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进化:一夫一妻制因养孩子太困难?

2016-06-15作者:史钧编辑:

人类是神奇的生物,聪明狡黠却又不得不忠于身体和基因。我们真的了解自己的身体和行为吗?脑袋大就一定聪明?高考状元为什么后来大都默默无闻?真正的智慧从何而来?人类既然选择不自由的婚姻誓约,为什么不能抗拒出轨的诱惑?养孩子太难让人类选择一夫一妻制?


这些看似胡扯甚至玩笑的问题,实际背后有着深奥的科学原因。科学家们可能为此争论多年也未曾得到一个统一的结果……但已经得出的研究成果,还是能让我们一窥一二……


爱因斯坦大脑被切240片做研究 只找到他自闭的证据

当人与人互相比较时,脑袋大小到底有多重要?或者说,脑袋大的人更有智慧吗?这个问题,科学家已争论了上百年之久,曾是科学史上最著名的论战之一。


奇妙的是,爱因斯坦悄悄用自己的大脑给这场战争做了一次裁判。没有人怀疑爱因斯坦聪明,爱因斯坦自己也不怀疑,他决定死后把脑袋捐献出来让生物学家研究,以便找出他聪明的根源。1955年,爱因斯坦去世后,这一承诺得以兑现,他的大脑不但保留下来,还被切成240片。当时人们刚刚意识到大脑研究的重要性,很多学者争先恐后必欲得到一块切片而后已,他们都希望从那个神奇的大脑中找到智力的线索,但得出的第一个确切结论却是:爱因斯坦的脑容量并不比普通人的大。更诚实一点说,他的脑容量甚至低于普通人的平均值


后来有项研究终于得出一个非凡的结果:爱因斯坦大脑皮层中的神经元与神经胶质细胞的比例相对较低。当时,研究小组正准备宣布那意味着某种超凡智力的基础,然而事与愿违,医学专家很快指出,那种奇怪的比例只能导致自闭症,而不是聪明。


事实似乎正是如此,爱因斯坦确实具有一切自闭的症状——他很晚才学会说话,生活很封闭,很少与外界联系,做事心不在焉,经常丢三落四。据说有一次,他专门打电话到警察局问爱因斯坦在哪儿,因为他本人出去散步时迷路了。所有这些,都曾被视作天才科学家的标准风范,谁能想到在现代医学那里,全部都是自闭症的表现。尽管爱因斯坦曾不屑地辩解说,自己说话晚是因为想一开口就说出完整的句子。他当然有资格这样吹嘘,因为他毕竟提出了相对论。加紧合作来完成这个工作很重要。


迄今为止,对爱因斯坦大脑的研究,没有得出一项令人惊叹的结论,与其非凡智力挂钩的努力基本付诸东流。论文是出了不少,但大多是无关痛痒的自娱自乐。有人甚至得出这样的结论:具备爱因斯坦大脑的人很多,重要的不是大脑,而是学习的机会和思考的兴趣。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无须轻率地盛赞某个人是难得的天才,几乎每个人都有取得非凡成就的潜力,但看潜力挖掘的程度如何。


然而不能否定,男人和女人在智力方面似乎确有差别。比如在电脑前,男人更喜爱打魔兽,女人则偷菜的多些;棋类比赛必须男女分开进行,否则女人很少有夺冠的机会;但是,在照料孩子方面,女人则更为得心应手。这些区别主要源自男女不同的社会分工和自然分工,不同的工作对大脑的要求不同,因此形成的能力也不同。这种不同与高下无关,只与需求有关。


为简洁起见,不妨把大脑看作一张地图,划分为很多区域,每个区域分管不同的工作,有的负责语言,有的负责空间定位,有的负责举止行为,此外还有负责情绪、注意力、阅读能力、理解能力等功能的区域。某个区域越活跃,相应的能力也就越强。


定义天才的难点在于,你不能全面衡量所有区域的整体水平。要是只以单独区域作为标准,说不定精神病人的表现更为抢眼,他们的某些大脑区域会处于高度活跃状态。有很多具备奇怪记忆能力的所谓最强大脑,在日常生活中都没有真正超越平凡之处。所以,从生物学角度观察,这世界并没有所谓的天才,那只是社会舆论对某种特殊才能的特别称谓,仍然是生物多样性的表现。


高考30年:1100多个状元都没啥没一个有大成就?

