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焦虑的年代

2016-07-18作者:管玲, 著编辑:清华大学出版社

W.R.休斯顿说:“神经过分紧张的人往往是那些敏感、看重荣誉且富有责任心和义务感的人。他们的神经欺骗了他们、误导了他们。”



从业十多年,接手数百个案,我发现老年人也好,年轻人也好,很多人的生活中充斥着焦虑、不安。


据2012年公布的一项调查数据表明,过劳死、亚健康、自杀等都与焦虑情绪有关。英国医学杂志《柳叶刀》的调查显示,目前每10个中国人中就有1人患精神障碍疾病,估计全国有5000万以上的焦虑症患者。


电视节目《非诚勿扰》里孟非说的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小时候担心孩子学习,孩子大了又担心他找对象,自己家里也担心着,老人也担心着,房子也担心着,车子也担心着,中国人好像从出生到死都在担心。”因此有人说,中国已经进入全民焦虑的年代。


我接手的无论个案还是参加集体催眠的来访者,95%的人处于不同程度的焦虑状态。他们都是因为什么而焦虑呢?


最常见的焦虑是对孩子的焦虑。


我所接触的来访者,即便不是来为孩子咨询,只要是为人父母的,谈到孩子,或多或少都存在焦虑感。我给别人上亲子课的时候,更是孩子问题交流大会:孩子不听话,情绪不稳定,不爱学习,老师那边也给压力……一系列的问题经常出现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局面。记得有一次帮我举办亲子沙龙的负责人悄悄找到我,对我说:“家长们说孩子,有的话您就听着,她们也就是发泄一下焦虑,未必想解决。”亲子中心的负责人竟然用如此专业的名词说出了如此直接的问题。包括生活中我经常听朋友和我唠叨孩子的问题,当我问:“那你打算怎么做?”很多回答是:“咳,我就是和你唠叨唠叨,你不是心理医生嘛。”


通过无目的倾诉而降低压力,不失为一种心理学方法。在朋友间这种降压方式居多,而随着付出成本越高(金钱、路途、有效时间),来访者的目的性也随之增强。这就是心理学中收费越高越有效果的原因之一,更多的付出意味着更多解决问题的心理动机。


因此,很多付费家长的期待是:“告诉我个方法让孩子听我的话。”控制,是我见到大多数家长存在的心态。我理解,这是基于强大的爱而来的担心。很多家长控制孩子而不自知。我和一个朋友带着她的小女儿去海南玩,她对我说:“我什么都由着孩子,我特别给她自由,她想干嘛我都满足她。”可是我却看到当天晚上,她的女儿在夜市的摊子上看上一条十元钱的项链,她觉得不好看而给孩子选了另外一条。


如果读书的你正好是一个家长,请回忆一下,你有没有经常帮孩子做选择,还振振有词地说着自己的道理?我经常回应家长:“如果孩子什么事情都听你的,你放心吗?”通常这时候,对面的家长会想一想说:“也对。”不听话,其实是孩子自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我曾经有一个个案是个中年女子,为了换工作而焦虑找到我。谈话中她告诉我,她害怕父亲接受不了她换工作的事实,这就是她焦虑的原因。“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听话的好孩子。”个案对我说:“在整个大家族中我都因为听话懂事而成为榜样,其实我一点都不想这样,我想做我自己。”有句话说,父母眼中我们永远是个孩子。但真的已经是成人,却还像刚才我说的个案没有过父母这关,可能会影响心里某些地方的成长。


每当父母送孩子来我这里做个案的时候,我都会先告诉他们,家庭是一个系统,要想孩子改变,自己的方式也必须改变。


庆幸的是大多家长都十分配合,甚至很多家长还不用我说就会自我检讨说自己的方式有问题,希望我能一起指导。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管玲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