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出现时,凭什么矛头都指向女性?

2016-07-18作者:[美]詹姆斯·哈克尼编辑:陈肖晴

一到夏天,女性被强奸的新闻就屡屡出现,但是让小编不懂的是,为什么这种新闻一出现,就会有人为受害者找十万个被性侵的理由,什么“穿那么少被强奸活该”“一点反抗意识都没有”这种画风诡异一边倒指责受害者的言论也是让小编白瞎了一双眼。

 

“什么时候起这世界变成受害者为犯罪分子背锅了?”

 


不管是女性被性侵事件频发还是一边倒指责受害者的言论,这都反映了一个问题,在这个社会上女性仍然处于弱势地位,女权和男权仍然是一个不对等的存在。

 

早在十多年前,中国就已经将禁止性骚扰写入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修正案里,但是就算这样,性侵案件仍然频发,可见这些条文在现实生活并没有多大的震慑力。

 

当然,也有很多人一直在不懈努力地位女性发声,凯瑟琳•麦金农就是一位领袖级的女性主义学者、活动家、性别平等议题的理论家。金农教授还开风气之先,确立了性骚扰诉求以及挑战色情资料的法律框架。在一次集体诉讼中,麦金农还担任律师团的主要律师,为波斯尼亚的妇女争得7.45亿美元的赔偿金,这些妇女是在塞尔维亚种族屠杀中性暴行的受害者。

 


以下是哈克尼与麦金农就色情资料和对女性的暴力之间关系的一些探讨:

 

哈克尼:色情资料是你关注的实体领域之一,而且在此你也运用了上述的团体分析和意识养成的观念。如果色情资料仅仅被理解为一种个体对个体的行为或者表达,这种理论化的方式确实遗漏了一些关键的东西。我知道,你在这一主题上著述颇丰,但是你能否勾连起基本的理论进路,而就适用这一进路而言,色情资料是如何成为一个具体的参照点的,同时,你又为何将色情资料定位为一种涡流——在美国和全世界的性别政治中,大量出现的有关同意和宰制的那些事被卷入其中。

 

麦金农:色情资料当然是这些力量的涡流中心。色情资料运转的方式之一,就是作为一个巨大的意识形态引擎,生产出女性作为一种被宰制阶级的性态经验。这并不只是言词而已,也并不是陈述相关的意见;它正在消费者中间实现这种经验。消费者在他们的观念中相信它,是因为在现实中,它们正在身体上体验着它。如我对色情资料的理解,色情资料之所以可以做到这一点,其方式就是从根本上制造出满足。这是一种非常强有力的训练机制。它利用了各种类型的女性,也利用了全世界妇女之间存在的不平等。它还利用男性——特别是以一种种族主义的方式利用有色人种的男性。色情资料将这一经验性态化,其方式可以绕开你的价值建构。它运转在一种无意识的训练层面上。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它不吋能被推翻,特别是当这种训练转化为行动之时。但是,它确实有一种非常深远的作用力。而当社会变得日益为媒体所主宰,日益资本主义化时,色情资料在全世界范围内蔓延、助长了这一效应。

 


哈克尼:这是麦迪逊大道和性剥削的联手。在你的有些作品里,你非常打趣地在不同形式的色情资料之间做了关联,论述了它们是如何有效地强化了社会内原有的不同修辞的。例如,社会中存在着白人至上主义的修辞,因此就出现了特别迎合这种修辞的色情资料。这里存在着一种值得追问的原因一效果的机制。色情资料的生产者实际上将目标瞄准市场,同时也在创造着市场。

 

麦金农:色情产业要做生意,关键在于创造出需求。而他们创造需求的策略,就是回应社会中正在发生的潮流——性别主义、种族主义,以及两者之间的联手。而在色情资料中,阶级政治也被性态化了。当他们这么做时,他们是在让需求变得更强烈、更稳固,不只是去迎合需求,而且是在增加、深化和扩展原有的需求。整个社会已经隐含地支持着这种机制,因此每一个他们借此机制可以接触到的人,都将是他们银行账户内的又一笔钱。



哈克尼:在我看来,你提到的这种强化角色形象的观念很有意思,在最近一次的拉美批判的学术研讨会上,我遇到一件有趣的事,在那次会议上,有位发言者介绍了一项经验研究,讨论了一档电视节目上对拉美裔男性和女性的呈现。节目里有着性感的拉美裔女人,也有暴虐的拉美裔男人,而在白人角色同拉美裔角色发生角逐时,性别政治又以非常不同的方式得以上演。所以传媒描绘的观点很显然并不只限于色情资料。就传媒工业而言,这是普遍现象吗?

