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创造历史,女子就是历史

2016-07-07作者:[德]斯宾格勒 著;齐世荣 译编辑:谢爽

我们称之为生活的宇宙长流的一种深不可测的秘密是,它们分成两性。在固着于土地上的植物界的存在川流中,宇宙长流就在试图彼此分开,如同开花植物的象征提示给我们的——分成一种本身就是这个存在的东西和一种使这个存在延续下去的东西。动物是自由的,是一个大世界——宇宙——中的若干个小世界,它们作为小宇宙而分离开来,并且与大宇宙互相对立。并且,当动物界展现其历史时,阳性和阴性双重存在的两种方向就日益明确地展现出来了。



阴性更为挨近宇宙。它更深地生根在大地中,而且它直接卷入了自然的伟大的循环节奏之中。阳性则比较自由,更有动物性,更为易感——就感觉和理解等等而论——更为觉醒,更为紧张。


男性生动地体验命运,而且领悟因果律,即领悟已成的因果逻辑。反之,女性本身就是命运、时间和方成的有机逻辑,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因果律的原则对她是永远陌生的。每当男人试图给予命运以任何可触知的形式时,他总感到它是阴性形式的,称它为莫爱拉女神(Moirai)、帕尔卡女神(Parcæ)、诺尔恩女神(Norns)。最高的神本身从来不是命运,却总是它的代表或它的主人——正如男子代表或支配女子一样。在最初的时候,女子也是预见者,不是因为她知道未来,而是因为她就是未来。僧侣只阐述神谕;女子则是神谕本身,时间就是通过她来表现的。



男子创造历史,女子就是历史。在这里,非常清楚但仍难于理解的是,一切活生生的事变都有双重意义——一方面,我们感到宇宙长流如斯,另一方面,前后相继的个人连续使我们回溯到作为这一长流的接受者、容纳者和保持者的小宇宙的本身。这“第二种”历史才是具有阳性特征的——即政治性的、社会性的、较之阴性更有意识、更自由、更易激动。它回溯到动物界的深处,并在诸伟大文化的生活历程中得到最高象征的和世界历史的表现。反之,阴性是世代连续的、原始的、永恒的、母性的、植物性的(因为植物内部总有某种雌性的东西)无文化的历史。这种历史永不改变,而是始终如一地、寂静地贯穿各种动物和各种人类的存在,贯穿一切短暂的个别文化。回想起来,它原是和生活本身同义的。这种历史也不是没有它的战斗和悲剧。女子在分娩时就赢得了她的胜利。阿兹特克人——墨西哥文化中的罗马人——把在分娩中的妇女当作一个勇敢的战士来尊敬,如果她死了,人们就用像阵亡的英雄一样的葬仪来埋葬她。女子的政策永远是征服男子,通过男子,她能成为孩子们的母亲,通过男子,她能成为历史、命运和未来。她的极度羞涩的目标、她的灵巧手腕的目标,从来就是她的儿子的父亲。相反,男子的重心主要放在另一种历史上面,要那个儿子作为他的儿子,作为他的血统和历史传统的继承者和传递者。



这里,在男子和女子身上,两种历史正在为权力而斗争。女人是强有力的,完全是她的本来面貌,她只根据同她本身和她的命定的角色的关系,去体会男子和儿子们。反之,在阳性存在物方面,却存在着某种矛盾;他是这个男子,同时又是另一种人,这另一种人是女人既不了解也不承认的,她认为这是对她的最神圣事物的劫夺和暴行。两性之间这种秘密的和根本的战争,从有两性时起就一直在进行,而且在两性继续存在时,仍将不声不响地、剧烈地、不容情地、残酷地继续进行下去。在这场战争里面,也有政策、战斗、联盟、条约和叛变。对尘世的深刻迷恋和校准方向的原始本能所产生的爱与憎的种族感情,在两性间盛行——而且较之男子与男子之间的另一种历史中的爱与恨的种族感情具有更不可思议的力量。世间有爱情抒情诗和战争抒情诗、爱情舞蹈和武器舞蹈,有两种悲剧——奥赛罗和麦克白斯。但在政治世界中,还没有任何东西能和克吕泰涅斯特拉的或克里姆希尔特的巨大仇恨相比。



