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惑仔"20年:致敬友情岁月 | 我的道上兄弟

2016-05-30作者:欧阳乾编辑:读创新知


1996年,《古惑仔》第一部《人在江湖》在香港上映,到如今整20年。当年戏中人忠正情义,腥风血雨,生离死别和出人头地的经历成为几代人的青春印记和集体记忆。


陈浩南和山鸡终结在电影中他们的青春岁月里,而郑伊健、陈小春、谢天华、林晓峰、钱嘉乐、朱永棠等人却一直沉浮在娱乐圈。戏假情真,几个人成了娱乐圈里令人羡慕的多年好友。


“江湖子弟”不过是黑色的青春童话,古惑仔文化日渐消散,从岁月走来的男孩己为人夫为人父。当“古惑仔岁月友情”演唱会一出,又燃起一代人记忆。


红尘万丈,光怪陆离,那些青春的岁月里承载了我们多少故事。至于其中的悲欢,皆不必承载。


我们每一个人,都在这个世界上生猛地活过,以自己的热血,撞击着澎湃的红尘。不管过去多少年,我仍清晰地记得那最初的模样。


少年永不老,只是渐凋零。



青春年少时的梦想、行径可笑又怎样?


不能让时间冷却你的热血!


推荐大家一个故事吧!


1

2013年的春天,我不知道乱吃什么东西吃坏了肚子,得了急性肠胃炎,住进了医院。进医院的第二天,曹亢给我发短信,说要来看看我。我的手放在按键上犹豫了半天,还是给他回了两个字:“来吧。”


末了又加上一句话:“别拿东西。”


其实,我是不想让他过来看我的,在我所有的朋友中,曹亢属于一个异类。他从上小学开始就疯狂迷恋《古惑仔》,发誓长大以后一定要做真正的黑社会,为了一表决心,他在上初一的时候攒了两个星期的钱,在手臂上文了一条不超过十公分的青龙,结果文到一半的时候曹亢他爹冲进了纹身店,揪着他的耳朵回到了家,差点把他给打死。高中毕业那一年,他脑子一热,去东关菜市场收保护费,结果被一个卖肉的掂着刀从东关撵到西关,从此再也不敢踏足菜市场一步。但梦想的力量是可怕的,曹亢现在也三十来岁的年纪了,还整天染着黄毛,一边在饭店里打工,一边孜孜不倦地寻找着组织,等待着成为一名真正黑社会的机会。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个想法如此执着,简直是不可理喻。在朋友一起喝酒的时候,我曾表示过自己的疑惑,他却反问我:“路飞的梦想在你看来,是不是也很可笑?”


我纳闷:“路飞是谁?”


“《海贼王》里的主角路飞啊,从小就梦想成为海贼王的人,你不知道?”


我差点把刚喝到嘴里的啤酒喷在他的脸上:“你他妈黑社会还看动画片?”


所以,说到底,曹亢跟我真的不是一路人。但他既然表示了,要来医院看看我,我也没有什么拒绝的理由。然后,到了下午,他真的来看我了,并且真的没拿东西。


曹亢坐在床边,一只手剥着别人送给我的香蕉,一只手拍着我的肚子问:“怎么样,什么情况?”


“没事,不太严重,打几瓶吊针就好了。”我往上坐了坐,说,“你怎么知道我住院了?”


“你不是发朋友圈了吗?”他歪着头,挑着眉,样子还真的像是一个混混,“什么这个点上吐下泻啊,简直要死过去了。还发了一张化验单的照片。”


“哦⋯⋯”我又问道,“黑社会还刷朋友圈?”


“靠!”他骂了一声,把最后一截香蕉塞进了嘴里,“黑社会怎么了?黑社会就得茹毛饮血穿兽皮树叶啊?”


我注意到他颧骨的地方有些青,好像是一处瘀痕,便问道:“你的脸怎么了?”


