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努力,生活不会亏待你

2016-06-27作者:米格格编辑:好书发布

在漫长的人生路上,沟沟坎坎无法避免,生活这幕剧不会因一时的暗淡而结束,也不会因一时的困顿而被定局,只消我们认定一个方向,不断地完善和超越自己,定有机会逃脱宿命。如果结局是好的,那么一切都是好的,包括过程中的眼泪与伤痛。


周国平曾说:“世上有一样东西,比任何别的东西都更忠诚于你,那就是你的经历。你生命中的日子,你在其中遭遇的人和事,你因这些遭遇产生的悲欢、感受和思考,这一切仅属于你,不可能转让给任何别人,哪怕是你最亲近的人。这是你最珍贵的财富。”



一个秋意正浓的日子,我和凌子约在南锣鼓巷的一家料理店见面,借机叙旧。


这几年,我和她身在不同的城市,忙着各自的事情,但彼此间的情谊却没有变淡。我想,这大概就是发小之情的特别之处吧!无论多久没联系,再见面时都用不着刻意找话题,哪怕只是静静地坐着,也不会觉得尴尬。


凌子和我一直到初中都是同班,我俩性格相仿,成绩也不相上下。每天放学,我们都会推着自行车,迎着绝美的夕阳,偶尔说笑,偶尔倾诉心声。青春有梦的日子,美妙如童话,我们想象着,能在将来的某一天,一起携手迈进大学的校门。其实,若无意外的话,这样的愿景不算奢望,但若没有意外,生活也就不足以称之为生活了。


凌子家有三姐弟,她排行老大。那会儿,凌子的爸爸在外跑贸易,很能赚钱,在我们住的那一片小有名气。可惜,这个能赚钱的父亲,并没有给凌子家的生活带来多大改善,反而最后让他们陷入了痛苦之中。凌子她爸有点大男子主义,还特别爱喝酒,赚的钱都自己把着,从来不让凌子妈妈过问,只是按时地给家里打点生活费。


那还是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据说凌子她爸应该赚了有二三百万。突然间成了所谓的“有钱人”,加之周围一些人的鼓噪和吹捧,他就有点飘飘然了。紧接着,就开始不务正业,还在外面找了情人,动不动就跟凌子妈打架,那些钱也逐渐被他挥霍了。


当时,凌子跟我读初三,正是升学最关键的一年。她经常红肿着眼睛来上课,原因不外乎就是:“我爸喝多了,又跟我妈打架,吵吵到半夜。”大人们常说,离婚对孩子不好,但凌子一直到现在都觉得,要是让孩子每天目睹着父母争吵,甚至动手打架,还不如在一个清静、温馨的单亲家庭里生活得幸福,至少有安全感,不会终日提心吊胆。



凌子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每天脑子里想的都是家里的事,无法专心备考。中考成绩出来后,我考得也不算太理想,但至少能上本校的高中。至于凌子,她没跟我说究竟考了多少分,只是后来去了一所中专。


凌子大概以为,离开家就清静了,却没想到更糟的事发生了。她爸不只把钱挥霍空了,还沾染上了赌的毛病,欠了一身债。她爸面对这无法收拾的烂摊子,终日酗酒,原本就有高血压的他,在酒精的不断刺激下,最终脑血管破裂,中风瘫痪在床。


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垮了。凌子妈妈这个善良的女人,从未计较丈夫对自己、对家庭的伤害,义无反顾地承担起照顾丈夫的责任。家里仅有的积蓄只够供另外两个孩子上学,生活上所有的重担全都压在了即将参加工作的凌子身上。


凌子的学历不高,找工作并不太容易。在亲戚的介绍下,她去了一家公司做打字员。在单位里,她年龄最小,其他的同事基本上都是大专和本科毕业,大她四五岁。和那些有学历、有经验的同事在一起,她耳濡目染,进步得很快。


一年后,凌子从只会文字录入的新人,晋升为设计师助理。说是助理,其实跟业务员差不多。对她来说,这份工作的挑战性很大,要负责与客户沟通联系,准确把握他们的需求。刚开始的那几个月,她做得不太顺利,总是找不到真正的负责人,兜兜转转绕了很大的圈子,却签不下合同。


