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八大处——卜卦人(上)

2016-05-06作者:白航, 著编辑:谢爽

1948年,国民党节节败退,蒋介石不得不开始为自己和国民党寻找一条退路。台湾,成了他的选择。年底,国民党军队在长江以北全面失守。自此到1949年11月29日期间,蒋介石在大陆挥舞了最后几次权杖,其中一次,便是惊动后世的黄金大偷运。


大偷运是在极度绝密状态中完成的,国民党在大陆几十年处心积虑搜刮的民脂民膏,在海上经过几个月的辗转颠簸后,最终抵达了宝岛台湾。至于总额,后世众说纷纭,有的说是全部的国库,有的说是当年大陆财富的90%,里面不乏大量古董。真金白银运到台湾之后,成了蒋介石立足生根和整顿军队的军费,而一批批不可估量价值的古董,现在则摆放在台湾的故宫博物院内,飘摇在海,与大陆隔岸相望。



2013年,一件殷墟出土的象牙带流虎鋬杯在山城的民间藏品市场里现身,要价1200万元,不还价。如果想要重器,先交订金,五日内可拿货,同样也是殷墟出土的文物。这个价格吓退不少买家,但仍有一些资深收藏家和不差钱的玩主赶到这里欲购下此物,哪怕是观上一观,过一把眼瘾也好。


这件象牙带流虎鋬杯便是当年被蒋介石带走的古董之一,时隔多年它为什么会出现在山城,是通天窃贼还是间谍所为?目的是什么?是否通过这条线索可以追回更多绝版古董?因为这些疑问,秦刚带着王家战来到了山城。


据国民党内部高层称,其时还有一批价值不菲的金银和古董被蒋介石秘密藏在大陆的某处,说法有二:第一,这是一批来不及带走的大额财富,后在1955年国民党实施的“金刚计划”和“飞龙计划”中意欲带走,不知什么原因而未成行;第二,这是蒋介石专门留在大陆的秘密军费,至于这笔军费的用途和埋藏地点,目前无人得知。


前几年,台湾一名国民党元老在谈及这件事时无意间说了这么一句话:“天水藏金深千尺,破梦待圆今未醒。”通过这句话可以推断排查,这批财富应该深埋于山城某条水域的深底。


秦刚所在的部门有别于普通的编制单位,里面人员涵盖各行各业,涵盖范围虽广但人员不多,毫无疑问的是,这些全部是一人站出来能独顶半边天的精英。但就是这些精英中的佼佼者,却也查不到说天水藏金的人到底是谁。几十年前和当今的谜叠加在一起,如同山城的浓雾,令人看不到方向。



7月的山城被毒辣辣的日头晒成了火锅,秦刚刚下了飞机,一股亲切熟悉的热浪立刻迎面将他包围,山城是他的故乡,自从当兵以后,他已是好久不曾回过这里了。他深深嗅了一口火辣的空气,如同吃到了久违的纯正辣菜般,浑身通畅。只是旁边的王家战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乍一来火炉地带,着实有些受不住,一下飞机便买了顶草帽扣在头上,两人出了机场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洪崖楼区的民间藏品市场而去。


秦刚开出一张挂满零的支票后,终于见到了这枚货真价实的象牙杯,随后他又掏出一张青铜龙纹鼎的照片,表示只要有货,钱不是问题。


老板瞪大眼睛看着这位豪客,咽了口唾沫:“有货!只是价钱上亿,不知二位能否拿得出?”


秦刚终于露出莫测一笑:“我连你一并买下,多少钱?”


打手瞬间冲进这间办公室。秦刚波澜不惊地向王家战丢了一个眼色,王家战点点头,猛从腰后抽出根伸缩甩棍砸向身边一人的头部,一袭得逞紧接着挽了一朵棍花抽向另一人头部,随着两人的倒地,室内顿时拉开了空间。


秦刚也没有闲着,有王家战应付着那群打手,他踱到老板身边,一是防止他有其他动作,二是为王家战挪出空间,棍类武器的杀伤点在于顶端梢部,没有足够的空间甩棍发挥不出应有的力道。王家战是棍术好手,一人一棍对抗八九个持刀打手,将甩棍舞出了幻影护住周身要害,金属撞击声和钝器抽打肉体的声音中不时夹杂着骨折声响,不到半分钟,八个打手已全部被撂倒在地。


