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昭词——马嵬(网络原名《镇魂调》)

2016-05-09作者:时久编辑:谢爽

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

姊妹弟兄皆列土,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天宝四载,于杨昭而言,是他一生运势的转折点。


此前的三十年,概括起来不过八个字:落魄流离,放浪潦倒。素未谋面的父亲在他出生前便已离世,母亲带着他改嫁杨氏,寄人篱下,冷暖炎凉都是寻常。十四岁离开杨家投身行伍,此后只回去过一次,便是为母亲奔丧,算起来有十余年未曾与杨氏来往了。



“你那个从祖堂妹当上贵妃了,你还不知道吗?昨日发的皇榜便是昭告此事,礼制与皇后相同呢!宫中后座空了有二十来年了,这贵妃便和皇后一样!来日若再生下皇嗣,母仪天下也未为可知。”与他往来甚密的蜀地富户鲜于仲通一听到消息立刻来找他,“杨贤弟,这可是天赐良机啊!愚兄早就说过,贤弟定非池中之物,这便是你的风云际会!”


堂叔杨玄璬过世后,堂妹玉环投奔洛阳的叔父杨玄珪,被武惠妃相中聘为寿王李瑁妃子,这事杨昭是听说过的。十多年没见,王妃却成了贵妃。这事落在寻常人家是乱伦扒灰,落在帝王家就是风流佳话了。


鲜于仲通将他引荐给剑南节度使章仇兼琼。章仇兼琼因与宰相李林甫不睦,一直发愁没有门路在朝中打点,当即拨予杨昭巨资筹措春彩蜀锦,托他入京献给杨氏族亲以为贿赂,为他在皇帝面前美言。


从蜀中入长安,取道普安、河池、扶风一线,蜀路车马难行,走了一个多月终于到扶风郡境内。眼看距长安只有一两日脚程,天公却不作美,下起连绵细雨。蜀锦贵重不能淋雨,一行人困在这叫作马嵬驿的狭陋驿站已有十余天了。


护送的脚夫都是杨昭混迹市井时结识的三教九流之辈。马嵬驿简陋无趣,成日只能玩些樗蒲斗虫的玩意消遣,这些人便有些焦躁不耐。这一日雨稍稍细了,几个人溜出驿站去寻乐,不一会儿跑回来眉飞色舞地对杨昭道:“国舅哥哥,今日有的耍了!南边来了个美貌的小道姑,带着她爹,正朝驿站来呢,老远就能闻到身上香喷喷!”


一众人皆挤眉弄眼地相视而笑。时下有许多女观尼庵,名义上出家修行,实则行狭邪门户之道,在外行走闯荡的美貌道姑就更不用说了。还有人淫笑道:“只有一个小道姑,如何够我们这么多人分?可惜带着的是爹,若是老母风韵犹存,那也勉勉强强受了!”


杨昭对什么美貌道姑并无兴趣,只说:“别弄出事端来。”自回库房点检春彩有无受潮损坏。


谁知没过多久,又有人跑回来找他,这回是慌慌张张的:“不好了杨大哥,他们几个在驿站门口打起来了!”


杨昭以为是手下人为争抢小道姑而内斗,心里暗骂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空着手赶到驿站门外,却见几个同伴伤筋动骨地倒在地下,剩余的围住正中间一道素白人影。那人身姿矫健翩若游龙,手中握一把精钢长剑,剑光凛凛,七八个人都近不得身。


有人躲避不及被剑尖划伤,吃痛叫唤道:“这小道姑好生厉害!”被那人一脚踢出圈外,怒斥道:“你才是道姑!”语声清亮,雌雄莫辨。


杨昭才看出那人一身素色道袍,头发以同色发带束成髻,分明是男子打扮,却被这群色徒认作是女扮男装的道姑。



在驿站门口打架,引来驿丞又是麻烦。他低声道:“住手。”


伙伴们听他号令欲退,那不知男女的道士却不听他的,剑光过处又有几人受伤,哀号着倒在他脚下。同伴自然要回头相助,一群人又战成一团。道士喝道:“杨氏狗奴,尚未得势就敢如此嚣张横行、欺男霸女,将来还了得!”


杨昭没有带剑,左右一看,路边树丛下躲着一灰袍老道,怀抱行李吓得瑟瑟发抖,大约就是同伴口中小道姑的老父。


杨昭一扬下巴向左右示意,立刻有人过去抓住老道衣领一把从树丛下揪出来,夺走他怀中紧抱的包裹。


老道惊惶喊道:“别动我的东西!那里面有……”自觉失言,立即住口,又不敢伸手去抢。伙伴一听这话,以为里面有了不起的值钱物什,自然撕开包袱搜查了起来。


老道焦急又无可奈何,冷不防脖子一凉,后领被杨昭揪住,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他颈中。老道双腿发抖,惊骇大叫:“菡玉救我!”


被称作菡玉的年轻道士回头见他挟持了老道,剑尖指向他道:“卑鄙小人,欺辱老翁算什么本事!”


