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观东邻:揭秘日本社会的人间百态

2016-07-14作者:徐静波编辑:搜狐网

防务省为何把中国地图倒过来看?封锁出海口

我喜欢买地图,因为每一个国家发行的地图不一样。中国和日本出版的世界地图是以中国为中心,左边是亚欧大陆,右边是美洲大陆。到了美国,跑到书店一看,发现世界地图变了样,中间是美洲大陆,中国被挪到了左边,而欧洲大陆跑到了右边。这一种习惯了的视觉记忆被改变,你会有一种很强烈的新鲜感——原来世界可以变成这样。


家里厕所的墙上就贴着一张世界地图,闲着没事就往上面瞧。渐渐发现,中国的形状像一只大公鸡,而日本的国土像一只袜子。中国的地形是西高东低,所以河流大多是从西往东流,所谓“水从高处流”。隋炀帝发现南方的粮食因此不能北运,于是修了一条贯通南北的大运河,从北京一直修到杭州。日本是一个岛国,岛是因为山被海淹而形成,所以,日本的地形是中间是高山,河流大多是往山下两边流,因此在过去,日本河流的最大功能是漂运木头,把山里的木头顺流运到沿海地区。


我想很多的中国网友会和我一样,站在中国地图或世界地图前,会把日本看作是中国右手边的一双袜子。时间久了,你会犯一个视觉错误,会认为这一双袜子可有可无。或者说,你会觉得这一双袜子在地理位置上根本就不会对中国构成威胁。但是,如果你一旦把中国的地图倒过来看,那么,你的感觉就马上会变,因为你会发现,日本其实是横在中国家门前的一串铁链。


把中国地图倒过来看的人,全世界只有一种,那就是日本的防卫省。 在日本防卫省出版的年度报告书《日本的防卫》中,中国地图就是倒过来放的。 前天,日本电视台邀请了几位记者谈中国问题,防卫省的这一张中国地图被放到了电视屏幕上。我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一张中国地图,突然发现,你无法轻视日本,因为它是你出门必须跨越的一串铁链。


于是,从中国看中日两国的关系,不再有“臭袜子想扔就扔”的感觉,而是你必须在乎它。防卫省为什么要把中国地图倒过来看?显然不是为了提醒中国:我是你门前的铁链,你不要忘了我。而是想着如何来封锁中国的“出路”。这就是日本防卫的根本思路。


防卫省为什么要把中国地图倒过来看?显然不是为了提醒中国:我是你门前的铁链,你不要忘了我。而是想着如何来封锁中国的“出路”。这就是日本防卫的根本思路。


日本防卫省的年度报告书说,从2008年开始,中国海军的舰队多次演练如何突破“日本岛链”这一课题。但是,最让日本感到震惊的是,08年4月,中国四艘大型军舰组成的一支舰队,居然从日本本岛与北海道之间的津轻海峡穿过,实现了“日本岛链”的中间突破,而且还围绕日本列岛兜了一圈。


但是,中国军舰走津轻泽海峡毕竟只是一种对于日本防卫的试探,走出去的海道,主要还是在冲绳附近海域,日本称为“西南诸岛”。于是,日本正在制定中的新的防卫纲要里,“如何强化西南诸岛防卫”,成了最大的课题。


而对于中国来说,如何有效突破“日本岛链”的阻拦,也是今后海上防卫的关键。 最近,日本媒体一直在强调中国的“第一岛链”和“第二岛链”说。我一直很纳闷,这一“岛链说”到底是谁提出来的。和日本华人教授会议的几位教授一起,与到访东京的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的张云方副会长一行共餐,请教了这一问题。张会长说,这是冷战时期美国提出的一个说法,原意是日美封锁中国的“岛链”防线。


但是,没有想到,现在这一“岛链说”却成了日本舆论认为是中国自己设定的海上防卫界线。日本舆论说,在这“第一岛链”内,石油天然气和鱼是“大大地”,所以中国要死守。话说得有道理,也没有道理。建议中国国防部也把中国地图倒过来看。