秦刚适时取出一柄乌黑锃亮的手枪指向老板的眼球,方便他近距离与死神对视。尔后,他将子弹推向枪膛,清脆的枪机关合声在室内分外响亮。



“你跟台湾方面是怎么联系的?”秦刚开门见山地问道。


“你哪路?我在台湾没有亲戚……”老板看着枪口,紧张得两眼紧凑在了一起。


秦刚突然倒转枪柄砸向他的嘴,两颗门牙随即迸到一旁,老板捂着满是鲜血的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这件龙纹鼎在1949年黄金大偷运时下落不明,这枚象牙杯是当年蒋介石带到台湾的。两件文物的历史,我想你应该比我了解得更清楚吧?”秦刚眯眼透出一丝凶气,“现在该你告诉我,你在哪里得到的这些文物?”


老板缄口不语。


秦刚见他是滚刀肉,顺手在腰间摸出一把泛着冷光的匕首逼在他下巴下,刀锋入肉三分:“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一枪打死你;第二,割断你的气管。如果让我帮你选,我会选第二个。”


“是一个台湾人卖给我的!我们只是交易文物,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说手上还有殷墟出土的文物,让我帮他在山城联系买家!我就是一个倒卖文物的,我能看出这些是真品,但我发誓我真的不知道它们还有黄金大偷运的背景!”老板浑身似筛糠,但此刻嘴却异常麻利起来。



“这人长得什么样?做什么的?什么时候卖给你的?你们平时怎么联系?”秦刚一口气问出这一串问题。


“个子不高,下巴有点尖,去年7月份他主动找的我,我们很久没有联系过了,他留的号码也成了空号……他的职业……”说到这儿,老板有些吞吞吐吐起来。


“是什么?”


“跟他交谈过几次,他满嘴都是一些神神道道的话,还曾提到过江西龙虎山,我感觉……他像是一个道士……”


“你的意思是,一个道士用道术在台湾偷来文物然后再卖给你?”一直在旁边冷眼观看的王家战终于忍不住出口讽刺道。


“我就怕你们不信,所以刚才没敢说……”老板反倒一脸的无辜。


秦刚收起匕首和枪支看了一眼王家战:“剩下的是你的事了。”


很快,警察赶到了这里带走了老板跟他的手下。当王家战安排完一切走出警局找到秦刚时,他正坐在嘉陵江旁的一家茶馆欣赏着江河日落。


“我说,以后动手的事你来解决行不行?我只是负责为你行方便的,不是你的保镖!”大汗淋漓的王家战一屁股坐在秦刚的对面,端起大碗茶一饮而尽,擦擦嘴角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随后开始抱怨道。


“你是警察,除暴安良是你分内的事。”秦刚托着下巴看着远处的水际,不紧不慢地说道。


“你不也是军人?军人不也是保家卫国?”王家战梗着脖子反问道。


“解放军的拳头和枪口是对外的。再说我已经退伍了,要不是那帮老狐狸的忽悠,我现在早就在家过上悠闲的日子,哪还像现在东颠西跑地继续玩命。”秦刚的语气仍是不紧不慢,气得王家战白了他几眼:“懒死你算了!”


“对了,没有暴露咱们的身份吧?”秦刚把视线从远方收回,看着王家战问道。



“没有,那家伙先是告我故意伤害,又说我是假冒公安;又说你持有部队制式手枪和M6军刀,告你是携带武器装备的部队逃兵来入室抢劫。”


“哦?”这句话令秦刚来了兴趣,“他对部队装备这么了解?你可以告诉你的同行们,建议对他深入查一下,他手里肯定有枪支。”


“这是山城警方的事了,就算没非法持有枪支这条罪,也够他蹲十年八年的了。”王家战又自斟了一大碗茶“咕咚咕咚”咽下,叫来服务员点了几道菜和两碗臊子面,并特意交代不放辣子。几分钟后,他所点的菜端了上来,忙碌一天的王家战早已饥肠辘辘,嗅到饭菜香后,迫不及待地摸起筷子夹了一块牛肉塞进嘴里,然后,哎哟哎哟地叫了起来。


“服务员!我不是说不要辣的吗!”王家战提着筷子不满地嚷道,惊醒了正在沉思中的秦刚,他夹了牛肉尝了尝,咽下:“别嚷了,这就是不带辣椒的味道。”


“这也叫不辣?”王家战拧着脖子反问道,一脸睁眼说瞎话的表情看着秦刚。


“这里的空气都含着辣味,不信的话你去喝一碗江水试试。对了,”秦刚放下筷子,“明天你帮我查件事情。”


