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达和超现实主义:华而不实or公然反叛

2016-05-19作者:[英]霍普金斯(Hopkins, D. )编辑:郭超

因此,就算是本着可以装X看上去高大上的目的也罢,读一读这些真的让你在满足精神愉悦的同时会发觉原来如此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的感叹。那么,我们先从看上去很有格调的下面一句话开始吧~


问题:换一只灯泡需要多少超现实主义者?


回答:一条鱼。


当我们谈论达达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每个人都对达达和超现实主义有所了解。达达起源于1916年,一直延续到20 世纪20 年代初期才结束。作为一种国际化的艺术运动,达达旨在颠覆传统的资产阶级艺术观念,通常是一种公然挑衅的反叛艺术。它的参与者,如马塞尔·杜尚、弗朗西斯·皮卡比亚、特里斯坦·查拉、汉斯·阿尔普、库尔特·舒维特和劳乌尔·豪斯曼等人用他们对似是而非和傲慢鲁莽举止的热爱来与这个疯狂失常的世界抗衡。


超现实主义作为达达艺术上的后继者, 于1924 年正式诞生。它于20 世纪40 年代后期消亡时实际上已成为一种全球化的运动。马克斯·恩斯特、萨尔瓦多·达利、胡安·米罗和安德烈·马松等超现实主义艺术家坚信,人的本性基本上是非理性的, 因而他们对精神分析有着混乱而难以控制的喜爱之情,力求探索人类心灵的神秘之处。


对很多人来说, 达达和超现实主义与20 世纪艺术史中的诸多运动区别不大,只不过是“现代艺术”的化身。达达被看作是对传统的批评和反抗;超现实主义虽然同样在精神上反资产阶级,却更沉迷于光怪陆离的事物之中。然而为何是达达“和”超现实主义?为何把它们放在一起?


考虑到目前超现实主义在整个文化中的普及程度(譬如达利的作品在海报中随处可见),我们可以安全地假设,达达和超现实主义所称颂的“黑暗的一面”,即我们心灵生活中的无意识的部分,现在被广泛地认为是“积极”的事情。然而,在法西斯主义曾经十分强大的文化中,很多人可能会怀疑陷入非理性到底有没有好处。不过现代派批评家则反驳说,无论达达主义者和超现实主义者曾认为他们是多么反资产阶级,他们只是在帮着扩展能被资产阶级文化同化进价值体系的经验范围。在我们的“后现代”文化里,我们太轻而易举就把自己黑暗的动机和冲动审美化了。


达达的“起源神话”围绕诗人及理论家雨果·巴尔这个人及其1916年2月在苏黎世镜子胡同开张的伏尔泰酒馆而展开。在酒馆里,那些和巴尔一样旅居国外的早期同伴共同组成了一个团体。虽然他们在伏尔泰酒馆上演的表演活动最初十分传统,但很快它们就变得富有挑衅性了。查拉这样回顾1916年6月一场特别声名狼藉的表演:


面对密密麻麻的拥挤人群……我们要求享有以不同颜色小便的权利……嚷出诗歌——在大厅里喊叫、打斗,第一排同意第二排宣称自己无能。其余人大声喊叫:谁是最强的? 大鼓被抬了进来,许尔森贝克与200人对峙。


伏尔泰酒馆的艺术活动种类繁多,从诗歌朗诵和舞蹈表演一直到汉斯·阿尔普极端简化的几何图形拼贴,后者常在表演中间展出。这说明达达主义者平等看待视觉艺术和文学作品,这一态度基本上是19世纪类似浪漫主义和象征主义的文化运动以及未来主义和表现主义的遗产。但是这一团体一直无法具备明确的艺术判断力以及反抗性的文化精神;他们最终在受到其他事物影响的同时,也会受到社会和政治现实的影响。苏黎世的达达主义者们认为战前的艺术多半是颓废的。这一看法很重要。如果说油画和铜铸雕塑已经变成上层阶级闺房中的内部装饰,那么达达主义者将会用纸张或现有的物品组装出新的结构。如果说诗歌原本被视为传达细腻情感的工具,那么他们就把它拆碎,引导它成为含混不清的话语和咒语。


