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熬过黑夜的人,总是相爱的

2016-06-15作者:米格格, 著编辑:好书发布

倘若爱情能轻而易举被人琢磨透,或许它就不能算是世界上最值得珍惜的事物了。


顾漫的蜜月,是在病房里度过的。这个时而明媚、时而忧伤的女文青,在脑海里憧憬过无数次蜜月的景象,或是在希腊的某个小岛,或是在游轮上看日出,或是栖居在海景房里聆听涛声,再不济也是在家里享受温馨的假期,但绝不该是在病房里做陪护。


半年前,顾漫的爱人视网膜脱落,做了玻璃体切割和硅油填充术。术后视力恢复得不错,只等视网膜长好后再取出硅油,植入人工晶体。婚礼过后,顾漫陪爱人到医院复查,专家告知硅油已有乳化的迹象,可安排手术尽快取出。


顾漫以为,一切都会跟预期中所想的一样。但在术后,医生却告知,没有植入人工晶体,硅油取出后右眼的视力不足0.3,即便是植入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这就意味着,丈夫的视力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会停留在这个阶段,能否有提升因人而异。


这个消息,对新婚的顾漫来说,是一个难以接受也不愿接受的现实。她在想,是不是人生真的不允许圆满?曾谈了两场失败的恋爱,弄得遍体鳞伤,幸好遇见了他,让自己终于有勇气停靠下来不再漂泊,却没想到,生活的考验来得如此突然。



顾漫被这件事折磨得寝食难安,心里就像堵了一堆煤球,怎么都透不过气来。倒是丈夫,似乎并不怎么难过,很坦然地接受了现实,还要时不时地开导顾漫。可惜,这似乎都是无用功,顾漫还是钻进牛角尖里不肯出来,那感觉就像在说:“这城市里的男男女女都在恋爱,为什么只有我爱得那么难?”


顾漫不是爱得太难,是从一开始就错解了爱的定义。


她理想中的爱人是这样的:感冒时,他能带我去医院照顾我;肚子饿,他能二话不说带我去吃饭;给我十足的安全感,有上进心,会赚钱养家;答应我的事能说到做到,包容我的坏脾气和无理取闹,不管去哪里,做什么都不用我操心,安心跟着他走就行。


听起来很美妙,无不令人向往,但仔细琢磨就会发现,这样的爱似乎有点问题。所有的一切都是在索取,却没有说出倘若调换一下位置,“我”能不能这样对“他”?婚礼上的那句誓言,无论贫穷富有、健康疾病,都愿意不离不弃,不是一句空泛的场面话,那是要用真心和行动去实践的诺言。



在多数人的意识里,无论健康或疾病、不离不弃的“适用范围”应该是在中年期和老年期,就像顾漫跟我说的:“要是40岁的时候遇见这事儿,我兴许还能接受。”可我却觉得,要是顺顺当当地到了40岁,出了这样的事,她也许比现在更闹心。


我们都曾以为,有些事情等长大自然就变好了,但长大和成长并不是一回事。只要时间在流逝,年岁都会增长,但若不经世事,心智永远无法成熟。岁数长了,人不一定会变坚强,人对痛苦的承受力,对生活的理解,永远都是在经历磨难后悟出的。


看着顾漫痛苦地向我寻求宽慰,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想起很早以前看过的一句话:“如果你知道别人也曾有过跟你一样的经历,虽然痛苦不会减少,但至少能获得一些安慰,乃至力量。”所以,我跟她讲起了芒果姐的故事。


芒果在爱情这条路上,兜兜转转一大圈后,爱上了待她极好的H君。


H君的命运也挺坎坷的,父母都没了,也无兄弟姐妹,当遇见芒果这个通情达理、善良有趣的姑娘时,他比别人更懂珍惜。在芒果身上,他找到的不只是爱情,还有缺失的亲情。两个人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契合度都非常高。过日子这件事,若能找到能吃到一块、玩到一块、时刻有聊的对象,太不易。



恋爱过后,婚姻被排上了日程。然而,芒果的家人坚决反对她和H君在一起,倒不是因为外在的条件,而是H君患有肾炎。事情恰如预料的那般,婚后的第二年,H君的肾炎就发展成尿毒症。那时的他们,还不到30岁。


芒果没有歇斯底里地哭闹,她每周都会陪H君去做透析,自己的工作也安排得很好。疾病的存在,并未妨碍他们对生活的享受,反而让他们更珍惜在一起的日子。在H君刚诊断为尿毒症,且体力并未受到太大影响时,他们去了一次马尔代夫,一次毛里求斯。到后来,H君不能久坐飞机,他们就去三亚、银滩,改成了国内短期游。


肾病患者在饮食上是有严苛要求的,但芒果和H君却没有为这件事发过愁。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思想法则”,如果是必做不可的事,那就开心地去做。两个人将可以吃的食材,变着花样地做成美食,研究不同的菜品,乐此不疲。


周围的亲人朋友,一度替芒果发愁,说不知道她的日子该怎么过,芒果洒脱地说:“该怎么过就怎么过!身体没毛病又怎么样?也不见得事事顺心吧!”确实,芒果和H君跟我周围其他的年轻夫妻相比,生活质量是很高的,该旅行旅行,该换车换车,该享受就享受,在一起一天,就让这一天有意义。



当顾漫得知这世上还有芒果这样的女子,还有这样的爱情时,她问我:“H君现在怎么样了?他们还好吗?”我笑笑,告诉她生活总有意外的惊喜和奇迹,芒果和H君本以为此生只有两个人相依为命,但他们的生命如今已经有了延续。


我不知道顾漫究竟是怎么从牛角尖里钻出来的,只知自那次彻谈后,我再见到她的时候,她脸上所有的阴霾都散了。说起爱人的病,她也能坦然地调侃道:“要是哪天他真看不见了,我就拉着他去地铁里卖唱,我举个牌子写着‘不离不弃’,看能感动几个人……”


当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顾漫已经开始了水深火热的新生活,她升级做了妈妈。


记得在看《暗恋桃花源》的时候,我被里面的一句话感动了好久:“他们都在用力地爱,却不懂得爱,大家都只知道我想要,我想要,可成熟的爱不是索要,而是给予。”


没有谁一开始就能领悟爱的真谛。我亲眼目睹了顾漫在爱情路上成长的经过,从始至终她都在用力地爱着丈夫,只是最初的爱是索要,缺少承担的勇气,略带狭隘和自私。恰恰是历经了那场疾病,她的爱情,熬过了痛苦的挣扎,变得厚重而深邃,包容而旷达。


这辈子,有一段顺风顺水的婚恋固然好,但终究不是谁人都有那一份幸运。无论暴风雨的考验何时降临,敞开心扉接纳它吧!我始终相信,一起熬过黑夜的人总是相爱的,有了彼此的陪伴,聊着聊着天就亮了,不至于那么寒冷孤独。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米格格
出版天地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男男女女:我们相爱一生,一生还是太短

黄子平 编 鲁迅、梁实秋、聂绀弩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能熬糖浆的枫叶

李海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吃黑夜的大象(国内大奖书系)

白冰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智慧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温暖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快乐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和爸爸一起读的晚安故事(幸福卷)

钟锐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和妈妈一起看的晚安故事(幼幼版):红色梦

曾维惠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