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编的艺术:从文学到电影

2016-06-21作者:[美] 约翰·M·德斯蒙德,[美] 彼得·霍克斯 著编辑:谢爽

如果说到了1908年电影已经把自己调整到能很好地完成讲述故事这一任务,把自己的未来价值定位在叙述艺术形式上,那么改编又在这一历史进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呢?

 

首先,当电影制作公司需要素材来满足叙事性电影的需求时,其中一种选择就是面向短篇故事、小说,还有戏剧。这里有现成的布景、情节和人物。改编已有的故事和剧本,要比重新创作一个脚本更加容易。此外,他们不必因为电影版权向文学作品的作者支付费用,因为那时版权法还没有覆盖电影业。


 

在电影出现的早期阶段,改编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借文学的威望来提高电影这一新的艺术形式。5分钱娱乐场主要集中在拥有大量蓝领工人和移民的制造业城市。在工厂劳动了数小时后的男男女女们发现电影是一种相对便宜的娱乐方式和逃避现实烦扰的方法。而无声电影则更受移民群体的青睐,因为他们不必担心语言问题。一项现代调查显示,“在1911年,78%的纽约观众由‘工人阶级’构成”。在早期,5分钱娱乐场的老板力图吸引中产阶级光顾他们的剧院,其中一种方法就是鼓励电影制作者拍摄迎合中产阶级妇女儿童的电影。改编经典文学名著是参展商用来吸引中产阶级的市场策略。一些有威望的作者,如莎士比亚、左拉、托尔斯泰、雨果、但丁、大仲马、狄更斯等,改编他们的作品让电影在通往合法化的道路上又向前迈进一步。


 

改编的第三点原因来自一种观点,即认为电影的目的是向大众普及本国的文化遗产。从这一观点来看,电影是一种教学媒介,有助于向现代观众介绍文学杰作。英国更普遍采用这种教学观点,因为在那里几代电影制作者改编了很多伟大的作品。英国人改编了太多莎士比亚的作品,有时他们被看成是专门改编研究莎翁剧的单独的一类。其他一些英国作家,包括查尔斯·狄更斯、简·奥斯汀、勃朗特姐妹、托马斯·哈代、约瑟夫·康拉德、弗吉尼亚·伍尔夫、D. H. 劳伦斯、E. M. 福斯特等,他们的作品也经常被改编。导演詹姆斯·伊沃里、制片人伊斯梅尔·莫香特、编剧露丝·鲍尔·贾华拉通过不断改编经典名著,在事业上功成名就。BBC(英国广播公司)和PBS(美国公共广播公司)都本着对观众产生教育意义的观念对文学经典进行改编,之后在网上发布学习指南。


 

但是,商业电影制作者改编一部文学作品的初衷是他们相信这部电影可以赚钱。在今天,来自好莱坞重点工作室的电影需要平均花费一亿美元的成本来出品电影并打开市场。好莱坞电影制作成本大有上升的态势。有一系列演员,诸如汤姆·克鲁斯、朱莉娅·罗伯茨等,他们的出场费不断攀升,因为电影公司了解到票房榜通常由主打明星来决定。同样,一些导演获得丰厚的报酬,占利润总额一定的比例。彼得·杰克逊,《指环王》三部曲(2001—2003)的导演,获利2000万美元,并因其对《金刚》(2005)这部电影做了评论而得到总利润的20% 作为报酬。在《黑客帝国2:重装上阵》(2003)、《终结者3:机器的觉醒》(2003)这类电影中,特效镜头价格不菲,不低于明星的收入,电影每年都需要更好的特效来吸引观众。随着电视广告费用越来越高,营销花费也在激增。


 

电影票价也随之增长,但是国内收入很少包含电影制作成本。今天,电影制片公司也知道大多数电影税收将来自电影的全球上映、DVD 光盘、录影带、网络,以及有线电视、电影原声带、电子游戏、商业改编等。

 