人类总有一比高下的欲望,特别是在智慧方面,虽然不可能制定出完美的标准,还是有人采取了行动,那就是智商测试。西方人特别爱做这种事情,结果测来测去,反而测出了一个大麻烦。


新西兰科学家弗林(James Flynn)仔细研究了21个国家几十年来的智商测试结果,发现美国人的智商一直呈上升趋势,平均每10年提高3分。这种趋势后来被命名为“弗林效应”,这一研究结果发表在1983年的一期《自然》杂志上,立即引起了轰动,一度被认为是裁决先天与后天之争的有力证据。后续的观察证明了他的判断,人类智商自1990年系统记录以来,一直在稳步上升,这意味着我们似乎比父辈要聪明很多。


然而,这引出了一个反常的推论。如果把当前的智商标准分值定为100,根据这一上升趋势向前反推,似乎百十年前我们的祖先不是白痴就是弱智。很明显,牛顿、伽利略等人绝不会同意。


我很早就知道这个情况——比那些持乐观态度的人要早得多,所以在我看来,所有东西都是注定要被毁掉的。国际关系和人们的行事方式没有什么改进,所以和其他事情一样,人们对原子弹的使用也会走上老路。因此我坚信人们很快就会再次动用原子弹。所以我很不安,我觉得,应该是我坚信这点,现在看来是有些杞人忧天。那段时间,我看到人们造一座桥,我就会说:“这些人不了解时局啊!”我确实觉得,建造任何东西都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它们很快就会被摧毁,可是他们就是不明白这个。看到任何一个建筑工程,我都会有这种古怪的想法。我总是会想:这些人多傻啊,费这个劲去建造这些东西!当时我确实处于抑郁状态。


很多中国人对智商测试都不感兴趣,但一年一度庞大的高考阵容为我们提供了另一个观察视角。有研究表明:从1977年恢复高考,到2008年为止,总计产生了1100多名各种考试“状元”,这些花样繁多的“状元”并没有给我们带来真正的惊奇,他们毕业后很少在职业发展中出类拔萃,成就远低于社会预期。闻名全国的科大少年班也面临着同样的尴尬,有人索性出家了事,以此躲避激烈的社会竞争。反倒是那些取得了一定成就的社会人士,却常常面临着假学历等指责。更为有趣的是,改革开放初期,大批人士下海经商,成功者的学历往往不高,而为他们打工的却不乏所谓名校精英。


这些问题涉及智慧的定义:到底什么是智慧?

通过简单的对比就可以知道,智慧不能单纯而笼统地加以比较,而必须被进一步细化,比如数学能力、语言能力、文字能力、抽象思维能力、空间想象能力、绘画能力等。我们可以这样表达:曹雪芹的中文书面表达能力比较强,而霍金的宇宙抽象思维能力比较强。智慧本身具有复杂性与多样性,根本没有必要,也不可能用单一的模式加以衡量,那是想象力、理解力、感知力、直觉、灵性以及身体条件等组成的复杂的综合系统,至今仍然没有得到清晰的认识和研究。但我们知道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创造力和开拓精神,与人体其他部分密切合作,形成了无法阻挡的前进动力。人类的进步是综合作用的结果,厚此薄彼的思想或测试方法注定自相矛盾,并且毫无意义。


讲真,这是科学:男人爱蜂腰女子因健康且没怀孕

乳房作为女性标志性的器官,在塑造女性身材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当乳房与腰、臀部组合在女人的身体上,呈现的是典型的哑铃状,中间细两头粗,即所谓的丰乳肥臀小蛮腰。这样的美,哪个男人不爱呢?


那么,男人为什么喜欢腰身纤细的女人呢?不考虑人类进入文明社会之后形成的审美情趣,仅仅从进化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纤细的腰身证明女人没有怀孕。


纤细的腰身不但可以证明女人没有怀孕,也是女人身体健康的标志,过粗的腰围往往有高血压、高血脂的危险,对生下健康的后代可能会有所影响。远古时期的男人未必考虑过这么多,但自然选择在默默把关,经过反复筛选,剩下的大多是喜欢细腰的男人。自然选择的原则是,不健康的孩子生下来也是负担,所以不如不生。


因此,喜欢细腰女人不只是简单的审美问题,而是事关千秋后代的宏伟大业。当然,腰围尺度要合适,过度消瘦的女人也容易丧失生育能力,因为营养跟不上,不足以生下后代。女人必须在肥瘦之间寻找一个合适的平衡点,不能骨瘦如柴,也不能臃肿不堪。合适的身材才是她们努力向男人展示的身材。