“没什么,”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江湖事,你不懂。”


我是不懂,不过我估计,他应该又是跟饭店里的厨师打架了。


“别老跟饭店里的师傅打架,”我说,“怎么说这也是一份工作,好好干。”


“好好干什么干!老子能跟你们一样吗!”曹亢恨恨地把香蕉皮丢进垃圾筐,“出来混,就讲一个‘狂’字!我非英雄,广目无双;我本坏蛋,无限嚣张!谁无虎落平阳日,待我风云再起时;有朝一日虎归山,我要血染半边天;有朝一日龙得水,我要长江⋯⋯”


我打断他说:“别他妈意淫了,你脑残小说看多了吧。”


“嗨,你不信我,”他急道,“有朝一日,老子非要让你看看什么叫⋯⋯”


“查房了!”小护士走了进来,叫嚷了一声,示意所有人都安静一下。会诊的几个大夫走进来,挨个病床检查着病人身体的恢复情况。我邻床住的病号姓秦,我们都叫他老秦,主治大夫走到他床前问:“老秦,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老秦说,“最近消化和上厕所都很正常,就是小肚子那里时常有点坠感。”


大夫说:“你把衣服掀起来一下。”


老秦把上衣掀起来,大夫将手按在他小腹处,轻轻地按着,寻找老秦的痛点。老秦的肚腩露出来了一半,上面文着一条色彩斑斓的大龙——我也不清楚应该叫什么龙,因为龙的身子只露出了局部,剩下的部分都在衣服底下隐藏着。


“卧槽,”我听到曹亢低低地感慨了一声,然后说出了这种纹身的专业名称,“盘身龙啊。”


2

查房的医生走了以后,曹亢立刻坐到了老秦的床边,无比恭敬地问:“大哥,您姓秦?”


老秦警戒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曹亢立马有些激动:“刚才的纹身⋯⋯要是我猜得没错,您应该就是道上的前辈,绰号‘花皮秦’的秦大哥吧?”


老秦先是怔了一下,然后又慵懒地翻了一个身:“小伙子,你认错人了吧。”


“人我可能会认错,但这条盘身龙我绝对不会看错。据我所知,在本县道上混的,有史以来文盘身龙的大哥只有一个。盘身龙硬得很,不是谁都能扛得起来。想当年,您为了在按察司街立棍,手里拿着两把菜刀,一个人对付十几个人,从按察司街一直砍到共青团路,您手起刀落,砍翻了好几个,硬生生地把他们给打散了,从此江湖上就有了您的传说:老秦一怒,血流漂杵⋯⋯”


“停停停,再说下去成武侠小说了。”老秦又把身子翻了过来,瞅着他,“你到底是干啥的?”


“真是秦大哥啊?”曹亢激动得平地跳了一下,“秦大哥,别人都叫我火曹,我是你的崇拜者!”


“火曹?”


“火曹是我的绰号,我姓曹,因为脾气比较火暴,兄弟们都这么叫我,”曹亢不好意思地嘿嘿笑着,“我也是道上混的。”


老秦饶有兴趣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道上混的?你哪个道上混的?”


“民主大街向南一直到解放路交叉口,全是我的地盘,嘿嘿,小地方,小地方。”


“民主大街⋯⋯”老秦思索着,“我记得民主大街那边,光派出所就五六个,你怎么混?”


“也没怎么混,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都是街坊邻居⋯⋯”曹亢支吾着,“就是混个脸熟⋯⋯我还没成什么气候,等成气候了,我也文条盘身龙。”


“盘身龙?呵呵,兄弟,给你看看吧。”老秦笑了笑,把病号服脱了下来,露出了肚腩上那颤悠悠的赘肉。但吸引我的并不是他那身肥膘,而是从左肩一直绵延贯穿到右后腰上的那条盘身龙——准确地说,应该是半条盘身龙,从肩膀到胸口上的半个龙身像被什么东西给抹去了一样,变得模糊不清。


“这⋯⋯”曹亢张口结舌。


“当年去医院洗的,”老秦低着头拍拍胸口,“可实在是太疼了,洗了一半受不了,就放弃了。洗这玩意儿,可比文的时候疼多了。”


曹亢的表情真是“暴殄天物”的鲜活诠释,通常我们看见漂亮姑娘坐进肥胖大老板的豪车里骂一句“好×都让狗操了”的表情才是这样。他恨不得上前去揪着老秦的脖子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仿佛这身花皮不是别人的,而是长在了自己身上一样。


