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八大处——卜卦人(下)

2016-05-11作者:白航, 著编辑:谢爽

秦刚本想借着这几天时间带着王家战游玩一番,顺便等待着李占一的到来,但因这枚哑弹的突兀出现,他决定放弃这个计划。原因很简单,此时他不可能报警说这里发现了炸弹,如果这样肯定会惊动当地政府进行封锁,继而追查始作俑者,到那时再想等到目标出现,估计得是一年半载之后了。


于是,他又用大量泥沙将炸弹彻底覆盖,以防有人经过时看到发掘。然后又买来帐篷等宿营用品,直接从山脚翻栏而入,登到事先查看好的一座小山头扎下营准备长期驻守。这座山头离风景区核心较远,但视线良好,可以俯视滚滚长江和李占一的施工现场,两人轮番值班,一看李占一,二看炸弹,防止在这期间有不知情的人员靠近,继而无意中引爆这枚长眠几十年的炸弹。



名山有不少野营爱好者和鬼怪猎奇者前来驻营,但像他们俩驻在如此偏僻荒凉的小山头的还真没有。王家战分工白天,秦刚值夜班,此时的他睡不着,这里绿树葱葱寂静如初,他干脆坐在一棵树下呆呆地看着脚下江水,蜿蜒千里,从古流到今,从未停歇。


“想什么呢?”王家战扔来一瓶可乐。


“这个李占一到底什么来头,是私人行为还是代表国民党,为什么卖古董,为什么挖财宝,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秦刚接住可乐,连答带问地说道。


“可能是缺钱呗,卖了古董做寻宝资金,哎对了,这批藏宝到底有多少古董?”王家战喝着饮料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知道,据资料分析有不少,金银有价古董无价。当年蒋介石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大撤退前埋了不少古董,需要时挖出来卖掉就可以做军费。我好奇的是国民党军队全部撤到了台湾,他在大陆还用古董做媒介储藏庞大的军费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他还秘密藏了一支军队在大陆?不过,我还真希望古董能再多一些,毕竟是老祖宗的东西,应该由子孙们留在故土保管。想想清末以来,那么多的古董都流失到海外,就好像看着自己父母的遗物被人抢走,自己却无力反抗一样,难受。”或许因为长时间注视着饱蕴沧桑历史的江水,秦刚一脸惆怅地絮叨了很多话。


“你生在首都,有一个富足完美的家庭,体会不到我们山村孩子的苦。”秦刚喝了一口可乐,慢慢咽下,“在小时候我有一个很好的邻村玩伴叫李玮,他父母早亡,从小跟着爷爷靠打猎为生。七岁那年冬天家里没了吃的。你想啊,一老一小能储存多少粮食来过冬?他爷爷寻思着老靠乡亲们周济也不算个事,于是背着土铳进山打猎,结果五天后我们进山去寻,老人早就被大型野兽刨了膛躺在古松下面,死不瞑目,估计是惦记着等他带食物回家的小孙儿……”说到这儿,秦刚有些无法再继续。


“后来呢?”王家战听得入神。


“后来每天夜里都能听到李玮哭。我们两个村隔着一座山头,晚上我能听到他哭着喊想爷爷、想爸爸、想妈妈……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翻过山头去看他,结果看到他把爸爸妈妈和爷爷的遗物都堆在床上,自己躺在中间哭,摸到那身布衣就喊爸爸,摸到那根老烟杆就喊爷爷,一直哭……那些东西,他都不许我碰一下……现在上面派我来执行这个任务,我始终觉得自己就是小时候的李玮……”


“那个李玮现在在哪儿?我可以在北京或者山城帮他找份工作,这点忙我还是能帮到的!”王家战一脸真诚地说道。


“不知道,我之后出来去体校上学了,然后踏上了部队这条‘不归路’,再然后又迈进特种部队,现在……十年了,部队这帮老狐狸也不放我回家,家乡好些情况,都不知道了……”秦刚干笑几声,部队那些首长在他嘴里,统称老狐狸。


“你可以申请调入我们警方口,我们要比军口方便多了。”


“算了,一日为兵终生为兵,兵这个字就像是烙铁,一旦沾上就能烙进骨髓里。你们警察的那身衣服,我还真穿不惯。”秦刚又干笑了几声。



“那,我穿寿衣好看吗?”王家战突然阴冷冷反问道。秦刚纳闷地抬头望去,大吃一惊,不知何时王家战竟然换上了寿衣,正站在自己身旁睁着无光泽的双眼看着自己。


秦刚从噩梦中惊醒。他擦擦额头上的汗,心有余悸,这个时候怎么能睡沉!看看梁下空无一人,天已微微放亮。


之后,一连两天这里没有出现过一个游客,倒是有不少全副武装的警察和武警来过几次,秦刚知道这是警方封闭了风景区,正在进行地毯式排查。凭着在部队锻造出的惊人毅力,他守着背包里的食物和水,两天内只喝了一瓶矿泉水,为的只是保证数天内不排泄,减少被发现的概率。


