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太祖!原来你是这样的真命天子

2016-07-12作者:王立新编辑:张微微

天命就是百姓的愿望

儒家的祖典《尚书》说:“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聪明自我民聪明。”《尚书》还说:“民之所欲,天必从之。”老百姓看到的,就是上天看到的;老百姓听到的,就是上天听到的;人民群众真实感受到的,就是上天真实感受到的!只要大家赞成,天就不会反对。天也要,不,应该说:天就是把百姓的愿望,当成自己的愿望的。不仅如此,天,还要不断地借助百姓的愿望,来申说自己的真实意图。

 

既然赵匡胤的这次兵变,是整个上层社会真心接受的,同时也不是下层民众所反对的。那么,我们就有理由说:他得到了天的支持,他当皇帝,确实是有天助的,算得上是真正得民心,顺天意的。

 

这就叫天命,这,才是真正的“天命”!


宋太祖的理想

赵匡胤听着街市的喧嚣,忽然想起一件事来:若干年前,自己四处流浪,看到遍地流亡、逃难的人们,不由自主地在心头涌起一个念头:如果自己拥有最高权力,一定要让百姓们过上幸福、安乐的生活。现在,他感觉已经做到了。但他也在心里告诫自己,这才刚刚开始。“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完的第一步。以后革命的路程更长,工作更伟大、更艰苦。”赵匡胤要求他的“同志们”务必充分注意,千万不可粗心大意。 

“当皇帝真不易”

一天夜里,太祖翻来覆去睡不着觉,都凌晨一点多了,才迷迷糊糊地睡去。刚睡着一会儿,就听外面噼噼啪啪一阵爆响,专门负责给皇宫制造特供美酒的“皇家茅台”酒厂——内酒坊失火了。一时间浓烟滚滚,烈焰冲天。


太祖以为京城里发生了兵变,扑棱一下就从床上蹦下来,大声喊着:集合队伍!有人报告,说是御酒坊失火了。这个御酒坊跟三司的财政部大院紧挨着。


太祖跑出院子,带着几个亲随登上了房顶。

 

火光中看到几个人钻进了三司衙门。太祖以为是酒坊使左承规和副使田处岩乘乱鼓动部下偷窃抢劫公款。“都抢了银行了,这还了得!”

 

从房顶上刚下来,大臣们就已经到了好几位了。太祖当即下令,把酒坊使左承规和副使田处岩(就是酒厂的厂长和副厂长),还有酒坊里的五十名制酒工人全部就地斩首。听着外面咔嚓咔嚓的砍头声,宰臣忍不住了,赶紧上前苦谏,说可能是因为失火,大家一时慌乱,未必就是趁火打劫。太祖忽然醒悟,下令赶紧停手。酒坊使和副使早已见了阎王,只剩下十二个工人,其中一人已经被按倒在地上,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这个家伙的命啊,该有多么的好哇!


 

第二天,太祖昏昏沉沉,连早朝都取消了。几天之后,早朝刚散,太祖就对近前的人说:“当皇帝,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众臣面面相觑,以为太祖说的是那些“造反”之类的事情。太祖看到众人不解,接着说道:“如果下达了一个错误的指令,会造成多少无辜的人丧命,连挽回的机会都没有。我这几天都没睡过一个好觉。”这时大家才明白,原来是为酒坊失火那件事情。其实那些人中有些是该杀的,只是不应该都杀。

这位皇帝把自己的生日变成了罪犯减刑日 

农历二月十六,是太祖三十四周岁的生日,打从去年开始,太祖生日的这一天,已被宋朝的大臣们确定为长春节,这是太祖朝举国欢庆的最隆重的节日之一,也是大宋朝最重要的节日。朝臣们都来祝贺了,江南国、吴越国、荆南国等国的使节,也代表各自的国主送来了生日礼物。太祖亲自设宴款待大家。酒席宴间,太祖因为自己的生日,想到了民命可贵,席间就下达诏令:从前刑罚过重过狠,从现在起要酌情减轻。

 


太祖又由此联想到了万物的生命,想到了动植物资源的可持续性发展问题。于是又下达了一条诏令:从今年开始,形成定例,每年自二月到九月,禁绝采伐、狩猎、弹射和捕捞,保护各类野生动物、植物,给他们充足的时间繁衍生息。太祖的生日同时也成了罪犯减刑日和野生动、植物的保护日。

 

就在这一天,太祖接到密报,说天雄军节度使符彦卿,自定超出朝廷标准的收租数额,过量收取租税,中饱私囊,引起民众不满。太祖很不高兴,派使臣前往天雄军了解情况,太祖从自己的腰包里拿出银两,还装了一袋子小米,让使臣带上,一并送给符彦卿。太祖指令使臣传话给他:“没粮吃、少钱花,可以直接朝我要,不能从百姓的口腹里往外抠!”太祖还派出朝廷主管税收的考察官员一同前往,重新审定征收标准。指示检税官完成任务以后,不回京,留驻天雄军,从此专门负责征收农业赋税。

 

鉴于这种情况,绝不仅天雄军一处,太祖宣布:从今往后,严厉杜绝地方节度使私自加征农业赋税,朝廷将另派官员负责征收。太祖诏令全国:上述规定自即日起实行,违令者严惩不贷。

 

符彦卿接过太祖送来的粮食和财物,一时尴尬,竟然羞惭得不知如何是好。打那儿以后,天雄军再也没有发生过加征农民赋税的事情。

这位皇上太简朴,他赏给大臣的衣服,大臣都不穿 

太祖生活一向简朴,身上的衣服穿脏了就洗,晒干了再穿,穿脏了再洗。床头的帷帐用的都是普通的青布,不加纹绣。宫中各处所挂帘布,比如窗帘、床帘、桌布之类,都是原色布料,不加任何装饰。太祖赏赐给臣下的物品,有些是自己用过的普通布料制品。一次将一件麻布上衣赐给臣下,说:“这是朕从前穿过的,赏给你了。”


受到皇帝的赏赐,确实是件荣光体面的事情,不过大臣们只是把这些赐赠的物品拿回家里放着,一是不舍得穿;二是不愿意穿,穿出去寒碜!

