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身穷家门儿,凭什么他能傲娇的逛吃

2016-06-14作者:胡玉远, 主编编辑:学苑出版社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先生笔下的英雄人物形形色色,却大多与丐帮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恩怨纠葛。



胆略过人、豪迈飒爽的乔峰,曾任江湖“第一大帮”丐帮帮主。期间掌权八年,以帮助北宋抗击外敌为己任,却在身世揭秘后被迫退位。



集天地灵气于一身的黄蓉,拜入“北丐”洪七公门下,习得逍遥游掌法。随后临危受命,接替丐帮帮主之位。

 


叛逆机智、风流英俊的神雕大侠杨过,是第一位非丐帮帮主却传得打狗棒法之人。

 

盖天下历朝历代,无有不沦为乞丐之人,聚伙为帮、打抱不平,举止介乎正邪之间。


丐帮,作为金庸先生武侠小说中一直传承的帮派,既出过真英雄洪七公、乔峰,也有伪君子陈友谅、庄聚贤。


因人数众多,丐帮号称“天下第一大帮”。丐帮帮主的打狗棒法一脉单传,以玉竹杖为帮主信物;降龙十八掌更是名扬天下。


丐帮或许是小说中,最容易让读者相信存在于现实的帮派。今天,学苑君就和大家聊聊历史上曾真实存在过的丐帮。


 

旧时,乞丐在三百六十行里也算一行,且属于江湖行当之一,有其行门字号,称为“穷家门”。立有穷家门的规矩和行话,载于《穷家论》代代相传,有花子头儿专司其事。

 

向栩字甫兴,河内朝歌人。向长之後也,少为书生,性卓诡不伦,不好语言,而喜长啸或骑驴入市,乞丐于人。


——《后汉书·独行传》

 

安陆人性毛,善食毒蛇以酒吞之,尝游齐鲁,遂至豫章,桓弄蛇于市,以乞丐为生。


——《稽神录》

 

依上述文献记载,足见是先有乞讨的行为,后有行乞的身份。

 

唐代元结著《丐论》称“游长安与丐者为友。”由此可知,以乞讨为生的职业乞丐,可能最早出现在六朝。

 

孟元老《东京梦华录》中形容开封城:


诸行百户,衣着各有本色,不敢越外街市行人,便认得是何色目至于乞丐者,亦有规格,稍似懈怠,众所不容。

 

所谓规格者,大概是指穿着制式服装在特定地区或针对特定对象行乞,并受到团体的约束,要尽规定的义务。

 

丐帮最早出现在城市经济繁荣的两宋时期,是具有某种程度组织规模的社会群体。



宋元话本小说《金玉奴棒打薄情郎》中,描述杭州城里的乞丐团头金老大,“他手中的杆儿是领袖的标记,统辖全城的叫花子”。

 

团头,又叫杆儿头,世代相传为业。团头各有统辖地区,俨然是官府衙门里的官吏,小花子们见到他都得恭恭敬敬,规规矩矩。



“这般丐户,小心低气,服著团头,与奴一般,不敢触犯。”


可以想见,当时的丐帮纪律严明,团头的杆子一直沿用到清代,不仅象征权力,还可以执行帮规,惩治违规的乞丐。



“杆儿”是团头的权力象征,并作为信物传承下来,谁掌握这根“杆儿”,众乞丐就听谁的。


新任“杆儿头”在继承这一尊位时,必以“礼”字当先,循例举行隆重仪式。


届时,要给祖师爷设位,把“杆儿”供在香案上,摆上供品,在蜡扦底下压上纸元宝、黄钱、千张等敬神钱粮。


然后,新、旧两任“杆儿头”在祖师神位前交接,谓之“拜杆儿”。众乞丐们也必须参加交接仪式,以便日后与新“杆头儿”来往共事。

 

花子如果要到外地去乞讨,名为“过码头”,一般懂得穷家门规矩的花子都要去拜访团头,行见面之礼,名为“拜码头”。



当地的团头对他必要盘问《穷家论》,如果答的不错,就会受到照顾,如果答不上来,很可能不让他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乞讨。  

 

乞丐也有祖师,丐帮分为“洪、范”两门,洪门的祖师是朱洪武,范门的祖师是范丹。但他们本着天下穷人是一家的精神,两帮不分彼此,并无门户之见。

 


朱洪武,即明太祖朱元璋(洪武是其年号)。据说,他幼年家贫,沿街乞讨为生,只要对谁一叫“老爷、太太”、“大爷、大奶奶”,谁就要倒霉,不是破财便是闹病。


因为他是“真龙天子命”,对谁尊称一句,谁都承受不起,而成为一种“罪孽”。

 


日久,人们对此种怪异现象有所察觉,认为他的来历不凡,遂不让他称呼任何人,只要喊一声“我来了”,就可以进门入座吃饭,赶上谁家吃谁家。人们让他“赶上吃”,称他为“大花子”,以区别于一般乞丐。

 

由于他善于团结同伙,其他乞丐对他十分尊敬,愿意以他为首领。后来,朱元璋揭竿起义,众乞丐也结成团伙,暗地里帮了他的大忙。

 


当他取得天下,做了开国皇帝之后,便下旨敕封天下所有的乞丐为“赶上吃”,就是走到哪儿吃哪儿(有谕令天下人见乞必给,不给不成之意)。


 

明代以来,“杆儿”就是乞丐团伙的代称,“杆儿头”就是乞丐团伙的头子,挂黄穗儿的木杆儿就是“杆儿头”身份的信物。 


清末,“杆儿头”在地面上还有一定的“势力”。平时,他们向各铺户收一笔钱,散发给各乞丐,各乞丐就不能到铺户强讨恶要去了。


谁家若是有了红白喜事,为了在办事期间不受乞丐滋扰,事先必到花子杆儿上送礼,求“杆儿头”给“保险”。

 


这样,乞丐们必受到“杆儿头”的约束,不敢去捣乱,而且“杆儿头”还得派出几个人给本家照料门口儿,红事管给看彩绸,白事管给拿楼库(烧活)。


当年的乞丐还给施主立下些“穷规矩”。本门的乞丐上门儿乞讨,都是打着大板儿唱莲花落,大板儿上挂着黄穗子,表示是明代皇帝所封,不给不成。


给钱时,不能扔在地下,得搁在大板儿上,若是错了规矩,他可不答应。


曾受到多方关注的“犀利哥”


民国以后,北京一办警察,把所谓“花子杆儿”取缔了。可是外省各县还有这宗乞丐的头目,多半还叫“团头”。


抗战胜利后,北平的乞丐又想恢复“杆儿”这种组织,结果闹哄了半天也没成功。

 

以上内容摘编自《日下回眸——老北京的史地民俗》。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胡玉远
出版学苑出版社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淘气包日记4-吃,吃,吃土豆

(意) 万巴,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多多看世界系列》之《多多逛公园》

纸飞机
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8] ¥10

智商只占七分之一——哈佛为什么录取他

朱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4

疯狂的站长——从穷站长到富站长

温世豪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4

科学你我他

阿孜古丽·吾拉木,张德政,马月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5

名家经典连环画聊斋志异娇娜

张令涛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 ¥88

没有什么不可能:乔布斯传

李亚萍,张婧婧著
华文出版社[2012] ¥9

防癌抗癌怎样吃:营养世家的食养食疗之道

谢文纬,李瑞芬著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13

吃黑夜的大象(国内大奖书系)

白冰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