“为什么啊,这么霸气的盘身龙,为什么要洗掉呢?可惜了,可惜了⋯⋯”曹亢的眼神开始涣散。


“为什么?还不是为了能进个单位,拿份工资,有个医保,以后能吃得上饭,看得起病?我当时去好几家单位应聘,人家都有明文规定,不能纹身。我没办法,想去医院洗掉,洗一半就放弃了,后来找到人家单位的领导好说歹说,总算是给我开了个后门,让我进去了。就因为这一身破龙,我在单位里干了这么多年,连个副主任都没提上。”


老秦的话明显让曹亢有些接受不了,他不敢置信地问:“您工作啦?”


“废话,不工作我吃啥喝啥?”


“以您当年呼风唤雨的实力,完全可以去收保护费啊。”


“保护费?”老秦嗤笑一声,“火曹啊,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代了?现在大家都淘宝了,做电商。电商你懂不懂?你去网上收保护费啊!你睁眼看看,满街都是手机,满街都是电脑,资金流动一分钟几十万上下,你去收保护费?收劳什子保护费?”



“可是⋯⋯”曹亢嗫嚅着想要争辩。


“你说你在民主大街混,你告诉我,你是去居民小区收保护费,还是去派出所收保护费?”


曹亢无言以对,老秦拍了拍他肩膀说:“小兄弟,时代不一样了,把跑江湖的那一套心思收起来吧,不合时宜。”


曹亢走的时候格外沮丧,我送他到医院门口,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你的绰号为什么叫‘火曹’呢?”


“我不是⋯⋯”曹亢嗫嚅着,“在饭店里干厨子嘛。”

3

其实,有个在道上混的兄弟有时候还真是好使,哪怕是名义上的。那天我跟朋友在北门大街吃饭,因为上菜顺序的问题,跟邻桌的几个人起了冲突。对方一个戴着大金链子、留着光脑壳的彪形大汉站了起来,拍着桌子朝我们吼道:“他妈的,信不信我现在就叫人过来灭了你们!”


饭店经理急忙过来圆场,答应两桌的餐费今天都免了,再多赠送一个菜,以求息事宁人。可大金链子不依不饶,一边拿着手机拨号一边扬言:“惹老子上火,有种你们别走,我今天非得弄死你们。”


我当时喝了几瓶啤酒,也有些火大,拍着桌子跟他对喊:“叫人是吧?好,今天咱们谁也别走,看谁能把谁弄死!”


冲动是魔鬼,冲动之后我就蒙圈了。叫人?上哪叫人去?我就一老老实实的上班族,身边的朋友同事不是白领小资就是知识分子,还有一堆娘炮,别说打架了,看个武打片腿都哆嗦。我寻思半晌,终于灵光一现,拿起手机拨通了曹亢的号。


电话那头很嘈杂——噼里啪啦切菜的声音、鼓风机的声音、炒菜的声音,貌似十分忙碌。为了抵抗噪音,曹亢的声音很大:“忙着呢,什么事,你说!”


我说:“在北门大街,有几个人要弄死我,你能不能过来看看?”


“啥?”


我也觉得有些勉为其难,说:“算了算了,不方便就算了,你先忙吧。”


“方便!怎么不方便!”曹亢突然就兴奋了起来,“你让他们他妈的等着,老子十五分钟后杀到!”



说是十五分钟,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一辆面包车就“嘎吱”一声停在了饭店门口。曹亢领着七八个人走了进来,嘴里叼着烟卷,手里拎着菜刀,要多屌有多屌。说实话,我从来没见过他如此拉风,以至于他进门的时候给我的感觉就好像电影里的慢动作一样。


不过我定睛一看,很快就发现这七八个人里有好几个熟悉的面孔,有两个是曹亢的表弟,一个是他们饭店里配菜的,一个是他租的单间小阁楼的二房东,还有一个竟然是顺丰的快递员——我可以肯定,虽然他脱了马甲,但我至少从他手里发过不下五个快件。曹亢带着这群来路不明的人浩浩荡荡地杀了进来,把饭店里的顾客经理和服务员吓得大惊失色,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我也感觉事情闹得太大了,急忙拉住曹亢,小声地说:“你怎么叫了这么多人,还掂着家伙?我就是想让你过来,帮我撑撑面子就过去了⋯⋯”


“出来混,就讲一个‘义’字!”曹亢用没拿菜刀的那只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欧阳,你是我兄弟,谁他妈欺负你,那就是跟我曹亢过不去!今天这事,你别管了,那个跟你叫号的家伙是哪个?”



