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东方四大鬼宅之首”——朝内81号

2016-07-14作者:胡玉远编辑:学苑出版社


北京城有几处“鬼宅”是人尽皆知的,甚至不仅老北京人对其三缄其口,就连外地人也知道,京城这几个地方去不得。

 

2014年,国产惊悚电影《京城81号》热映,取材自被誉为“东方四大鬼宅之首”的朝内大街81号。



影片上映后,这座百年“凶宅”再次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慕名而来的“探险者”激增:

 

朝内81号,看到那只夕阳下的黑手印了吗


院内一东一西两座西洋老楼的墙面上,墨绿色的爬山虎密布。


老楼内布满灰尘,木质楼梯踩上去吱吱,墙壁到处都有探险者们留下的红色字迹。


楼顶上的短截钢筋根根指向地面,楼内不时有女游客故意制造尖叫声。


当时,朝内81号院的管理人员 “压力山大”,在铁门外贴出公告提醒,“本院是天主教爱国会办公场所,与电影《京城81号》无任何关联,‘鬼楼’更属谣言。”



朝内大街81号,“华北协和话语学校”原址,是美国传教士在1910年作为语言训练中心和休息处建立的。


1930年后改名为加利福尼亚学院。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费正清曾于1932年在此学习。


据悉,东楼只在解放前被一个比利时老太太作私宅用。新中国成立后,小楼一直被政府行政部门征用。上世纪90年代末,政府将81号院的产权移交给天主教北京教区。


古宅在2009年东城区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中,被列为9处近现代重要史迹及代表性建筑之一。


当然,以上资料均出自官方版本,至于民间传说嘛~~无非是某位高官姨太太在此自杀,每晚路过的人都能听到女人和孩子的哭声。


被锁死的东楼大门


或是青楼女子被夫家欺侮致死,后来住在此地的夫家人不得善终,要么,就是关于建房施工过程中发生的种种意外事件。


透过门缝看到的落地窗


也许是从小听惯了鬼故事,大妞儿对这种重合度极高的八卦不太感冒。


那些来到朝内81号的探险者们虽未能“活见鬼”,但近距离感受古宅沧桑,在里面喝喝凉茶、吹吹阴风,想必也是一种难忘的体验呢~

 

古宅内景,楼梯边布满蜘蛛网的窗户


阁楼一角


古宅西楼的一个房间


其实,不光现代人热衷“凶宅”传说,早在民国初年,北京城中就出现了诸多凶宅,其中公认的有四个:


二龙坑的郑王府,汪家胡同的京津保军警缉察处,南兵马司的警察总监公馆,小石桥胡同的京师警察教练所。

 


所谓凶宅都有两大共性,一是院落大、房屋多、长期无人住,二是凶宅的成因都和“庚子之难”(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有关。

 

八国联军攻占北京时,郑王府所在地二龙坑是帝国主义侵略军的屠场,“尸积如山,流水为赤”。



南兵马司、汪家胡同、小石桥胡同的三座凶宅原来都是显贵勋戚们的府邸。“庚子之变”时或是合家遇难,或是全家殉节,在世人的心目中都是凶死、横亡。

 

凶宅闲弃了十几年没人居住,庭院中野草丛生,便成了“四大仙”的府第。所谓四大仙,就是狐狸、黄鼠狼、蛇、刺猬。迷信的百姓认为,它们是来人间修行的,目的是成仙。


郑王府旧照,位于西城区大木仓胡同

 

凶宅由官方接管后,往往仍委托原来的仆人进行看管。民国元年,北洋新贵纷纷入京,袁世凯就把空置多年的凶宅分配给亲朝的文武大员当私邸,看管凶宅的“义仆”大都继续留用。


可是“义仆”对新主并没有多大好感,目睹老宅易主,且老主人的形象,特别是凶死时的惨状总也排拔不散。


《京城81号》剧照,主仆相认


伺奉新主之后,这种感情变得更加强烈,久而久之产生了一种幻觉,认为旧主人的魂灵仍然生活在老宅之中。


所以也就有意无意地对宅中之“凶”进行渲染,用以寄托对旧主的感怀,同时也是对新主的“示威”。

 


山东巡警道吴炳湘奉调进京任警察总监后,袁世凯把南兵马司的一所官宅分配给他当私宅。吴氏把这座空闲了十几年的深宅大院粉刷收拾之后,就搬了进去。 


乔迁之喜不久,吴炳湘的夫人滕氏忽患白喉身亡。女仆闹“太太附体”,拉着小姐的手又哭又闹。姑老爷闻讯赶到,女仆立刻恢复了正常状态。


论者皆曰:姑老爷是位骑兵上校,军装本就避邪,再加上年轻气盛,阳气方刚……其实是女仆有意闹事,见姑老爷闯进来的样子不由吃了一惊,只见他勃朗宁枪在手,身后还跟着两个亮着盒子炮的马弁,早吓得女仆再也顾不上装神弄鬼了。


侄少爷命令在外宅住勤的警卫夜间进入内宅,和更夫一起打更。挎盒子炮的警卫说这个院子不干净,到处都是鬼鬼怪怪,只有总监住的房子四面什么也看不见,因为总监官运正盛,什么都镇得住,不敢近前。


南兵马司胡同的吴公馆是座凶宅的消息不胫而走,京兆尹张广建闻之也劝吴炳湘搬家。于是堂堂警察总监也只好搬家,此宅又空了下来。

 

“凶宅”后来大多成了军警们的住所。据说枪多了就能压邪,所以大队军警开进“凶宅”后,凶宅就不凶了。


有人戏曰:“人怕枪,是怕被枪打死;鬼怕枪,难道是怕被枪打活”?


小石桥胡同民居

 

其实,再大的院子只要住上千八百号人,什么“四大仙”、“八大怪”的都要乔迁新居,另寻栖身之所,凶宅自然也就不凶了。军警开进凶宅时,宅中旧人通通扫地出门,当然不会再闹“传染病”。

 

60年代时有人谈论起四大凶宅,说得神乎其神,在场的一位老者曰:


“四大凶宅,我住了三个。‘子不语力、乱、怪、神’。我住在凶宅之中无所见、无所闻,即使有所见、有所闻也都是传闻,非目睹真闻。”


以上内容摘自《日下回眸——老北京史地民俗》。对北京城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翻翻它噢。


内容来源:书问

书名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抗联少年史小鹏系列·老鬼子斗不过机灵鬼

李燕子
辽宁少儿出版社[2014] ¥7

东游·山居——东方生态与文化更新

辽宁美术出版社[2017] ¥39

来自东方的视角:莫言小说研究文集

蒋林,金骆彬 主编;蒋林,李艳 译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7

东方幻境 : 带你领略神奇中国艺术的涂色书

陈伟, 杨静, 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6] ¥12

太阳从东方升起

曾秀仓 丁世弼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3] ¥60

一宅三生:台湾的百年时光

部落客@pepe,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6

探秘Rhino——产品三维设计进阶必读

杨汝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53

朝阳探秘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4] ¥12

Boost程序库探秘——深度解析C++准标准库(第2版)

罗剑锋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62

Boost程序库探秘——深度解析C++准标准库

罗剑锋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3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