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因为你,爱上这世界 | 爱情里的VIP!

2016-06-13作者:春晓编辑:读创新知

如果孤独的人愿意回头,焦躁的人愿意等待,内向的人愿意开口,也许这才是爱情最真实的样子。

1

木头是我的同学,他长得人高马大,却是一个呆癌。


那时候我们读高中,高二分文理,木头跟我成同桌。每天上课铃声响,他不紧不慢摇晃着胳膊进教室,说话总是慢慢吞吞,体育课上激烈的运动从来不参加,长跑从来不达标,永远落后女生的平均水平,活像一只刚睡醒的树懒。


木头出身于一个中医世家,上数三代都是中医,太爷爷是当地德高望重的老中医,爷爷是中医院的院长,父亲是中医院的主治医生。三代中医却没有治好家族遗传的呆癌。据说慢生活有益于养生,所以他们一家人看起来总是跟这个世界不近不远,对事情不愠不火,唯一能为木头提神的是前桌的一个姑娘。


坐木头前座的姑娘,皮肤白皙,说话清晰利落,留着马尾巴,人长得精灵可爱。


秋季运动会,马尾巴跑四百米接力赛,踩着崭新的运动鞋,一溜烟儿从站台前跑过,一缕风带着新鲜的汗水味,拂过了木头呆滞的面庞,阳光恰好照耀着她的侧脸和起伏的胸脯,楚楚动人。


木头说自己一瞬间忽然心跳快了好几下,从那时候起就深深喜欢上她了。


人总是为了爱的人充满激情,好像打了鸡血。从那以后,体育课上,木头早早在体育场占好位置,为马尾巴准备好补充能量的巧克力。


人潮人海中,木头总是第一个发现马尾巴的身影,就像发现了新大陆。走路的时候,木头总要快走几步,出现在马尾巴身边,只为搭讪上几句。


2


那时候高中生分成寄宿和走读两拨,每天夜里上晚自习后,走读的学生一窝蜂拥向校外,留宿学生奔向寝室。


马尾巴家在学校附近,木头家住在城南,他们并不顺路,可是每天夜里木头推着自行车送马尾巴回家。


有一天夜里,木头送马尾巴到了小区楼下,正准备骑着自行车准备回家,忽然路边的冬青后蹿出了一个人拦住了他。


木头吓了一跳,以为遇到了抢劫,还没有反应过来,那人却说话了。


你是木头吧?我是马尾巴的妈妈。


啊,啊,是阿姨。


你喜欢我家马尾巴是吧,我已经观察了好几天了。每天晚上你都送她回家。


嗯。木头点了点头。


马尾巴的妈妈很开明,没有预料中的竭嘶底里,她说,木头,一个很好的小伙子嘛。


一句话给木头鼓了气,木头一下子胆子肥了起来。他说,阿姨,你觉得马尾巴喜欢我吗?


当然啊。我家女儿我最知道了,她在我肚子里住了十个月呢,她的心思我还能不懂。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阿姨不是个老古董,女儿嫁个好丈夫是一生大事,既然是一生的大事,就不存在早恋晚恋,可是你们现在还小,毕竟还要以学习为主。


嗯。木头点了点头,我知道了,阿姨,我现在还小,我会在大学等马尾巴的。


阿姨点点头,事情都有轻重缓急,你明白这个道理,那我就放心了。


阿姨闪开身,对着木头说,那你赶紧回家吧,路上慢点。


嗯。木头重新骑上了自行车,夜色里橘黄色的灯光好像为他披上了披风,令他成了英雄。


木头心里欣喜。他说,你知道吗,从那天起,我就觉得马尾巴这辈子是我的人了。

3

马尾巴学习很努力,考大学本来没有什么悬念。可是高考的时候,忽然邪了门,那一年高考的题目特偏门,整个高中成绩普遍不高,马尾巴差了三分。


成绩出来的时候,木头正在家里看《鼹鼠的故事》,他死活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木头第一次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木头跑到街上给马尾巴打电话,死活要跟着马尾巴再复读一年,马尾巴正在卧室里趴着伤心,电话是马尾巴的妈妈接的。


木头说,阿姨,我对不起你,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马尾巴平时模拟考试分数都很高,可是这次却发挥失常了,我愿意重新陪着马尾巴复习一年,我不报志愿了。


木头说的绝对很坚决,阿姨吓了一跳。


阿姨说,这不能怪你。你不要这么傻,你先去上学,好不容易考上大学了,哪能不上了,你是个男人,要有点责任感,这样把马尾巴交给你才放心。


好说歹说,木头才妥协了。


对了,没事给马尾巴写写信,讲讲大学生活的美好,给她点动力。


嗯。木头努力点头说,我一定做到。


等马尾巴大一,自己就大二了,马尾巴大三,自己就可以工作了,保不齐马尾巴读研,那时候最好自己的工资能承担马尾巴的学费和生活费。


木头报考了省城一家学校,子承父业,依旧学医,但是选择的中西医结合。


临开学的时候,木头去找马尾巴,马尾巴已经在补习班里开课了。


补习班夜里到十点, 马尾巴挎着斜肩包走出校门, 看到木头站在学校的门口。


马尾巴问,你怎么来了。


木头说,我就要开学了,过来看看你,你复习的还好吧。


嗯。还行。


木头安慰马尾巴,没关系,你肯定能行的,本来就只差几分,熬过来就好了。说着木头将手里拎着的包递给马尾巴。


马尾巴问,这是什么?