所以,女人鄙视另一种历史——男人的政治——那是她所决不能理解的,她所见到的只是那种历史从她那里夺去了她的儿子。取消无数次分娩的胜利,对她说来难道是一场胜利的战斗吗?男子为了自己的历史牺牲女人的历史;无疑地,世间也有一种女性的英雄主义,它骄傲地奉献出她的儿子(喀德邻•斯弗察在伊莫拉的墙垣上),不过尽管如此,过去有过、现在有并将永远有一种女人的——甚至动物界的雌性的——秘密政治,它力图把她的男子引离他的历史,并把他的身心都编入她自己植物性的属类相传的历史中——即编入她自己中。然而,男人历史中所完成的一切是在家庭、妻儿、种族等等口号下完成的,其目的是在掩护和维持这种生与死的历史。男子和男子的冲突,始终是为了血统、为了女子之故。女人,作为时间,是历史存在的根本原因。



具有种族性的女子,甚至在她还不知道这一点时就已经感到了它。她是命运,她扮演命运。这场戏剧从男子们为占有她而进行斗争开始——海伦、卡门的悲剧、喀德邻二世、拿破仑和那终于把贝尔纳多特引向他仇敌方面的黛赛利•克莱丽的故事——而且,这不仅是一种人类的戏剧,因为这种斗争早在动物界中就开始了,并充满了全部动物的历史。而在她以母亲、妻室或女统治者的身份支配各帝国命运时——尼亚拉英雄故事里面的霍尔哥德、法兰克皇后布伦谢尔德、把罗马教皇职位给予她所选中的男子们的马路夏——这种戏剧便达到了顶点。男子在他的历史中向上爬,直到掌握一个国家的前途——随后,女子到来,迫使他屈膝。民族和国家可能因此而趋于毁灭,但她在她的历史中已经获得了胜利。归根到底,这始终是一个具有种族性女人关于政治野心的目的。



因此,历史具有双重含义,哪一种都不可亵渎。它是宇宙的或政治的,它是存在或保持存在,有两种命运、两种战争、两种悲剧——公众的和私人的。没有任何东西能把这种二重性从世界上消除。这种二重性是根本的,根扎在既是宇宙中的小宇宙又是宇宙的参与者的动物本质中。它以一种职责冲突的形式出现于一切意义重大的关头,这种冲突只对男人才存在,对女人则不然,而且在一种高级文化的进程中,这种冲突从未被克服过,却只是被加深而已。有公共生活,也有私人生活,有公法也有私法,有公共祀拜也有家庭祀拜。作为等级,存在对前一种历史是“合乎形式”的;作为族系,它在源源长流中本身就是后一种历史。这就是古代日耳曼人对血统关系的“刀剑方面”和“纺缍方面”之间的区别。定向时间的双重意义在国家和家族的观念中得到了它的最高表现。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德]斯宾格勒 著;齐世荣 译
出版群言出版社
定价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何家女子——三代婦女傳奇

鄭宏泰、 黃紹倫
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2010] ¥74

聰明女子像蝴蝶

楊雪兒
萬里機構出版有限公司[2009] ¥16

软陶,就是这么简单——一本超详细的制作攻略书

猥琐鱼、姬小姬、佳期、北都北都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62

养生就是养阳气:火神派医家谈养生

傅文录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4] ¥11

学习,就是找对方法

张超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5

教育就是培养习惯

林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5

不是第一,就是唯一

李燕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团结就是力量

范孝申编著
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2010] ¥11

企业间电子商务价值创造:部署、适配与重构的新机制

朱镇、江毅、池毛毛、赵晶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9

劳动创造美学

陈相道, 李良玉, 著
辽宁美术出版社[2016] ¥20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