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至今,为什么人类一直偏爱金子?据说黄金是宙斯之子!

2016-07-08作者:[英] 苏珊·拉·尼斯 著;汪瑞 译编辑:谢爽

黄金是宙斯之子,蛀虫和铁锈都无法侵蚀。——品达(Pindar),约公元前522年至前422年


从古至今,拜神的场所一直用黄金作为装饰。传说耶路撒冷的所罗门神殿的墙、地板和门都覆盖着黄金,而在清真寺、犹太人会堂、神殿和教堂等建筑的圆顶和内部装饰上采用镀金的做法一直延续至今。神祇金像在远古时期就有记载,比如《圣经》中所说的金牛犊,以色列人崇拜它,而摩西则摧毁了它。这个故事广泛流传于犹太人、基督徒和穆斯林的经典文献中。而在古典世界,根据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的说法,伯里克利(Pericles)对雅典市民做了一番演讲,内容是雅典已经濒临与斯巴达交战的边缘,需要借用财政支持,来源包括供奉给神庙的黄金白银,以及用来装饰卫城神殿中巨大的雅典娜象牙雕塑的40达伦(1达伦等于30.5公斤)黄金。人们要求他们保证在战后能恢复原样,甚至更好:不用说,损坏崇拜的金神像总是有风险的。


(上图)小金佛像,高6.8厘米,印度尼西亚爪哇岛,公元10世纪。


而在那些没有国家银行的地方,就像古代的希腊世界,社会的共同财富可以存放在神殿庇护所,借助人们对于神祇报复的忌惮来震慑窃贼。宗教中心倾向于在自身身上节省开支,相关铭文中也提及其从神殿财富中获得借贷。希望从神祇那里获得庇佑的乞愿者带来了供奉品,祭司则能够因为他们付出的服务而要求获得酬劳。例如,北印度的笈多王朝(约公元320年至540年)的国王们,在举行杀马献祭仪式来确立其王位时,被要求按照印度教的传统文本《吠陀》(Veda)圣典,向神庙献上黄金。这种献祭,特别是要求用黄金来支付,为笈多王朝的黄金货币提供了有力的补充。


给神祇的礼物


就像人间的统治者一样,神祇也希望有礼物和供奉来被取悦。资助兴建用于崇拜神祇的漂亮场所,是富有的赞助者用来自我救赎的方式,无疑也是为了弥补其在积累财富的过程中所犯下的有悖伦理的行为。以弗所(Ephesus,也译作艾菲索斯)是小亚细亚沿岸一个富饶的希腊城市,以弗所的阿尔忒弥斯神殿(the temple of Artemis)是在之前神殿的遗址上重建的,曾位列世界七大奇迹之一,至今已片瓦无存。这一巨大工程的赞助者是吕底亚的最后一位国王克罗伊斯,人们在遗址的遗留物中发现了一些早期银金矿的钱币。阿尔忒弥斯女神崇拜与生育孩子和野生动物有关:早期将她表现为“动物的女主人”,每只手上都握着一只野生动物。罗马时期在她身上加上了弓和箭,就像女猎人狄安娜(Diana)一样。


(上图)人体各部分的黄金微缩模型,来自以弗所(现土耳其境内)希腊时期的阿尔忒弥斯神庙,腿和脚长2.7厘米,约公元前650年至公元前600年。朝圣者供奉这些是为了祈求神祗治愈疾病。


(上图)有带翼女神形象的黄金饰板, 来自罗德岛卡米罗斯(Kamiros)的某个墓葬, 高5.2 厘米, 公元前700年至公元前600年。这类女神被称为“动物之主”,每只手上提着一只狮子或鸟, 细节部分用掐丝或造粒技术装饰。饰板底部穿了两个孔, 用来挂垂饰或者缝在衣服上。


神殿供奉着伟大的阿尔忒弥斯祭祀神像,吸引朝圣者们从方圆几百英里前来,祈求女神能治愈疾病,商贸获财,或生养孩子。朝圣者向世界各个圣地的神祇献上供奉品。这些未必都是有钱人,但他们将其拥有的最好的东西倾囊而出。


(上图)黄金饰板, 来自英国赫特福德郡的阿什维尔(Ashwell), 高6至16厘米,年代为罗马人统治英国时期。饰板上刻有凯尔特女神塞奴娜(Senuna)的名字,她被描绘成罗马女神密涅瓦的样子。黄金饰板底部都有凸起,也许是用来插在地上让它们竖立。铭文中还有供奉者的名字,并希望女神能实现他们的祈愿。


(上图)奥克瑟斯宝藏中的黄金饰板, 或许来自塔赫提库瓦德地区(Takht-i Kuwad, 现塔吉克斯坦)的一座神庙,高15 厘米, 阿契美尼德王朝,公元前5 世纪至前4世纪。饰板上的人物也许是一位祭司,因为他手里拿着一捆棍子,这是拜火教的神杖,最初是在宗教仪式中用于指挥的。这是50 块黄金饰板中的一块,其中大多数都描绘着人物,可能是供奉给神庙的供品。