这时,乳房呈现了巨大的优势,如果与臀部合作,将明显衬托出更加纤细的腰身。所以,除了胸围,臀围也是需要反复展示的内容,尺度适中的臀围是营养充足的保障。除此之外,臀部本身也是不亚于乳房的重要性信号。很多猴子都用鲜红的屁股通报发情状态,女人的臀部没有这种能力,但并不表明不会发出任何信号。有研究表明,臀部大的女人更容易受精。


此外,臀部还是健康的证明,巨大的臀部拥有强大的肌肉,跑步时可以产生有效的前进驱动力。不过这对男人也同样重要,所以不足以成为吸引男人的关键得分点。翘起的臀部的真正意义在于,可以为分娩提供强大的挤压力,从而有效地将胎儿挤出产道。


曾经有人认为,男人喜欢乳房的本质是因为喜欢女人的臀部,乳房事实上是在模仿臀部的形状。猴子的乳房埋在绒毛之下,很难展示,所以在向雄性示好时,往往要掉过头来把臀部对准人家。人类由于直立行走,臀部的展示效果明显下降,乳房的展示效果随之上升,结果导致乳房长得越来越像臀部——又大又圆。


我不喜欢这个理论,但也挑不出什么明显的毛病,因为暂时没法证明那是对的,但也没法证明那是错的。不论怎样,乳房、腰和臀部,是构成女性身材的三大要素,号称三围,每一种要素背后都存在重要的进化意义,并且共同组成了优美的哑铃形。如果腰肢太粗,就会从哑铃变成了水桶,胸围和臀围也会同时失去广告作用,这也就是大多数女人迫切想要减肥的原因。


年轻人打唇环、唇钉是处于性躁动期的表现?

女性的嘴唇无疑比男性的更有内涵,因而常作复杂的加工处理。中国先秦时期,社会上就已经崇尚妇女抹红唇,宋玉在《神女赋》中提到“朱唇地其若丹”,说明在汉代以前,女性便用红色的朱砂美化嘴唇了。唐代则有所谓点唇之妆——先将嘴唇涂成白色,然后再用朱砂点出娇小浓艳的樱桃形状,制造出“樱桃小口一点点”的可爱效果。


从古代到如今,横跨千年,许多男人仍然坚持崇尚女人的樱桃小嘴,他们为什么如此执着?


“樱桃小嘴”,这个比喻其实表明了女人嘴唇的三个重要特点:一是小,二是红,三是丰满。


男人喜欢小嘴女人,原因可能是小嘴与年龄有关。小嘴是幼态持续的重要表现,男人喜欢小嘴的本质是,嘴唇越小,女人可能就越年轻。而男人为了保证生育质量,往往喜欢更年轻的女人,等价代换的结果就是,男人喜欢小嘴的女人。


女性丰满嘴唇对男人的意义,仍然可以用幼态持续来解释。嘴唇还能展示营养和健康状况。丰满的红唇还是有效的年龄信号,一旦上了年纪,失去激素与营养的支撑,嘴唇就会越来越薄、越来越松软。男人喜欢丰满的红嘴唇的确切含义是,男人喜欢年轻的女人。


强化嘴唇的信号功能主要靠化妆,经典手法是涂口红,使嘴唇看上去更加红润丰满,对男人更具吸引力。


红润可以用唇膏解决,丰满则比较复杂,需要比较高级的唇线唇彩烘托,代价更高的则是丰唇手术。把这种事情做到极致的是非洲的某些原始部落,美洲的印第安人也有此类习俗:当地女人流行在下嘴唇上装上一个盘子,盘子越大越有魅力,婚嫁时会得到更多的聘礼。那种自残式的绝技虽然可以把嘴唇撑得更加“丰满”,但却失去了原有的实用性,可能是文化进化失控的表现,也可能是累赘理论在起作用——她们在向男人表明,自己经得起如此严重的折腾。


