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述炎黄,宪章周孔

2016-06-07作者:王文元编辑:北京燕山出版社


欲读其书,必须先知其人。我是王文元的爱人,得近水楼台之便,对作者了解相对较多。先生写出三十六万字的文言文学术著作,而且被北京社会科学联合会理论著作出版基金资助出版,我一点都不吃惊,因为他的付出与投入足以让我产生这样一种自信:终会有人认识到这部书稿的价值。我本对国学一窍不通,但先生喜欢自言自语,也喜欢把我当作听他演讲的学生,向我复述书稿的主要内容,日子久了,我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这部书的第一位读者。


通过目录可知,《儒道释疏观》不是一般的释经或注经的书,而是一部从宏观上梳理与分析儒、道、释精髓的原创性学术著作。先生认为,学习国学的正确途径并不是读释经的书,而是读原著。道理很简单,读原著是在听圣人的教诲,读释经书是在与常人沟通。常人往往曲解圣人的本意,这样无形之中就会接受一些被曲解的思想。先生学习国学总是读不附注解的原著,遇到不懂的地方并不着急查阅注释,而是自己思考。有的问题他思考了数年、数十年,有的问题至今没有完全理解。即使不理解,把它记在脑子里也会终生受用。既然不赞成详细注解原著,当然他不会写注经的书。


《儒道释疏观》不针对任何经典,不针对某一个经典作家,哪怕孔子,所占篇幅也很小。大量篇幅都是作者对中华文化传统的理解。理解的依据离不开经典,但并非完全依据经典,比经典更具权威性的依据是中国的历史进程,以及在这个进程中所积淀的文化传统。文化传统不仅体现在经典中,也体现在一个个晶莹剔透的汉字中,体现在淳朴的民俗民风中,体现在中国人一以贯之的信仰中。先生每天在写作之前,都要先翻阅一下《易经》《周礼》《礼记》《孝经》《论语》,已经形成惯例。


《儒道释疏观》的独到之处比比皆是。限于篇幅,仅举数例。关于中国的重农传统,作者说:


“農”者“曲辰”也。曲從草言人畜之食;辰從廠從衣。龍興雨而草木生,誤農時則不生。農功不惟以人事謀衣食,亦取于天,天賜多寡決于雨與時之和合,和則多不和則寡。巧挴于天可獲利于一時而失于長久,故古人抑理性而揚習性,乃爲守自然之常。農功生利雖寡,文化甚豐,生活所求偏于精神,樸素則樸素,其樂融融。且利于天人合一,實天人两全之法也。


華夏之理論、宗教、文化、藝術、風俗皆以農功爲據。人治於天而非天治於人,此華夏與西夷之大異也。何其治農功而鄙工商也?農功有常,工商無行也。農夫借土地之力求獲,施以人畜之溲矢與草木之灰燼,淤溉以增其肥力,休耕以複元氣,以補土膏,爲肥。妙哉!若爾,縱千萬年,土地之肥力不衰,收穫不減,人倫亦不亂也。非古人無求財之欲,為求永圖,不能不棄小欲耳。土地乃人類永宅之所,失不復得,不以農功養之,反以工商陵農功,任由工商踐踏,不出千年,地不出糧,樹不結果,河無無毒之魚蝦,園無不染之蔬菜。縱人人腰纏萬貫,金銀堆積如山,直不如糞土矣!得利而害義,人富而天貧,君子所不齒,故華夏重農輕商,傳世不息,此非華夏愚鈍,是故爲之矣。


可以说,上面的论述说明了可持续发展是人类生存的命脉。对于反省消费主义与“GDP”主义具有警醒作用。



对于道德滑坡、伦理崩坏,作者深为忧虑,认为这是把生存之路走偏了,很危险:


