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欧洲怀疑主义由来已久

2016-06-24作者:[英]乔纳森·艾特肯 编辑:Alphabooks

今天,英国将就是否退出欧盟举办全民公投。目前,最新的调查结果显示,支持退欧的民众比例超过40%,与支持留欧比例不相上下。



近年来,欧盟众多成员国经济增长乏力,债务压力不堪重负,部分成员国内的退欧呼声此起彼伏,一旦英国“成功”退欧,那么这很可能引发其他欧盟成员国的退欧潮,欧盟将处于极其危险的十字路口——是解体还是存续?


金融大鳄比如索罗斯、李嘉诚和罗斯柴尔德家族现任掌门人罗斯柴尔德勋爵,也纷纷撰文和发表讲话,警告英国脱离欧洲可能带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比如索罗斯在英国《卫报》写道“太多人认为投票脱离欧洲将不会对他们的个人财务状况产生影响。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英国政府向国人派发传单,解释其留欧的立场


事实上,在英国一直具有“疑欧主义”文化传统。在英国政府内部也从未对是否退出欧盟形成统一意见。在英国前内阁大臣乔纳森·艾特肯的传记作品《撒切人夫人:权力与魅力》一书中,撒切尔夫人所倾向的“欧洲怀疑主义”和她个人的性格、信仰,以及可以说是惨烈的下台方式,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作者:【英】乔纳森·艾特肯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在英国保守党内部,一直有两种明确的分歧。以撒切尔为代表的“欧洲怀疑主义”和以当时的外交大臣杰弗里·豪、财政大臣奈杰尔·劳森为代表的“亲欧派”。


早在1985年,财政大臣支持英国加入欧洲货币体系的汇率机制,就导致了他和首相之间因为政策分歧而爆发的第一次严重冲突。作者写道:


使她感到惊愕的是,在1985年11月13日的这次会议上,奈杰尔·劳森不止说服了亲欧盟货币体系的杰弗里·豪(外交大臣),这全在意料之中;而且说服了诺曼·谭百德(政党主席)、约翰·韦克姆(首席党鞭)、利昂·布里坦(贸易和工业大臣),甚至是极端忠诚的威利·怀特洛(副首相)支持加入欧洲货币体系的汇率机制这一提案。


他们支持这项提案所提供的完全是经济学方面的论据,专业性很强,关注什么对汇率、利率和控制通货膨胀有利。似乎只有玛格丽特·撒切尔一人意识到这一举措在宪法方面隐含的意义,欧洲货币体系的汇率机制会把英国束缚在一个结构体制中,从而导致单一欧洲货币和不可逆转的主权丧失。



玛格丽特·撒切尔已经下定决心,坚决抵制财政大臣提出的这一几乎全体一致同意的提案,对抗那些支持加入汇率机制的高层同僚,其坚定程度完全发自内心深处,远非逻辑推理能够撼动。


玛格丽特·撒切尔对于汇率机制所怀有的敌意更加根深蒂固,因为一种来自信念源头深处的本能变得更加坚定,这一本能使她相信英国有权对国家事务自由做出决定。


在她内心深处,她仍旧还是那个爱国的格兰瑟姆女孩,对于战争难以忘却。她透过英国利益的棱镜来看待一切事物,她的反对根植于一种对于失去控制权、失去英国自治的担忧,这种立场在她和大多数选民看来是完全正确的,而且也是一位英国首相应该采取的正当立场。



玛格丽特·撒切尔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个性要强、好与人争辩的领袖人物。她的做事风格生硬粗暴,但效率很高。她的同僚一旦意识到她对有益辩论中的针锋相对,短兵相接有着如此浓厚的兴趣,他们通常都会接受她的雷嗔电怒,即使有时是不公平或者不合理的,把它看作是她性格的一部分。


然而在第三任期,这种情况却变了。她不止变得更加尖刻、更加无理,而且对两名最重要的高级部长,她滋生出一种私人间的仇恨。这不仅使她与他们之间的工作关系日益恶化,而且埋下了不愉快的种子,损坏并最终断送了她的首相生涯。


杰弗里·豪爵士担任外交大臣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心中一直按捺着对首相的不满情绪。他与玛格丽特·撒切尔之间的私人关系也在逐步恶化。他们二人在好几个领域里的政策都存在着分歧。到目前为止,这些分歧当中最严重的就是他们对待欧洲态度上的天壤之别。简单来说,她是个大西洋主义者,而他却是个亲欧派。