“查了。”王家战用茶水涮掉菜中辣味后塞进嘴中,随后在口袋里拿出一张报纸拍在桌子上,继续埋头吃着自己的茶水饭。秦刚拿过报纸,这是一张去年9月7日的老报纸,其中一条简讯已被王家战标红:


2012年9月6日,在山城码头长江边上,不少游客发现江水居然呈比较明显的红色。环保部门推测,这可能是上游因汛期带来的河沙所致。



9月6日下午,环保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辖区内的江水确实比往日红了不少,但经排查,均未发现沿岸有违规排污行为,初步推测应是上游汛期带来的河沙导致,具体原因还在调查。


“去年7月份那个台湾人卖了古董之后,整个山城发生了很多古怪事,但就这条可能有点用,事后调查是有人在上游大规模违规开采江沙所致,你的意思呢?”王家战问道。秦刚盯着报纸又逐字逐句地看了一遍,下意识地点点头:“一个国民党元老曾经在台湾说过一句话‘天水藏金深千尺,破梦待圆今未醒’。后来根据调查,这个天水不是甘肃的天水市,而是指江河湖海之类,如今看来,应该就是这里了,这里的水脉属于长江上游分支,被台湾那边称为天水也合情合理。只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王家战听出秦刚语气里的遗憾,他摆摆手:“不不,据当地警方反映,当时确实有一伙人在上游违规大规模开采江沙,后来这帮人又来到下游继续偷偷摸摸地挖沙,前两天刚发现的。”秦刚闻言眼前一亮:“在哪儿?”


“丰都!”


丰都,位于山城东部,规模为县,这座不大的县城还有一个令世人闻之皆色变的别名:鬼城。


相传,这里就是阴曹地府的位置所在。长江之水横穿而过,境内多名山,山峰奇峻,造型诡异,浓雾弥漫,阎王殿、鬼门关、阴阳界、十八层地狱皆在此。在传说中,世上所有的人不管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死后的灵魂都要向丰都城的阎王报到,听候分配。经过询问了解、内查外调、刑讯审理等一道道复杂的手续,最后,阎王根据各人在阳世的历史表现和阴间的现实表现,发放阳世,重新投胎,有的成为神,有的还是人,有的变为猪羊牛马,还有的变成鸡鸭鱼虾。李白有诗云,“下笑世上士,沉魂北丰都”,就是描述的幽都丰都县。


“你能不能跟丰都方面打声招呼,这段时间不要干涉他们开采,以免他们停了工对咱们的调查不利。”


“没问题,这是我分内的事!”王家战把最后四个字咬得很重。秦刚仿佛没听明白他的弦外之音般,收起报纸草草扒了几口饭,丢下筷子催促道:“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去丰都。”



两人在嘉陵江旁打了一辆出租车,一路高速赶到丰都,却发现违规开采的地点在长江对岸,两人只好又顺着国道折回大地坝村附近过桥渡江。王家战埋怨秦刚你这个山城人怎么还不知道路,秦刚说自己在山村里长大,又一直在部队生活,将近十年没有回过家,怎么能认识山城的每一条路?说着,两人已经过了江,在汽车站附近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次日,在王家战的带领下,两人走进公安局去了解情况。


“那个负责人叫李占一,祖籍湖南,他的身份是台商,来山城考察和投资的。”接待他们的民警一说起前两天处理的那起违规开采案子,连材料都没拿便脱口而出,看来印象很深。果然,民警继续说道:“我对这个人印象挺深的,当时我们接到水利部门的电话后过去配合他们执法,那个李占一竟然说自己已经算到今晚会有一坎要迈,还说夜观天象,天南轸宿星偏西,近日将会有一劫什么的,呵呵呵……”


秦刚、王家战相对一视,那个文物贩子说此人神神道道好像是个道士,如此一看,自己寻找的方向没错。


“李占一还说什么了?”王家战不动声色地问道。


“他说已经算到我们会来,罚款早就准备好了,几十万的现金就在车里,不多不少当场就交了,看来这个人确实有点道道……”民警苦苦思索着,“他还说什么根据星象所示……轸宿星归位后……什么朱雀张宿明亮,吉象盈顶什么什么的……”


别说民警,就连秦刚和王家战听着也费劲,见民警还在皱着眉头想着那些晦涩难懂的词,秦刚打断他的思考:“这个人现在在哪儿?”


