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520,不会吵架的爱情

2016-05-20作者:编辑:谢爽

(1)

前几晚被陈大翔拖到Myst喝酒,三巡过后,这货又烂醉如泥。

身边围了一圈美貌的莺莺燕燕,却依旧毫无顾忌地吐得七荤八素,大量黏稠的固液体混合物喷薄而出,吓得姑娘们不知所措。

我真的很想揍他,硬是把我叫出来,美其名曰为他撑撑场面,但这小子照旧喝得狼狈不堪,最后还需要我来照顾他,真他妈的无敌损友。

呕吐物的气味和各式香水味混合在一起,这气味实在不堪忍受。我待不下去,跟身边的人礼貌告别后,打算扶他离开。



刚要走时,身上的手机震了一下。

一条微信弹出窗口:“半年了,他还好吗?”发信人是苏筱。

我的右眼皮连续跳了几下,瞥了一眼嘴里不停嘟囔着的陈大翔,口水顺着他的嘴角,涎到衬衣的前襟上,帅气的脸庞看上去像只狗。

唉,好吗?好个屁啊,整个一傻逼了。

妈的,冤孽。我无奈地摇了摇头,怎么被我摊上个这样的兄弟,活活操了十年心。

打的把他送到家,酒已经醒得差不多。

恢复神志的他,潇洒地靠在门旁,点起一根烟,表情严肃地问我:“阿光,我是不是个特别没责任感的男人?”

我撇了撇嘴,朝他挥手,“你他妈的赶紧睡去吧。”


(2)

苏筱和陈大翔都是我的大学同学。

那时候我是班长。苏筱是团支书,明明长相是个萌妹子,却总爱冒充“女汉子”,平时和我称兄道弟的,说话也百无禁忌。不过,我知道她的目标是我的室友陈大翔。

陈大翔是体育特招生,这货在大学里简直光芒万丈,身高一八三,长得酷似古巨基,既是校队的主力得分后卫,又弹得一手好吉他,那些年,光是经我手的情书就有二三十封。

只是这货乍一看玉树临风,各种帅气,其实却是个纯粹的逗逼,缺根筋的二愣子,四年里闯了不少祸。要不是我罩着他,估计他大学念十年都念不完,要么被热得快炸死,要么在球场上被围殴死,或者被恼羞成怒的辅导员折腾死。



鉴于陈大翔脑筋不太好使,而竞争对手又太多太强大,苏筱只能求助于我。

经过我的悉心撮合,陈大翔和苏筱一拍即合。

只是我没想到,他们俩没有试探,也没有暧昧,立马如胶似漆,第二天就牵手走在校园里。

我好奇地问:“你们俩是不是太草率了点?就这么私订终身了?”

搞了半天,陈大翔这呆子也暗恋苏筱,妈的,这缺根筋的二愣子隐藏得还挺深。



大一下半学期,我们班在新生篮球比赛中一路杀进决赛,最后陈大翔面对三名防守队员,以一个难度超高的空中拉杆上篮命中了绝杀球。

当篮球在筐上转了几圈最后入网,整个球场彻底沸腾了,在场边的苏筱兴奋得蹦跳起来,阳光洒在她的身上,好像她也在闪闪发光。而陈大翔激动地推开簇拥着他的队友们,冲过去把苏筱紧紧地揽在怀里。

那个温暖瞬间一直定格在我脑海里。

当时就觉得,这他妈就是发自内心的幸福啊,真是为这两个傻瓜感到高兴。


(3)

陈大翔的智慧有限,脑子里都是糨糊,但他又极其想要讨好苏筱,所以我帮着他出了许多主意。

我们在女生宿舍楼下点过蜡烛,铺过玫瑰,虽然老套俗气,却也招来不少女生的艳羡目光。

在苏筱生日的时候在校园广播台播放她最爱的歌,我还帮着陈大翔一起捧了99朵玫瑰花到她寝室,而每天早晨送早饭更是陈大翔必做的功课。

有好长一段时间,苏筱都是女生寝室楼内极度不受欢迎的人物。

她却根本不在乎。



陈大翔经常骑车带着苏筱在校园里来来去去,而苏筱坐在后排紧紧

地搂住她的男友,上身贴在他后背,脸上满是甜蜜的笑意。

陷进爱里去的人,真的如同花痴一般。

他们上课一直坐一起,时而窃窃私语,时而嘻嘻欢笑,如果碰到老师不是很严格的课,苏筱就把头枕在陈大翔的手臂上打瞌睡。

他们恩爱到连所有的选修课都一起上,甚至连暑假打工都在同一家西餐厅。

我真是佩服他们,这么整天黏糊着也不会感到腻味。

所以,有时候我也会想,总是这么高调地秀恩爱,会不会不长久呢?