第三天,殿堂开始出现游客,果真像老保安所说一样,无常殿香客川流不息,绝大多数都是虔诚地跪在蒲团上磕着头,长短香林立在无常二爷面前。白无常在香烟中似笑非笑地看着脚下人,不知道是嘲笑还是可怜;而黑无常永远都是那副凶神恶煞的样子,狰狞地瞪着所有朝自己跪拜的人们。


中午,殿中只剩下一个妇女正在祈求二神善待自己刚刚夭折的孩子,秦刚抓住这个机会,把枪和匕首放在横梁之上,悄无声息地滑下堂柱,整整衣服,背着包像是一个游客悠闲地走了出去。


果然,景区虽然重新开放但加强了警力和安检,由于身上没有任何违禁品,秦刚轻轻松松走出正门,下山直奔饭馆一口气吃了三大碗炒米饭,随后又来到江岸泥沙堆,发现警方在这里仍然拉着警戒线进行调查。没了王家战,暂时无法向警方打听死者是谁,李占一的线索就此中断,秦刚只好就近开了一间房住了进去,几天没有露面。


期间,他拿出配发的卫星加密手机给上面打了一个电话,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一遍,负责他的是一名少将,秦刚这些天的遭遇把他也吓了一跳。


“什么?那个王家战死了?”


“是,有高手在装神弄鬼,至于他怎么害死的王家战,我会调查的。”


“你现在怎么样?”


“刚逃出来,应该没大事。”


“事情小不了。王家战为了帮你协调各方面的关系,是挂着公安部一级特派员的身份下去的,他死在了山城,山城警方肯定会倾力侦破的,你要小心一点儿。”少将语重心长地告诫道。


过了很长时间,秦刚抿了抿嘴,有些无奈地说道:“我知道了。”


“秦刚,你刚进新兵连时我就发现你是个好苗子,在部队这么多年,包括退伍后的这条路,算是我一手为你包办的,我知道你的苦,如果你想退出,等做完这项任务后,我去帮你争取。”少将的慈祥和蔼透过无线电,一丝一缕地传入秦刚耳朵。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秦刚小声解释道。


“你所经历的每一件事情、所知道的每一个内幕,如果传出去都会造成社会的恐慌和一些大麻烦,所以千万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不要对自己人开枪,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让组织出面……”


“这些纪律我懂,”秦刚打断他的话,“我现在感觉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事情刚刚发生,山城的警方就铺天盖地地赶到了,他们好像早就知道那天晚上名山会出事一样……”


“你的敏锐性和谨小慎微的态度我很放心,如果事情真的简单也就用不着惊动咱们,如果事情这么好办还用得着你出马?你大胆推断谨慎求证就行,有我和组织做你的坚强后盾,你大胆去做!”少将慷慨激昂地说完,挂了电话。秦刚握着手机,坐在床上仔细咂摸了少将的每一句话,表面上是处处宽慰自己,实则又把纪律强调了一遍。



“这老狐狸!”他小声骂了一句。


终于有一天,秦刚发现名山的警力撤掉了,他买票再次走进风景区,准备伺机拿回手枪和匕首,顺便把风景区浏览一遍算是散心。许多人来这里只是纯粹来旅游,秦刚却从鬼门关一步步登上望乡台,用心体会着王家战死后的步伐。一向不迷信的他破例买了不少阴间用品,在这里烧给了王家战,心里的阴郁顿时清爽了一些。


正如佛家所言:“超度,不是度亡魂,而是慰藉活着的人。”


取得武器后,他还要去做另一件事情。


“这几句话的意思是,要下雨了,你要愿意来这里玩你就来,反正我是不去。来到这里必须要看看天子殿和望乡台,黄泉路那条路线就不要走了,下了雨那里很湿滑的。这是你女朋友给你说的话吧?看样子你们吵架了吧?多好的姑娘,生着你的气还这么关心你,且珍惜吧。”


秦刚在众多卦摊中专门挑选了这个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道服老者,让他解一解写在帐篷上的句子,一番解卦后,秦刚目瞪口呆。


“小伙子,你还有什么疑问吗?”道服老者看看时间,拿出平板电脑打出一张二饼。


“那,这个姿势是什么意思?”反正没事,秦刚决定再试试,他摆出王家战死亡时的姿势,问道。


“礼佛!”老者很干脆地回答道。


“你不是道士吗?”秦刚斥问道。


“天下宗教本一家,万物皆可为佛。”


“如果这个人浑身湿透,一动不动地保持这个姿势,说明什么?”秦刚追问。


“嗯……”老者仔细想了想,“说明他是在雨中礼佛!”


