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古遗风军中傩,鼓声阵阵撼心魔

2016-06-22作者:周华斌, 陈秀雨, 主编编辑:学苑出版社


“代面出于北齐,兰陵王长恭,术武而貌美,常着假面而对敌。尝击周师金墉城下,勇冠三军。齐人壮之。为此舞以效其指挥击刺之容,谓之《兰陵王入阵曲》。”

——《旧唐书·音乐志》


还记得曾风靡一时的古装青春偶像剧《兰陵王》吗?剧中,冯绍峰饰演的兰陵王有着“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俊颜,不知迷倒了多少妹子。


为了掩盖自己的美貌,使敌人望而生畏,兰陵王戴上假面,成为勇冠三军的将士。


兰陵王面具


然而,非遗哥却对剧中的一段《兰陵王入阵曲》情有独钟。


《兰陵王入阵曲》是唐代假面舞,表现了兰陵王高长恭的作战英姿,是带有简单情节的男子独舞。

它源于北齐,盛行于唐,又称《代面》、《大面》,也是军傩舞中最为大众耳熟能详的代表之一。


军傩舞,意为请用神灵助战。军中傩(即“军傩”),为古代军队于岁除或誓师演武的祭祀仪式中,戴面具的群队傩舞。


如今,北有甘肃西固傩、河北武安傩,南有贵州安顺傩,皆是史上各朝屯兵积甲之遗风。2006年,西固军傩正式列入甘肃省第一批非遗名录。


西固军傩舞是一种最古老的“民间古军傩舞”:

 

表演者带着傩面一边跳舞,一边伴随着锣鼓声齐声吼叫,模仿着蛇、虎、鹰、龙等的动作,传达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正义之师的英雄气概。


西固军傩传人陈尚德表示,自己就不止一次地“被它沸腾”,大家在那种激越的鼓点声和昂扬的呐喊声中热血燃烧,迸发出激进豪壮的原始生命活力。



这种民间军傩一直传承到解放初期,约在1956年后销声匿迹。现在,只有少数年龄超过七旬以上的老人才懂得。


作为原始傩文化的表现形式之一,军傩在中国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这种集宗教、娱乐于一身的古老民俗表演,却因后继乏人而面临着灭绝的危险。


许永林52岁了,化着淡妆,看上去最多也就四十来岁。她笑声爽朗,全身散发出蓬勃的活力。她在西固军傩艺术团已经待了三个年头了:


我们都是义务出演的,军傩团收入本来就不多,平时开销又大,要添置许多东西,今年军傩团买了十几面鼓,还向外借了三万。


我们主要就是图个乐子,退休了在家也没事干,在军傩团既锻炼了身体也图个精神愉悦,身体好了也就算赚钱了。


军傩团团员几乎没有经济报酬,有时候安排紧了,还要自己掏腰包吃午饭。


团中的男劳力,尤其是年轻人,基本上留不下来。久而久之,竟形成了“中老年娘子军”这一独特风景。


“没有钱赚,年轻人谁有空来干这活儿呢?”


说罢今朝,让我们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作为传承悠久的傩文化之一,军傩在产生与发展过程中都经历了哪些演变?今儿,就跟随非遗哥一同瞧瞧。


在古代,人与天与地与人斗,时常是兵民不二、文武合一,其情形即如《左传》所说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


祀就是宗教祭礼,戎就是军事战争。可见古人是既尊天敬地又崇尚武力的。


傩文化在我国主要分布于黄河流域、长江流域和西南地区,可分为民间傩、宫廷傩、军傩和寺院傩。


兰州市西固区陈坪农民艺术团表演《陇上金城军傩舞》


土家、壮、侗、仡佬、苗等民族的傩戏属民间傩;地戏、关索戏属军傩;藏族聚居区大寺院的“跳鬼”,包括北京雍和宫的“正月跳鬼”都属寺院傩。


军傩面具在艺术造型上比较注重刻画人物的性格、生动形象。大体可分为:


“正神”,面带微笑,使人感到十分亲切;


“凶神”,头上长角,口露獠牙,眉毛倒竖,眼珠突出;


“世俗人物”,比较接近现实生活,没有“神气”和“鬼气”。

 

此外,将领们在临敌时所戴的面具还兼具盾牌式的防卫功能,故一般用金属制造。


如:“常战安远、临敌,被带铜面具,出入阵中。”(《宋史·狄青传》)

 

古代的傩礼,有两大任务:一、驱鬼逐疫;二、为死去的帝王将相送葬。它在五礼中是军礼的一个项目,与军事息息相关。


诚如唐代贾公颜疏所说,傩礼“亦是武事”。


周代傩礼的主角方相氏,被称为“狂夫”,就因他们是个子高、力气大、本领强的军中能人。可见,周代傩礼的礼意是“军人战胜鬼疫”。

 


秦军阵的现实模拟兵马俑坑里有“青面俑”,据考便是军中“傩人”。


盖因秦文化与楚文化互通有无,秦工匠仿效楚人巫蛊,将“傩人”涂成青面,也是有的。

 


北魏之时,傩的意义已不限于驱鬼逐疫,他还扩展到军事活动领域,产生了一种列阵展现军威、祈求神灵保佑、表演战胜敌方的“军傩”:

 

傩仪中的驱鬼者与被驱的疫鬼为对阵的两军所替代。


由于当时处南北对峙的局面,北魏宫廷表演的军傩,以假定的北魏军队代替驱鬼者,代表胜利的一方,以假定的南方军队代替疫鬼,为战败者。


仪式的全过程为北魏军队战胜南方军队的表演。从此,便有了“军傩”这一礼仪。


在战争中,军傩既有实战意义,又有训练军士和军营娱乐作用。


它虽是原始宗教仪式中巫术文化的延续和发展,但由于弘扬民族尚武精神,特具阳刚之美。



古代文献对“军傩”的记载,比较突出的有两类,一类是直接点明“军傩”这一称谓的,另一类则是关于傩在军中的具体描写。

 

前者如宋人所述,“桂林傩队,自承平时名闻京师。曰:静江诸军傩。而所在场巷、村落,又有百姓傩”。


这里不但指明了与百姓傩相并立的军傩的存在,而且强调了二者“名闻京师”的影响。


 

后者则以《魏书·礼志》中的一段描写最为出色:


高宗和平三年十二月,因岁除大傩之礼,遂跃兵示武,更为制令:步兵阵于南,骑兵阵于北,各击钟鼓以为节度。


其步兵所衣青、赤、黄、黑,别为部队,盾稍矛戟,相次周回转易以相赴就……阵毕……各个骑将去挑战,步兵更进退以相击,南败北捷。



据《安顺续修府志》记载,安顺一带有着军傩遗风的“地戏”表演。其曰:


“黔中人民多来自外省,当草莱开辟之后,人民习安逸之境,积习既久、武事渐废……识者忧忧,于是有跳戏之举……盖藉衣隙之际演习武事,亦在‘寓兵于农’之深意也。”

 

以上内容摘编自《舞岳傩神——中国湖南临武傩文化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周华斌, 陈秀雨
出版学苑出版社
定价8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古桥遗风

关广志 关乃平 翟欣建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 ¥59

魔法学校.雪狼魔之谜(小布老虎丛书)

葛竞,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5

寻找魔球——现代制药传奇

京虎子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3

我的魔书桌

孙幼军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降魔修心 : 彩绘西游记

林遥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31

清华教授的小课堂 魔方真好玩

雍俊海,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0

Photoshop魔法秀——数码照片专业技法

天马科技工作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51

最小孩系列 小魔女麻咪2

两色风景,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