 

太祖不仅自己用度节俭,对身边的亲族要求也一样严格。

 

太祖生有六个女儿,其中三位都早早夭折了。剩下的三位中最小的一位,算得上是太祖的掌上明珠了,开宝五年被封为永庆公主。这位公主一次穿着镶嵌翡翠,还插了几根翎毛的新衣服来到皇宫,希望能够得到父亲的欣赏和夸赞。谁知太祖一见,马上正颜厉色地说:“把这件衣服换下来交给我,以后不要再穿这种华丽的衣服。”公主看着皇帝父亲严肃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我穿这么件小衣服,能用多少翡翠?”“不那么简单。你穿这种衣服,亲戚和邻里就会效法,城里的羽毛和翡翠就会涨价,不法商贩就会乘机抬高物价,到时候平民百姓都会跟着受到侵害。百姓若是因此受害,就等于你是做害人了。”公主无话可说,不好意思地离去了。


还有一次,这位永庆公主跟太祖和宋皇后同乘一辆车,见到皇后的车子太普通,跟农民赶着进城卖粮的差不多,于是就忍不住说:“父亲皇帝做天子这么久了,难道就不能用点儿黄金装饰一下车子吗?”太祖听了以后,笑着对公主女儿说:“我拥有四海之富,就是把全部宫殿都用黄金铺设好,也能做得到。但我是天子,天子是替天下守护财物的,不是借机造害财物的。古人说,要以一人治天下,没说要以天下奉养一个人。如果我把天下的财富都拿来奉养自己,那天下人谁还会真心拥戴我呢!”公主无奈而惭愧,以后再也不在太祖面前说起提升生活品质,改善物质设施和衣食住行条件之类的话语了。

宰相差点被枪毙,理由原来是为了这个

“以后没事儿多读书,不要以为权力大了,就可以无知,就可以随意任性!”太祖把毛笔狠狠地扔在了地上,然后转过头来对着大家说:“看来宰相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任宰相必须得用读书人!”说罢,太祖转身离开便殿,头也不回地走了。


宋朝强化刑部权力:死刑必须由“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五代以来,中央政权无力,地方势力强盛,使得藩镇、州、县各行法令,随心所欲地判、断各种案件,天下不知何为公法。国家的法令,虽然都下发到了地方,实际上却如同一纸空文。

 

建隆二年,陕西金州县发生了一起这样的案件:

 

农民马从玘,有子名马汉惠,自幼无赖,欺辱兄弟,横行乡里。经常强取豪夺,乡人恨之入骨。马从玘和妻子还有次子,三人联合起来,共同把这个孽子打死了。当地的防御使仇超和判官左扶,却把马从玘、马妻,还有马的次子一并抓获,全给斩杀了。

 

在中国的古代,儿子杀了父亲,是一定要判死罪的。父亲杀了儿子,未必可判死罪。加上马汉惠本来大逆不道,败坏家风,为害一方,民怨极大。马从玘与妻儿联手,为民除害,不仅情有可原,而且也是出于无奈,于义正大,断无斩杀之理。可是防御使仇超和判官左扶,不懂法律,妄动刑杀,一次性杀死三条善良的民命。既无视国法,又造成民间任子妄为的恶劣习惯。

 

消息传到朝廷,太祖震怒,责令相关部门调查此案。最后得出结论:

 

马从玘虽然率领家人杀死了自己的儿子,但却是为民除害,最多可判轻责。太祖下令:重责防御使仇超和判官左扶,当众各打八十大板,开除公职,永不复用,流放海南岛!

 

建隆三年(962)三月,有个寺院的尼姑,叫做法迁。在未经师傅许可的情况下,私自使用了师傅的法器,老尼姑就将这件事告到了河南府。河南府判官卢文翼、法曹参军桑植,将这件案件当成法迁私自盗窃师傅财物,开刀问斩了。就算定成偷盗,按照法令,也不过责罚鞭板之类而已。

 

太祖非常生气,把桑植的行政职务降了两级,卢文翼直接开除了公职。

 

太祖就此两件事情,下诏指出:“五代以来,藩镇诸侯跋扈,目无国家法令,经常任随己意,枉法杀人,草菅人命。当时朝廷无力,往往不加过问。朝廷的刑部,基本等同虚设。人命关天,怎么能够允许他们这样胡作非为下去?从今往后,要坚决杜绝类似事情发生。各个州县判处的死刑案件,必须上报朝廷,经过刑部复审以后,才能付诸实行。刑部,作为最高人民法院,拥有最终审判权,一旦刑部确定当杀与不当杀,地方法院必须严格执行。否则,将以违法乱纪论处,绝不姑息!”

 

建隆三年九月,又有同州观察判官,因为断案、量刑不符合实际,被太祖罢免了官职。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王立新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5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高考原来可以这样美/清华哥清华姐带你超越高三

金晓光、屠薇、刘伟超、郭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2

米悦讲故事——原来是这样啊

米悦教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5

执行力PPT原来可以这样用

温鑫工作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3

你原来这么聪明——探案游戏大全

张祥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5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