看着设计师阴沉的脸,凌子好几次都想说,我辞职不干了。但一想起家里的情况,她也只能忍着,继续做下去。受挫的次数多了,反思多了,渐渐地她就摸清了一些门路,业务能力也上来了。她不再像从前那样心灰意冷,她相信,认真努力的人,应该不会被辜负。



三年后,凌子成了公司里出色的客户执行,而此时她爸病逝了。给父亲办理后事时,她也是揪心难受,但当一切结束,再看那头发花白、面色憔悴的母亲时,她又舒了一口气,安慰自己说:“他们都不用受罪了。”


凌子知道自己的学历不够,想要有更好的发展,必须在各方面提高。后来,她报考了成人大学的平面设计专业,半工半读的日子持续了两年半,而在这期间,她也向公司提出调到设计岗位,成功从一个打字员变身为设计师。


当我享受着美好的大学时光,尚且不知明天在何处时,凌子已经有了明确的人生方向,且在设计师的职位上积累了再好的大学也给不了的经验;当我大学毕业四处找工作时,凌子的工资已经涨到了四五千,成了公司里颇有资历的老员工;当我好不容易有了工作,勉强能养活自己的时候,凌子已经开始谈婚论嫁,并决定跟未婚夫一起创业。


凌子的妈妈最初不太同意这门婚事,因为男方长得不是很好看,家又不是北京的,但凌子认定了自己的选择,只说了一句话就让妈妈再无异议:“我爸长得好看,可您跟他过了一天的好日子吗?他长得不好看,但对我好;他家不是北京的,但我们一定能在北京买得起房子。”


俗话说,知女莫若母。凌子妈妈何尝不知道女儿的个性,她很早就走进社会了,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拿主意,且处理得很好。既然女儿觉得幸福,她也不再多说。



就这样,凌子结婚了,并跟丈夫组建了一个小型的网络传媒公司,经营得还不错。婚后的第二年,凌子就在离家不远的地方买了一套小房子,虽背负着贷款,但至少有了属于自己的小窝,且事业还在蒸蒸日上地进行着,压力不算太大。在高物价、高房价的时候,能靠自己的努力,从一个打字员到公司负责人,挣来一套房子,有一份事业,也算得上成功了。见面那天,阳光透过料理店的玻璃窗,照射在我和凌子身上,暖暖的,柔柔的。与读书时在夕阳下互诉心声那一刻比,我们的脸上都已经有了些许岁月的痕迹,但两人说说笑笑、亲密无间的样子,却还是和多年前一样,丝毫没有变。


当初,所有人都觉得,考上好高中、好大学,就算是“有着落”了。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我身边还有不少同学,至今没找着合适的工作;那些上着班的人,也有很多只是在将就和凑合,什么职业规划、职业愿景,根本就没有那个概念。


而凌子呢,她经历过家庭的破败、父亲的病逝,扛起过养活一家老小的重任,与大学擦肩而过,但她此时此刻在事业上的高度,却是很多人望尘莫及的。即便是从事同样的职业,大学毕业生也未必能赶得上她这个第一学历只是中专的女孩子。所以,人生哪儿有什么一定的事啊!一副不好的牌落在手里,只要用心去筹划,不一定会输。


凌子跟我说:“我也消沉过,恨过,为什么倒霉的事全落在我们家?但后来,我在书上看见一句话,说黑暗不是人生的色彩,所有难挨的日子都只是在经历黑暗。现在,我还能回忆起一路走来的种种情景,就像电影一样在眼前播放,那时候曾以为,这辈子大概就如此了,可如今回头再看,却发现那些事也不过是一个转折点。”


在漫长的人生路上,沟沟坎坎无法避免,生活这幕剧不会因一时的暗淡而结束,也不会因一时的困顿而被定局,只消我们认定一个方向,不断地完善和超越自己,定有机会逃脱宿命。如果结局是好的,那么一切都是好的,包括过程中的眼泪与伤痛。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米格格
出版天地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不会笑的插班生

杨鹏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0] ¥5

科技@你生活

阿孜古丽·吾拉木、张德政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4

人,机,生活

彭力立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29

1368—1840中国饮食生活:日常生活的饮食

伊永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8

滇金丝猴生活史

赵序茅 李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6

闲情乐事:留一些白,才是生活最好的模样

陈平原 编 梁实秋、周作人、林语堂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虫虫的百变生活

刘佳辉,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0

彩铅绘生活

宗怡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