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是叫醒梦幻的一记响亮耳光

2016-06-03作者:盒饭君编辑:悦读纪

我们都有做梦的时候,但梦想的意义是引领生活,从来不是逃避生活的借口。


和X姑娘多一些接触之后,我甚至大胆揣测,她“亚男”这个名字,是不是带给她傲气和天真最初的因素。很多父母给女儿起个“亚男”“胜男”等名字,不过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祈愿,表达不当很容易成为孩子成长的压力与枷锁。


和X相识,再普通不过。我是杂志编辑,在网上发布征稿启事,她加我QQ。当时因为缺稿子,一次性找她写了两篇文章。其中有篇是关于大学的文章,让我有些头痛。她在哈师大念书,大三的学生,杂志需要一篇写大学的文章,让她写写自己在大学的经历、体悟、成长,也可以写写学校的历史、文化,写学校有特色的东西。


她文笔很散,两三段之后,又起了新的话题。我引导她,说你们学校有些什么有特色的东西,她偶然提到学校有个呼兰校区。我问是不是萧红《呼兰河传》那里。她说是。我说可以写写,她说呼兰校区已经出售,在卖出之前她在那边念过书,可她非常非常非常讨厌那里。


她用了好几个“非常”来强调她对“呼兰校区”的情绪。我不知道她在那里经历了什么,但作为书写者,写文这个“把戏”,不管是小说、游记、美食,你都在用自己的情绪去塑造一个美好或讨厌的样子,给读者呈现感性的观感。我说,你可以站在客观的角度,向读者展示呼兰校区,展示萧红纪念馆,可她偏偏不愿意。


后来让她改的内容,把兼职的内容稍微收敛一点,毕竟那和学校牵扯有点远,重点是写自己和学校之间的“互动”,她还是足足用了近一千字来写自己的兼职工作。那部分内容,后来被我删掉了大半。


当时感觉,这姑娘太有个性了。我给她提议的什么,她都不写,文笔上她把“形散神不散”的“形散”做得也太足了。几经折腾修改,这件事告一段落。我尊重她的个性,可这样的约稿效率实在太低,所以后来我很少再找她约稿。


有天,X突然在QQ上敲我。


她说她暑假要去《人民日报》实习。她感觉她的实习老师看不起她,说她是普通的二本大学,还不是新闻专业,就算她不去实习,也可以帮她盖章,意思是不愿意去就别去了。她觉得不行,想争取展示自己的机会,想问我给她一些经验或者推荐一些书。


就实习来说,很多地方把实习生当作正式员工来管理,但有更多的地方实习生基本上就是打酱油的岗位,拆拆读者来信,帮实习老师做点杂事儿,偶尔分配一点无关紧要的工作。我告诉她,实习得看不同地方不同公司对待实习生的态度。你希望出去多跑新闻,见识见识世面,那你最好表现出自己的能力和积极性,让你的实习老师知道。


至于书,入门的基本上都是大学课本,教你什么是消息、通讯、特写、调查报告等,以及怎么来写这些文章。要往深了也可以看看《南方周末》等大刊出的关于深度报道的一些书籍。最基本的,要去《人民日报》实习,你得知道《人民日报》上的新闻信息源是来自哪里,上面的稿件写作尺度、表达方式是怎样的等等。


她下定决心,说自己要狠狠地啃《人民日报》,说下载了APP,准备泡图书馆,然后立志要证明自己给自己看,打那个看不起自己的实习老师的脸。


转而她又开始问我需不需要给实习老师端茶倒水,要不要给他们买吃的,买水果。我说这些我咋知道,如果《人民日报》有这习惯,那你到那里之后再见机行事吧。然后她自言自语地开始YY说,很多实习生都要比她早到,她放假晚,到她去那边之后估计实习生早已经拉帮结派了,有能力的也突显出来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整她这个新人。


我顿时有些无语,职场虽然可怕,倒也没有那么夸张,哪有从实习生阶段就开始那么明目张胆地钩心斗角?!