献给死亡的金子


相信来生是大多数宗教的信条。一些宗教也认为,死后配置一些可用于来生的俗世的东西,是既有可能的,也是非常必要的。在英国的萨顿胡地区,一位被认为是东盎格鲁的盎格鲁—撒克逊统治者德雷沃尔德国王(599—624/5)的男性,被埋在一艘长达27米的木船中。这艘船被掩盖在一个高大的坟堆之下,陪葬有金制的徽章,以及皇家宴会所需要的所有东西。在这些随葬物品中,还有一个装有37枚1/3西斯金币的钱包,每一枚都来自于不同的法兰克人的造币厂,还有3个币坯和2个小金铸锭。币坯上标注的数字是40,也许就是应该付给划船到“彼岸”的人的报酬,而2个小金铸锭则应是付给2个舵手的。


(上图)钱包盖和钱包里发现的一些金币、金铸锭,钱包盖宽19厘米, 来自英格兰萨福克郡萨顿胡的船葬,公元7 世纪早期。


从中国的皇帝到埃及的法老,从西坎(Sicán,秘鲁)的君主到色雷斯(巴尔干)的武士贵族,这些有权有势者都想将与他们生活地位匹配的一切都带进坟墓之中。一些为葬礼所准备的物品能消耗其在世时的大部分财富,使得黄金和其他贵重商品从流通环节中转移出去。即便是家境不算富裕的人家,也会随葬财产以确保其来世生活舒适。这种广泛传播的信仰使得盗墓成为一种全球性的职业。


(上图)亚述首都尼尼微(Nineveh)晚期遗址的墓葬中出土的黄金面具,长13.9 厘米,伊拉克北部,公元2世纪。在该墓葬中发现了两具尸体,其中一具是女人。两人都有金面具和眼部盖片。尸体上还放着一些金戒指、金纽扣、金豆子和罗马皇帝提比略(Tiberius, 公元14 年至37 年在位)时期的金币。


(上图)有凸纹装饰的黄金薄片头饰,为秘鲁卡马纳(Camaná)山谷的一具木乃伊头上所戴, 长23 厘米, 公元1 世纪。头饰中间的人脸图案也许与雨神有关,其眼睛下部的条纹也许代表了眼泪。


(上图)带彩绘的镀金木乃伊面具, 高44 厘米, 埃及,公元前1 世纪晚期至公元1 世纪早期。这类面具是戴在木乃伊的头上的。


(上图)书籍插图,沙贾汗(Shah Jahan) 和儿子一起拜见圣人,纸上绘画并贴金,18 世纪早期,伊斯兰,莫卧儿风格。


(上图)印度湿婆神鎏金铜像, 高28 厘米, 柬埔寨,11 世纪。


圣物箱


对于佛教、基督教、印度教、伊斯兰教、萨满教和其他众多宗教的信徒来说,圣人遗物是非常重要的。圣物就是与圣人或诸如耶稣、佛陀或穆罕默德等人相关的物品,绝不只是纪念物而已。人们一直相信它们具有某种神奇的治病神力,或与某些神迹相关。圣物箱即是盛放和展示这些遗物的容器。因为圣物比“名贵宝石和黄金更价值连城”,所以它们通常被盛放在黄金制成或装饰的容器里。从中世纪开始,无论是欧洲还是拜占庭地区,这些珍贵的圣物箱本身也成为一种主要的艺术形式。虔诚的赞助人会捐献黄金和宝石来装饰圣物箱,尽管这些圣物箱有时并不像它们看上去那样华丽珍贵。比如真人大小的圣尤斯塔斯(St Eustace)头像圣物箱表面被黄金和宝石所覆盖,但实际上黄金只是镀金,而其中一些“宝石”只是玻璃。根据传说,圣尤斯塔斯是罗马皇帝图拉真(Trajan,公元98年至117年在位)的一位将军。他在狩猎中皈依了基督教,当时他看到一个幻象,一只牡鹿的鹿角上有一个发光的十字架。随后,在一次战役胜利之后,他拒绝加入感谢罗马神祇的队伍中,连同妻儿一起被火烧死。


(上图)镶珐琅的黄金圣物十字架,据传发现于君士坦丁堡的大宫殿遗址,宽3 厘米,公元11 世纪早期。十字架的头和尾用铰链连接起来。最上部的链帽拧开后,两边可以打开,露出遗物(很可能是来自真十字架的一块碎片)。


(上图)圣尤斯塔斯头像圣物箱,高33.5 厘米,瑞士巴塞尔(Basle), 约1200 年。此圣物箱用来保存圣人头骨残片。


在早期的佛教中,圣物崇拜也是非常重要的。人们建造高大的建筑物(舍利塔)来安放佛陀及其僧侣们的遗物。佛教徒的遗物通常与所谓的“七宝”一同安葬,黄金就是其中之一。19世纪在犍陀罗(Gandhara)毕马兰(Bimaran,现在的阿富汗境内)曾发现过一个盛放佛骨舍利的圣物箱,上面镌刻着铭文。但圣物箱的盖子和其中的圣骨已不复存在。随葬的还有一些小珍珠、各种宝石和一般珍贵的石头,以及四枚硬币。


