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你走西口,妹妹我实难留......

2016-07-05作者:宿绍明编辑:学苑出版社


二十世纪初年,在素有“无平地沃土之饶,无水泉灌溉之益”的山西祁县,乡民只有靠垦种上岭下坂活命。


可是,三年一次大灾害后又赶上连续三年大旱,天天有人成为饿殍,民不聊生。于是,男人们背起简单的行囊,听着女人们合着血泪唱的《走西口》踏上了走西口的道路。


这是几年前,以真实历史事件改编成电视剧《走西口》的故事起点。

 

走西口,是“中国近代史上最著名的五次人口迁徙”(包括“走西口”、“闯关东”、“蹚古道”、“下南洋”和“赴金山”)事件之一。

 

从明朝中期至民国初年的四百余年中,无数山西人、陕西人、河北人背井离乡,涌入归化城、土默特、察哈尔和鄂尔多斯等地谋生。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在难留,

手拉着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


哥哥你出村口,小妹妹我有句话儿留,

走路走那大路的口,人马多来解忧愁。


 这首流传百余年的山西民歌,唱出了几年代人的无奈与辛酸。

 

山西人走西口路线之一,是一条路向西,经杀虎口出关,进入蒙古草原。


走出杀虎口,就到了昔日由山西人包揽经商天下的归化与绥远、库伦和多伦、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及新疆等地区......


咦等等,不对,似乎楼有点歪~



我们要聊的是“走西口”,但并非您想象的这个。如何走出西口的事暂且不表,咱今儿要说的是那些走进西口的人。

 

啥?大家都忙着到关外赚营生,谁会专程挑个穷乡僻壤生活啊?

 


此言差矣,杀虎口(即“西口”)虽难比京师能吃香喝辣,但这里是内地通往大漠的咽喉要到,也是重要的军事重镇。

 

康熙三十二年,一批八旗驻防奉命来到西口,“原因噶尔丹之事,预之为备也”。


杀虎口,原名杀胡口、杀胡堡,从名称可见当时长城内与边塞民族关系的紧张状况。



有理由相信,从天子之城初入杀虎口时,八旗兵丁的心理阴影面积还是蛮大的。让我们了解下他们所处的环境:

 

地处半干旱气候地带

年降雨量400毫米

年平均气温3.6℃

平均风力3—5级

最大风力可达8—9级

 

好吧不用担心了,让我们坐等风来,包你一眨眼回到四季如春的京师~


 

然皇命不可违,还是努力适应新环境吧~没有条件,咱自己创造。谁曾想,驻防士兵的到来很快繁荣了这个边陲小镇。

 

乾隆期间,京城派往各地驻防的官兵以及随行亲属、佣人,需要经由右玉(位于山西省朔州市)前往其他防地,对调官兵同样在此中转。一些精明的关南(即雁门关以南)商人也从山西中部纷至沓来。



有的在右玉城杀虎口开店,成为坐商,有的以右玉城和杀虎口为基地,生意做到了蒙古、俄罗斯,成为行商,有的跟随平息叛乱的大军,做起了大军的后勤保障工作,赚起了官府的钱。

 

一时期,右玉城和杀虎口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商贾云集,行商往返,车水马龙,一派繁荣景象。


入夜,随着鼓楼上的更鼓响起,小贩们手推木制独轮车,车辕上挂一盏马灯,走街串巷叫卖猪蹄、熏肉、莲花豆……

 

您以为,光卖卖猪肉白菜、布匹绸缎就完了?

