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思勉:鸦片战争之役评论

2016-06-28作者:吕思勉编辑:谢爽

五口通商为中国见弱于外人之始,此乃积数千年之因,以成此一时代之果,断非一人一事之咎,然即就事论事,当时事势之危险,亦有可见者,今试举其荦荦大端,亦可见道咸以来清室之所以终不复振也。



一曰朝政之非。此役之主和论者,皆以为穆彰阿、耆英等数人,罪几诋为宋之秦桧,秦桧之为是为非姑措勿论,即以桧为误国,要不失为始终一贯之人,此役则忽而主和,忽而主战,和战既无定见,任使亦复不专,试问宋时有之乎?此可见宣宗之漫无成见,而中央亦无能主持大局之臣矣。清朝之不足为全国重心,已见于此。



二曰兵力之不振。外洋之船炮诚非我所能敌,然客主之形概不相如,众寡之数又复悬绝。果能尽力战守,断无败坏至此之理。当时所夸者林则徐广东之守,姚莹台湾之捷,然亦幸而英人未曾尽力猛攻耳。否则广东之防,未必可恃,况台湾乎?王廷兰致曾望颜书述当时各处调到之兵“纷扰喧呶,全无纪律 ……互斗杀人,教场中死尸不知凡几,城中逃匪难之百姓或指为汉奸,或劫其财帛,内外汹汹,几至激变”,甚至“夷兵抢夺十三洋行,官兵杂入其中,肩挑担负,千百成群,竟行遁去,点兵册中,从不闻清查一二。及至沿途讨要口粮,城外各处又将逃兵数千应付,回省以追逐洋鬼迷路为词”。(见《中西纪事》卷六)有兵如此,恃以应敌能无寒心乎?



三曰士大夫之虚骄,不能知己知彼,勤求敌情,又不能实事求是,尽其在我,而徒放言高论,轻挑强敌。此为自宋以来士大夫之积习,道、咸之时,亦复如此。当时于外国情形,可谓暗昧至极。(当时诸臣,惟林则徐能求通外情,日译外国报纸读之。然当英人向索烟价时,则徐复文有曰:“本大臣威震三江五湖,计取九州四海,兵精粮足,如尔小国,不守臣节,定即申奏天朝,请提神兵猛将,杀尽尔国,片甲无存。”抑何可笑!台湾获英俘后,上谕该逆夷中必有洞悉夷情之人,究竟该国地方周围几许?所属国共有若干?其最为强大不受该国统束者共有若干人?英吉利至回疆各部有无旱路可通?平素有无往来?俄罗斯是否接壤?有无贸易相通?此次遣来各伪官是否授自国王?抑由带兵之人派调?著达洪阿等逐层密讯,译取明确供词,据实具奏云云。则更堪发笑矣。按世界情形,当明末艾儒略等即已著有《职方外纪》等书,而当时中国之人,漫不留意,纪昀修《四库书目》,且疑其书为妄说,暗昧如此,安得不败绩失据耶?)而一切情势之妄论,则弥漫一时。穆彰阿等固非贤臣,然当时攻击之谈,则大都不切情实,且多诬罔之辞(如诋耆英、伊里布、牛鉴至英舰拜谒英国主像。又疑为天主像之类。见《中西纪事》卷八)。且如余葆纯不过一知府而能弭衅端于众怒难犯之时(三元里之众围义律时,葆纯亲出慰解,义律乃免。粤人指为通夷卖国,葆纯告病去。见《中西纪事》卷六)。江寿民不过一游士,而能挺身说谕洋将,保全一郡生灵(英临镇江后,讹传将因粮于扬州,淮商惧,将尽室行。寿民请身至英营诇之,乃成纳赂之议。其后在第一期赔款中扣去。兵不能御敌,不能责人民以不保全也。后太平军下镇江,寿民亦欲赂,令过扬不入,以身质其营中。太平军以数百人入城,果秋毫无犯。而清兵有续至者,太平军疑寿民陷之,鞭之,贯其耳,驱登城令退官兵。寿民乘间自杀,亦可哀矣。而《中西纪事》反诋为乘危邀利之市佣,寸磔之曾不足比死者一洒)。即至鲍鹏(广东人,识义律,为英商馆买办,粤督以查办私枭入之访案。鹏匿迹山东。琦善赴粤,沿途访通英语之人,知潍县招子庸以鹏荐,挈之至粤,于交涉事,数往来其间。见《中西纪事》卷六。案鹏非必端人,然当时通知外情者太少,用之亦不得已也)、张喜(伊里布家人。伊里布在浙时,曾使犒英师海上,坐此革职,及再起议和,喜仍往来其间。《中西纪事》卷七记其闻英人索赔款,喜拂衣而起,则亦非小人也)以市侩仆役,而能尽力国事,皆有其难能可贵者。而论者一切加以丑诋,掣当局之肘,灰任事之心,此等议论既多,往往国是因之动摇,以道谋而败大计。曾国藩办天津教案时,奏言“道光庚子以后,办理洋务,失在朝和夕战,无一定之至计,遂使外患渐深,不可收拾”。此固由君主之昏庸,辅臣之选耎,然此等高谈激论之士,亦不容分任其责也。