作为一个团体,他们因为憎恨艺术的专业化而团结在一起,把自己看成是文化的破坏者,但他们反对的未必是艺术本身,而是艺术为人性的某种观念而服务的方式。


但是达达的到来将代表什么?让我们重新回到“达达”一词,其起源让人十分费解,因为每个团体的不同成员都宣称他们在不同的情况下发现了这个词,似乎正是该词的十足开放性吸引了他们。《逃离那个时代》是雨果·巴尔写于达达年间的日记,现在是研究苏黎世达达运动的重要原始资料之一。巴尔在其中回忆道,在伏尔泰酒馆活动了几个月之后,团体成员开始意识到他们需要一个集体出版物,以及随之而来的某种标签:


查拉一直在为这本杂志操心。我提议称它为“达达”,该提议被接受了……达达在罗马尼亚语中意为“是的,是的”,在法语中则意为“木马”和“竹马”。对德国人来说,它意味着愚蠢的天真、生育的快乐以及对婴儿车的全神贯注的痴迷。


然而,许尔森贝克却回忆说,他在和巴尔一起快速翻阅词典时发现了这个词。看到它,他深受触动,感叹道:“这个孩童发出的第一个声音表达了一种原始感,它从零开始,是我们艺术的新生。”重要的是,巴尔强调这一概念的国际流动性,把它看作是一种文化世界语, 而许尔森贝克则强调破裂和新生的观念。这两种态度都是达达的重要组成部分。除此之外,这个词又自相矛盾地代表既是一切又什么都不是。它相当于是把肯定和否定荒谬地混合在一起,是一种伪神秘主义。艺术是枯萎的宗教,而达达诞生了。


而后,达达在法国(巴黎)与德国也出现了。


为诗歌和文字而造:超现实主义最早和视觉艺术没啥关系

到1922年中期,达达运动最后盛开的花朵巴黎达达已经陷入了自身的消极之中。布勒东组织了旨在确定先锋活动总体方向的“巴黎代表大会”,暗指达达变成了它曾避免成为的东西:艺术史上的又一次运动。这次大会标志着巴黎达达的终止。在此,布勒东对文化政治的爱好显而易见。他指责达达“粗野的否定”以及“为丑闻而丑闻”的爱好。他抓住这个机会重新引导先锋艺术的重要事项,为超现实主义铺设了道路。


到1924年,布勒东觉得时机成熟,可以把这些趋势整合在一个统一的名称之下。经过长时间的酝酿之后,布勒东发表了《第一次超现实主义宣言》,超现实主义诞生了。


超现实主义一词最初由布勒东的偶像阿波利奈尔于1917年创造出来。阿波利奈尔曾试图描述艺术中新的超逻辑精神,这一模糊的尝试在布勒东1924年的宣言中变得十分精确。其中,超现实主义被描述成是“基于某些此前曾受到忽视的联想的超级现实、梦的无所不能、客观公正的思维游戏等信念之上”。这一宣言基本上是诗人的章程,它很少考虑到盛行其时的视觉艺术,而是优先考虑“心灵的自动性……通过书写文字或其他方式”。和达达一样,超现实主义致力于消除艺术所有权和“生活”所有权之间的区别。


超现实主义“教皇”安德烈?布勒东在1923年的一首诗中断言生活远高于艺术,他用这样的诗句来结尾:“既然字词变得过于盛行,宁要生活。”既依恋达达又爱慕超现实主义的艺术家和诗人拒绝让生活经历从属于艺术经历。也许他们在试图调停这些原则时显得过于理想主义或太过天真,但正是这一层面的抱负才赋予了达达和超现实主义先锋文化组织的典型特征。


那么,这些运动是如何渗透到日常生活的结构之中的? 它们是如何试图渗入艺术馆之外的世界的? 它们是如何推销自己的?达达和超现实主义者除了向外部世界展示自身之外,又是如何思考他们与世界,即与社会的现代性现象的关系的? 为了集中讨论这一问题, 我将研究他们与流行文化之间的关系,思考他们是如何理解城市自身的功能的。


男扮女装、神秘失踪、称是地球总统:高调生活等于达达信念?