破除门第 日本“白富美”坚决嫁中国农村小伙

突然接到木村先生的电话,问我今晚有没有时间一起吃个饭。木村先生是日本一家著名的跨国公司的部长,以前和他约饭局,都得提前2个星期。我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会这么心血来潮。


约好在银座的一家日本料理店见面,结果他比我先到。刚喝了一口酒,他就开了口:“纯子要结婚了,无论如何请你出席婚宴。”说着,从兜里掏出一个封好的请帖,上面恭恭敬敬地写着我的名字“徐静波”。


纯子是木村先生的独生闺女,今年已经28岁,说不上很漂亮,但是属于那一种很“日本女人”的女人。 “该为纯子祝贺”,我拿起酒杯。但是木村先生的手没有动,他显然不怎么高兴。


木村先生的伤感似乎不仅仅是这些,他眯了眯眼,嘴里终于吐出7个字:“男朋友是中国人。”我无语,因为我是中国人。喝了几口闷酒,我委婉地问:“聪明和诚实,你女婿是哪一个在先?”木村先生回答说:“诚实有余,聪明不足。”


细细盘问,才知道他的女儿纯子5年前到北京留学,爱上了这位中国同学。两年后,纯子学成回国,已经成了她男朋友的河北小伙也悄悄地来到日本,攻读硕士学位。去年,小伙在日本大学完成学业后,在日本一家公司就职。这在个时候,木村才知道女儿找了一个中国人做男朋友。


这位河北小伙几次要求拜见岳父大人,但是木村先生一直是拒绝相见。而这一次是被逼走上 “绝路”,因为女儿自己偷偷地到区政府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两人成了法定夫妻。木村先生变得不见也得见。 我问他:“为什么不同意女儿嫁给中国人?”酒喝多了,木村先生吐了真言:“我家是三代单传,到了我这里,就生这么一个女儿,突然要混入外国人的血脉,心里总觉得对不起先祖。”我突然发现木村很传统,传统得有些保守。


当然,木村先生隐隐约约地有另外一句话没有说全,那就是中国小伙的家庭与木村家实在是有点“门第”不相配。小伙的父母亲是河北农村的农民,而木村家从他父亲开始,三代人均毕业于早稻田大学,纯子的爷爷曾经是一位大公司的社长。木村先生就这么一个女儿,木村家就举办这么一次婚礼,亲戚朋友一问“嫁了哪一户人家?”木村先生觉得脸红红答不出。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我很敬佩纯子的真诚与勇气,为了爱情不顾世俗。我也很为中国小伙祝福,娶到了这么一位聪明又可爱的日本女子。我也理解木村先生的伤感和无奈。但是,作为中国人,我也很感激他最终依然同意女儿的选择,并亲手为女儿操办婚礼。也许在明年,木村家就会诞生“中日之花”。由此想到,中日两国人民真的很需要相互的理解和友好。


写完这一篇文章,我查了日本政府的最新人口变动统计报告。早在2007年,中国有1万1926位女性嫁给了日本男人。同时,有1016个中国男人娶了日本女人。日本女人嫁给中国男人的年增加率是15%,中国男人正越来越吃香。


日本女孩为何要跪着服务?以最高的礼节迎接“上帝”

从福岛县坐车抵达山形县藏王温泉时,已是傍晚时分。温泉在藏王山脉的拥抱中,显得异常恬静。入住的温泉酒店,叫“古窑”,因附近有一处古窑址而得名。


酒店大堂的正中,是一个用蝴蝶兰摆成的巨大花篮造型,边上展示的磁盘,显示这一家酒店有着不一样的历史和评价,已故著名影星石原裕次郎和日本前首相桥本龙太郎均曾下榻于此。


一会儿,女侍拿着入住登记纸来到我面前,往地上轻轻一跪,将纸放在茶几上,请我签名。虽然经常出差,大多入住温泉酒店,但是当一位和服美人跪在你面前,让坐在沙发上的我签字,这还是头一次。