聚而成羣,繁衍成類,永永延綿,此乃世代之所共求也。


華人生民借天以求長久人類,夷人生利,借天以求顯達己身。以人觀之,西學利人;以人類觀之,儒學真乃利人類者。華夏以抗行保天,雖利寡而得長久;西夷以譎誑用天,雖利夥而不能久長。或取利或取長久,豈有他哉?故華夏先賢置譎誑之智于不用,棄小智以成中道。財貨潤身,取之易如拾芥,雖然,害中道而不謀;中道潤心,得之難乎其難。國人棄易途而上難路者,爲長久計也。人類愈久長,人之意義愈豐廡。骨董之價決于年所,千年爲珍百年爲貴,人獨不計名檢與歷史之長短乎?孔夫子複禮而開化千年,唐太宗披鏡而借古知今,陸放翁示兒而情發身後,文天祥取義而光照汗青……此四人皆胸懷千年之事,不忘萬年之基者也。嗚呼!吾寧做空中羸鷹而不做籠中肥鳥也與。


传统文化与文化传统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作者对此进行了疏理,对于正确理解国学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凡自古流布至今之文化形態是也。今或仍生生延袤,或已淪為文物。文化傳統,傳道之世代相繼也。傳統文化有良莠之別,文化傳統則傳至千年必有其理,必有其用,故無良莠之說。


《儒道释疏观》以直接论述为主,批判性文字不多。但也不乏精彩的批判性章节,比如对玄奘的批评就很中肯。玄奘法师认为中原无津梁之法,所以西行取经。先生说:


玄奘此說謬矣。人之命脈必在己身,豈可外尋?津梁之法,懷璧在身,外求安得?泱泱華夏,文教悠緬;伏羲畫卦,寓理於象;文王演繹,揭示大命:矚仰自然,陰陽五行;仰天俯地,天尊地卑;津梁之法,天人合一;幽贊之工,法于自然。且夫夫子作傳,篤學勵行;老子論道,微言大義;天人之際,惟道惟德;倫理秩序,遵從三禮;文學楷模,詩、騷、莊、子;人文修養,棋琴書畫;治國維綱,禮義廉恥;塾之四教文、行、忠、信……由是之故,華夏歷史源遠流長。與異族齟齬者,惟治學各走一途耳。譬如釋家主“推求說之爲見。”“作決定解,名之爲見。”釋家之見,一乃於身執實我之邪見曰身見,二乃偏於一邊之惡見餘曰邊見。一言以蔽之,見者皆妄。儒家不以爲然。見木爲親,見神曰視,見巫思神,見學爲覺。道法自然,習與性成,眼見在先,而後入心,正所謂蘭章養于見識,高義蒙於天啓。見而分別,性使然也,非著使然。非妄分別法,故有可貪著;是不分別,故有可貪著也。分別主賓,知自然爲主,人賓從之,自不以攫取自然寶藏爲務。玄奘法師生於盛唐,其時風不鳴條,海不揚波,加之唐之君主乃系夷族,不尊前矩,欲辟新徑,也在情理之中。玄奘功德在其歷險而不懼,失意而不餒,施辯才揚名於西土,植善根而成佛田。高僧大德,千古一人矣。


我问过先生,为何采用文言文写作,而不用明白易懂的白话文?先生的朋友也有同样的疑问。为此先生专门写了题目为《文心的复苏》的长文发表在《社会科学论坛》2015年第十期上。该文发表之后,很多自媒体予以转载,形成讨论的小热潮。


简单地说,白话文不具有共时性,不能传世;文言文具有共时性,可以传世(语言的自身规律使然)。若要历史不中断,只有用文言文书写历史。正因为有文言文,中国才成为世界惟一的具有不间断历史的国家。在这一点上,中国是独一无二的。要想维护这个荣誉就要保护文言文,不让它中断。文言文在古代也不是普遍的书写方式,只有极少数场合使用,但是文言文自有其用,绝对不能丢弃。《儒道释疏观》一书最重要的价值就在于,它的出版问世告诉世人:文言文没有死,中国的文心已经复苏!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王文元
出版北京燕山出版社
定价5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最小孩系列 幽默大王周锐笑三国.周瑜不高兴

周锐,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5] ¥6

海外中国油画家周树桥油画

周树桥 (插图作者)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41

国际法评论 (第九卷)

孔庆江 主编 林灿铃 执行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41

国际法评论 (第七卷)

孔庆江主编 覃华平执行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9

国际法评论 (第六卷)

孔庆江 主编 金哲 执行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4

Excel商务图表从零开始学

王亚飞、孔令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5

孔子柏拉图教育思想合璧

于永昌, 杨槐,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18

Revit 2015中文版基础教程

李恒、孔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