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什么时候起“不孝有三”变成了——学文、考研和读博?

2016-07-01作者:杜维明编辑:北京大学出版社

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些问题

毫无疑问,我们还不是一个完全开放的社会。有时候因为信息不对称,只看到树木,无法看到森林。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要全面深刻认识中国社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但是从感性层面来说,这几年我所了解的,对我的身心性命有强烈的冲击和震撼。如果划一个十字架,上面是自由,下面是公正或平等,左边是效率,右边是团结,那么六、七十年代,整个社会以内部的凝聚和团结、正义和公平作为重要的价值,对于效率和自由并不看重。改革开放后,邓小平对此做了很大的修订,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一部分人在相对自由的环境里,把经济搞起来。市场经济最重要的是自由,相对之下,对正义和平等,并不太重视。



经过10多年后,提出和谐社会,针对的是垄断的市场,钱和权的结合造成了畸形的控制系统,既得利益群体(包括部分官员、商人和学者)垄断了物质和象征资源。大多数人生活水平有所提高,但是生活品质和幸福感极差。


政策开始向农民等边缘化群体倾斜,但是力度太弱。经济上,国营企业还延续着不合理的分配方式。改革开放后中小企业迅猛发展的势头越来越弱。世界500强中,非国营的都被边缘化,能够成功的,或多或少都有特殊的关系,造成我们现在还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市场经济。 



此外,贪污、腐化问题十分严重,所造成的资源的浪费无法估计。据统计,中国的制造业以全球40%以上的资源仅创造不到20%的产值。此外,群体性事件急剧上升,多少人要到各级地方政府和中央请愿。民众的期望和实际的情况差距太大,即使他的生活比以前有了进步。


再看进城农民工,没有正常的居住环境,被赤裸裸地使用他们的劳力。据说,深圳本地居民只占总人口的40%,其余大多数是没有“利益”分享的打工仔。之所以还在忍受,是因为他们在城市干一个月,比在农村干一年赚的钱还多。此外,以往他们如果在城市呆不下去,还能回到农村,但是现在农村也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很多进城农民工已经回不去了,这是很重大的社会问题。



当然农民工表面上是用体力赚钱,其实不是这样。我看到一个报道,一批农民工到深圳挖土,导致患了严重的肺病,最终要么死亡要么病残,用生命换取家里基本的生活需求。这样的例子太多了。这是时代的悲剧。 

中国已经从市场经济变质为市场社会,任何价值都用经济衡量

今天的中国正陷入这样的奇观,一方面,我们好像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哈佛大学教授杨更生(经济发展研究权威)最近在“21世纪亚洲视野”年会中表示,根据购买力中国经济将在2017年超越美国。



另一方面,人均GDP排名在全世界很落后,不仅不是发展中国家,而是穷国。更可怕的是,基尼系数不仅比美国高,而且迅速超过巴西和南非,成为世界之最。这只是道听途说,还是的确如此,我没有调查研究,没有发言权。


一方面,中国出国旅游的人,花费超过德国和美国,排名世界第一。另一方面,有钱和没有钱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社会弥漫着一股戾气、焦虑。有人曾调查民众对当下社会的第一感受,绝大多数人选择的是焦虑、忧虑、抑郁、悲愤,多半都是负面的。在人类的四大价值——知识、智慧、金钱和权力面前,绝大多数中国大学生选择的是权力。这是我们的现实。 



以上问题还只是表面现象,我比较担心的是当下中国日益严重的市场社会问题。中国已经从市场经济变质为市场社会,任何价值都用经济衡量。也就是说市场的游戏规则,已经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


现在几乎所有的领域,政府、企业、媒体、学术、宗教都被市场化了。对学术研究而言,正常的高深知识研究,应该使得知识界的文化素质提高,能使得文化水平提高,这是健康的形态,不健康的是文化界的浮躁,不知何去何从,知识分子没有方向,直接影响学术界的基础研究,如果说有时候政治的压力,能够创造有抗议精神的哲学家、文学家,但是经济的腐化势头常常泛滥成灾不可抗拒,权和钱的结合,对社会、学术的侵害就更厉害了。



学术界的腐化,超过一般腐化。基辛格说,学术界的斗争是最惨烈的,常常为芝麻蒜皮的小事,争得你死我活。今天的学者们见面,淡学问已经很难,谈房地产,谈汽车,谈小孩的学前教育,我是研究历史的制度问题,你是研究王夫之,我研究古代的诗经,你是研究鲁迅,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文科本身缺乏沟通。不仅如此,宗教等神圣的事业都被商业化了,寺庙变成了商场,和尚变成了会计师。一个社会用市场的潜规则处理一切社会事务。损人损己、损人不利己的人愈来愈多,这对一个社会将是非常危险的。