现代文明社会已经放弃了这种激烈的展示形式,但并不表明放弃一切折腾,打唇环或者唇钉就是典型表现,那是处于性躁动期、有着强烈交配欲望的年轻男女的奇特选择。


正因为嘴唇与性信号有关,进入文明社会后,“强化嘴唇”甚至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制约。男权思想浓重的国家不许女性涂口红;英国还曾经制定法令禁止女性给嘴唇上色,以免男人禁不住诱惑而落入婚姻陷阱;有的国家一度规定只允许妓女涂口红。非常有趣的是,西方女权运动兴起之时也曾极力反对涂口红,认为那是讨好男人的举动,但却并没有被广大女性所认可。女权运动至今仍然轰轰烈烈,口红却也越来越红红火火。虽然鲜艳的口红并不直接与交配的欲望挂钩,但至少表明了彰显个性艳压群芳的意图。而归根结底,艳压群芳的主要意图仍是为了争夺潜在的优秀男人,虽然女性不一定承认,但口红暴露了女性内心深处最隐匿的想法。


可以看出,从乳房到嘴唇,从腰到臀,女人一直在不断打造性信号陷阱,为的就是捕获更多的男人,从而保证隐蔽排卵策略的顺利实施。为了应对女性的性信号攻势,男人也做出了针锋相对的反应。


多数男人不愿一夫多妻?比不过能养10000个老婆富翁

雄性总想占有更多的雌性,雌性也总想投靠强大的雄性,二者似乎一拍即合。但一夫多妻也有制约因素,多多益善只是理想状况。制约因素越多,雄性所能占有的雌性数量就越少。通过对一种旱獭的详细研究表明,一头聪明能干的雄性所能享有的理想妻妾数是两到三个,超过这个数目时,就会出现力不能及的情况,生育总数反而会随之下降。同样,雌性也不希望自己的竞争对手太多,当一头雄性占有过多的雌性时,能够分配给每一头雌性的食物资源直线下降,从而影响后代成活率。


两到三个妻妾在古代中国也是一个大致平均的数字,中国人向来有三妻四妾的说法,但那是针对能够占有更多生产资料的阶层而言,比如官僚或地主。由于人类社会的高度发达,使得某些人有机会占有更多的生产资料,多到动物界难以想象的地步,这时他们当然会竭尽所能地占有更多的女人。


动物界有一条普遍规律,雌雄两性的身体大小与婚配制度密切相关。先假设一种理想情况,人类实行严格的一夫一妻制,就像企鹅一样,男女比例基本维持在1∶1左右,男人之间的雄性竞争将会因此而大大减弱,他们当然不必维持高大的身材,那会浪费很多能量,所以男人的身高会越来越矮。


女人的情况正相反,由于成年男人大多已经结婚,而且无法再娶第二个妻子;未成年的男人又没有结婚的需要。所以女人没有必要提前成熟,那样并不会帮助她们嫁给一个合适的男人,她们真正需要的是正常发育,以期嫁给与她们发育同步的同龄男人。女人的身体因此得以高大起来,直到与男人的身高不相上下。


现实是,在一夫多妻制社会,少数优秀男人占有了大量女人,很大一部分平凡的男人因此一生都不会有女人,他们的基因会从此失传。当然,他们不甘心成为终身处男,所以会积极投入到残酷的雄性竞争中去。在远古时期,无枪无炮,竞争的主要方法就是增加身高,高个子男人则有能力、有勇气抢到更多的食物,占领更多的资源,因此也有资格拥有更多的女人,陪在他身边的女人起码不至于被饿死,高个子基因于是得到有效扩散。


只是身高性状并不能任意发展,还受到很多因素的制约,比如心脏供血能力、营养供给能力等,过高的身体更容易骨折,神经传导也慢,甚至在丛林中高速奔跑时被树枝撞碎脑袋的危险性也大大增加,这都阻止了男人无节制地长高。


那么,女人的情况又是怎样的呢?


性成熟越早的女人机会越多,就像闯进了一家免费超市,最先进去的人可以任意选择喜欢的商品。但麻烦在于,女人一旦性成熟,就很快停止生长,成熟越早身材就越矮,她们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长到男人那么高。


男女的身高差异,是女人向男人妥协的结果,是女性在进化过程中默许一夫多妻制的证明。


很多男人都在暗中设想过一夫多妻制生活,然而大多数男人都想错了。如果现代社会仍然采取一夫多妻制,世界首富完全有能力娶一万多个老婆,这意味着将会凭空多出9999个以上的光棍,其中极有可能就包括那些幻想过一夫多妻制生活的男士们。现代社会财富分配极度不公,大多被迅速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一夫多妻制的后果将更为严重。所以,大部分男人其实是一夫一妻制的受益者,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养孩子太难:自然选择驱动人类实行一夫一妻制?

