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吗?我们竟然与3650种农药残留生死与共……

2016-06-17作者:[美] 卡森 (Carson,R.)编辑:北京大学出版社

相信很多小伙伴们都听过一支经典的广告:

 

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正义的来福灵,正义的来福灵,一定要把害虫,杀死,杀死。

 

这是在中国播放了很多年的一个广告,也曾经成为很多孩子的口水儿歌。这只广告充分表现了人类在战胜农业的天敌上的无比斗志。但结果是怎样的呢?从农业部和卫计委联合发布的2014年《食品中农药最大残留限量》国家标准中我们可以看到,所规定的农药残留已经从多年前的几百种上升到3650种。

 

换一个角度说,就是我们可能吃到的所有食物中可能存在的农药残留上升到3650种。我们为了杀灭几种害虫,动用了大规模的化学药剂,就像我们总是吐槽警匪片中,为了收拾几个匪徒,我们总是出动无数辆警车和数百名警察。那么另外一个问题随之而来,我们为什么会动用那么多种类的农药呢?显而易见的结果就是,那些害虫不但没挂掉,而且变得更强悍了!今天我们给大家推荐的是北京大学出版社的《寂静的春天》,这是由世界环保主义先驱蕾切尔卡森撰写的第一部当代环保主义巨著,正是这本书,改变了人类处理与自然关系的历史。



这里先给大家普及几个数字,我国目前可耕用土地面积大概1.3亿公顷,而我国目前每年使用农药面积是1.8亿公顷,也就是说,除了所有农耕用地百分之百使用农药以外,还有其他林地和种植用地也在普遍使用。我国每年总的使用农药量大约340万吨,以666和DDT为主,如果这些农药分摊到13亿人口身上,平均每个人大约2.59公斤。而这些农药种除了不到10%起到杀虫作用之外,其余所有都进入了我们的生态环境中。

 

接下来我们就根据作者卡森的讲述,带大家了解一下这些农药和我们每个人到底有多紧密。农药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的化学成分是氯化烃,另外一类的主要成分是有机磷。但是他们的共同点是都含有最基本的化学成分——碳的化合物——甲烷。其实我们只要把甲烷中围绕碳原子周围的氢原子用不同数量的氯原子替代就可以制造出最基本的杀虫剂,比如大家常用的洗涤液。而农药正是在这种用各种各样的化学分子的精妙操作之下的产物,而正因为他们的基本分子是碳——这种生命的基本有机物质,因此,农药在完成了他的杀虫使命后必然和我们的自然界进行大规模的结合。当然了,农药对于人类来说是一种重要的发明,DDT的发明者瑞士化学家保罗穆勒就因此荣获了诺贝尔奖。


DDT


那么这些农药是如何影响我们呢。比如,著名的DDT不会被皮肤吸收,但是一旦进入体内,就会在脂肪中积累,而且由于根本无法排出,所以会不断累积浓度,甚至超过原本摄入量的100多倍。

 

卡森做过一个实验,在苜蓿地里喷洒正常浓度的DDT,在苜蓿地里生长的母鸡体内会发现DDT残留7-8ppm,1ppm相当于在1升溶液中含有1毫克的药量。那么,苜蓿地里的干草被奶牛食用之后,在牛奶中含有3ppmDDT残留,而奶油中则含有65ppm的DDT残留。那么残留多少含量的DDT会对身体造成害处呢?5ppm的含量就会引起肝细胞完全坏死。

 

小宝宝们吓坏了吧,不过DDT并非所有农药中最厉害的。“氯丹”经常被用来除草,而且可以通过皮肤和呼吸道吸收。“七氯”更牛了,它可以变身,你可能在喷洒了七氯的田地里经过几年之后再也检测不到它的存在了,但是它全部变成了另外一种毒药——环氧七氯,毒性是氯丹的4倍。“狄氏剂”的毒性是DDT的5倍,一旦被人体吸收,毒性就变为DDT的40倍。还有艾氏剂,也很奇妙,因为你仍然可以发现多年以后的土地和周边的植物中不再含有艾氏剂的化学成分了,但是它却全变成狄氏剂。1片阿司匹林大小的艾氏剂可以直接杀死400只鸟类。