签完字,女侍起身致谢,然后一溜烟地跑回总台,换了钥匙又接我去房间。包还是她拎着,里面装了电脑和摄像机,还有换洗衣服,其实也够沉的,我有点不好意思,大老爷们总不能叫一位20出头的女孩子替你拎包。但是她说:“这是应该的,因为你是客人。再重的行李箱,也应该是我们拎的。”


房间是和式的榻榻米居室,中间放了一张案几,晚饭时,这案几便是室内饭桌。吃完饭,案几被推到一边,就铺上软软的棉垫和被子,整个房间就成了卧室,所谓“房有多大,床就有多大”,打几个滚,那是绝对没有问题。


刚在浴室间洗了手,就听见轻轻的敲门声,一位女孩的声音。打开门,见到另一位女侍端着一盒糕点向我深深地一鞠躬:“一路辛苦您了。”进入房间后,她先朝我跪下,很优雅地将整个身子贴在榻榻米上向我行了一个大礼:“再次欢迎您入住我们的酒店。”我立马端起相机拍了她一张。


她起来给我泡茶,并说这一盒点心请我品尝,是山形县的名产,里面裹着今年秋季刚刚采摘的栗子。


房间是和式的榻榻米居室,中间放了一张案几,晚饭时,这案几便是室内饭桌。吃完饭,案几被推到一边,就铺上软软的棉垫和被子,整个房间就成了卧室,所谓“房有多大,床就有多大”,打几个滚,那是绝对没有问题。


女侍估计也是刚从学校出来的女生,长得很有古代大和女子的典雅,眼睛虽然不是很大,但是给人以很纯真温柔的感觉。她说她的名字叫“悠”。我说:“那不是跟天皇的孙子同名吗?”她很开心地笑,说:“是啊,可是我取的早,不过看来是一个好幸运的名字。”


我是她最近一个月间接待的第二位中国人。她说,几个星期前,有一对香港的夫妻到这家酒店来住过。悠不会说中文,但是“谢谢”的发音很准。她说是她的一位中国人同事教她的。 我问悠:“酒店的接待礼仪为何这么重?”悠说,客人能够来我们酒店,便是我们的上帝,没有客人,我们就要倒闭,因为我们的工资是客人们给的,所以我们必须要以最高的礼节来迎接每一位来店的客人,不允许让客人带着一点的遗憾回去。


这些话,从一位刚离开校门加入到温泉酒店里工作的女孩口中说出,我满脑子打出了一个大问号:谁教育了这些年轻的女孩子,让她们可以做到如此真诚地待客,又可以把每一个细节做到如此极致,无可挑剔?


悠说:这是很简单的事,只要用心做事,谁都可以做到的。记得一位中国留学生在我的微博上写过这样一段话:虽然我在日本边打工边上学,很辛苦。但是,当我从小酒馆的洗碗房里出来,走进东京任何一家商店,都可以看到真诚相迎的笑脸,没有人会因为我是一个来自中国的穷学生而看不起我,所以我从她们的笑容和真诚的接待中,可以轻松地找到做人的尊严。


我和悠拍了一张合照,我说我下次一定还会再来,而且还会带中国朋友来。在这里,不管你出身贵贱,身价几何,都可以获得最高的人格尊重。悠又是深深一鞠躬,说:“请一定来,我们这里的温泉真的很好。”那口气,好像这温泉酒店是她家开的。


日本女人谈恋爱最在乎男人什么?必须保持清洁卫生

东京这几天特干,日本气象厅说,已经有35天没有下雨下雪,空气的湿润度只剩20%,赶得上非洲的沙哈拉大沙漠了,因为那里常年的湿润度也只有12-22%.


