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可难为情的,李清照也爱过人渣

2016-06-12作者:王臣编辑:现代出版社

常听人念:“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吟在口中,那幽愁暗恨,触绪纷来。


她是李清照。李清照出生在风光潋滟的大明湖畔。出生于宋神宗元丰七年,即公元1084年。也不过只是寻常一日,她悠然来到这世上。明净无瑕。


也是书香门第,父亲李格非是文章名流。曾与宰相、岐国公王珪的长女王氏结为夫妻,无奈王氏命薄,生产李清照时难产离世。也不知,是不是她知自己要诞下的这小女子会续上自己这一世未竟的情动与哀愁。



少女时光青翠蓊蓊,虽被鳏居的父亲李格非托付给章丘明水镇的祖父母,但纯真少年时光委实过得欢快。直到十六岁,方才被父亲接到汴京的家中。彼时,父亲继娶状元王拱辰二夫人薛氏的长孙女,也有了一个同父异母的兄弟。李清照年长他六岁。


也是温吞开始,一切似是好景待望。她却不知,就在这汴京城里,住了一名要牵锁她一生的男子。李清照的一生,除了那耀世的才情被后世称道不忘,大约即是她与他之间那一段良缘佳话被人久念于世,未曾消淡。他是赵明诚。


李清照少时才名出现,去往汴京之后因父李格非关系,被众多文章名流所知。于是便有词作被人拿去评赏,竟是人人惊艳。惊艳这小女子卓绝的才华。众相捧之。也因此,李清照的声名便渐渐传开,也便势必会被他听到。遇到赵明诚的那一年,李清照十七岁。


彼时,尚不知喜悲。只是两个美好的人遇见即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缘。彼此心中知会,也就懂得珍惜。于是,便少却了许多彼此恋慕的人之间那一些折损彼此情意与心智的纠葛。直至成亲,也都是平顺静定。



人世奥义难言,却总在冥冥之中将一些人牵系,依照上天期望的命途让彼此之间发生关联。有一些是温情细腻的缱绻,有一些是见血见骨的惨然。


李清照和赵明诚,好似爱河两岸的迷路人。初见时,彼此虽隔河相望,默然无言,却已然都知道对方是自己喜欢的,也知道对方是喜欢自己的,于是即便一言不发,也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刻便两相知会的。然后知道,自己接下来的路将要如何走,去往何处,与谁人一起。恍然便再清醒不过。世间最幸运的事,大约也不过如此。


关于他们的情定,元代伊士珍所著《琅嬛记》里有一则故事。他芝芙一梦,便心与她属。自然,这段故事无据可考,权当妙趣。也是因他们伉俪情深,才引得后人遐思不已。故事这样记载:


赵明诚幼时,其父将为择妇。明诚昼寝,梦诵一书,觉来唯忆三句,云:“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以告其父,其父为解曰:“汝待得能文词妇也,言与司合是词字,安上已脱是女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二字。非谓汝为词女之夫乎。”



公元1101年,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二十一岁的赵明诚与十八岁的李清照结为连理。如是风清。如是月明。婚后,二人更是痴于爱,昧于情。有那么一段时间,似是世无他事,仅有彼此。都甘愿沉沦在男欢女爱里,不愿醒。


因赵明诚自小极爱金石字画,收集甚多,也自培养出不一般的鉴赏能力,于是二人时常去京城的古玩街市,去淘自己心喜的字画金石。在那被视若珍宝的古物面前,两两相对,便觉,此生就是这样了,真是好。


若是没有“元祐党争”,约莫真的会无憾。却偏是有,且伤势来得如此之重。成亲不过两年,便遭变故。宋徽宗时期,贪官蔡京勾结宦官独专朝政。蔡京为了自己把持朝政,就给反对他的司马光、苏轼等三百零九人扣上“元祐奸党”的帽子。李清照父亲李格非是故交,也祸及其中。


据李清照词与相关史料推测,大约于公元1103年,李清照曾被迫离家。因她娘家与赵明诚一族分属旧党和新党两派,于是在恶劣的政治环境里,他们之间便被迫削淡关联,两相保全的方式即是李清照离家远遁。并且一去即是三四年。



时年不安,元祐党争纷杂混乱,两方势力此起彼伏。直到公元1106年,即宋徽宗崇宁五年,正月,宋徽宗销毁了元祐党人碑,并大赦元祐党人。政治气候一经缓和,他与她这一对苦命鸳鸯方得以重聚。李清照回到赵家。个中辛酸,不为外人知。她亦只是平心静定地回来,一如当日,她与他缱绻难忍地告别,然后低眉离开。