木头说,这是我爷爷配了一副药方,里面都是很靠谱的药材,安神补脑,肯定管用的。后天我就开学了,我在大学等你。


是夜,星光满地,银河璀璨。


马尾巴流了一身冷汗。



4

木头长得蛮帅的,虽然有点呆,但是很可爱。而医学院的女生比例高,到了大学没多久,就有人喜欢他。


夜里,女生给他发短信。听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vip席,我有一张票,不知道能不能登上你的船,看你心海里的风景。


女生是大二学姐,模样身材都很超值,可是木头对她没有过多的感觉,一心只想等着马尾巴。他说,我的席位已经为另一个人预留了。


大学里,生活变得清闲,马放南山,刀枪入库,就好像入关平定了天下的八旗子弟,每天自由时间太多,便开始寻欢作乐。网游的网游,恋爱的恋爱。可是对木头来说这一切都有着无法形容的空洞,唯一的意义就是等待马尾巴。


木头惦记着未来丈母娘说的话。每隔一个礼拜,木头就给马尾巴写信,他说,大学里的生活真的很好,就像世外桃源,鲜花遍地,课程轻松,各种社团丰富多彩,老师和蔼,食堂里有水果还有可乐,比高中好太多,你一定要坚持下来这一年,到时候柳暗花明。每封信的末尾木头都告诫马尾巴,复习的生活很累,没有时间就不必回信了。


其实马尾巴有手机,但是木头却喜欢写信的感觉,用心一笔一划写下来的字,落在白纸上,所谓白纸黑字,倾诉的思念换成在古代可以作为呈堂证供。


马尾巴收了信,大多不回,只是给木头回个短信,信已经收到了。木头看到短信,心里就舒了一口气,然后准备下一封。


到了周末,木头背着包一个人在城市里逛,每遇到好吃的小店和有味道的街道,木头就在手机里记下来。


木头想着等马尾巴来上学,自己对这个城市就很熟悉了,可以如同城市的主人一样,带着马尾巴去各个地方吃饭逛街,为她介绍这个城市里的风土人情和特色饮食。

5

一年时间不过是匆匆而过,马尾巴高考的时候,木头简直比她还紧张,担心影响马尾巴发挥,直到最后一场考完,他才出现在马尾巴面前。


木头问,怎么样?


马尾巴说,还行。


木头兴奋得不得了,好像亲眼见到毛主席在天安门广场上高呼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马尾巴报志愿,到了省城一所财经大学。学校在市区,木头的学校在郊外,虽然隔着有点远,但木头开心的手舞足蹈。


开学军训,木头去财大找马尾巴,学校封校,木头只能站在校门外,远远地看着马尾巴在清一色的迷彩服中站军姿。骄阳烈日,木头眼睛一眨不眨站在栅栏外,他平时不运动,身体虚弱出了一身汗,比人家站军姿还累,就是这样,还乐此不疲。


好不容易军训结束,马尾巴终于有了时间,木头带着马尾巴在城市里四处逛,辛苦准备了一年,总算派上了用场。他们沿着曲水亭街,穿越县西巷,老城的街道他都门清,只因为马尾巴,他愿意成为一个导航。


可是没几天,忽然降温了。


天气凉了起来,大雁南飞。一天早饭之后,木头忽然出现在我们宿舍门前。


马尾巴恋爱了。


怎么可能?


真的。木头眼里噙着着泪水,一脸冤情。


罪魁祸首是个学长,马尾巴加入了学生会认识的。


那几天木头约马尾巴出来吃饭,马尾巴说学生会活动多,比较忙,木头没当回事。隔了没几天,木头去学校找她,马尾巴正跟学长吃饭回来。


木头问她,你喜欢那个学长?


马尾巴犹犹豫豫不说话,一副少女的娇嗔样,像是中了毒。


木头说,我想不明白为什么。


马尾巴说,我喜欢阳光运动型的男孩。


木头急了,他问马尾巴,你觉得我呆?