“不知道,这不归我们管,对方态度还算配合,我们去了就回来了。”


“我们能看看出警录像吗?”王家战问道。


很快,民警在电脑上为他们播放了当时的录像,他指着身穿一身灰色衣物的人告诉王家战这就是李占一,个子不高,下巴有点尖,但脸庞较方正,不是那种尖嘴猴腮的模样。秦刚二人默记了此人的模样后,致谢告辞走出公安局,街上车水马龙,有不少车是外地的牌子。秦刚就近找了一家古色古香的卦店钻了进去,店主指着一本泛黄的经注解释了他的疑问:



轸宿:古代称车箱底部后面的横木为轸,轸宿古称天车,轸有悲痛之意,故轸宿主凶。


朱雀张宿:同样是二十八星宿之一,张宿星居朱雀,身体与翅膀连接处,翅膀张开才意味着飞翔,民间常有“开张大吉”等说法,故张宿主多吉。


李占一的意思很明确:最近会有灾难发生,但灾难过去之后,好事将接踵而至。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所说的这个灾难又是什么?难道是自己和王家战?


秦刚带着这个疑问又来到丰都名山风景区附近。名山是座山,位于长江北岸,虽是暑夏,但隔着很远的距离仍能感到一丝凉意,远远望去山色狰狞壁立千仞,好似确有一股鬼意藏在其中。两人按图索骥在名山一处山脚下找到了大量的泥沙,受了几日的暴晒,泥水江沙已经凝固龟裂,附近没有一点施工的样子。


“当地警方说接到报案时李占一他们正处在施工状态,我刚协调完,对他们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要想让他们重新开工,估计得等几天了。”王家战看着泥沙堆,顺便踢了一脚泥堆,说道。


“那就等,既然他还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肯定不会放弃的。”秦刚环视着座座山峰,看看哪个制高点方便自己隐蔽观察。


“这是什么?”突然,王家战蹲下扒开刚才被自己踢裂的泥堆,泥堆里赫然露出一块锈迹斑斑的铁皮,王家战用手敲了敲,还挺厚实,“是废铁还是被他们疏忽的宝贝?”他嘟囔着拿出甩棍开始撬泥堆。


“别动!”秦刚盯着里面那块锈铁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不是废铁!那是炸弹!”



“啊?”王家战吓了一跳,“你开什么玩笑?”


“我没开玩笑,”秦刚深吸一口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是一枚当年没有爆炸的五号航空炸弹。”


1938年,日军对山城开始了长达五年半的战略大轰炸。次年6月份,日军的魔翼终于飞临丰都上空肆意投弹。所幸的是,敌机初临丰都,投弹不准,多数落入长江与河坝泥塘之内。秦刚怀疑这就是一枚日军当初未爆的航空炸弹,深埋江底几十年,然后被李占一稀里糊涂地挖了出来,又稀里糊涂地将其忽略,算是冥冥中捡回一条命。


秦刚取来江水慢慢浇在泥堆上,直到泥沙浸透松软时,他才小心翼翼地将其扒开,果不其然,一枚带有螺旋桨的炸弹静静地躺在里面,周身披着一层泥泞和铁锈,如不仔细看,只会以为这是一块石头。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王家战心有余悸地问道。


“刚才露出来的是这片螺旋桨片,”秦刚指着炸弹尾部告诉他,“这是二战时日军用的航空炸弹,螺旋桨是保险,炸弹下落时,气流使叶片转动,达到预设的转动圈数后引信保险解开,炸弹呈待发状态,然后弹头着地引发撞针猛烈撞击火药,火药又引发主装药,最后发生爆炸。”


“山城还有这种东西?”王家战作为首都的警察,一向认为繁华秀锦的山城应是物美富庶,没想到还有这种凶险的东西藏在这片宝地。


“都羡美人颜,谁解身后泪。”秦刚轻轻吐出这句词,“有军事学家曾经这样评价过山城,如果山城当时被炸垮了,世界格局可能就此改变。你不是山城人,不知道当年山城的苦。”


王家战默然。


未完待续……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八大处
作者白航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叶君健全集 第十一卷 戏剧 · 小说 · 诗歌翻译卷

叶君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0

小说与人生境界十讲

李桂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3

爱伦坡小说全集

(美) 爱伦·坡,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9

来自东方的视角:莫言小说研究文集

蒋林,金骆彬 主编;蒋林,李艳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7

故事中国:中国当代短篇小说

李贵苍 郭建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9

“十七年”时期长篇小说出版研究

张文红 刘銮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6

莫泊桑短篇小说集

莫泊桑[法]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