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孩子,真的还有选择的权利吗?

2016-07-12作者:鸪衣编辑:陈肖晴

01 走钢丝的木偶人

 

对于我们这次的见面,她比较排斥。


她愤愤地说:“你们大人真的太好玩了。我不认真读书吧,你们就觉得我不求上进。我认真读书了吧,你们又认为我现在的状态不对。我都不知道我究竟要认真读书好,还是不认真读书好。”她的腿交叠地放在一起,轻轻抖动着。


我轻轻地敲了一下桌子,问道:“那么,你喜欢不认真读书的自己,还是喜欢认真读书的自己?”


她没想到我这样问,眼里一片迷茫,过了一会才说:“我有选择的权利吗?”


我没有说话。

 


以前的她并不是太爱学习,刚入初中的时候,她还延续着小学时的习惯,迷恋着柯南,线上不停地追剧,线下追漫画。每逢听到一件什么事情,她都会摸着下巴高深莫测地说:“这件事表面看是这样的,但是实质就不好说了,很可能不是大家看到的那样……”然后哇啦哇啦地一通分析。到最后,真相什么的反而都不要了,重要的是她的笑容很真,看上去很开心。


一度,爸爸妈妈也是很喜欢她这个样子的。可是几次考试下来,爸爸妈妈就觉得再这样发展下去就不行了。


“别人家的孩子都在那些教育机构补课,自己家的孩子老是追剧,心思不在这学习上,怎么想怎么不踏实。”所以,初一开学一个月后,她就被爸爸妈妈塞进了补习机构的大教室。


一开始,她还在那向往补课回来就可以看《柯南》了,慢慢她就明白,这完全就是做梦。

 


她看《柯南》的时间,被妈妈拉去补课了;她看漫画的时间,被爸爸拉去做奥数了。她追问:“什么时候可以看《柯南》?”妈妈说:“你的学习已经很好,不需要复习了吗?”爸爸说:“人家李叔的孩子咋就没这么多不必要的想法,一天到晚不是背书就是做题?”


她恳求道:“那如果我这次数学考了90分以上就让我看一集,好不好?”妈妈边摇头边说:“等到什么时候考满分我就答应你。”


她最接近满分的一次是99.5分,但是半分之差并没有得到爸妈的额外开恩。那之后,她就放弃了为柯南而努力。


她现在做爸爸妈妈的好女儿,他们说去补课就去补课,他们说参加什么训练就去参加什么训练,他们说好好学习就好好学习……她再也不提柯南,爸爸妈妈羡慕的李叔的孩子的模式被她借鉴了过来,她没有不必要的想法,一天到晚不是背书就是做题。

 


“爸爸妈妈不是一直向往我做这样的孩子吗?我当真变成这样的孩子了,他们却又怀念我之前活泼可爱、调皮捣蛋的样子了。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鱼和熊掌兼得的事呢?”她望着窗外匆匆行走的路人,喃喃地说,“有的时候,我就想,路上行人这么急促的步伐,并不是他们自己习惯的节奏,只是被人为地牵引着,就像木偶人,被看不见的线拉扯着。线的那一头,或者是责任,或者是希望,或者是野心……或者如我一样,是父母的爱。现在想来,自己最初的想法其实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坚持下去。”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木偶人走在钢丝上,面无表情地走了一步,又走了一步。


醒来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在教导孩子方面,我们到底要给孩子们多大的自由?这个没有一定的标准,但最起码的一点是,我们不应该借着爱之名,用暴力去强迫孩子一味地按我们的方式走下去。孩子不是替我们圆梦的机器,他们有他们自己的人生。

 


我们可以引导他们选择人生道路,却不能规划他们的人生。不要让孩子成为没有灵魂的木偶人。

 

02 灵魂游走在6月的街


她自杀过三次,幸好都发现得比较及时,三次自杀未遂。

 

她的妈妈哭着找到我的时候,是她第三次被抢救回来后。“我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了,平常的时候,她都是很幽默、很快乐的。一开始,我以为可能是我对她的学习管得比较严,后来证明不是这样。因为她第一次自杀醒过来后,看到我时,很开心地搂着我的脖子,亲昵地说:‘妈妈别哭了,我继续听你的唠叨好了。’我们找了心理医生,可是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不良情绪,她并不压抑,很乐观。问她对现实生活有什么不满意的,每次问,每次都摇头,说挺知足的,只是她有自己的梦想。她还莫名其妙地说她那不是自杀,是圆梦。”

 

她哭得很凄惨,眼睛和鼻子都红了,嗓子也哑了,声音几乎发不出来了,要静下心很认真地听才能听清。

 


“这是第三次了,我也不知道她还会经历几次,会在哪一次再也醒不过来。这不是生活,是煎熬啊!”