只是没想到,这两个人一路走来,竟是十年有余。

听苏筱说来,他们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过一次激烈的争吵。

我想也是,你跟个缺根筋的二愣子怎么吵?

苏筱微笑着说:“其实大翔不傻,他一直让着我而已。”



后来,我帮着陈大翔在西郊百联完成了浪漫的求婚。正好我公司在那里搞大型活动,结束后,利用中庭广场上的大幅电子屏,让陈大翔播了一段自己录的视频。

原来我一直觉得这主意特傻逼,但是,效果倒是出奇地好。

当陈大翔手持戒指,单膝跪在毫不知情的苏筱面前时,她感动得浑身颤抖,热泪盈眶。

那一天,我记得,猝不及防的苏筱不停地点头,连着说了十几遍“我愿意”。而陈大翔笑得合不拢嘴。

大功告成后,陈大翔搂着我的肩说:“阿光,我们俩结婚那天,你要吃十八个蹄膀哦,生男生女你都是干爹,红包准备好。还有,你是证婚人,得把我们俩十年爱情长跑好好描绘描绘,婚礼现场必须煽情到极点。我要让苏筱永生难忘。”


(4)

后来,我满心欢喜地等待他们的请帖。

只是,没过多久,我在深夜里接到了苏筱的电话。

电话那头,她不断地伤心啜泣,好几次想说话,却又哽咽失声。良久之后,她终于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声音颤抖地说:“阿光,我和大翔分手了。”

我虽然已有了心理准备,却依旧如同遭遇一记当头闷棍,失声喊道:“我擦,你开什么玩笑?”

后来,听着苏筱断断续续道来,我总算明白了个大概。



原来,陈大翔家里条件一般,在苏筱的坚持下,结婚的房子由苏筱家出了首付。这种近似于女方倒贴的形式,让苏筱的妈妈心中已然有了芥蒂。

然而婚礼在即,嗜好赌球的陈大翔却在世界杯期间,将他父母给的婚宴钱都押进去了。这个“懂球帝”满以为能赚个盆满钵满,结果冷门迭爆,陈大翔目瞪口呆,瞬间一穷二白。

这彻底点燃了苏筱妈妈的怒火,她不再同意这门亲事,要求苏筱和这个“毫无责任感的男友”分手。

这就是相恋十年的准老公和老妈之间的选择题了。

苏筱执意要陈大翔去跟她妈妈道歉,争取长辈的谅解和宽恕。于是,陈大翔拎着大包小包去赔礼道歉,结果狠狠地碰了个壁,连家门口都进不去,搞得灰头土脸地回了家。

为此,陈大翔终于按捺不住怒火,和苏筱大吵了一架。

犯了耿劲的陈大翔倔强得很,既然谁都不愿意让步,最后就干脆撕破了脸。

 “分手丨”

“分手就分手!”

其实,原本事情或许会有转机,但是应该共同努力的两个人,却一同执拗地把这条路给封死了。



苏筱最后说:“好久没联系的同学谈到我们,都会感叹,你们居然还在一起啊,真是不容易。其实我知道,他们都没问出那句话,你们怎么这么久还没结婚啊?终于啊,我们俩不结婚了。”

我听得唏嘘不已,又劝慰了她好久,直到再也没有抽泣声,我挂掉电话,但紧接着陈大翔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阿光你手机怎么一直打不通啊,现在有空吗?出来陪我喝酒丨”

看起来,我好像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两碗水都要端平。而且照着陈大翔的冲动性子,我生怕他会出什么乱子。



坐在我对面的大帅哥,双眼红肿,神情憔悴,看来也是哭了很久。

我到的时候,他已经干掉了半瓶伏特加。

而整个晚上,向来话痨的他并没有跟我倾吐苦水,只是重复絮叨着这么一句话:“我和她十年都没有怎么吵过架,可是怎么一吵就分手了呢?”

从那一晚开始,陈大翔逢喝必醉,而且一醉就嘟囔着这句话。

真是烦死我了。

两个人其实都不舍,然而,习惯让步的那个人却不再愿意让步。所以,感情被拧成了死结。

之后,陈大翔和苏筱互不联系,再无交集。


(5)

苏筱和我约在她家附近的Maan Coffee,聊起这半年来的点滴。

我问她:“过得好不好?”