 

麦金农:传媒内的不平等绝对是普遍的,而且有着巨大的影响力。但在这一普遍现象中,色情资料就其影响的程度、即时性以及耐久力而言都是鹤立鸡群的,因为它将性的露骨和宰制结合了起来。当你所有的只是性露骨或者性别宰制时,这种影响仍存在——我并不认为会有人觉得影响在这时会消失不见。我们现在之所以会组织起反诽谤联盟这样的团体,就是因为人们清楚地意识到,媒体拥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可以影响我们理解他人和对待他人的方式。但是,色情资料之所以具有远超过普通传媒的影响力,原因在于这种影响力是极端的,即刻的,基本上是无意识的,而且难以消除。如果你的底线是“这是否会导致女性被强奸”,那么色情资料同其他材料相比当然会得出不同的答案。这并不意味着其他材料就可以脱掉干系,但是这通常而言更意识形态化,也更概念化。如果我们所知的某种材料将会以某种可预测的准确度而导致女性被强奸,那么我们就应当可以对这些资料做点什么,尤其是我们可以证明,这种伤害事实上已经发生。

 


哈克尼:如果以对女性的暴力而言,那么色情资料和强奸都是最严重的行为。但是,按照你的理解,它们也是性骚扰和其他性举动的光谱上的一部分。那么你如何看待这道光谱,其中是否存在明确的分界线,或者这些性举动彼此之间是相互重叠的?

 

麦金农:这光谱可以有一道,也可以有多道,取决于你如何界定光谱。有些行为带有明显的暴力,或多或少。就侵犯程度或严重性而言,也有多有少。就性骚扰所凭借的力量来看,其中有些力量在形式上并不是暴力的(比如在雇主和雇员之间,教师和学生之间),但也可以极其严重。这道光谱之上并不必定要有截然的分界线。所以,问题的答案取决于你所谈论的是哪个光谱。

 

哈克尼:很显然,它们确实在相互渗透。因此,在有的性骚扰案件中,骚扰者会在工作场所内利用色情资料。

 

麦金农:绝对如此。一位女性可能会受到性胁迫,因为她不想失去工作。即便没有发生法律上的强奸案件,在现实中也存在着强奸。米切尔•文森的案件,是美国最高法院首个处理的性骚扰案件,也说明了这一点。

 

 

哈克尼:显然,你正在通过推进反色情资料的立法,来介入这场辩论。这些立法将为女性带来为自己提起诉讼的能力,从而主张某一特定的色情资料所具有的侮辱效应。

 

麦金农:是这样的,安德莉亚•德沃金和我构思了该立法。

 

哈克尼:这部立法代表着同自由主义女权视角的一次彻底决裂。它摆脱了个体伤害的观念,同时又和意识养成的观念联系在了一起,它是以团体伤害而非个体伤害的视角去思考的。

 

麦金农:说得很对,当然个人也会受到色情资料的伤害。通常来说,性别歧视会被认为是一种个体伤害,但它的实施却是基于团体成员身份的,就好比其他类型的歧视。每一个因其受到伤害的人,都是在她自己的生活中受到伤害,而不只是因为某件对她而言具有个体意义的东西。这是以团体为基础的。然而,虽然法院并未否认,反色情资料的立法处理了一种形式的性别歧视,但它们还是推翻了这部立法,即便该法已经在多个立法机关内得到通过。

 


哈克尼:你如何看待司法抵制的原因?你认为原因是否在于自由主义的学说和思想在美国法律文化内的权势?

 

麦金农:部分原因在于此,还要考虑到色情资料生产商的能力,他们可以让自由派和放任自由派(后者是古典意义上的自由派)去支持他们。这些人是在挑战由人民所通过的法律,而这正是关于反色情立法所发生的事。

 

不管是从普通人的角度还是麦金农教授的角度出发,当性侵发生时,真正应该受到责难的都不应该是受害者,当这些事情频频出现的时候,一味的将矛头指向女性的做法毫无意义,我们应该更多关注案件发生背后法律和人性的缺失。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詹姆斯·哈克尼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20世纪英国女性文学探微

张蔚、常亮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2

女性与科学

范素华 李缨 等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财富赢家:女性理财技巧大全集-1000个理财常识与技巧

海天理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25

女性管理学概论(下册)

郭丽双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9

魅力源于事业——话说女性创业

金淑丽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0

都市白领女性理财能手

吴海燕、朱春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0

抽象空间中线性时标动力学方程的研究

冯由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2

辫子与小脚:清都风物志

韩炜炜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25

软陶,就是这么简单——一本超详细的制作攻略书

猥琐鱼、姬小姬、佳期、北都北都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6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