马尾巴说,不是我觉得,大家都觉得你呆。


为了证明自己,木头一气之下决定参加马拉松。


木头这种性格,跑步总是慢腾腾的,像是老太太在散步,马拉松跑下来已然累成了狗。


我跑去寝室去看他,他躺在床上正学着抽烟。


你知道吗?他说,虽然我跑得慢,但是我最后还是到达了终点,只要我坚持下去,马尾巴还是我的人。


说着,木头吐出一个烟圈,心形的烟圈散开在房间的空气里,呛得他自己一阵咳嗽。


我操。我狠狠地拍了他一巴掌。

6

爱和贱总是相互陪伴,就像套餐里的薯条和番茄料包。


马尾巴忙着谈恋爱,木头的电话很少接,木头了解马尾巴,只能从空间动态里,马尾巴上传跟男朋友的照片,每一张照片木头都看了好几遍。他心里放不下她。


那阵子地球不太平,有一天半夜木头被尿憋醒,起床随手看了朋友圈,发现地球趁着他睡着震了一下。木头打了一个激灵,没尿完就给马尾巴打电话。


马尾巴电话关机了,他担心马尾巴,就慌慌张张跑出宿舍楼,打车赶往财大女生的楼下。


宿管阿姨不让他进门,木头傻傻地站在楼下一直等到天亮,马尾巴跟男朋友开房才刚回来。


哎,木头,你怎么来了。


大清早,马尾巴看到木头感觉很奇怪。


地震了,你不知道吧。


马尾巴摇了摇头,什么时候地震的。


地震才3.2级,震感估计没有床震大,马尾巴当然感觉不到。


呃。木头呆了一会儿,说,没事就好,我回去了。


人家在另一番风景里乘船出海,木头就远远尾随在身后,像是在护航。


只是不知不觉,护送的航程有点远,一回头找不到自己的岸。他自己不着急,身边的人都着急了。


有一天夜里,忽然有人加木头好友,是马尾巴的妈妈,她在马尾巴的空间里看到了木头的访客记录。


自从马尾巴上了大学,木头跟马尾巴的妈妈断了联系。但是关于木头和马尾巴的事情,阿姨还是很清楚。


阿姨问木头,你找女朋友了吗?


木头说,没有。


阿姨说,我对不起你,没想到会这样子收场。


木头说,没关系。


阿姨前几天去了大学城看望马尾巴,看到了马尾巴的男朋友。她说,怎么看都不如木头你,可是这是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哎,这个马尾巴一点不像我女儿。


木头沉默了一会儿,他说,不要紧的,我可以等。


这一句话很朴实,却很真诚,一时间让阿姨很难过。她说,木头啊,你是个好男孩,会找到更优秀的女朋友。


木头说,嗯,这个我知道,可是我不想找。


我们也为木头张罗过,可是都没成功。


为什么不找个女朋友,有个女朋友你就不会整天想着马尾巴了?


木头说,我知道,可是我总觉得跟马尾巴的缘分还没有断,现在一转身,就真的跟马尾巴越来越远了。


爱一旦误入邪路,就如同走火入魔。他抱着一个信念,在最该肆无忌惮恋爱的年纪选择苦苦等待。


身边的人结婚的结婚,出国的出国,效率领先的,二婚的孩子都上幼儿园了,木头却不慌不忙,读完了研,考了博,依旧单身狗一个。可是跟马尾巴的缘份就是没有等来。


2013年,马尾巴结婚了。


得知消息的时候,正值春节假期。那年木头帮助导师做课题没有回家,正在实验室里解剖尸体,一瞬间如同被判了死刑,脸色比躺在面前的尸体还惨白。


鞭炮声声辞旧岁,有小鞭炮,有钻天猴,还有大烟花。举国人民同庆的夜里,木头在实验室里对着尸体发了一晚上呆。


木头说那一夜过去才知道,并不是你觉得珍贵的东西,人家会陪着你一起去珍惜。


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吃一大碗,一睡一整天。想明白的那一刻,木头心里忽然清净了许多,那张预留的票终于过期了,悄然落了地。


7

木头毕业以后,回了市里一家医院实习,一年之后正式成为了一名医生。


文朵那时候在医院里实习,比木头去医院晚了一年。她是一个长得挺普通的女孩,谈不上出类拔萃的美丽,平时很少说话,但是心眼很好。


每天中午吃饭,文朵总是随带将科室里值班医生的饭一起买回来,有时候木头从手术室里出来,餐厅早已经停止供应午餐,但是他桌子上还端端正正摆放着盒饭,虽然文朵无意,木头却很感动。


因为长时间都一个人生活,懒得大动干戈下厨做饭,木头养成了习惯,对饮食变得没有规律。木头的住处跟文朵很近,下班回家顺路而过,文朵有时候邀请木头到她家里吃饭。反正一个人吃也是那些工序,木头便隔三差五过去蹭饭。