大金链子早已吓得面无人色,举着手机哆嗦着说:“我告你们⋯⋯你们⋯⋯你们别乱来⋯⋯这事我已经报警了!”


他话音刚落,我们就听到了从相邻街道上传来的警车鸣笛声,刚才还嚣张不可一世的曹亢像收到了阎王爷的催命符,脸上的神色一下子就变了。我也急了,朝着那大金链子骂道:“操你大爷的,你不是说叫人吗,怎么又去报警?你他妈到底是不是出来混的,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


曹亢拉着我就往外跑:“还跟他说这干啥啊?赶紧跑路吧!”


我懊丧地摇摇脑袋,跟着他们夺门而逃。这种感觉就像我上小学的时候跟同桌打架,约好了放学后北门一战,结果我去了,见到的却是同桌叫过来的班主任。那种懊丧足以打消后来成长过程中的一切雄心壮志,让我感觉生活本身就像是一场恶劣的玩笑。


我们跑得再快,也跑不过警车。当然,我们也不敢跑得太拼,以免给警察们造成负隅顽抗的印象。所以没过几分钟,我、曹亢,连同他的两个表弟以及饭店里的同事,还有那个二房东和顺丰的快递员相继落网。被民警反剪着双手塞进另一部警车里的时候,曹亢脸色阴沉,一言不发。我唯恐他会犯什么邪,朝着那边大喊道:“他是我的朋友,他只是一个厨子!厨子!”


民警朝我后脑子上扇了一下,说:“还是先管好你自己的事吧!”

4

我平生第一次坐在审讯室里,面对民警的盘问。狭小的空间、一丝不苟的表情、静穆的气氛,让我想起来第一次参加面试时的场景。


我说:“民警同志,我们真不是黑社会⋯⋯”


民警敲着桌子打断了我的话:“中国就没有黑社会!”


“对对,没有黑社会,只有黑社会性质组织,可我们也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啊!我就是一普通上班族,我那个朋友曹亢,他就是饭店一厨子,还有另外几个朋友,都是普通老百姓,修自行车送快递啥的,不信你们调查调查⋯⋯”


两位负责审讯的民警耳语了一番,还略微点了点头,貌似赞同我的观点,接着又道:“你们的个人情况,我们基本上调查过了,但你们在光天化日之下,手持菜刀⋯⋯”


我嘟囔道:“菜刀又不是管制刀具。”


民警对着我瞪起眼来:“现在菜刀都实名制了,这玩意儿比管制刀具还厉害!你们这几把菜刀,登记过吗?”


我嗫嚅道:“没有。”


“没有还犟嘴!”民警训斥道。


被民警批评教育了一番,所幸没什么大事,就被放了出来。临走的时候,我问审讯我的那个民警道:“先挑衅我的那个家伙,怎么样了?”


“你说打报警电话那个人啊?”


“对,就是他,他被判了多少年?”


“判什么多少年,人家比你们还清白呢。”


“啊?”我疑惑道,“不可能啊,那家伙剃着光头,戴着大金链子⋯⋯”


“剃光头戴金链子就是坏人啊?身份我们已经调查过了,他是4A广告公司的艺术总监,文化人,标准的知识分子,还是个艺术家呢!”


我目瞪口呆。


曹亢从里面出来的时候,神色沮丧,脸色灰白,像过了一场大刑似的。害得我对着他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你没事吧?”