秦刚站起来转身就走,任凭老者在身后怎么喊,再也没回头。


出景区后,路边还有一些卦摊,秦刚对他们的“专业性”已经失去了信心,目不斜视地走过一些摊子,准备去找家正规的道观或者道教协会来询问这些专业知识。


“小伙子,看你有心事,过来算一卦吧。”街的一旁,一个络腮胡子向他招揽生意,秦刚懒得理他,继续疾步前行。



“看你脸色和印堂,最近有亲人过世吧?”


秦刚突然站住了脚步。


“这个手势是道家的子午诀,掐的是太极,分阴抱阳和阳抱阴,你做的是后者,道家修炼手诀。”络腮胡子看着秦刚的手势,不假思索地说道。


“如果这个人跪在两块石头上,这个手诀平放膝盖,浑身是水,是什么含义?”秦刚松开双手,平静地问道。


“小伙子,你说的是前几天山上那起命案吧?”大胡子微微一笑。秦刚心一动,忍住波澜问道:“你怎么知道?”


“呵呵,这件事情闹得挺大,我在这里摆了这些年的生意,瞒不过我的,呵呵……”秦刚还要继续问,大胡子摆摆手,“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去茶馆聊个清楚。”


街的对面就是一个茶馆,大胡子不等秦刚说话,将摊子一卷背着直接进了门。典型不拘小节的高人做法,这让秦刚心中升起一丝希望,希望能借他的嘴找到一些线索,最起码解开一个谜团是一个。茶馆内熙熙攘攘,大胡子要了一个单间,点了一壶冻顶乌龙,专门交代要用紫砂壶泡,杯子是紫砂品茗杯。单是这个细节,就把秦刚唬了一下。


山城人嗜茶,但不怎么喜欢红茶、乌龙茶之类,而且用的都是大碗或者是茶缸,这跟山城的气候相关。山城夏季炎热,动辄一身大汗,需要补充水分,喝茶就不仅仅是为了提神,如果不牛饮,一点一点地抿,浪费时间不说,还让人更加感到口渴难忍。更重要的原因是山城人性急,又喜欢刺激。山城人喜好沱茶、老荫茶一类,就因为这种茶泡出来特别酽,其味道特别浓,刺激性也就特别强烈,让那浓烈的味道刺激口、舌、鼻、喉,就会感到特别安逸。


“你不是本地人吧?”坐下后,秦刚开口问道。


“你是警察?”大胡子反问道。


“怎么这么问?”


“近段时间能见到死人,并且这么用心的,除了警察,还会是谁?”


秦刚不想节外生枝,无语算是默认。


“你是哪儿的警察?”不料大胡子按住这个问题不放,非要刨根问底。


“本地的。”秦刚敷衍道。


大胡子紧紧盯着他。


“我是北京来的警察,过来调查一个案子,至于什么案子,你就不要问了。”秦刚发现在这位高人面前瞒不住什么,对方好像能看穿自己一般,“现在,你该说说你的看法了吧?”


乌龙茶送了上来,大胡子自斟了一杯,看看茶色,用力嗅嗅,左手两指捏着品茗杯右手抄底,慢慢送到嘴边轻轻抿一口,吸气咽下。秦刚不懂茶道,耐心地坐在一旁等待着他品完茶香。一口茶入肚后,大胡子只觉浑身通畅,话匣子也随着茶水打开:“既然你是警察,那就说说我的愚见。首先,死者的姿势很是古怪,子午诀是修炼手诀,一般在坐姿和站姿使用。道家没有跪姿修炼这一说,跪姿只用于拜礼,而且只有面对神、仙和真人时才使用,以示特别尊敬。至于跪姿规矩和手诀是相当复杂的一套程序,这跟案子没有关系,我不多讲了。重点在于死者身上的水和膝盖下的石头,这才是关键。”



眼看马上说到点上了,大胡子又开始品起了茶。秦刚也不催他,如果催促,自己只会越来越被动。果然,片刻之后,大胡子忍不住开了口:“现场你看过吗?”秦刚点点头。“天下之物不过是五行相生相克。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同时,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万物相生相克,生生不息,绵绵不绝,缺一不可。”


大胡子绕口令般说完五行相生相克原理后,停顿一下,看着秦刚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场应该还有金属物吧?”


秦刚忽然想到那根甩棍和手枪,点点头:“不错,是有金属物,我能听懂你的话,现场的东西是为了求五行俱全,但是火呢?现场没有火堆什么的。”


“死者自身的怒火。人是万物之尊,还有什么比人类自身产生的心火更无上的呢!”大胡子哈哈大笑地回答道,笑声有些疯癫,很不合时宜。秦刚的眉头不易发觉地皱了皱:“都全了,凶手的意图又是什么?”