人类男女出生比大致维持在1∶1左右,新生男婴略多于女性,不过由于种种原因,男性死亡率略高于女性,到达成年以后,只要不出现战争等意外,仍然会维持1∶1的比例。仅从数学上考虑,一夫一妻制是比较合理的社会制度,那是满足两性交配需求的最低配置。尽管存在一夫多妻甚至一妻多夫现象,但一夫一妻制仍然是人类的主流婚配形式,这个局面是社会经济条件决定的,也是人类男女性别比例决定的,更是合作抚养后代的终极博弈结果,是人类走向文明的重要阶梯。


有人从理论上推测,认为一夫多妻制只能保存更强的基因,而一夫一妻制却可使人类保存丰富的基因多样性,比如艺术气质和数学才能,以及善良、诚实等性状,都可以得到遗传,从而也保证了人类行为的多样性。那正是思想多样性的基础,有活力的社会才能发展出伟大的文明,并最终使人类摆脱强者为王、赢家通吃的动物时代,为道德和文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文化的进步反过来又促进了一夫一妻制,这才是人类上升的重要通道。要不是处于一夫一妻时代,很多哲学家可能根本找不到女人,他们在婚姻市场并没有强大的雄性竞争力。


真正的进化动力必须对自然选择做出最直接的反应,其中不存在任何计划性和预见性,或者为群体利益着想的道德感。基因多样性和文明的进步,只是一夫一妻制的结果,而不是原因。


另一些激进人士认为,人类实行一夫一妻制是错误的选择,只有一夫多妻制才是应对自然选择的有效策略,激烈的雄性竞争有助于筛选出更加强大的胜利者,得到的后代也更加优秀,而一夫一妻制似乎无法起到这种筛选作用。这一观点似乎被野外观察所证实,许多实行一夫一妻制的动物都面临着灭绝的危险,进而得出了这样的结论:文明社会实行一夫一妻制可能并不符合自然选择的需要。


恐必须指出,一夫一妻制并不完全是人为力量干涉的结果,而是同样受到了自然选择的影响。任何人为的意图如果与自然选择相违背,都必然会遭到自然选择的惩罚。自然条件下的一夫一妻制动物更容易灭绝,可能只是假象。几乎所有一夫一妻制动物都面临着相似的困境,一是食物资源贫乏,二是后代抚养困难,它们正是受到这两条因素的制约而实行一夫一妻制。一夫一妻制仍然存在雄性竞争,他们必须竞争才能得到更优秀的雌性。更重要的是,雌性也因一夫一妻制而陷入激烈的雌性竞争,这是一种双倍的竞争,是比一夫多妻制更具有活力的婚配制度,在相同身体条件下和相似的环境中,必然带来更高的遗传回报。


生育方式决定了婚配制度,而不是婚配制度决定了生育方式。或者说,是濒临灭绝而采用一夫一妻制,而非一夫一妻制导致灭绝。这是理解一夫一妻制的重要逻辑,人类面临的生育困境,让其必须采取相适应的婚配制度,否则将无法成功养活后代。这些才是构成一夫一妻制的进化基础。只有存在进化基础,彼此忠诚才有生物学意义,人类的种种美德才有科学依据。


出于食物资源竞争的领地防御行为,也是制约一夫一妻制的重要因素,就是雌性醋劲太大,好斗性极强,根本容不下另一只雌性存在,所以雌性必须分开,只好以一夫一妻为主。这是解释灵长类一夫一妻制的经典模式。真正的吃醋代表是长臂猿,雌性之间的肉搏战足以让旁观的雄性永远放弃左拥右抱的想法。人类当然也不示弱,就算实行一夫多妻制的古代社会,也要为每个小妾准备一个房间,否则家庭就会变成粉妆战场。


内容来源:搜狐网

作者史钧
出版重庆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疯狂的站长——从穷站长到富站长

温世豪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4

疯狂的站长

温世豪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2

疯狂海螺牛咕咚

袁晓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传播的进化:人工智能将如何重塑人类的交流

牟怡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9

大转型——互联网时代的传统企业进化之道

王绍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1

蚂蚁之美:进化的奇景

冉浩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7

Mac OS X 10.7Lion达人进化手册

骆剑锋、谢志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2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