四则民心之不靖。王廷兰致曾望颜书云:“粤省自少公査办烟案以来,禁兴贩,杜走私,未免操之过刻。故兵怨之,夷怨之,私贩之莠民亦怨之。当积重之余,以为绝我衣食之原也。故当逆夷蠢动之时,群相附和 ……反恐逆夷不胜,鸦片不行,则前辙不能复蹈,而该逆又四布流言,以为与官为仇,绝不向民加害,于是奸民贪其利,顽民受其愚,虽督抚晓谕,示以能擒逆夷者,赏有差。数月以来,绝无成效,及至贼破四方炮台,复淫掠不堪,始悟其奸,操戈相向。设使当时被围不解,迟之数月,必有内应而开门迎贼者。食毛践土,乃良者少而莠者多,此可为痛哭者矣。《中西纪事》谓“关吏水师,无非汉奸,皆不利于烟土之禁,必欲破其局而后已。闻虎门失守时,水勇奉提督命开炮,无不杂以沙土”。此或传闻之辞,未必得实,然刘韵珂与金陵三帅书谓“除寻常受雇持刀放火各犯外,其为逆主谋,以及荷戈相从者何止万人”。证以各种纪事,前后各役,无不有汉奸为外人效力,则其言不尽诬矣。国民性丧失至此,能不惧乎?



此役之败绩,尚有一远因,历代与外国通商,多在南海,其地距中央远,为政府监察所不及,南方开辟晚,或以处左迁贬谪之人,或则用孤立无援之士,志气颓唐,能奋发有为者少,甚或不矜惜名节,而多见异物,足以起人贪欲之心,故岭南官吏贪黩者多,因此激变之事,历代有之,特其诒患皆不甚巨耳。中西启衅,名由烧烟,实因商务,今录《中西纪事》议论两节于后,此书见解诚稍偏激,然此论则皆情实也。



《中西纪事》节录


自康熙开海禁以来,三百年互市之消长变迁,令人不可思议。于是论者皆谓中西之衅,自烧烟启之,今载考前后,乃知衅端之原于互市,而非起于鸦片也。夫互市者,实中西交争之利,而关胥牙侩,必欲专之;外洋因利而得害,乃思以害贻中国,而阴收其利。善夫!范蔚宗之言曰:匈奴贪尚关市,嗜汉财物,汉亦通关市不绝以中之,此盛世柔远之术,知者知务之言也。中之云者,中其求利之欲耳。梯航万里,远涉风涛,得利则欣,失利则戚,人之常情,何足为惧。一自贪吏渔侵,奸商掊克,彼以求利而来,终于失利而返,能无怨谤之沸腾邪?明知倭祸,始于中官,继之以商侩,终于豪贵,于是外番之怨日深,而中国亦官民交困矣。