杨昭不耐烦地转了转匕首,老道腿软站不住,扒住他的手臂一动不敢动,也不敢叫唤。


“我说了,住手。”他语声不高,却让老道遍体生寒。所有人都止住动作,一瞬间四周变得极其安静,只有沙沙的细雨声。


菡玉只迟疑片刻,便将手中长剑当啷掷在地上:“此事因我而起,有什么都冲我来,莫伤阿翁。”


雨势比方才大了,天地间烟茫茫似织满了细密的网,缠绵不绝。


那人自烟水缭绕处向他走来。


冰雪似的一张脸,乌润发丝被雨打湿,粘在额角鬓边,衬得面色如莹玉生辉,那玉上还凝着点点水珠;一双眼更像水洗过一般澄澈,隐约似有光亮,穿透混沌蒙昧的时光,仿佛来自黄泉岸边、奈何桥畔的惊鸿一瞥。



但是一定没见过,倘若见过,他不可能不记得。


一丝奇异的香气飘入鼻间,若有若无,被雨势遮盖,走到近前才觉浓烈。那不是脂粉香,是开在黄泉彼岸的往生莲。


身边有人哧哧地笑。醒觉过来时,他已经丢开老道,向对方伸出了手,似要触碰那前世的容颜。菡玉面上露出嫌恶的神色,他眸色一沉,手向下扼住了他的咽喉,以此掩饰那一瞬间的失态。


肌肤凉而滑腻,几乎盈握不住。指尖扼住的是喉间血脉要害,却感觉不到脉搏跳动。菡玉目色冷厉地瞪着他,即使被制也不甘示弱,却因为喉间一个吞咽的动作暴露了紧张。


柔腻的皮肤下,一颗圆润的硬物划过他的掌心。


那是他的喉结。离得近了,才看出他身架高挑瘦削,虽然比自己矮一些,却也是男子的身量。素白道袍被雨淋湿贴在身上,平胸宽肩一览无余,绝非女子蒲柳体态。


真的是男人,不是女扮男装的道姑。


不知为什么,这认知让他愈感恼怒,手下扼得更紧。


老道被杨昭推在一边,不敢上前劝解,只是跪地连连求饶:“郎君手下留情,我这小师叔天生体质阴弱,得罪之处老朽替他赔罪,切莫伤他性命!”他比菡玉年长许多,却叫他师叔。


这时一旁抢了老道包袱的同伴突然叫了一声:“咦!杨大哥,你看。”递过来一封拆开的书信。


老道和菡玉顿时都看向那封信。杨昭瞥了他们一眼,松手放开菡玉,接过信来察看。


信封是平常人家用的简陋黄纸,里面的内容却不简单,抬头竟是“太子殿下台鉴”。信中称赞自己的师弟菡玉才高志远、品洁身正,有未卜先知之能,请太子殿下念在旧日情谊代为照拂,落款是“长源”。


同伴凑在他耳边道:“杨大哥,这两个道士来头好像不小呢,还跟太子有关联。”


杨昭把信折起放回信封,也不还给道士,拿在手中问:“长源是谁?”


他眼睛看着菡玉,后者没有回应,倒是老道抢先说:“长源是我师伯李泌尊字。李师伯幼居京兆,七岁即被陛下召见,誉为神童,宰相张九龄都和他是忘年好友呢。李师伯与太子为布衣之交,太子常谓之先生,情谊非同一般。郎君手里拿着的就是李师伯写给太子殿下的举荐信。”


杨昭淡淡道:“哦,这么说倒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二位尊驾了。”


老道见他态度倨傲并无歉意,不敢在他面前招摇:“郎君说笑了,都是误会,误会罢了。”


同伴却不懂宫廷朝堂曲折,笑道:“你们是太子的朋友,我们是贵妃的亲眷,那就是一家人了,大水冲了龙王庙呀!”



菡玉终于正眼看向杨昭,眼神中带了一点迷离疑惑之色:“你是……杨昭?”他的身姿样貌在这一群市井之徒中显得鹤立鸡群,格格不入。狂徒自称贵妃亲眷,自蜀地入长安献彩,仔细一想不难判断他的身份。


杨昭侧过脸看着他:“你认得我?”


菡玉退后两步,揉了揉被他扼痛的颈项,冷笑道:“天下谁人不识君。”


这话未免说得蹊跷。杨昭凝眉不语,老道却恍然大悟,大喜过望地凑上来:“郎君便是贵妃的堂兄杨、杨……哎呀!郎君命格贵不可言,草民不敢直呼郎君名讳哇!老朽真是有眼无珠,郎君这样的人品相貌,自然只有倾国倾城的贵妃家中兄弟才有了!小师叔年轻气盛,冲撞了大驾,都是一场误会,老朽给您赔不是,郎君莫怪!莫怪!”