“没事。”曹亢坐在马路牙子上抽起了烟,揪着满头的黄毛,沉默了半天,一句话也不再说。

这件事情对曹亢的打击很大,连着有半个多月的时间,他都没有联系我,打他手机也不接。我去他打工的饭店找他,才知道他已经辞了职。


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便约了老秦一起去他家里找他。因为我觉得自己的分量不太够,老秦毕竟是道上的前辈,又被曹亢视为偶像,所以老秦说的话,他应该会听。


在路上,我问老秦:“曹亢说的那些,您一个人砍十几个人,一直从按察司街到共青团路,血流漂杵,是不是真的?”


“哎呀,你又提这个⋯⋯”老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用脑袋想想就能知道,肯定是假的了,一个人怎么能打得过十几个人。再说了,血流漂杵,派出所不管吗?真要血流漂杵的话,估计连武警都要出动了。”


“那怎么⋯⋯”我疑惑道。


“你打过群架没?”老秦一副过来人的口气道,“刀子,是谁都不愿意动的。那一家伙下去全是钱啊。你别说十几个人了,就是砍伤一个人都能讹死你!打群架最重要的不是打,而是谈判,大家都是混这块的,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这边有你认识的人,你那边有我认识的人,大家一看,‘哎呀,原来是你啊’,都是熟人,怎么打得起来。最后都是说道说道得了。”


我恍然大悟:“敢情是这样啊。”


“那可不,你以为都跟电视里演的那样啊。电视里还演人会飞呢,你见谁飞过?”


我们到了曹亢家,见满地的凌乱,他大包小包地收拾了几个包裹,一副要出远门的样子。我问他要干吗。


他说:“我看清楚了,这里根本没有我生活的土壤。我要离开这里。”


我问:“你要去哪儿?”


“去香港。”他透过窗户,眯起眼睛望着远方。


老秦劝他:“小曹啊,我劝你冷静点,香港不是电影里演的那样⋯⋯”


曹亢拍了拍老秦:“秦哥,你知道吗,这半个多月,我干了一件自己想干却一直没干的事情。”


老秦问:“啥事?”


曹亢脱去上衣,他那完全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的身板上赫然文着一条五彩斑斓的“盘身龙”!大龙从左肩一直缠绕到右后腰上,张牙舞爪,灵动鲜活,每个鳞片仿佛都在蠢蠢欲动。因为有了这条盘身龙,曹亢那干瘪的身板在刹那间有了慑人的魔力。


老秦目瞪口呆,面对此情此景,他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秦哥,我知道你退出江湖了,但江湖上依旧有你的传说。别担心——”曹亢忽然破天荒地引用了一句诗,“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


我说:“曹亢,你看你都会背诗了,不如去报个成人高考什么的,以后也好⋯⋯”


曹亢摇了摇头:“欧阳,我的世界你不懂。你别劝我了,你跟我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知道,他的世界是传说中的江湖,他只有在那里,才能做一个真正的“古惑仔”。高自考、厨师、工作、养老保险这些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人生中不可承受之扯淡。每一个人生下来都是梦想动物,只要活着,梦想就不会消失。所以对于曹亢的决定,我任何的劝说都是徒劳的。


曹亢走的那天,我跟老秦去火车站送他。当时正值四月份,南下打工潮最旺的时候,我俩好不容易把他塞上了火车。隔着玻璃,我看到曹亢费尽千辛万苦走过来打开车窗,探出那张被麻包和人流挤得有些变形的脸。我以为他要嘱托我们两句不要挂念安心之类的话,结果他却问道:“知道山鸡离开香港去台湾的时候说的什么吗?”


我跟老秦面面相觑:“不知道。”


“不当上大哥,我是不会回来的!”


火车哆嗦了一下,拉出了一声长嘶,缓缓开动了,带着曹亢和他的豪言壮语,慢慢消失在了轨道的尽头。我看着远去的火车,问老秦:“秦哥,您怎么就不劝劝他啊?”


“我没法劝他。”老秦问我,“你注意到他的眼神了吗?”


“他什么眼神啊?”