 

每当年关,大多内外蒙古的王公要走杀虎口进京上朝,商人们便趁机做起“印票”生意,即向那些蒙古王公大放高利贷。



至此,“凡四方商贾负贩者,云屯猬集,即佣于游食之人,亦络绎而至”,开启了杀虎口近200年的极盛时期。

 

再来瞧瞧咱们的兵哥哥过得如何:


酒肆里红烛高照,八旗兵丁们,商贾旅客们,三五结伴,吆五喝六,尽情消遣。


尽管从乾隆朝后期起,满族人口繁衍较快,八旗兵丁的生计日趋维艰,但其基本生活来源——“钱粮”还能勉强发放,所以,这种表明上的“繁荣”一直延续到清末民初。

 

当然,八旗驻防不是来吃喝享乐的,他们的目的是军事和镇压。   

 

雍正上谕:兵可百年不用,不可一日不备。帝王之治天下,未有不以明武备为先务。

 

右玉自设立驻防以来,历任将军都十分重视对兵丁的训练。康熙、雍正两朝,右玉每月在大教场会操两次,驻防将军亲临检阅。此时,是各旗官兵最卖力气的时候,如果成绩好,脸上有光,还会得到赏赐。



一直到乾隆年间平定了达瓦齐和阿睦尔撒纳之乱后,此地的八旗驻兵再未参加较大战事。兵力由八千余人减为二三百人,规格也由“将军级”降为“城守尉级”。 


顺便说一嘴,右玉的八旗驻防兵除每月有固定饷俸和口粮外,遇有将士阵亡、出兵、出差、红白事等,还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按理说应当衣食无忧了,实则并不尽然。

 


总结原因,无外乎战事频繁、死伤惨重,加之物价上涨、出征军费自理,还有人口日繁等。当然,身为八旗子弟,本身还面临着“不仕不农不工不商”的窘境。

 

好啦,虾兵蟹将的事不多说,要知道,许多著名人物与这块驻防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他们中,有的在右玉为官,成为统辖一方的大员;


有的随同八旗驻防将士征战沙场,建功立业;


还有的人卷入政治斗争旋涡成为牺牲品,右玉就成了他们的流放之地。

 

苏努(1648—1725),是清朝开国元勋努尔哈赤长子褚英的重孙,因系清宗室的直系宗族,故在康熙一朝是受到重用的。


他以镇国公和贝子的身份历任宗人府左宗正、镶红旗满洲都统,纂修玉牒总裁官及盛京将军,可谓仕途顺达、官运亨通。


 

然而不幸的是,苏努与康熙帝皇八子允禩、皇九子允禟等关系密切,卷入了康熙帝玄烨诸子的皇位斗争,故深为皇四子胤禛所忌恨。

 

胤禛继位之初,为了拉拢他,晋封苏努为贝勒,授其第七子勒什亨为领侍卫内大臣,但不久即加之以罪。

 

雍正二年(1724年)五月十四日,雍正下旨:


苏努于我父子兄弟骨肉之中,馋谮离间,暗中钻营,惟扰乱国家是务,朕防之有年矣……


朕即位后,于苏努格外佳恩,晋封贝勒,亦冀伊等感朕宽大之恩,迁善改过耳。


讵意勒什亨并不感戴,仍袒护贝子允禟,扶同隐匿,将所交事件,故为迟延……


以苏努毫无悔改之意,革去贝勒,为防留京煽惑众心,著伊同在京诸子,于十日内带往右卫居住。


在苏努的十三个儿子中,除两个病故、两个流放西宁、一个监禁赣州外,其余八个儿子都随他来到了右玉。

 

在清代,右玉地处偏僻,自然环境恶劣,生活艰苦,也成为如同黑龙江、宁古塔、新疆的流放地之一,以至出现犯满为患之虞。


以上内容摘自《西口八旗防志》,八旗驻防军事体系建立在什么背景下?排兵布阵有何讲究?感兴趣的亲可以看看这本书噢~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宿绍明
出版学苑出版社
定价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走出高中物理教学难的误区

张茂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0

漂亮妹妹

华文出版社[2014] ¥18

嘉丽妹妹

(美)德莱赛(Dreiser,T.)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3] ¥8

嘉莉妹妹(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 德莱塞 (Dreiser,T.) ,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24

闲情乐事:留一些白,才是生活最好的模样

陈平原 编 梁实秋、周作人、林语堂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澳洲留学的那些事儿

秦岭,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5] ¥6

你知道我的迷惘——商业伦理案例选辑

钱小军、姜朋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