她轻轻咬了咬嘴唇说:“还不错吧。”

我望着她,“还不错”是什么鬼,痩削到锁骨凸显,眼眶深凹。

哎,“好不好”又是什么鬼,我也真是够了,她明明肤色黯沉,神情沮丧,再也不是开朗活泼的萌妹子。

是啊,谁也没什么超能力,能这么快原地满血复活。



她拿出手机,给我看她的另一个微博,里面的一百六十多条,全部是“仅自己可见”,记录着她这半年来的细碎心情。

“我们许久都没有说过话,而曾经真的有说不完的话。我们彼此心里的包袱真的这么重吗?”

“他是不是也会偶尔想起我?曾经我们也规划过我们的将来。一起供一套小房子,早上一起做早饭榨果汁,晚上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然后看着我们的孩子慢慢长大。”

“他是我的全部青春啊,可是我现在只剩下十年的回忆了。”

“为什么我们从不吵架,一吵架就非要分开?那是我们十年来第一次真正的争吵。也许以前多吵吵,会不会比较有经验,会知道怎么样处理自己的情绪?”

“担心给他发的消息会石沉大海,担心听闻他的消息会手足无措,所以想干脆断了念想,可是啊,自己又这么没用,怎么也做不到。”



我一条一条地认真阅读,全部读完之后,竟然发觉自己也眼眶湿润。

苏筱神情凄然地说:“我原以为重新开始很容易。可是总是不行,

我无法再如此对待另外一个人。我已经习惯了他的恋爱模式,怎么样都无法和别人相处。我不是害怕尝试,只是真的做不到。”

我暗叹了一口气,其实一切和模式无关。只不过是那个人而已。

人不对,你又能怎么样呢?


(6)

我们相视无言,回忆起那些从前,都好像丧失了交谈的能力。

Maan Coffee的落地玻璃窗外,陈大翔傻乎乎的脸突然出现,尴尬地冲着我们笑,模样怪异地搓着手。

苏筱惊异地朝我望来,内心的欣喜却是按捺不住,紧锁的眉头瞬间就松开来:“你告诉他我们今天见面?”

我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淡淡地说:“干吗?这不是你要的结果吗?”

苏筱咬了咬下唇,白了我一眼,低下头默不作声。

陈大翔快步走进来,坐到苏筱身边,挠了挠头,神情呆滞,吞吞吐吐地说:“嗯哼,半年了,你……你……还好吗?”

妈的,果然不愧为二愣子,说好的煽情的“别来无恙”,竟然变得这么苍白无力。

只是那一瞬,我看到苏筱脸上有光,眼泪顺着脸颊缓缓地流下来。

就好像大一的那一天,大学的篮球场上,陈大翔投进那颗绝杀球,阳光倾洒在苏筱的身上。

在一个轮回之后,她又哭了。

“结婚的钱……我赚回来了。”陈大翔支支吾吾地说,“最近……那个……股票还不错。”

我一口咖啡差点喷在他脸上。



而苏筱脸上的光芒,变得更加耀眼。她的嘴里呜咽着,不停地用拳头敲打着陈大翔的肩膀。

我给了陈大翔一个眼神,他识趣地将苏筱紧紧拥在怀里。而苏筱的哭声渐响,陈大翔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后背,轻声说:“苏筱,我们以后别再吵架了。”

而苏筱不停地点头,就好像当初陈大翔求婚的时候一样。

这画面过于肉麻,于是我站起身来悄悄离去,却是打心底里为这两个傻瓜感到高兴。激烈争吵之后,还能够和好如初,这感觉实在太美妙。

毕竟,彼此是心里深爱着的人,又有什么是不能过去的。



走出Maan Coffee,我回头望了他们一眼。落地玻璃窗内,陈大翔和苏筱冲着我挥手,彼此脸上洋溢着的都是幸福和甜蜜。

我仰起头,今天阳光依旧很好啊。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时光君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不会笑的插班生

杨鹏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0] ¥5

干草垛里的爱情(插图·中文导读英文版)

[英]劳伦斯 著 王勋、纪飞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0

爱情美学

赵惠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内向性格者爱情指南

[美]香农·科拉柯夫斯基 著,常润芳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死生契阔,与子成悦——历代才子爱情往事

杨古月、钟洁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图说爱情婚育神

殷伟、程建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中国古代爱情诗选讲

夏传才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