整个大陆社会对人文学、人文理念及人文价值不够重视。现在有一句顺口溜,不孝有三:学文、考研和读博。这个氛围太坏。不仅大陆是这样的情况,整个文化中国都是如此。我从14岁开始对儒学有兴趣,但我的亲戚很不理解,英文那么好,为什么要搞中文?为什么不搞经济和法律?居然学文史哲,为什么不学西洋哲学和英国文学?居然还搞中国哲学,还搞儒家?这种状况不可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改变。



相比之下,西方从事中国学研究的,都是他们精英中的精英,包括日本、韩国,也是如此,与中国研究有关的都是最好的人才。整个文化中国被边缘化的儒家哲学,台湾大学哲学系、香港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情况都不容乐观。大陆的大学中,一个大学有五六个像样的从事哲学研究,那就是精英中的精英,不要讲软实力了,真正的文化积累都成问题,这是客观事实。 

市场中国的出路在哪里? 

我们现在没有敬畏感,另外诚信也几乎丧失殆尽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怀疑心太强。我们的社会虽然元气充沛,热情洋溢,有活力也有竞争力,但也出现了问题,如果碰到原教旨主义者和狭隘的民族主义,那就更麻烦。我们可以从两方面着手: 


第一,西方启蒙所代表的价值必须要积极培养。五四以来,我们碰到的困境,是强烈的爱国主义和强烈的反传统。五四一代在四个问题上没有处理好:传统文化如何继承,糟粕如何批判,西方文化如何引进,又如何排拒。强烈地排外和媚外,强烈地反传统,认为中国的都是不好的。



很多矛盾纠缠在一起,现在我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感受,关于消费主义、物质主义、诚信丧失等问题的出现,在这样的背景下,我比较认同王元化曾经竭力提倡的新启蒙。我们对现代西方的学习,实际上还是太少。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心态。人家问我是做什么的?我情愿说我是自由主义的儒家,我不是原教旨主义的儒家,也不是新儒家。即要把经济人所体现出来的价值作为正面价值。


经济人是启蒙所塑造的人,他是理性的动物,了解自己的利益,在相对自由的市场,尽量扩大他的利益,但不要干涉别人正当的权益,并且他的活动应在法律框架中,遵守游戏规则。这样的人是有理性的,崇尚自由,有很强的权利意识,有法制观念,同时具有个人的独立性、个人的尊严和个人的自主性,这些都是我们所缺乏的。我们的市场要建立有法制的市场,我们还没有资格讲人治,我们亟待建立的是最低的法治。我们要借鉴香港的经验,对比如药监局贪污腐败要严惩,这是要把我们的社会搞垮的。 



可喜的是,现在中国人的个体意识已经开始觉醒,比如投诉就是一种自觉的现代意识。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期间,我们为了改变国际形象,无论建筑还是服务都是第一流的。我们既然可以办好世界第一流的国际机场,没有理由不办好世界第一流的交通系统。然后是处理行政效率的问题,在这方面,李克强的理念是对的,政府要放权,要自制和自律,很多自己不该管的不要管,让私有企业有发展空间。

 

第二,重新发掘传统文化的资源。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应摆在历史的脉络和语境中重新了解西方。就是调控系统,限制有钱有权人的行为。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就是限制政府,怕政府专权;限制官员,怕官员滥权。这其中,宪法是最后的一道防线。



韩国学者成在鹤有一篇重要的博士论文《作为宪法主义的儒家》,就仔细分析了礼的观念在儒家是怎么实践的——在中国传统社会,从汉代以来,是以礼为主的调控系统。严格意义上来说,礼很大一部分就相当于英美的习惯法。精英犯礼,是不得了的事情。礼是一个象征符号,不是一个硬性的规定,而是一个软性的道德说教。上至圣谕,下到民间,均遵守不同的教谕。因此,在中国最不自由的就是皇帝。他的一生,没有一刻不是在公众的关注下的,左史记言,右史记事,没有隐私。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出现很多的暴君,也很少有杰出的英主。



在传统社会,大多数人将礼教的价值变成自己内在的价值。为什么一个县官带几个幕僚,没有军队和警察,就能维稳?就是因为有很多大家必须遵守的规定,如乡约;有所有人需遵守的价值标准,如仁义礼智信。我们对传统文化不要戴有色眼镜,我们的社会已经进入到一个更宽广的时代,应该有各种不同的资源。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杜维明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4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丁丁上学了1.如果变成大人

彭柳蓉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6

变成小鱼的日子

陆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财富号历险记富二代变成穷光蛋

张帆,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6

变成鱼缸的猫

陈丝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没有什么不可能:乔布斯传

李亚萍,张婧婧著
华文出版社[2012] ¥9

考研数学历年真题名师精解(数学三)

胡金德、谭泽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2

考研数学大纲配套辅导全书(数学三)

胡金德、谭泽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9

考研数学考前冲刺10套卷 (数学三)

胡金德, 谭泽光,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7

考研数学大纲配套辅导全书(数学三)

胡金德、谭泽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5

考研数学历年真题名师精解(数学三)

胡金德、谭泽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