我们普遍会把达达和超现实主义看作是怪异行为的同义词;尤其在达达中有大量的事例来证明这一点。也许最引人入胜的是阿瑟?克拉旺的故事。身为奥斯卡?王尔德的外甥,1887年在瑞士出生的克拉旺频繁地在欧洲四处巡游。在巴黎,他于1912年至1915年期间出版过一本粗俗文学杂志《现在》,用它来辱骂艺术界的先锋派成员。1916年他在巴塞罗那挑战重量级世界拳击冠军杰克?约翰逊,要求搏斗。克拉旺身材结实,是个业余拳击手,习惯在搏斗前用一长串不太可能的身份来介绍自己——“旅馆小偷、骡夫、耍蛇者、司机”等等。不管他的资历如何,他可不是约翰逊的对手,在第六回合就被打倒在地。并不奇怪的是,正在巴塞罗那逍遥派杂志《391》上发表评论的达达主义者弗朗西斯?皮卡比亚激情高涨地拥戴克拉旺。1917年克拉旺在美国出现时,马塞尔?杜尚逮住他,让他向“独立艺术家协会”(下文还将多次提及)之下的分会发表演讲。克拉旺上演了一场名副其实的达达表演,到场时已喝得醉醺醺的,撕裂了衣服,最后被纽约警方逮捕。他于1918年彻底消失。漫游的强烈愿望将他带到了墨西哥,据说他在那里乘划艇出发去布宜诺斯艾利斯,此后再也没人见过他。


克拉旺是否采取了某种象征性的达达自杀行动?就此人们可以展开讨论,但他对传统的蔑视使他身后留名。在此意义上,他集中体现了这一达达信念,即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本身就足以保证他获得一种达达资格。克拉旺身上一种典型的达达特征是他对假身份(旅馆小偷等)的偏好。达达运动的参与者常为自己创造化名。


在柏林,理查德?许尔森贝克以“世界达达”而出名,劳乌尔?豪斯曼是“智慧达达”,约翰内斯?巴德尔自封为“超级达达”。顺便提一句,巴德尔将其妄自尊大的特性提高到了极端滑稽的程度,在纯粹的虚张声势方面堪与克拉旺媲美。他此前曾在一次达达宣言中宣称自己是“地球总统”。1919年2月,他打断了魏玛国家集会的开幕会议, 要求政府由达达主义者接手。在科隆,马克斯?恩斯特成为“达达马克斯”;在纽约,杜尚穿上时尚女装,装扮成神秘的萝丝?瑟拉薇,让曼?雷给自己拍了一幅照片。萝丝?瑟拉薇是一个故意使用的简单双关语,其法语发音就和短语“爱欲即生命”一样。


通过发展另一种表象人格,达达主义者暗示身份并不是固定的,而是不断处于一种变迁状态。他们或明或暗地质疑了人的性格中永恒不变的核心或内在的“人类本性”,而这一观念本身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一部分。这种质疑通过杜尚的性别错位得以延伸,以至于由生物学决定的性别身份也受到质疑。就我们所讨论的艺术家的“形象”而言,这种观点表明,一个稳固或确定的形象恰恰是达达主义者所要避免的;因此他们欣赏在社会上粗暴无礼、故作姿态的克拉旺之类的人。正如柏林达达交易会所揭示的那样,他们对现代社会狂热偏好公共宣传和大场面的做法持矛盾态度,在支持它的同时也在破坏它。


政治不正确 固执又自恋的达利是故作俗人?

让我们转而讨论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公众表象人格。考虑到该运动对心理分析的痴迷,而其成员却没有广泛地采用另一种身份,这真是让人吃惊。


达利著名的向上弯翘的小胡子代表了其炫耀式的表演技巧。但是达利现象之所以会引人注目更是因为学习现代主义的学生发现这位艺术家的自我宣传是如此令人难堪。达利给超现实主义者带来了难题。达利公然藐视超现实主义的所有意识形态;而且随着20世纪30年代的推进,他既拥护君主制又支持法西斯观点。他还天生媚俗,对新艺术运动过度的奢华装饰也十分着迷——1933年他在超现实主义杂志《人身牛头怪》上发表过一篇富有创意的文章,评论赫克托?吉马德设计的巴黎地铁入口卷须状的铁制品。他花里胡哨、炫耀高超技巧的画作从开始就是反美学的。他说它们是“瞬间色彩的摄影,由超级精细的手工绘制而成,十分华丽……表现了具体的、非理性的、超图片的、超级可塑的、欺骗性的、超常态的脆弱形象。”


达利著名的向上弯翘的小胡子代表了其炫耀式的表演技巧。但是达利现象之所以会引人注目更是因为学习现代主义的学生发现这位艺术家的自我宣传是如此令人难堪。达利给超现实主义者带来了难题。达利公然藐视超现实主义的所有意识形态;而且随着20世纪30年代的推进,他既拥护君主制又支持法西斯观点。他还天生媚俗,对新艺术运动过度的奢华装饰也十分着迷——1933年他在超现实主义杂志《人身牛头怪》上发表过一篇富有创意的文章,评论赫克托?吉马德设计的巴黎地铁入口卷须状的铁制品。他花里胡哨、炫耀高超技巧的画作从开始就是反美学的。他说它们是“瞬间色彩的摄影,由超级精细的手工绘制而成,十分华丽……表现了具体的、非理性的、超图片的、超级可塑的、欺骗性的、超常态的脆弱形象。”