 

听她说得这么辛酸,我的眼睛也发涩,但是心理医生都无能为力的事情,我不知道能帮她什么忙,有些不明白她来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去见一见她吧,我知道她很喜欢你。就在自杀的前几天还听她提过你,说你约见过她的一个同学,同学兴奋得不得了,她好羡慕。”她满眼期待地看着我,“求求你去见她一次吧。”

 

我找不到理由拒绝,便在她妈妈过来后的第三天买了一个果篮,去了医院。

 

像她妈妈说的那样,她的情绪很好,并不低迷。见到我的时候,她惊讶地张着嘴巴,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不过,她很快就笑得像一朵花,拉着我的手招呼我坐下。但因为身体还比较虚,她的脸色显得苍白,声音并不响亮。

 


“你这样的行为真不好。听说是第三次了,爸爸妈妈多伤心呀!”我给她削了个苹果,又忍不住地想说说她。

 

她显得有些不安,小声地说:“我和爸爸妈妈说过的,让他们不要伤心,我不是自杀,是圆梦。”


“你的梦是什么?”我追问。

 

她不再说话,在病床上静静地躺着。

 

一旁的妈妈有些尴尬过来给她拉了下被子。“兴许是孩子累了,要不下次再聊?”她看了我一眼,有乞求的意思。

 

我叹了一口气。也是,一直在失去的边缘徘徊的妈妈,估计承受不了我这么直白的问题了。我没有再追问,喂了她两片苹果,又随意闲聊了两句,就站起身来告辞。

 

她探出手,拉了一下我的衣襟。“阿姨,您不要生气,等我出院了,我再告诉您我的梦是什么好不好?”

 

我的心差点从喉咙里蹦出来,但仍故作镇定地说:“好。”

 


接到她出院的消息后,我第一时间去她家见了她。

 

她犹豫许久,几乎就在我以为她不会履行她诺言的时候,她才小心翼翼地望向我,说:“阿姨,你信不信穿越?其实,我真的不是自杀,我只是想穿越回去看看。我看过很多穿越的书,觉得很有意思。如果我能穿越回去,在古代应该也比较吃香才是。”

 

“你是说,你这么做,只是想尝试穿越?”我吃惊不小,“但是,这些穿越故事只是虚构出来的,不可能实现的呀!”

 

“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呢?”她小声反驳。

 

我觉察到了事态的严重。对一个初一的孩子而言,还不能完全领悟虚构。我一下子想不起来如何纠正她,觉得这是写作者的误导,可是又不知道如何挽救。怎样才能让她摆脱这种想法呢?


我在一个写手群上提了这个问题,一大堆写手在那里出谋划策,却没有谁有好的建议。最后一个学生写手私信给我,说或许可以尝试在她面前创作穿越小说。

 


再见她的时候,我抱着电脑,颇为苦恼地说要写一个短篇的穿越小说,却还没有构思好。她两眼放光,问:“是穿越清朝吗?我摇头,说准备写回到秦朝的。“男主角是秦始皇?”“不是,是吕不韦。”

 

她温顺地趴在旁边,看我写大纲,还一再抱怨为什么不是秦始皇。我说可能这两天我觉得吕不韦比较帅吧!

 

她有些不服。我回去后,她也开始写小说,先写清朝的,四爷还没出场,就废弃了,觉得人物太麻烦。她又写朱元璋,但明朝史她又不太了解。写着写着,她自己也觉得不好玩了。

 

“原来穿越都是作家编出来骗人的呀!”她万分遗憾地告诉我。我暗自舒了一口气,她的爸妈终于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因为年轻,我们还不能看懂所有的真相。所以,不要把重要的决定当秘密,要试着和大人多交流。那是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也是对父母的人生负责。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鸪衣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33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雷电科学史话——你真的知道它有多危险吗

[比]克里斯汀·布克纽、王雪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6

营养配餐:你真的会吃吗?

万光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0

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2

(德) 阿·叔本华,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9

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第一卷)

(德) 叔本华,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0

零容忍的权利

许身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8

自由与权利:宪政的中国言说

张佛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2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