刚才我们说的是所谓的氯化烃类农药。刚才还说到一类是有机磷。这种化学物质最开始是被纳粹德国用来作为化学武器的,它可以有效对于生物神经进行损伤。而其中“对硫磷”今天则是用途最广泛的农药。历史上曾经有一位化学家想去探知它对人体的直接毒性,于是就亲身做试验吞服了0.1克的对硫磷,结果是他都没来得及拿到已经预备在手边的解毒药,就直接挂了。刚才我们提到的农药的名字大家都很陌生,但是他们却真真实实存在于我们的身边的世界中,它进入了地表水和地下水,进入了土壤,进入了我们身边的植物和动物以及昆虫体内。有一句话说的好——冬天到了,春天还远吗?下一句是:春天到了,难道毒药离我们还远吗?

 

今天在全世界农作物中普遍使用农药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这些农药准备对付的敌人,害虫,他们死了吗?说到这个问题最应该高兴的是达尔文同志,因为昆虫界发生的事情一定会让他喜出望外,“适者生存”这个理论在昆虫和农药的长期斗争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在大量农药的重压之下,昆虫种群中的弱者正在被淘汰,只有身强体壮的强者才能生存下来并且变得日益强大。

 

其实,从100年前,科学家就在讨论昆虫是否具备抗药性这个话题,但是一直都没有讨论清楚,直到20世纪40年代农药被发明出来,这一话题才变得不言自明。1943年,在意大利,盟军政府把DDT药粉洒在很多人身上,成功消灭了斑疹伤寒,接着在1945年为了控制带来疟疾的蚊子,又大量喷洒杀虫剂。随之而来的是,1945年,大约有十几种主要的害虫被发现抗药性,仅仅15年后,具有抗药性的昆虫已经多达137种。短期使用化学药剂杀虫防病,提高农作物产量的手段是有效的,长期看来害虫数量很快恢复到了原来的水平。


正在做实验的蕾切尔·卡森


那么既然科学家们已经知道了昆虫会产生抗药性卷土重来,他们能拿出什么更好的办法吗?第一个就是用放射性来给昆虫绝育。就是把雄虫通过放射性导致其不孕不育,然后将它们放归自然,这些不孕不育的昆虫会很快让绝大部分同类繁衍速度大幅度下降。经过实验,100万只昆虫群体每一代数量就会增加5倍,如果采用杀虫剂杀死昆虫群体的90%,到第三代的时候昆虫就会恢复到12.5万只。而使用不孕不育疗法同样数量昆虫第三代以后只剩下125只。但是这种方式有一个重要问题显而易见,就是你必须要抓到数量超过你想杀死的昆虫才行。

 

于是科学家想出第二种办法,使用药剂影响昆虫的染色体,让他们自然绝育。当然,这种方式带来的麻烦是任何导致昆虫不孕不育的药剂谁也无法确定不能同时摧毁其他物种,包括人类。

 

第三种办法就是利用昆虫自身产生的毒液和分泌物开发引诱剂,让昆虫们内斗自相残杀。第四种办法就是昆虫本身也要生病,而那些让昆虫生病死亡的是真菌,人工培植这种真菌可以有效让昆虫病入膏肓,但是新的话题来了,这种被培育的真菌除了杀死昆虫之外还能带来什么不良影响呢?谁也不知道。

 

我们说的以上方法都是科学家在进行试验的种种可以代替有毒化学药物的杀虫方法,但是事实是,这些方式目前都没有得到大规模的采用,杀虫剂和农药这个上万亿的产业还在经历大规模的发展壮大,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的生活还不可避免地要与多达3650种的化学药品残留生死与共。谁知道呢?


《寂静的春天》作者蕾切尔·卡森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卡森 (Carson,R.)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4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难道我们又要搬家吗?

李海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雷电科学史话——你真的知道它有多危险吗

[比]克里斯汀·布克纽、王雪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农药化学(修订本)

陈茹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8

科学使用农药

李晓婷编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09] ¥12

给你一家微企,你能赚钱吗?——创业策划

肖胜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6

《我们——一座城市的十年记录》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18

营养配餐:你真的会吃吗?

万光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0

今天,你创业了吗?

张小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3

我们终将与美好的一切相遇

肖卓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