后来X问我大学学的什么,得知我不是学新闻,而是中文,却又在新闻方面做了很多努力,甚至大学阶段就拿过省级新闻奖项。她颇为好奇,为啥我学中文的要去做新闻的工作,最后怎么又跑来做了编辑?她认为学中文的就应该是写诗,写散文,写纯文学……


写诗、写散文、写纯文学能够成为一份工作么?自由撰稿人压力很大,总得有一份落到实处的工作,能养活自己,才能谈爱好,谈文学梦想。


紧接着她的话开始逻辑混乱起来,似乎我这句话激怒了她。


她说她写稿一直很赚钱,除了新闻和剧本没有涉足之外,她什么都写过。(这时候,她正值大学三年级。)一篇小说一千块钱,一个月写五篇,稳稳当当地把过渡期熬过就好了。她认识的女作者买房买车,全都是靠写小说挣的钱。她说,她身边的学文学的人都在做作者,没有一个人转做新闻或者编辑。


看她情绪激昂,我说:“编辑是我的工作,我也在写作出书,但想靠着出书的收入来养活自己,我觉得那还太难,至少现阶段完全做不到。那只是我的一个爱好。”


她继续情绪激昂地说:“说得你做编辑好像月入一两万似的。(我心想,它是一份我热爱的工作,能养活我,未必是高收入,但比靠着写作来谋生要稳定。)出书现在并没有什么卵用,得看销量。(我继续疑惑,你自己也在写作,觉得能养活自己,你也知道写作得看销量,但又从哪里来的底气,觉得自己一篇小说一千块,一个月可以写五篇?)你说写作不能谋生,我从小到大听烦了这种论调,我烦这种理论。”


言语间,她说她一直在写言情小说,并不时评价道:“很难讲现在到底有没有真的会写故事的人,有时候觉得有,有时候觉得没有。”她说,“我隔段时间会换个杂志写写,总是写言情小说会让我崩溃,我会写童话,写广告,写论文,从来没有感觉到写稿子很难挣钱。”接着她一句话,溢满了遮不住的骄傲——“你可以说我一直很幸运吧!我发现到最后,小说挣得最多!!!说真的,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她连续用了三个惊叹号。


“写小说可遭罪了,但是写完特别幸福。写广告的时候特幸福,写完特煎熬,得看市场反应。”说得头头是道,紧接着她又开始点评我,觉得我做编辑特失败,完全没有言情小说编辑的“软萌”。


通篇下来之后,我已经无法止住她的滔滔不绝和洋洋得意。我一次次地在她长篇大论之后简单地回以:“希望你发展越来越好!”“加油写稿!”“请保持你的任性。”“希望你的名气,配得上你的任性;你的收入,对得起你的写作。”


她依旧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等我的小说改编电视剧了,请你看!”我家有电视好么?!真不需要你请呢!到最后她都还在点评现在影视改编的乱象,以“贵圈真乱”的姿态,说谁谁抄袭了,谁谁又怎么了。


我真很好奇,X姑娘在写作的圈子里有多大的名气来支撑她的美梦。


作为一个学生来说,能够靠着写作换来的收入支撑自己,应该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吧。我想,她身边也不乏那些把她捧在手心的朋友和家人、老师吧。象牙塔是一个美好的地方,我曾经也在那里做过一场春秋大梦,我也写作,我也拿稿费,可我更多的是看到几万人的学校里,靠着写作换取生活的人,寥寥几个。而这几个朋友,有畅销书作者,有从小说作者后来转去做电影编剧,有网络作者,个个都有不错的收入,可那点收入都没有吹起他们飘飘然的心。我读中文专业时的同学,除了我,没有一个人还战斗在这文学的美梦里。


这个追求个性的世界,个性显然不靠自己那张嘴,更多还得靠着你的作为来塑造和维护你期望的样子。


都说文学式微,从心底,我希望这个姑娘真能够如她所愿,在自己的文字梦幻里能够走得久远一些。可对此我又深深地怀疑,写个文章都不情愿和编辑沟通,面对实习忐忑不安,可在自己的小说、广告、论文创作世界里,却可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这个梦,到底能做多久?只有现实能知道。


当离开象牙塔,走入社会,开始工作,开始不依赖家人地生活,开始为房租、衣食住行、柴米油盐思量的时候,但愿她单纯而美好的梦幻还能继续下去。而不是飘得太高,梦做得太美,在醒来之前的刹那还在大快朵颐美好的世界,而狠狠摔下来的时候,只剩下反差巨大不能接受的残酷现实。


人需要有梦,人更应该知道梦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梦游得太久而忘记现实的时候,梦想已经不再是梦想。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盒饭君
出版青岛出版社
定价3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漂游的原风景2——拉美梦幻行

孟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1

4D打印:从创意到现实

徐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9

梦想照进现实:30位中国互联网企业家创业故事

陈中、赵秀芹、童佟、王华东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戏梦人生——影像照进现实

巩宝荣(三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社会经济学框架与中国现实社会经济问题研究

王裕国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0] ¥28

梦幻天堂剧照集之明道

天津明斯达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7] ¥54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世界是随机的——大数据时代的概率统计学

李帅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