李清照生在两宋之交,也是乱世女子。甘苦无常,她也是无法。到公元1107年,也就只隔了一年光景,赵明诚之父赵挺之亡故,时年六十八岁。赵父赵挺之虽与蔡京同为新党,却因赵父心性良直,与贼心满满的蔡京渐渐产生分歧,并且矛盾日益严重。所以,赵挺之去世之后,蔡京对赵家人落井下石。赵家开始败落。


次年,即公元1108年,赵家兄弟迅速遭到了蔡京陷害,于当年被迫离京。时年,李清照二十八岁,她与丈夫赵明诚也退居于山东青州,屏居长达十年之久。之于他们夫妻二人,这十年却是最好的时光。朴素单纯,清淡而生。在这十年里,夫妻二人财书泼茶,共同致力于金石文物的研究,更是完成了中国最早的金石目录和研究专著之一《金石录》的撰著工作。


赵明诚结束了十年青州生活之后,于公元1120年复仕,在山东莱州担任太守。四年后平调缁州。其间,她与他便几度分离。也是因为太爱,他在李清照生命里的分量颇重。每每他离开,她便觉心碎。有一种牵缠不休的痛。



是乱世。都无奈。公元1125年,金兵南下。公元1127年,北宋灭亡。五月,南宋便建立,李清照被迫南渡。此时,他却不在身边,远在北方。是这样艰难的一段岁月。唯能孤伶上路,忘却自己是女子。


其实,这一些困难都是可以承受的,再多一些也可以。她想。若是可以换他多生一日,她宁可减寿十年。又何况只是颠沛之辛。却是无用。公元1129年,她生命里最爱的最好的男子,染上疟疾,劳顿而逝。


是年,她四十六岁,半老人生逢此变故,实在是艰难。再回首,竟也不过二十八年。她只觉短,只觉心里都是痛都是憾。情深不寿。多少爱,多少伤。此生是甘愿,纵他不在,那些艰辛,也是无怨。


如果一切止于此,也未尝不是一种美。但她犯了错。失了神,错识了人。张汝州是鼠辈,却是这样一个卑劣的人,竟也攀附上了她。他在对的时间出现,处心积虑,骗取了她的信任。对她百般殷勤,即便是好,却不料一切都是他精心策划。


她携丈夫生前收集与自己收集的文物字画独自辗转,早已是凄惶。也真是到了绝境,否则她不会盲眼信了他。他想娶她,她思虑数夜,心中尚存些微指望,竟应了他。


婚后不久,他却得知,李清照手中价值连城的金石字画竟在流离颠沛中遗失甚多,所剩无几,顿时大怒。且就这寥寥无几的文物却被李清照视为珍宝,只因一切都是前夫遗下的心血,她深知自己断然不能轻薄了它们。于是也不让张汝州接近。


这到底是激怒了他,他终撕毁了面具,露出丑陋嘴脸。对她骂,对她打,令人发指。但她也是忍。忍无可忍时,便也毫不犹豫“结果”了他。她不是旁人,她是李清照。区区张汝州又如何是她的对手。她只是想安稳度日,却不想他要来招惹她,欺辱她。她忍到无可忍的地步,坚决果断地治了他。



她一纸状书,便将他告发,要与之离婚。旧时律法,女子告夫,即便成功,也要面对牢狱之灾。她却是静定有力,丝毫不怕。张汝州本即是人品低贱历史不洁的人,曾舞弊入官,一干罪行终被悉数揭露。最终得到报应,被流放到柳州编管。也是一段荒诞事,但谁不曾轻信甚至爱过几个低劣之人。


之后的余生,虽清简却安稳。也无甚不好。真的没有谁比他更爱她。于是,纵他已不在多年,她也一直甘愿陷在回忆里笃笃地回望他。仿佛,望的时间久了,他果真会回来。


其实,这爱,在她心中,日久年深,也就成了一种信仰。只要世上有她,她心便有他在,这日子也就处处月入歌扇,花承节鼓。


再读幼年时常念及的那一段“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忽觉,这一帜幽艳女子,原来,也曾那般欢悦地在时光深处穿梭过。


公元1156年前后,约至宋高宗绍兴二十六年,李清照去世。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王臣
出版现代出版社
定价37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多少事 欲说还休——杨雨评讲李清照

杨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爱学习爱劳动爱祖国三爱学生读本(初中版)

汤春艳, 著
华文出版社[2014] ¥6

爱学习爱劳动爱祖国三爱学生读本(高中版)

牛文澜, 著
华文出版社[2014] ¥7

癌症·真相:医生也在读

菠萝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1

無糖也甜美

張海洋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13] ¥39

精神也需要理财

陈德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8

这样做,你也可以成为职场红人

耿兴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4

SAT作文:你也可以拿满分

钟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