除了新的税收来源,电影制作仍然是一场大的赌博。好莱坞高管知道在拍摄一部电影之前他们不能预测市场前景,如果电影不卖座,他们将面临巨大的困难。他们如何能预测出哪个项目能把原始投资赚回来,还会获得更多利润呢?预算高得惊人,高管们都倾向于延续项目以使风险最小化,比如拍摄前传、续集、翻拍、特效盛宴,还有改编。


 

电影公司认为,不管是西方经典文学作品还是从未列入标准范畴的通俗文学,都是拍摄电影的良好选择,因为这些故事已经被大众认可和接受。一个故事通常通过两种方式流行开来:通过几代人的流传而被人们熟知,即文学经典;或者是广受当代观众和读者的欢迎,即畅销作品。无论哪种流行作品都可能转化为未来的票房奇迹,或者至少是取得成功最基本的条件。


 

经典故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仍然能深深吸引观众的心,市场营销类电影则受益于作者的知名度、影片名,或是故事情节。看看许多根据莎士比亚戏剧或狄更斯小说改编的电影就知道了。同样,畅销书可以称作“被吻过”,意思是它已经拥有很广泛的观众群,接下来很可能根据这个故事改编成一场戏剧。最近的几部畅销书吸引了海量的电影观众,包括J. K.罗琳的“哈利·波特”系列和J. R. R.托尔金的《指环王》三部曲。还有约翰·格里森姆的《黑色豪门企业》、迈克尔·克莱顿的《侏罗纪公园》、汤姆·克兰西的《猎杀红色十月》、罗伯特·詹姆斯·沃勒的《廊桥遗梦》等,也被大众评为畅销小说。今天,无论是一个经典的故事还是一本畅销小说,都很有可能被搬上大银幕,因为电影制片公司的高管们相信这是一个赚钱的安全赌注。


 

改编还有一个不常见的原因,但是值得一提,就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制片人、明星,或者导演)致力于拍摄某部作品。例如,奥普拉·温弗瑞就是改编《宠儿》这部电影的背后主力军。小说出版后不久,温弗瑞就买下了电影改编权。在接下来的10年里,她聘请了至少3个编剧来改编这一剧本。1998年,故事最终改编完成后,它的情节也在日后被不断完善升华。史蒂文·斯皮尔伯格选择了托马斯·肯尼利的小说《辛德勒的名单》,花费超过10年的时间来筹划拍摄这部电影。之后,他导演了《辛德勒的名单》(1993)这部电影,使他得以用一种个人的、公开的、艺术的形式在整体上陈述了纳粹大屠杀和种族灭绝的情形。梅尔·吉布森斥巨资3 000万美元,并借用他在好莱坞的影响力和人脉拍摄了影片《耶稣受难记》(2004),基于四部《福音书》里面的事件,这部影片描述了耶稣一生中最后的12个小时的情形。



▲《耶稣受难记》的电影改编存在争议,能将其搬上大银幕,实属梅尔·吉布森的个人承诺

 

梅尔·吉布森说,这部电影注定会问世,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我只知道拍摄它是我必须要做的事。

 

电影最初转向叙事性的时候还是延续了采用文学作品这一方式。因为一百多年来,文学作品给不计其数的导演、编剧、制片人,还有电影制片公司提供了机遇。电影制作者会继续因为各种各样的重叠的原因进行改变。但是,他们在谈论两种不同艺术形式之间的差异时,没有一次不遇到困境。针对这些差异,我们将在后面进行讨论。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 约翰·M·德斯蒙德,[美] 彼得·霍克斯 著
出版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北京公司
定价5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电影到底是什么——实验电影《翻山》研究

杨慧、陈弘毅、雷建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5

看得见的“所指”──电影语言的义素研究

张鹂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47

欲望与禁忌——电影娱乐的社会控制

詹庆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24

英文电影与西方文化

冯彦、杨桢、张磊、高杨、刘卓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4

意大利电影十面体

潘若简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儿童电影艺术与欣赏

周晓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2

DV影像创作宝典:从技术到艺术

张燕翔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5

佛教艺术经典 第一卷 佛教艺术的发展

辽宁美术出版社[2015] ¥89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