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被印在新中国万元大钞上,堪称老北京一绝

2016-06-17作者:李革编辑:学苑出版社

1951年版“骆驼队”壹万元人民币票样


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套人民币,于1951年发行。时值国家资源匮乏之际,质量技术欠佳,因而发行量不多,于1955年停止流通,被称为拱璧之珍。

 


加上停止使用时间已长达半个世纪之久,其间又经历了多次政治运动、经济改革,因此留存下来的不多,能将之集全者更是凤毛麟角。



在图样题材上,第一套人民币选择了当时经济建设和社会生活的图案,展现出我国解放事业及建国初期,人们的政治、生活、文化,以及社会百态。

 


2015年4月,一枚第一版“骆驼队”壹万元人民币在经过182轮竞价后,拍出28.9万元。


据悉,第一套人民币中的壹万元面额,有牧马图(有蒙文)和骆驼图(有维文)两款。而这版“骆驼图”所描绘的场景,恰是旧时北京城的真实写照。

 

各位,您能想象那些迈着优雅步伐、憨态可掬的骆驼,出入京城走街串巷的情景吗?



作家林海音,在小说《城南旧事》序言《冬阳·童年·骆驼队》中,有这样的一段描述:


骆驼队来了,停在我家的门前。

它们排列成一长串,沉默地站着,

等候人们的安排。


天气又干又冷。

拉骆驼的摘下了他的毡帽,

头上冒着热气,

是一股白色的烟,融入干冷的空气中。


爸爸在和他讲价钱。

双峰的驼背上,每匹都驮着两麻袋煤。

拉骆驼的说,

他们从门头沟来,

他们和骆驼,是一步一步走来的…… 



我站在骆驼的面前,看它们咀嚼的样子:

那样丑的脸,那样长的牙,

那样安静的态度。


它们咀嚼的时候,

上牙和下牙交错地磨来磨去,

大鼻孔里冒着热气,

白沫子沾在胡须上。

我看呆了,自己的牙齿也动起来。


骆驼队伍过来时,你会知道,

打头儿的那一匹,

长脖子底下总会系着一个铃铛,

走起来,铛、铛、铛地响。


被誉为“沙漠之舟”的骆驼,以其体壮力大、性情温和、驮重量大、耐饥饿、善行走等特点,很早就被人们驯化为古时的运输工具。


 “无数铃声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这是唐代著名诗人张籍笔下,古丝绸之路上骆驼队过沙漠的动人情景。



旧时北京城除了南米漕运靠船之外,其他的物资运输主要依靠骆驼。从明清到民国,骆驼一直是最为理想的运输工具。


有骆驼的街景,是老北京一绝


其历史可追溯至唐代,史载安禄山叛乱时,就是用骆驼运送物资的。到了元代,北京还出现了骆驼市和骆驼车。


元代诗人乃贤这样描述由骆驼拉的车:“翠幌金车锦骆驼,芙蓉绣褥载双娥。”


 据《燕都杂记》记载,“金宣宗南迁骆驼三千送犀玉于汴京”,汴京即今河南开封市,可见当时北京的骆驼已支援外埠驭用。


百年前,行走在东长安街上的驼队


外埠来的骆驼,带的大多是煤炭、水果、山货、皮毛等。出京的骆驼,则根据所去地域的不同需要驮货,如煤油、盐、布匹、药材、茶叶、粮食等。


起止处大都是两地的外馆或货物集散处,如安定门外西黄寺的外馆、通县的张家湾码头及粮食店、果子市、磁器口等。


北京地区的骆驼有一定地域性,集中在城外西侧。东至阜成门,西到永定河,北到玉泉山,南到卢沟桥,旧时几乎村村庄庄都养骆驼。



其中尤以衙门口、北辛安、模式口、麻峪、三家店等地更为集中,很像今天兴起的“专业村”,最多的村庄有1000多头骆驼,最富的骆户有20把骆驼(每把为7头)。


有人计算过:如把当时北京的骆驼,一头连一头地排成队,能绕北京城(指二环)转三个圈。这是否可信不得而知,但有一旧景是真的:


由外埠归来的骆驼伫立等待开城门时,常常会排出十几里远,犹如一道长城,十分壮观!