国初海禁既开,设关有四,江浙闽粤,无不可通。乃未几而粤东海关专其利薮。未几而十三行操其利权,税有定则。未几而益以规费支销名目,未几而益以归公充饷名目。始则取之在吏,继则取之在官。如据《澳门月报》言:洋行抽用定例,不得过三。今据嘉庆年间大班禀控之词,言棉花一石,价值八两,向例行用二钱四分,连税银不过四钱(据此则初定税则,每两不过二分,为百中取二)。其后每石行用,加至二两,几十倍之矣。又言茶叶税饷,二两五钱之外,洋行会馆,每石抽费六元至九元不等。计茶叶出口之价,不过三四倍于八两一石之棉花,而税用两行,已亏折其十之三,则增设名目之渐也。洋商不堪其悉索,则控于地方官,地方官不能平其讼,则越控于大府,大府不欲穷其狱,乃回诉于本国,于是带兵船讲论,而干戈之衅以起。《书》曰:若颠木之有由蘖。语曰:物必自腐也,而后虫生焉。由是言之,即使鸦片不入中国,亦未能保外洋之终于安靖而隐忍也。且鸦片之来,亦为货物之亏折起见耳。货物不得其利,乃思取违禁之物以补偿之。若使税用不增,逋欠可得,彼又何乐乎以违禁之烟土,而予关吏以把持,啖水师之贿赂哉?窃谓当日欲与之申明烟禁,必先取中西互市之全局,通盘折算,平其百货之税则行用,更择其胥侩之尤者而惩之,必使番人憬然于生计之嬴绌,不在鸦片之有无。但使关税行用之积蠹渐除,则湖丝茶叶之转输自便,此为中外一体,威福并行,制吏抚夷之策,似无逾于此者。不清其源,而图害其流,一旦决堤溃防,而莫之遏。虽藉十七省商民废著之赀,不足以填其无厌之壑。有识者观于鸦片之流毒中土,未尝不扼腕长叹,以为戎首兴于关市,其厉阶梗于封疆,则甚矣。漏巵之失轻,而养痈之患大也。(以上录自《中西纪事》卷三,十九页下半八行至廿一页下半七行。)



英人自闻烧烟之信,举国皇皇,皆以为此非正经贸易,其曲在我,因请其国主先禁栽种。若乘之机会,照会该国,询其关税行用,如何扰累,为之酌量裁减,则义律先入之言,未易得而中之。林制使查办此案,计其到粤未及十日,发令太早,蒇事过速,转令善后事宜,益形竭蹶。汉晁错之劝孝景削七国也,曰削之则反速而祸小,不削则反迟而祸大。制使当日烧烟之举,毋乃类是,故其请罪奏中,谓发之于此时,与发之于异日,其轻重当必有辨。然夷人惟利是趋,度非有不轨之逞。而以今日承平既久,水师废弛,彼强我弱,苟非迫于其势之不可遏,毋宁沈几观变,以徐视吾力之所能为,甚无取乎持之急而发之暴也。且法令必先于内而后及于外。今使发令之始,拟斩则必斩,拟绞则必绞,吸者先严于官幕,贩者先治其牙窑,内地之禁既多,则外来之烟自滞。然后仿盐法之减价敌私,平其百货之税则行用,以示通商之利,在此而不在彼。如是数年,然后与之申明烟禁,有不羁首系颈而就衔绁乎?即使其不便于大利之坐失,而别寻他衅,则其事亦必在数年之后,各省防范,皆如粤东,则反迟者又安见其祸大?今昔之形,固未可同日语也。(以上录自《中西纪事》卷四,廿页上半四行至完。)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吕思勉
出版译林出版社
定价36.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清华法律评论·第八卷·第二辑

《清华法律评论》编委会, 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3

考研英语题源深阅读Ⅴ 《经济学人》与《评论》分册

韩满玲、王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2

清华法律评论(第七卷第二辑)

《清华法律评论》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5

清华法律评论(第七卷第一辑)

清华法律评论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6

考研英语题源深阅读Ⅴ 《经济学人》与《评论》分册

韩满玲、王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7

清华法律评论(第六卷 第二辑)

清华法律评论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9

清华法律评论 第四卷第一辑

清华法律评论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7

清华法律评论第三卷第一辑

清华法律评论编委会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3

中国通史

吕思勉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4] ¥8

从第一代战争到第五代战争 世界经典战役点评

楚云(林利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