“钱和警告!”


“请细说!”


“死者是命案主体,所有凶手最主要的意图都会在死者身上体现。刚才我讲了,金乃石土升华之物,而金又生水,死者双膝跪有山石,山石依上而下被水淋透,象征天水循环永无止境,这是大吉之象,表示凶手只想求源源钱财。”顿了顿,“但是,这更是大凶征兆。”说到这儿,大胡子一敛方才不恭面色,一脸的严肃。


“对我的警告?”秦刚侧侧身体,竖耳细听。


“天有变,各行各道,天子望乡,莫走黄泉。这四句话不是道家术语,只能算几句黑话罢了,如果只让我猜这些话,我也道不出个一二三,但是结合现场,我还是能看得出一些东西。”


大胡子说:“当今很多院子里都有假山和流水,图的就是生金,而后金生水,形成循环不尽之相。如果只想求财,何必要中间放堆火?水火不相容,水在上,火在中,石在下,五行逆转,乾坤必变。凶手或许是怕全部逆转破了自己的吉象,所以才稍微变了一下五行,然后写下这些话,一是警告,二是提醒。”


“到底什么意思?”秦刚越听越糊涂。


“这些话正确的顺序应该是,天子望乡,天有变,各行各道,莫走黄泉。让我解释的话,就是当年有个‘天子’还在想念着家乡,一心想回来,天地会随之发生变化;我来到山城只为求财,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各行各道,如此,黄泉路上没有你。”



听到这儿,秦刚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你说的这个‘天子’,应该是蒋介石吧?”话音还未落,他的笑容僵住了,自己之前不正是怀疑李占一的身份?难道他真有国民党的背景?随后,他又笑了:“我知道蒋介石一心想打回大陆,退到台湾后也尝试过几次。现在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也死去多年了,如今国泰民安,国民党还能凭借什么能力重新洗国家这副牌?”


大胡子又自斟自饮一杯乌龙:“我就是一个算命的,这不是我考虑的问题,凶手只为求财,这也不是他想的事情。你是警察,可以考虑这个问题。但今天你我聊得很投缘,我劝你一句,回去吧,你面对的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对手,懂武通道,他要是想要你命,你会随时随地惨死,死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命是自己的。好了,”大胡子站起身,“该说的我都说完了,何去何从你自己决定,卦金免了,这壶茶比卦金贵得多。”


“这世上有鬼吗?”秦刚没有动,看着他背影问道。


“人是世上鬼,鬼是身后人,人人鬼鬼谁能分得清!”大胡子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秦刚守着一壶凉茶,坐了很久。


大胆推断,小心求证,对方虽然有些疯癫,但话中带理有一定的可信性。如果真如他所说,寻找蒋介石藏宝的任务只是个表面,背后所隐藏的东西,将会更加庞大复杂。


他拿出电话按了一个键,接通后直接问道:“世上有鬼吗?”


“有啊!你以前不总是在背后叫我老鬼吗?哦对了,现在改成老狐狸了!”


“不开玩笑。”秦刚把刚才的谈话内容说了一遍,又问,“你怎么看?”


“江山大事不是靠风水或五行就可以得到和守住的,各朝各代哪个皇陵不是修在龙脉宝穴上面的?你又见哪个封建王朝真的千秋永固了?‘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这句话你难道没听说过?”少将在电话那端连续反问道。



“李占一的消息查到了没?”秦刚换了一个话题。


“查到了,但没有什么用,资料显示就是一个普通的台湾人,更深层的资料现在还在查。对了,你下一步打算怎么办?”


秦刚沉默了一会儿:“线索完全断了,我想在山城等一等,李占一肯定还会有动静的,山城最近都会发生什么事情,你们也要帮我留意一点。”


“你想要个什么新搭档?我去给你协调。”


“算了,王家战这么一个悍将都暴死在这里。再等等,等我需要时再跟你要。”秦刚说完,挂了电话看着桌上那壶凉茶,摇摇头走出茶楼买了一瓶冰镇矿泉水,站在冰箱前仰脖喝了起来。


“小伙子,算一卦吧,不准不要钱的。”旁边,一个六七十岁的老者坐在路边怯怯地向他招呼道,秦刚看他白发苍苍得可怜,掏出一张20块钱丢给他,喝着水离开。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八大处
作者白航
出版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叶君健全集 第十一卷 戏剧 · 小说 · 诗歌翻译卷

叶君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40

小说与人生境界十讲

李桂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3

爱伦坡小说全集

(美) 爱伦·坡,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9

来自东方的视角:莫言小说研究文集

蒋林,金骆彬 主编;蒋林,李艳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7

清华法治论衡(第26辑)——梅因:从身份到契约(下)

高鸿钧、鲁 楠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7

方汉奇文集(增订版)下

方汉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7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