挖眼+敲碎雇主头颅的姐妹面相突变:超现实主义称“痉挛美”

我们刚才讨论了达达主义者和超现实主义者是如何专心致志地塑造自己的形象的,但是他们的名声究竟是如何确立的呢?毕竟当时先锋派艺术的观众为数极少。第一份超现实主义杂志《超现实主义革命》在其五年生命结束之际总共才只有一千名订阅者。超现实主义的观众总体而言不可能更多。


就达利的情况而言, 有关其怪异活动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例如1936年在伦敦举办的国际超现实主义展览上,达利身穿一套深海潜水员的服装,相当引人注目。不过名声通常是通过更加隐蔽的方式而被确立的。杜尚的名字代表了达达和超现实主义中与传统最格格不入的一些作品,但他本人却很低调,(故意)让人费解。杜尚的神话既是通过杂志和神秘照片,也是通过他相对贫乏的作品展览而形成的。他在1963年举办回顾展之前,一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个人作品展出。


杜尚本人如何精心确立自己的名声十分有趣,不过在此我们无法多作讨论。达达的出版物确实替他做了许多工作。


1926年12月,超现实主义杂志《超现实主义革命》上有一张看来无伤大雅的照片,拍摄的是两个人在交流,图片下面的说明文字十分引人注目:“我们的同事邦雅曼?佩雷正在侮辱牧师”


这似乎是一张随意的、缺乏深意的摄影图片,但其四周环绕着超现实主义诗人邦雅曼?佩雷的诗,其中一首戏仿“芝加哥圣餐大会”,在会上“每个人都冲向神圣的粪便和受人尊重的唾液”。显然这幅图片不是偶然拍摄的,而是有一个精心制作的场景,其目的在于加强诗中所表现的亵渎神明的信息。实际上它记录了一种“表演活动”。显然,当时佩雷身边有一位朋友在拍摄他的行动。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解释了照片在超现实主义杂志中的运作方式。


摄影被超现实主义者用来阐明政治或社会信息。一个尤为引人关注的事例是,一幅甚至不知明确出处的图片被再次挪用;它仅仅包括两张由匿名作者拍摄的帕潘姐妹的照片,标名“前”和“后”,1933年5月的《为革命服务的超现实主义》再次刊登了这两张照片。


帕潘姐妹曾犯下最残忍、最轰动一时的罪行,震撼了20世纪30年代早期的法国。在同一份超现实主义杂志中的“社会杂闻”部分,有篇文章对此做了记载。这两位品行无瑕的中产阶级年轻女子由她们的母亲安排在勒芒一户受人尊敬的家庭中做女仆。她们逐渐对主人一家产生憎恨之情,最后像完成仪式似的精确无误地杀死了他们,把他们的眼睛挖了出来,敲碎了他们的头颅。


通过在杂志中同时使用照片和文本,超现实主义者与当时的社会问题建立了复杂而讽刺的联系。这更强化了这一观点,即超现实主义对美学的关注与他们对生活及其公众和伦理方面的关注一样多,在这一方面他们表现得比达达还要明显。但是,无论是达达主义者还是超现实主义者都不认为他们的社会兴趣仅仅局限在“官方授权”的公共生活方面。在超现实主义者对帕潘姐妹的兴趣或是达达主义者与商业的夸张的打情骂俏之中,可以看到他们全面参与社会和表现的愿望。虽然大部分达达主义者和超现实主义者来自中产阶级,但他们却对大众文化,或是法语中的“流行”有着浓厚兴趣。


内容来源:搜狐网

作者[英]霍普金斯(Hopkins, D. )
出版译林出版社
定价2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酉酉和西西的成长日记(1):胡萝卜和嘀嘀叫

徐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鲁迅和朱安(共2册)

北京领读时代
九州出版社[2019] ¥31

星座和《易经》

姚建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17

天神和人

姚建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17

无罪辩护——为自由和正义呐喊

徐昕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8

预防医学实习和学习指导(第2版)

张青碧、王金勇、杨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2

超连接:互联网、数字媒体和技术—社会生活:第2版

(美)玛丽·吉科 著;黄雅兰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2

回望:二十年的阳光和风雨

楚安照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