当城门一开,驼铃齐鸣,叮咚作响,步入内城,在大街小巷中行人和车辆也不得不为它让路。

 

进入民国以后,此景依旧,为此警察厅曾专门规定:“骆驼以三头为一组,不得队队相连。”

 

横穿正阳门瓮城而过的驼队(1880年代拍摄)


生活在都市中的千家万户,家家都离不开煤。京西门头沟出煤,其时有大小不规范各式煤窑300多个。


它们生产出来的煤,绝大多数是由骆驼运送出来,直奔城西侧的广安门,供北京的居民和工厂使用。



据华学澜的《庚子日记》记载,“10月16日记云:卸煤十四骆驼共五千六百十斤”,由此可见,每头骆驼的驮量为400斤。在北京城的发展史上,骆驼曾做过巨大的贡献。

 


驮运的骆驼多为骟驼,即去势后的公驼,其体格及力气都超过公驼,且性情温顺。公驼性情浮躁,行进途中常引颈长鸣,声彻数里。驼户颇为顾忌公驼的鸣叫,害怕因此招来劫匪。



行进中,领头的骆驼往往是驼队的先导,接下是只又一只地分别用一根缰绳作牵引,拉骆驼的把式骑在领头的骆驼背上,眼看前方,耳听后方。

 

把式只要听不到最后那只骆驼的铃声,就可判定出现了意外情况:不是缰绳断了,就是遇上了劫匪。因而把最后一只骆驼脖颈上的铜铃称作“报安铃”。


行走在内城西南角楼的驼队


为了防止劫匪,跑长途运输的驼帮通常结伙而行,多时人员逾百骆驼近千只。按队伍的排列,第一组叫锅头(亦称大头),负责途中休息宿舍,生火做饭。

 

第二组叫水头(亦称二头),负责打水、炊茶、准备干粮;其余的为拉列子,是驼队中的普通驼夫,不仅负责拉骆驼,还负责拾粪、捡柴、值夜、放牧等事宜,成天忙忙碌碌,不得稍有歇息。


驼队在崇文门瓮城外护城河边卸货(1880年摄)

 

骆驼怕热,夏天一般都被骆驼的饲养者送到口外放青(北京的骆驼多到居庸关、古北口一带),时间在40天左右。放青回来的骆驼已蜕过毛,膘肥力壮。秋风一起,正好开始运煤。


 

那时遍布在城乡的骆驼锅坊和大车店,就是围绕骆驼运输而提供服务的“4S”店。


等到骆驼老了,往往被卖到汤锅(专门宰杀大牲畜卖熟肉的铺子)中宰杀,从感情上来说,未免有些残忍。

 

新中国建立之初,广安门、阜成门、西便门的城门附近还有骆驼队。骆驼在大街小巷里缓慢前行,沉闷悠长的驼铃声不紧不慢的响着。


以后有了胶皮轱辘马车,再后来出现了汽车、卡车,就没有人再使用骆驼驮货了。


以上内容摘编自《茶余饭后话北京》。对老北京人文民俗感兴趣的亲,可以进一步翻阅哦~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李革
出版学苑出版社
定价35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雷电科学史话——你真的知道它有多危险吗

[比]克里斯汀·布克纽、王雪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新中国邮票上的建筑

冯舒拉、王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6

新中国邮票上的建筑 中国近现代建筑

冯舒拉、任浩、王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7

体媒人物——新中国体育新闻传播口述史(上)

薛文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3

智能改变世界:你的财富和竞争力将如何被影响

王建国、吴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5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被误解的高考:高三应该这样学

娄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2

体媒人物——新中国体育新闻传播口述史(下)

薛文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