约了几位狐朋狗友到六本木吃饭,每个人都像是刚从阿富汗回来似的,围巾把脸裹得严严的,生怕干燥的寒风撕裂美丽的脸。 这一顿晚饭,有一种半约会和半相亲的味道,因为刚好6个人,男女各三。哈哈,我绝对无意于做媒爹,只是觉得男女搭配,吃饭不累。


席间谈起一个话题:“女人与男人谈恋爱,最在乎男人什么?”三个女人中,英子的发言最积极。她说是:“男人的清洁感”。这一答案很是出乎我的预料。因为我猜想,应该是身高与体魄。 玲奈和朝衣居然很赞同英子的观点,使得我们三个男人不得不摸摸胡子,想找镜子瞧瞧自己的丑脸。


28岁的朝衣,接近“剩女”的临界点,似乎有过受伤,谈起男人来,满腹怨气。她说,以前总以为不修边幅的男人很帅气,真的成了自己的男人后,发现“脏”是天敌。挣钱多少倒是小事,我也在上班。头发一天不洗,油腻腻的。胡子拉杂的,碰到脸就难受。尤其是脸油晃晃的,看了就糟糕。到了晚上不洗澡,不换内裤,绝对不会让他碰。


“一个清洁的男人,给人以一种健康与青春的感觉,在一起就会有好心情。这跟男人喜欢亮丽的女人一样”,这是玲奈的总结。玲奈的话,传到我这个半老徐爹的耳朵里,很是刺激。“青春的尾巴都已经没有了”,悲叹的不仅仅是我,还有贤俊先生。这位老兄虽然有一个很动听的名字,但是年龄已经接近“大圣”级,而且领口上有一圈异色的东西,光棍总是这样。


“我得去测测皮肤,看看能用什么化妆品保保脸皮”,这是我和大家道别时,脑子里闪过的一个念头。 佳丽宝化妆品公司广报部的山田真司先生给了我一个机会,说在他们那里,有一个专门的教人如何美容的教室。


呼啦地叫上几个男人一起去,遇到了美女化妆师。很抱歉,没有记住她的名字,看上去40岁左右,据悉实际年龄已经很不一般。 化妆师一开头,就给我测试皮肤。人生头一遭,好一阵紧张。皮肤给放大到银幕上,皱纹都变成了高速公路。测试结果如下:皮脂率38,水分70,皮肤年龄42岁。(请热烈鼓掌!比我实际年龄年轻)


美女化妆师给我的建议是,每天晚必须用洗面膏洗脸,因为我属于油脂皮肤。洗完脸后,一定要用化妆水敷脸,以保持皮肤水分。最后要用乳液,以保护皮肤滋润。“如此以往,你一定会比同龄人年轻,说不定还会有桃花运”,美女化妆师最后给我的临别赠言,让我忘不了她那可爱的脸。


看到一份行业报告,说日本著名的化妆品专业网站COSME向56800名网友进行了一次调查,发现有86%的女性表示自己“在乎男人的清洁度”。在乎的顺序是:第一,头发整洁度;第二,脸的干净度;第三,体味;第四,鼻毛;第五,服装清洁度;第六,腹肚凹凸度。


走进日本的百货公司或药妆店,系列男士化妆品、制汗剂、生发剂、男士香水等等,已经到处都是。富士经济研究所的市场调查报告说,2014年,日本男士化妆品市场的销售额已经超过了1600亿日元(约85亿元人民币),而且每年以15%以上的增长率在成长。其中脸部护理用品市场为230亿日元、身体洗浴与护理用品为190亿日元、喷发剂定型剂为250亿日元、生发剂为370亿日元、头皮清洁去屑等用品为490亿日元。


看来,女人的眼睛真能催生男人的市场。不知道,再过50年,日本男人会不会抹口红?


内容来源:搜狐网

书名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百鱼百态实用线描参考

张树森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9] ¥28

中国社会风习的百年变迁——百年中国社会风习变迁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九江学院社会系统学研究中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36

儒林外史的人间(大家小札系列)

张国风, 著
天津人民出版社[2018] ¥15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

高尔基[前苏联]
连环画出版社[2006] ¥4

人间味道

李书崇, 著
九州出版社[2017] ¥15

你是那人间四月天

林徽因,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0

人间瓷画——当代中国绘画名家与新磁州窑

李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71

文化的重写:日本古典中的白居易形象

隽雪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