蹭饭次数多了,木头心里过意不去,有时候请文朵吃西餐以示感谢,一场关于蹭饭而起的爱情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他们从来没有表白过,像是熬一碗中药,闻到味道的时候,爱情已经火到功成。


木头跟文朵说,我家里人想见你一面。


文朵说,等跟我的爸妈说一声,到时候一起见见。


改天两个人休班,一家人坐在酒店,都不怎么样说话。木头家里的人吃饭的时候很安静,文朵就陪在一边细嚼慢咽。酒席间静悄悄的,只听见细微的进食声,一大家人坐在其中,像是群树懶。


饭后,老木头评价了一句话,他说,文朵,这个孩子,不浮夸,不张扬,像个黄芪,药性温和,药味清淡,适合居家过日子,我觉得成。


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


婚期定在十月,已经有了些秋凉。我提前一天回家,陪着木头筹备婚宴,夜里大家聚在一起,陪他过最后一个未婚之夜。


从不喝多的木头,二十多年来第一次喝得有些醉。木头的妈妈在一边看得有些急了,明天就成婚了,喝什么酒啊。


木头说,我就喝这一回,没事,没事,喝不多。却没想到一喝就喝多了。


酒后我们忽然之间变得兴奋,睡意全无,于是便一起出门沿着县城闲逛。


长街上四处无人,偶尔一辆出租车闪着魅影路过,那些熟悉的街道上到处是曾经的影子。


路过高中校园,我们翻墙而入,一起坐在了操场上。


他说,你知道吗?曾经我就是跟马尾巴坐在这个操场边,坐在哪个位置我都清楚记得。虽然现在快成陌路人了,我还是会想她,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有些贱。


嗯。我狂点头。


可是我们每个人不也都这样么?明明知道没有什么结局,却呆呆地给她预留了一个vip席。努力想要把她从生活中淡化,却不经意就打破了构筑起来的结界。


木头想了想,说的也是。可是我现在也想明白了。 有的人只是你生命里惊鸿掠过的霎那风声,是湖畔边虚幻的浮光掠影,心里的风景太美,可是那个人却不一定解你的风情,真正需要的还是那个能在你心中住得惯的人。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别人的女友归别人。


在我们心中的那个vip席上坐着的,不一定是我们最爱的那个人,但是一定是对我们最重要的。


我们在操场边坐了一会儿,然后打车回家,那时候凌晨已过。

8

老家结婚习俗很繁琐,凌晨三点就起床准备,一夜我们也没有睡好。


大清早我们就准备出发,婚车已经布置停当,前来迎接。录像师里里外外围着人团团转,家里的小孩子叽叽喳嚷嚷乱成一团,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喜气。


我们一群朋友跟在木头的身边,清一色的西装领带黑皮鞋,不像是迎亲,气势汹汹像是去打架。


新娘住在海边,距离我们要有二百公里,已经打来电话问,怎么还不出发,已经等不及了。


木头连连说,这就到位,这就到位。


可偏偏临出门,阿姨忽然想起迎亲的礼品没有带,急急忙忙回家取,一行人都在那里等着,半天也没见她走出来。


木头说,不管了,不管了,今天结婚我最大。


一声令下,我们齐刷刷上车开路,我给木头开车,沿着城央大道一路向北,路过高中校区,一转身猛然看到一个身影很面熟。


马尾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已经不是长长的马尾巴,变成了蜷曲的梨花烫,挎着包站在路口正等人。


真是巧!


我减缓了车速,转头看木头,他也注意到了路边,有那么几秒两人的目光似乎对视了一下。


要停车吗?


不了吧。木头摇了摇头。


我猛踩下油门,将新郎狠狠地晃了一下。


电台里很应景地传来周云蓬的歌声:


一个叫木头啊,


一个叫马尾,


众神死去的草原上野花一片,


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


今夜琴声呜咽,


泪水全无,


我把远方的远归还草原。


不归还草原又能如何呢?属于你的会在身边,得不到的理应归还。


在沧桑的歌声里,我们谁都没有停下来,就这样从她面前疾驰而过。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春晓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因为星星在那里:科学殿堂的砖与瓦

卢昌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心灵成长系列》之《因为有了熊饼干》

陈梦敏编文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1] ¥10

爱上绘画:彩色铅笔的奇妙世界

蓉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爱上绘画:线描的创意世界

蓉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爱上绘画:绘本的故事世界

蓉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爱上绘画:油画棒的涂鸦世界

蓉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爱上绘画:国画的趣味世界

蓉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干草垛里的爱情(插图·中文导读英文版)

[英]劳伦斯 著 王勋、纪飞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0

娜娜告诉你,这才是日本!

田娜,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7

娜娜告诉你,这才是日本!美食·旅行·购物

娜娜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