,价格十分便宜,那位小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如果夫人喜欢的话,我可以为夫人带一些让您选,因为我买了不少这样的丝带。”可是宋美龄却浅浅地一笑,回答:“你还是帮我去买一些来吧,我很喜欢这种丝带,下午你就去买,叫他们派部车去吧!”


那一次共为宋美龄买了十几条丝带,宋美龄显得很高兴地马上把那些丝带全部拿到她的书房,然后就在梳妆镜面前,要人帮她把丝带绑上,然后,左边看看,右边瞧瞧,一连两天头发上都绑上这些彩色鲜艳的丝带。


隔天下午,宋美龄还是绑上彩色丝带,和蒋介石一起到官邸花园散步,就在散步的途中,宋美龄突然问蒋介石:“达令!(宋美龄一向称蒋介石‘达令’,为英文DARLING的略称)你看看我头上绑的这个发带怎么样啊?好不好看嘛?”通常,蒋介石对她认同的事情,如果不是很重要的话,遇到有人问他意见,他大概不外是说声:“嗯!嗯!”那天,我依稀记得,他也只是嗯了两声,冲着宋美龄脑勺后面的那撮红色发带,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一下,就把目光挪到别的地方去了。


一般,假如蒋介石对某件事情不怎么赞同的话,他就会直接说了,我印象中,那次,蒋介石听了宋美龄的话又轻描淡写地补充了一句:“哦!这种丝带不都是小女孩绑的吗?”


宋美龄知道蒋介石这句话里面是话中有话,他显然不喜欢宋美龄绑的那种颜色鲜艳的丝带。那天散步回去之后,宋美龄就悄悄把丝带收了起来。


从这次的事情,也可以看出,宋美龄也有她天真的一面,更可以看出,她其实和一般妇女一样,抱持着“女为悦己者容”的心愿。这个事例也能够看出,对宋美龄,虽然外人很多的说法都认为她本来是一个很跋扈的人,而且天不怕地不怕,但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宋美龄是这么地尊重蒋介石,他们和一般传统的夫妻固然不同,可是,宋美龄也有她可爱的一面。丝带事件发生后官邸一时之间引为笑谈,大家都对宋美龄居然如此具有童心,感到不可思议。


蒋介石批评护士穿迷你裙成何体统 最爱女人旗袍装扮

W随从的回忆——这是我去官邸不久的事,当时来了一位护士小姐。六十年代正是迷你裙最流行的时期,许多女孩喜欢穿这种短裙。那位护士来了以后,大概也没有人特别提醒她,在士林官邸服务要注意衣着打扮,不要太新潮太大胆。这位护士小姐每天来的时候,都是花枝招展,迷你裙短得不得了。


那年蒋介石身体还好,经常在官邸内外走动,他有天在宋美龄房间见到这位护士穿着超短的迷你裙,蒋介石两只眼睛亮了一亮,眉头皱一皱,一声不响地走开了。隔一天,我正在值班,蒋介石突然走到宋美龄旁边,轻声地对宋美龄说:“你找机会对那个新来的护士说说,以后不穿这种短裙子,那么短,大腿都露出来了,成何体统!”嘟囔了几句,蒋介石就走开了,宋美龄把我叫到跟前说:“你听到了吧?!去跟她讲讲,以后注意了!”


我立刻找到那位护士,转告她以后别再穿短裙子了,从此,我们都晓得蒋介石的脾气,再也没人敢穿那种被他视为“奇装异服”的迷你裙子。我十分清楚蒋介石的审美标准,他认为女人的衣服最美的就是旗袍,不然就是一般老式的长裙子,那种长度必须长过膝盖的裙子,只要露出腿,蒋介石就有意见。


除了不喜欢人家穿短裙,他也讨厌女人穿长裤,他觉得穿长裤的女人,没有女人味,这大概便是宋美龄始终很少穿长裤的一个原因吧!后来,凡是去士林官邸服务的女性,都受到指示,“尽量穿素净一点的服装,不要穿花的或者暴露的,迷你裙更是绝对禁止!”


内容来源:搜狐网

作者王丰
出版现代出版社
定价4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教育 我们身边的故事 中国教育问题访谈

程平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5

黄沙与蓝天——常沙娜人生回忆

常沙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53

从北京到华盛顿:我的中美历史回忆

王冀著
华文出版社[2012] ¥22

很灵很灵的老偏方:112个女人健康美丽小编方

张新成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3] ¥9

Beautiful Structures

梁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8

Beautiful Reactions

梁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54

最小孩系列 小巫婆真美丽 彩虹谷

汤素兰 著;赵光宇 绘
万卷出版公司[2016] ¥6

最小孩系列 小巫婆真美丽.好玩街

汤素兰,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6

美丽的化学反应

梁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2

美丽的化学结构

梁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