一旁受伤的同伴揉着肩道:“老头还算识相!我这哥哥是当今贵妃的堂兄,堂堂国舅爷,又得剑南节度使赏识,自然是贵不可言的!”


老道谄媚道:“区区国舅,郎君前程何止于此!剑南节度使更不足道,将来他还要靠郎君提携呢!”


杨昭问:“此话从何说起?”


老道见他搭了自己话头,更加殷勤:“不瞒郎君,草民名叫史敬忠,归心三清,从道修行,略窥得天机命数。贫道掐指一算,便知郎君十年内……哦不,五年内便可位极人臣、权势滔天哪!”


菡玉眉头深蹙,唤了一声:“阿翁!”对他如此巴结似有不满。


杨昭对谄媚之语并不相信:“有何凭据?”


史敬忠一心想攀附这根高枝,接着说:“贫道法力低微,但我小师叔却是天赋异禀,有神算之能,对未来大事了如指掌,贫道虚长这些年岁也只能做他晚辈徒孙!”又劝菡玉:“师叔且说一件三月内将会发生的大事向杨国舅证明。”


菡玉不理会史敬忠眼色,哼道:“我为何要向他证明?”


杨昭却来了兴致,扬了扬手中的信封:“若你能证明,今日之事便就此作罢,互不追究,自放尔等离去。”


菡玉看了看前后左右围拢的人,有些已回驿站取来兵器,赤手空拳恐怕无法抵挡。最重要的举荐信又在杨昭手里,没了信进京如何立足?他略一思索,答道:“左相李适之年后将遭贬。”


杨昭向前一步,嗤笑道:“这么大的事……又与我何干?”


菡玉离他仅三尺,被他逼近,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史敬忠圆场道:“三月太短,郎君甫入京,还未及一展长才呢!菡玉,你不如算一算杨国舅的命理。”


菡玉垂目道:“公诞辰六月十四,午时正刻日当天中之时,贫道算得可对?”


杨昭道:“正是。素昧平生而知我生辰,算你有些本事,但这对我并无用处。”


菡玉抬头见他面带微笑,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不由心生不快,恶语续道:“忌日也是同一天,这算有用吗?”



史敬忠吓得连忙制止:“菡玉!休要胡言!”


杨昭却未发怒,又上前一步:“看来山人已经算出我寿可及几了。”


两人相距不过盈尺,离得这么近,菡玉需仰面才能与他对视。他索性直言道:“阿翁说得没错,十年之内,你必位极人臣权势滔天,荣华富贵尽享。但是十年之后阳寿即尽,将毙于乱刀之下,死无全尸。”


他抬起头,正看到杨昭头顶驿站辕门上三个新漆的鲜红大字:马嵬驿。


“就在此处,乱刀分尸,头颅悬于辕门之上。今日叫我在此地遇见你,想来是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最后杨昭还是放那两人走了。伙伴气愤不过:“哪儿来的牛鼻子道士,一开口全是晦气,呸呸呸!认识太子又怎么样,了不起啊?依我说就该狠狠揍一顿,揍到他改口!”


另一人边劝边嘿嘿笑道:“国舅哥哥其实是看人家小道姑貌美如花、细皮嫩肉的下不了手吧!”


“什么小道姑,分明是男的,还有喉结呢!你们几个什么眼神,幸好没真把人绑进来,不然……想想都腌臜!”


“嘻嘻,这你就不懂了,小道士有时候可比小道姑还灵呢!”


“要比男子相貌,杨大哥对着镜子照照自己便够了,何必去看别人?”


……


杨昭不禁抬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咽喉,完全不一样的触感。


可惜是个男人……否则,就不放他走了。


不过,他们带着信进京去投奔太子,以后说不定还能遇上吧?


道士走后不到半个时辰,雨居然停了。当空烈日不多久就将驿站外的石板路面晒干,仿佛这十几天的雨不曾下过一般。众人不由啧啧称奇,感叹那两个道士兴许当真有非凡来历。


一场连绵淫雨,或许只是为了让他滞留此地,遇见那个人。


天宝四载,是杨昭一生的转折点。因为他的堂妹被册为贵妃,满门荣耀,杨氏一族的命运就此改变。


也或许是因为在那一年,他遇到了吉菡玉。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玉昭词
作者时久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定价56.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县辖镇级市研究 ——兼论中国城镇化的放权与地方化

顾朝林 盛明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清华之魂——蒋南翔教育思想论文集(百年校庆)

方慧坚、史宗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9

奇妙机器人之旅——机械镇危机

乐卡机器人创新培养丛书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巴蜀场镇——地理 景观 街区

刘森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9

会唱歌的兔子镇

安武林 陈琪敬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山西平遥镇国寺万佛殿与天王殿精细测绘报告

刘畅、廖慧农、李树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0

楹联诗词曲基本知识(词曲卷)

何永年 编 中国地震局老年大学 组织编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网络那些词儿

马中红、陈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1

当代中国油画家玉锡钰油画作品

玉锡珏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3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