“说不清楚,只是⋯⋯”老秦顿了一下说,“我看到他的眼神,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我愕然。


老秦踏上站台,看着远去的火车。天色快黑了,黄昏的阳光从他背后照过来,给他臃肿的剪影镶嵌了一道淡淡的金边。


“欧阳,你就让我们在这个中规中矩的世界上,把梦做完吧。”

5

曹亢去了香港,因为地域的关系,我们之间很少写信或者打电话,见上一面更不可能。我能掌握的他的唯一动态,就是他偶尔更新的朋友圈。


4月15号:靠,香港是法治社会啊,真是醉了,街道上怎么那么干净呢。


5月3号:这里太热了,比我老家热多了,想喝酸梅汤。


6月9号:没有洪兴,也没有东兴,只有诚兴。今天一天都在诚兴地产集团的大楼里吹空调,头疼。


7月20号:想家。


8月1号:又是新的一月开始了。陈浩南呢?山鸡呢?大天二呢?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被大风吹走了?


8月4号:世界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8月5号:你们都骗我!所有人都骗我!!!


9月23号:重操旧业,感觉不错,身上的手艺还没有荒废掉。厨师长说我烧出来的味道有鲁菜的精髓,哈哈。


11月8号:北菜南传。


11月16号:换新手机了,摄像头好使,终于可以拍照片了!华为,支持国产!(这次有了配图,是一张他穿着厨师服的自拍,满头的黄毛已经剪去了,留着干净的平头。也许是因为发型的原因,脸显得大了一些。)


12月17号:想起那天下午在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配图是他光着膀子,露着盘身龙的照片。他好像胖了点,原来棱角分明的六块腹肌已经变成了一块。)


1月3号:我遇到了我生命里的小结巴。


2月21号:小结巴说,只要心有野马,哪里都是江湖。(配图的背景是游乐场,他跟一个姑娘在旋转木马上坐着,抱在一起,笑得很开心。曹亢又胖了一些,姑娘很漂亮。)


3月15号:这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想干成的事情。妈妈说得对,只要努力过,就不会后悔!(配图是一张饭店的照片,招牌上写着“火曹餐厅”。旁边还有几个开业送过来的花篮。)


3月28号:忙。(配图是餐厅里坐得满满的食客,看得出来生意很好。)


4月11号:小结巴,我永远爱你,一生一世!(配图是一个很精致的小盒子,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钻戒。)

⋯⋯



从一个春天到另一个春天,我看着曹亢走过的每一步足迹。他最终没能当上老大,而是当上了老板,在未来的日子里,他要落户、娶妻、生子、洗尿布、买奶粉、送孩子上学⋯⋯我看着朋友圈里曹亢那张日渐发福的脸,忽然想起上小学的时候——那时我们都还小,都是懵懂听话的好孩子,在一次课间活动大会结束后,曹亢爬上操场的主席台,对着大喇叭喊道:“你们听好了,我是四年级三班的曹亢,以后就是大屯镇完小的老大!有不服的,放学后南门单挑⋯⋯”


当时上课铃快要打响了,操场上没有几个人,我刚从厕所出来,看到孤零零站在主席台上的曹亢,忽然觉得有些悲壮。班里的一个尖子生跑着赶回教室上课,经过我身边的时候瞄了远处的曹亢一眼,不屑地说:“傻逼。”


我想到那天站在操场上孤独的身影,我想到那张从录像厅里出来时因为兴奋而涨红的面孔,我想到那瘦弱的手臂上仓促潦草的纹身,我想到那满头的黄发如同落寞的夕阳⋯⋯



蓦然回首,这仿佛只是一场男人的白日梦,我们终究都会醒来。只是,在想着永不妥协的岁月里,你是不是也遇到过一个像古惑仔那样的少年。


文章选自《借我执拗如少年》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欧阳乾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滇康道上

曾绍抡等著
辽宁教育出版社[2013] ¥5

续写岁月的传奇——清华学子感悟《平凡的世界》

史宗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3

曼德拉传:光辉岁月

韩明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8

20岁我赚了1000万

罗敬宇、肖胜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3

兄弟在清华和北航的日子(第六辑)

戴次一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5

兄弟在清华和北航的日子(第五辑)

戴次一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6

最经典的中国故事:葫芦兄弟

姚忠礼 杨玉良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8

兄弟在清华和北航的日子(第一辑)

戴次一 著 漫酷文化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