直到今天,我们仍旧很难断定玛格丽特·撒切尔的首相岁月走向尽头,是因为性格方面的冲突,还是因为政策上的分歧。传统的看法认为,她是因为欧洲政策的意见分歧和人头税而被封杀出局的。然而这绝不是全部的真相。


从1988年年中开始,玛格丽特·撒切尔把自己置于一个危险的处境当中,同时在两条战线与两个最重要的高级部长对抗。


当发生内讧的时候,所有的政治家都喜欢找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声称战线双方是因为原则性的重大问题而战,与私人仇怨毫无关系。很不巧的是,在玛格丽特·撒切尔的第三任期里,这两者却难分难解地纠缠在一起。她的下台,既是因为私人仇怨,也融合了政策分歧的因素。


这是一场只能以眼泪来收场的混战,最终的结果也的确如此。它开始于对于汇率问题的复杂的专业化争论,最终以并非一个,而是三个政治人物政治生涯的终结收场。20世纪80年代,玛格丽特·撒切尔和她的高级部长之间爆发的关于汇率机制的争论是20世纪经济史上神秘难解的遗留性问题。



如今,我们知道,英国和欧盟在对国家主权、政治制度和宗教等方面的认知上有着难以调和的分歧和差异。比如,英国作为西方最早实行议会制度的国家,强调议会主权的至高无上,并认为国家主权是不可分割的。而欧陆国家则主张主权并非完全集中于国家,而是存在于地方、国家和欧洲等多个层面。在政治制度上,英国认为欧盟对国家主权具有侵蚀作用,并反对超国家组织,欧洲一体化被看成对英国民族特性的威胁;而欧陆国家则认同欧盟所体现的后现代国家的新型政治制度,能较易接受主权让渡与分割的概念。可以说,这很多观念都来自于撒切尔夫人的影响。


1990年10月30日下议院,玛格丽特·撒切尔进行了一场号称“为欧共体的未来而做的最终一战”的演讲。


在那天下午90分钟的时间里,她在演讲席上热切急促地滔滔不绝,击败了一个又一个不可侵犯的亲欧派人士,单一货币被认为“不是这个政府施行的政策”而不予考虑。


在与亲欧派对阵的不同阶段,她都宣称委员会正在“努力灭绝民主政治”,而且计划要带领我们通过“隐秘但不正当的途径进入欧洲联邦政体”。她宣布,对于欧共体“我们已经放弃了太多”。为了保险起见,她补充说,要同意“废除英镑,这一主权最伟大的表达方式”将“会是完全而且彻底错误的”。



她陈述时激情四射,整个下议院用齐声喝彩的方式来回应她。保守党的欧洲怀疑主义者都感到欣喜若狂,当她离开议事厅的时候,议员们继续喊着赞许的口号,手中挥舞着议事日程表,玛格丽特·撒切尔一定是感到她已经彻底打败了她的批评者们。


如果曾经有过某一个时刻是整个英国政治系统都坚定地拒绝欧洲货币联盟和它的后续机构,欧元和欧元区的话,1990年10月30日下议院的那个下午就是那个时刻。那天议会中发生的事件将会对英国与欧洲未来长期的关系产生深远的影响。


现在,影响再次显现:2016年6月23日,就在今天,英国将就是否退出欧盟举办全民公投。


本文大部分内容摘自【英】乔纳森·艾特肯所著《撒切尔夫人:权力与魅力》,部分参照长江宏观固收分析师赵伟观点。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英]乔纳森·艾特肯
出版重庆出版社,重庆出版集团
定价9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酉酉和西西贴纸吧:可爱版.旅行啦 英国

萍子编著,梦幻岛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0

创意城市实践:欧洲和亚洲的视角

唐燕,[德]克劳斯·昆兹曼(Klaus R. Kunzmann)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6

行走 阅读——关于欧洲的笔记

顾功尧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欧洲洋相

张晓丹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4

赵溅球中国画欧洲巡回展作品集

赵溅球
人民美术出版社[2014] ¥228

边走边拍——金像奖摄影家欧洲游摄影手记

刘英毅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8

欧洲留学移民全攻略

北京威久国际教育公司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8

欧洲一本就Go

《环球旅行》编辑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3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