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有多残忍?

2016-06-06作者:编辑:阅想时代

思考一下漫长且令人沮丧的人类历史,你会发现以“服从”的名义犯下的可怕罪行比以“反抗”的名义犯下的更多。——查尔斯• 珀西• 斯诺(C.P. Snow),1961


如果有人要求你对一个无罪的人实施电击,你会这样做吗?你确定吗?我们比自己愿意以为的更容易受到权威的影响。

 

罗恩• 琼斯(Ron Jones)的学生在看到他对纳粹德国的记述时,普遍的反应是不相信(参见第3章)。大多数正常人很难相信普遍的德国公民,就像我们中的任何一员,会被说服去折磨、处死他们的同胞。成为纳粹的德国人与我们不一样吗?

 

米尔格拉姆的实验



耶鲁大学心理学家斯坦利• 米尔格拉姆(Stanley Milgram)对许多前纳粹提出的抗辩很感兴趣,他们说他们只是在服从命令。他好奇普通人在服从命令上能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于是他决定进行研究。


1961年,米尔格拉姆招募了40名志愿者参与研究,所有参与者的年龄介于20到50岁之间(这与在纳粹德国成为党卫队士兵的人的年龄相仿)。他告诉他们,他们将被随机分配担任学生或老师的角色,但事实上所有志愿者都是老师,所有“学生”都是实验者同谋 —— 被要求扮演他们的角色的演员。实验者让老师问学生问题,学生在临近的另一个房间里,被绑在椅子上,身上连着两个电极。实验者告诉老师,如果学生答错了,他就会被要求对学生实施电击。电击令人疼痛,但没有危害。从轻微的电击开始,但随着学生答错问题的增加,电击强度会变得非常强,从15伏逐渐增加到450伏——这是很危险的电击强度(只是这样告诉志愿者,并没有真实的电击)。


脚本化的折磨



老师会听到学生的尖叫声、在椅子上挣扎的声音,以及请求放开他们的声音,显然他们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在电击达到300伏时,按照脚本,学生撞击墙壁,请求让他们出去。在300伏以上的电击时,学生便没有了动静,也不再回答问题。实验者和志愿者坐在房间里,当志愿者对实施电击犹豫退缩时,实验者会用以下脚本中的催促语刺激他:


1. 请继续;

2. 实验要求你继续;

3. 继续下去,这非常重要;

4. 除了继续,你别无选择。


你可以在线找到这个实验的文件和视频。

 

只是说好的


米尔格拉姆报告的结果令人担忧。所有志愿者都将电击增加到了300伏,有近三分之二(65%)的志愿者将电击强度一路增加到了最高水平,即450伏。米尔格拉姆的结论是,我们具有服从权威人物的冲动,它令人无法抗拒,即使是像科学研究者这样看似没有权力的人物。


米尔格拉姆在实验后向志愿者公开了实验的意图,对实验做出了解释并记录下他们的反应。根据他们的反应,米尔格拉姆确定了三种类型的志愿者。


●服从了命令,但为自己辩护 —— 他们将责任转嫁给实验者,在某些情况下转嫁给学生(因为他们太笨)。


●服从了命令,但自我谴责 —— 他们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难过。米尔格拉姆觉得如果未来他们处于类似的情境中,他们可能就会采取与实验中不同的行为。


●反抗命令 —— 拒绝继续实验,认为学生的健康比实验的需要更重要。

 

服从的环境



米尔格拉姆重复了他的实验,改变了环境中的某些方面,以了解哪些因素会影响服从的程度。他发现在耶鲁大学神圣化的环境中,服从程度比较高;但在城市中破败的办公室里,服从程度比较低。当实验者穿着白大褂时,服从程度比较高;穿普通衣服时,服从程度比较低。当权威人物(实验者)在房间里而不是通过电话下达指令时,服从程度比较高。最后,当人们不必亲自按开关实施电击,而是委派助手这样做时,服从程度显著提高。

我在耶鲁大学实施了一项简单的实验,目的是检验普通公民会对另一个人施加多大的痛苦,而原因只是他被实验科学家命令这样做。严酷的权威与被试抗拒伤害他人的强烈的道德责任对阵,而且被试的耳边响着受害者的尖叫,但权威多半取得了胜利。这项研究的主要发现,也是迫切需要得到解释的事实是,成年人几乎愿意竭尽全力地服从权威的任何命令。——斯坦利• 米尔格拉姆,1974


米尔格拉姆的代理理论


为了解释普通人欣然同意做出这种可怕行为的原因,米尔格拉姆提出了“代理理论”。他提出,我们具有两种不同的状态:自主状态和“代理”状态。处于自主状态时,人们会做出自己的选择并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他们受到自己的价值观和标准的支配。处于代理状态时,他以代理人的身份采取行动、执行命令,认为对自己的行为不负有责任,因为他们个人并不支持认可这些行为。


米尔格拉姆声称,当面对权威人物时,大多数人会经历“代理转换”,即从自主状态转变为服从状态。这就解释了为什么1968 年美国士兵在美莱村会遵照命令屠杀手无寸铁的越南平民,为什么在波斯尼亚的塞尔维亚士兵把强奸妇女作为一种战争行为,也可以解释过去20 年里在卢旺达、在波罗的海国家和伊拉克发生的暴行。批评家认为这种转换的机制并没有得到证明,很难看出如何能测量它(确实如此,即使存在这种转换)。


仅仅是在完成自己的工作且没有特别的敌意的普通人,有可能成为可怕的破坏过程中的代理人。而且即使当这种工作的破坏性影响已经变得非常明显,如被要求执行不符合基本道德标准的行为时,也极少有人具有抗拒权威所需的智谋。——斯坦利• 米尔格拉姆,1974


这是真的吗


米尔格拉姆的方法受到了批评,而且让志愿者觉得自己在伤害别人也是不道德的(在实验期间,一些志愿者显然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不过实验者事后向他们解释了实验的意图,并在一年后进行随访,发现没有人受到长期伤害)。


2013 年,心理学家吉娜• 佩里(Gina Perry)发表了她对米尔格拉姆实验的档案文件的研究结果:米尔格拉姆的结果呈现多少是有选择的,合并了所有研究,得出了65% 的服从率。有些志愿者怀疑存在欺骗,有些志愿者偷偷地“施予”较低水平的电击(但学生的尖叫依然变得更加强烈)。有些志愿者要求查看学生或与学生交换角色(这些要求都被拒绝了)。而且实验者常常偏离脚本,威吓或强迫志愿者顺从指令。另外,米尔格拉姆的样本是自己选择的美国男性群体。它是否能代表大众?不管米尔格拉姆的研究结果是否可靠或者在统计上是否准确,显然有很大一部分人愿意服从足以对他人造成严重伤害的命令。或许我们每个人的心中并没有住着一个纳粹,但当被要求这样做的时候,我们存在一种令人担忧的倾向性,即使我们怀疑命令的道德性或明智性。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英]安妮·鲁尼
出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定价4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一“是”到底论

王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7

电影到底是什么——实验电影《翻山》研究

杨慧、陈弘毅、雷建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5

多用户、多准则交通均衡效率损失上界研究 ------ 变分方法

陈克东 李跃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9

瞄准镜多环境试验及红外光学材料热性能理论

高有堂、徐源、常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53

雷电科学史话——你真的知道它有多危险吗

[比]克里斯汀·布克纽、王雪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多尺度级联场增强金属纳米结构的构筑和性能研究

朱振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1

多介质融合电力信息通信网建设

王如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8

面向本质安全化的化工过程设计:多稳态及其稳定性分析

王杭州,陈丙珍,赵劲松,邱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