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琳娜:走自己的路,梦想不会熄灭

2016-06-20作者:龚琳娜, [德] 老锣编辑:现代出版社

1975年,我在贵阳出生。



在这之前9年,德国,一个叫罗伯特·佐里奇的充满好奇心的小男孩也出生了。后来,他叫自己“老锣”。



好奇的“老锣”


我在刚开始有黑白电视的时候就已经上电视了,当时贵州刚成立第一个电视台,我去录像,唱歌。那时我5岁。



5岁的我上电视啦!


7岁,我去考少年宫,遇到人生中第一个对我有影响的老师——钟德芳。那时刚开始有李谷一,还有港台的邓丽君的歌……流行歌曲的信息很少,所以我们当时练的多半是贵州民歌:苗族的,侗族的……



妈妈拉琴,8岁的我在唱歌


上了少年宫后,我们跟着老师到各地演出。1983年我第一次到北京,后来还去了上海,全国的小朋友都去了。听说我们是贵州来的,有些小朋友笑话我们:“贵州来的,吃死老鼠肉。”因为,相对来说,那时候贵州比较穷。


1988年,我12岁,老师带我们去法国演出,那是我第一次出国。高兴的一路在飞机上唱歌。



在去法国的飞机上高兴的一路唱歌


16岁,我考上音乐学院附中,遇见人生中第二个导师或者说偶像——邹文琴老师。她跟我说:“一个人没有气,就死了,唱歌的根本是用气,做人也要有骨气。”



邹老师在给我上课


读完附中,我接着读音乐学院,邹老师还是我的老师,她陪伴了我很重要的一段成长过程,更像是母亲的角色。


2000年,我去参加CCTV的青歌赛,得了第二名。其实这是我第三次参赛,第一、二次比赛,都被人整了下来。前两次失败让我明白我一定要走自己的路。



青歌赛时,妈妈和我在后台


青歌赛获奖后,我在圈内开始有名了,很多地方邀请我演出。不过都是那种晚会歌曲,每次演出都只能唱一首歌,我不满足。何况还假唱,声都没发,穿礼服上去展示一下就没了。我觉得我像个傻瓜。我感受不到这样唱歌给我带来的快乐。


这不是我想走的路。我当时给自己写下了方向:“艺术作品与商业作品的兼容性,一个全面的歌唱者不限于某一类。”


02年,我去参加一场名叫“北京谈话”的音乐会。我遇见了老锣,老锣说,留个电话吧,以后可以约着一起玩音乐。我给他留了一张名片。



第一次见老锣时送他的名片


后来,老锣联系我说,7月份德国会有一个全世界最大的音乐节——TFF-Rudolstadt,邀请我去观摩。我太想去看看了!这次的音乐节之行,让我的眼界一下子打开了,我开始思考音乐的灵魂是什么。


从德国回来后,我又去贵州、泉州、漳浦各地的村落采风,想去探寻音乐的根和生命力。学习将各种声音融合起来。这也是后来《忐忑》唱法的起点。



当时在贵州跟孩子们学习唱歌


接着,老锣和我拉了4个朋友,六个人组了一个乐队,起名“五行乐队”。老锣替我们在德国联系演出。



03年,五行乐队第一次在德国演出,也是我们留下的唯一一张合影


我们在德国不断跑演出,观众最少的时候是9个,最多的时候有150个。基本没啥收入,不过我觉得我们已经赚到了。


德国跑完以后,我们打算在中国找机会,于是我就去联系在中国的演出。当时福建有个音乐周,我就联系对方,对方说你发资料来看看。然后我就开始写,每个乐队成员的简历,都干过什么。后来资料发给她,她说;“你们这个怎么什么都没有啊,你看别的国外来的乐队还有克林顿照片什么的。”



在福建当时的演出


04年我终于和老锣结婚啦。我们在婚礼上办了一个音乐会,在贵州把两家人聚到一起烧烤唱歌。



我和老锣在婚礼上开起了音乐会


05年4月14日,我们的第一个儿子出生了。过了几个月,我们开始要做演出了,我们当时的收入就是靠做这种小型演出得来的。可孩子没人带,我们只好走到哪演出都带着孩子,甚至抱着孩子演出。这是一种很好的体验。



抱着孩子在舞台上唱摇篮曲


06年,我回北京组织了一场“走生命的路”音乐会,老锣创作了很多新作品,比如《静夜思》《爱诺依》,还有大家非常熟悉的《忐忑》。这场音乐会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告别了过去那种小小音乐会,第一次正儿八经地举办了一场专业的音乐会。


这场音乐会之后,我们还联系了几场在香港中乐团的演出,这让我们看到国内音乐环境的可能性,我们决定在中国重新开始我们的音乐之路。



和香港中乐团合作的演出


10年,我参加“北京新春音乐会”,我唱了《忐忑》,那是在人民大会堂上演,密密麻麻全是人,我从没上过这么大的舞台,所以我用尽全身力量,让自己集中好站得住这个舞台。后来一看网上的演出视频,把我吓昏了,表情太搞笑了,眼都对上了……但我表演的时候,没想到是这样。



后来几年我参加了电视节目《全能星战》《梦想合唱团》,我想可以通过流行节目去推广我们的民歌和戏曲。但我明白,我要走的路必须是现场,不能只是电视,我需要跟观众有直接交流的那种现场演出。


这两年我们继续坚持做现场音乐会,《水样年华》民乐音乐会,《忐忑之后》香港音乐会,《云中君、河伯、山鬼》纽约乐侃马拉松音乐会,还有最近的,就是我在北京的《爱五行》音乐会。



我给老锣的民乐会当主持人


玩民乐的人是真的没有自信,玩西洋乐的人拿着他们的乐器是昂首挺胸,玩民乐的人就老是往后缩。我选择了它,选择一辈子一心一意地爱它,这份爱没有尽头,这份爱包容所有,即或是生命消失,也不会消亡。


因为我始终坚信:走自己的路,梦想不会熄灭。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龚琳娜, [德]老锣
出版现代出版社
定价4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不会笑的插班生

杨鹏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0] ¥5

我的草原 我的牧场 我的梦想

李欣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4

梦游仙境 : 带你畅游梦想的涂色书

张继涛, 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 ¥12

左手实现了右手的梦想

清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

小飞侠日记2 捣蛋鬼的新梦想

钟小白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3] ¥6

文明的对话与梦想

胡显章、曹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8

兴趣与毅力成就梦想——英语如何改变我的人生

刘荣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19

睡前10分钟童话故事(梦想篇):会长大的鞋

李志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光荣与梦想 : 一代新闻人的历史终结

张威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3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