(上图)镶石榴石的金舍利盒,高6.7 厘米,来自犍陀罗毕马兰第二舍利塔,约公元50年。饰带中有对佛陀最早的描绘。


太阳崇拜


很多神话都把黄金与太阳的能量联系在一起。例如在安第斯文化中,黄金被称为“太阳的汗珠”,白银则是“月亮的眼泪”。在印加文化中,黄金是太阳神因蒂(Inti)的象征物,在秘鲁库斯科(Cusco)的太阳神庙中有一个花园,以各式各样的植物、动物和人都是黄金和白银铸造而闻名。哥伦比亚的莫伊斯卡(Muisca)印第安人建造了太阳神庙和月亮神庙,他们有着异常复杂的信仰系统,其中有四种主要神祇,以及无数的精神实体。供奉神的供品对于宗教仪式来说相当重要,有无数个人、动物和武器的微缩复制品,活灵活现,细节复杂,由黄金、图帕伽(Tumbaga,一种铜和金的合金)和铜铸成,被放在诸如湖泊之类的地方。


(上图)来自马达加斯加的符咒(马哈拉,mohara),宽20厘米, 约1820 年代。马哈拉被赋予了魔力,如何使用其魔力的知识在家族世代之间传承,以便与祖先和神灵联系。


古埃及人认为黄金是一种神圣的、坚不可摧的金属,他们的太阳神拉(Ra)就有纯金的身躯。埃及人相信神祇的肤色都是金色的,在石棺的一端会描绘女神伊西斯(Isis)和奈芙蒂斯(Nephthys)姐妹,在象形文字中她们代表的是“黄金”。而对于西非洲的阿桑特人来说,黄金是太阳在尘世间的匹配物,也是生命力(kra)的物质呈现。在统治者的徽章上,黄金代表的是纯洁和活力,在阿桑特人的宫廷中,国王的金凳子是最重要的象征物。在阿桑特人的传说中,1701年的某一天,奥赛•图图(Osei Tutu)正坐在树下,金凳子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膝盖上,代表了上天授予他神圣的统治权力。


(上图)腰带上的祈祷书,高6.35厘米, 英国伦敦, 公元1540—1545 年。这本附有黄金封面的微型基督教祈祷书,配有可以悬挂在腰带上的饰件,这在大约1530—1560 年间英国宫廷的女士阶层非常流行。


神和敬神


综上所述,人们似乎发现在宗教规条中,黄金是一种约定俗成的符号,但也不尽然。在很多宗教中,严格的戒律要求人们杜绝各种世俗杂物和放弃财产,黄金制品当然也属于世俗物品的范畴。例如,从伊斯兰教早期开始,贵金属和金钱总引起人们深切的不安,但金钱对于社会各个方面的流畅运转却是至关重要的,无论是贸易还是税收。为了抑制其负面影响,人们建立了条规来控制财产的比例,规定了其中必须作为施舍金的部分,也明令禁止高利贷(神圣的《古兰经》也明确禁止这一行为)。人们被禁止使用贵金属制成的餐具,男人也不能佩戴黄金饰品。允许使用金币,但传统金币上的头像则被宗教文本所取代。


(上图)伊朗库姆(Qumm)铸造的第纳尔正面,伊斯兰教历337 年(公元967 年),上有用库法体(Kufic)撰写的伊斯兰真言( 萨哈达,shahada):“无一是主,唯有安拉。他是孤独的。他没有同伴。他是孤独的。”金币的中间不是布瓦德(Buwahid) 统治者肖像,而是他的头衔,在金币的四周空白处有传说中的日期。


在很多宗教中,都建立了明确的规条来调和精神财富和世俗财富。例如,耆那教信奉筏驮摩那(即大雄,Mahavira,与佛陀同时期)的僧众们,有一整套极为严峻的自制规条,却鼓励教众从事一些遵纪守法的商业和专业活动,这些活动在印度的财政系统中充当主角。所以说,黄金在世界各种宗教中总是具有说不清道不明的位置。


(上图)有宝石装饰的佛教护身符,长7.5 厘米,发现于贾拉拉巴德(Jalalabad)的阿什婆湿佛塔(AhinPosh stupa), 阿富汗( 古代犍陀罗),公元2 世纪。在菩萨造像中也能看到与之类似的吊坠,悬挂在圣线上,从左肩穿过身体。


纵观历史,黄金对于确立统治者的神圣王权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也巩固了宗教机构的财富和权力,它曾经被用来装饰崇拜神祇的场所,为神祇增添荣耀。尽管如此,它也被视为万恶之源。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英] 苏珊·拉·尼斯 著;汪瑞 译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6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墙垣边的人类:从建筑艺术看人类文明

尉陈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墙垣边的人类——从建筑艺术看人类文明

尉陈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黄金白银投资与理财

祝小兵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6

人在租界:黄金荣

张艳玲
华文出版社[2015] ¥18

新手学黄金与白银投资交易(白金版)

海天理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3

白领理财

朱伟伟、周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0

黄金投资实战必读

段世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6

赢在黄金期货

魏强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