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何会让公众如此愤怒?!

2016-07-21作者:[美]苏斯金, [美]菲尔德编辑:陈肖晴

从上周开始某赵姓女星就刷屏式地出现在公众眼前,事情以该女星新片用人不当为起因越炒越热,公众的声音从出现到被埋没,直至现在看不到任何痕迹,事情的真真假假已经很难辨明,在无法究其本因真相的情况之下,为什么赵姓女星事件会让我们如此愤怒?

 

在已知公共争议中,我们至少已经确认愤怒有六种典型的形式。有人受到了伤害,产生伤害的原因却不能消除,受害者因为失望而感到愤怒。有人怀疑自己未来会遭到伤害,出于恐惧而产生预期性愤怒。

 

某些情况下,愤怒并非产生于痛苦,不管是已经经历的还是预感到的,也不管是身体上的还是精神上的。当人们的基本价值观和信仰受到挑战或威胁时,愤怒通常是义愤填膺式的,充满了正义感。为了信仰,有些人会舍生取义,因为正是信仰赋予了他们生命的意义。

 

也就是说,在三种情况下,人们会产生愤怒情绪:受到伤害;别人的错误使自己陷于危险境地;基本信仰受到挑战。


赵姓女星让公众愤怒的起因就在于使公众的基本信仰受到了挑战。

 


在每种情况下,愤怒情绪都会因为其他一些因素而变得更为复杂。比如,在强者面前感到自己的弱小,这会让人平添几分气恼。感觉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或者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更是让人怒不可遏。假如发现自己被操控、被轻视、被忽略、甚至被欺骗,那就不仅仅是愤怒的问题了,而是会让人胸有块垒、气愤难平。因为这种感觉就像自己是个可以随意被人愚弄的傻瓜。当然,愤怒也有可能是某些人精心策划的一种计谋,目的在于操控别人的反应。因为在公开场合展示愤怒,可以起到很好的“集合队伍”的效果,并借此改变他人对自己的看法,或者胁迫他人接受自己的要求。

 

这件事情出现之初正是菲律宾与中国就南海问题起争执的政治敏感时期,举国上下的网民在此刻都是一心向敌,眼里是容不得半点沙子的。而该女星新片用人不当的事情一出现自然而然成为众矢之的,网民的愤怒在这一刻涌现出现,也就导致了后续事件的持续升温。后又因该女星疑似操控整个网络的舆论导向而将公众的愤怒推至了最高点。

 


而对一件事情的愤怒都有两种,理性的和非理性的。的确,在某些情况下,愤怒的表现看起来是有道理的。比如说你的孩子在工厂事故中受了伤,那么显然你有权力表达愤怒。实际上,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表达愤怒,反而让人们觉得你“不正常”。在1988年的总统选举辩论中,有人问迈克尔•杜卡基斯,如果他的妻子被强奸并杀害,那么他是否会支持死刑。这个问题听起来让人不舒服,不过他的回答却引起了更多的批评。“不,我不会。”杜卡基斯平静地答道,然后很快将话题转移到毒品战争问题上。媒体和公众都被他的回答吓坏了,他们无法想象,一个总统候选人在面对那么可怕的假设的时候,居然可以做到无动于衷、不愠不怒。一名权威人士评价道:“好吧,至少在目前,他只能算半个人——大脑发达而冷酷,但却没有心。”许多其他形式的愤怒却经常受到人们的质疑。马萨诸塞州剑桥市有个人绝食,理由是当地电视台没有葡萄牙语频道。1993年11月,明尼阿波利斯一家肉食批发商的卡车被极端动物保护主义者炸毁,损失高达10万美元。在大部分人眼里,这些行为都是激进和极端的。

 

我们认为:把愤怒情绪区分为理性或者非理性是没有必要的。有些人的行为看起来离奇古怪,但从他们的立场出发,所谓的“狂热分子”的举动,只不过是在用他们认为正确理性的方式表达愤怒。女性抗议者把自己绑在树上,可能是觉得只有这种方式才能引起媒体的关注,她很真诚地相信,如果她不这么做,她所热爱的树木、森林和动物必将消亡。其他看起来疯狂的抗议行为背后,其实都有我们外人不能轻易理解的特定情境和动机。因此,把别人的行为视为非理性,十有八九是犯了一个错误。

 


问题在于,我们应该怎么去理解他人的行为和我们自身行为之间的关系。斯坦福大学社会心理学家李•罗斯指出,大多数人的行为是建立在朴素实在论的基础之上的,这种认知方式的根源在于,人们总是相信自己能够客观地诠释现实,认为自己的社会态度、信仰、喜好以及评价都是理性的、不带情绪、没有偏见的。

 

结果呢,如果有人不同意我们的观点,因为我们有自己的信仰,而且要努力维护这些信仰,我们往往就会认定,对方至少犯了以下三个错误中的一个:第一,缺乏足够的信息。也就是说,我们知道的比他们多;第二,观点存在偏见,因为他们受到了错误的信仰、意识形态以及个人利益的影响。如果以上两个解释都不适用,那么还有第三点:我们会认定,我们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对方毫无理性可言,完全不可能得出正确的结论。他们太偏激,而且思想不太稳定,又严重脱离现实,否则他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一定会和我们一样。

 


我们认为,将愤怒区别为理性或非理性的、正当或不正当的、合适或不合适的,对事情并没有什么帮助。我们对愤怒的定义是:愤怒是对痛苦的防卫性反应,不管这种痛苦是客观真实的还是主观感知的。所以,它看起来是不是理性并不重要。也许我们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被激怒,也许我们确信自己并没有伤害或威胁到任何人,但是那些愤怒的人们却认定自己正在、将要或已经受到某种威胁。而这点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人们认为自己受到了威胁或伤害,不管你有没有做过,他们都会本能地感到愤怒。

 

当公众开始觉得这件事已经威胁到自己言论自由甚至其他一些相关权利时,事情的真假已经不再是他们所关心的了,他们此刻最想做的就是把自己的愤怒发泄出来而已。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苏斯金, [美]菲尔德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4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她幸福

王薇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9

从来如此,便对么:鲁迅锦言录

鲁迅著,陈漱渝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将才法则——原来管理如此简单

施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4

人生可以美得如此意外

周士渊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微信公众平台企业号开发揭秘

蒋书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1

微信公众平台应用开发实践

闫小坤、周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5

微信公众号运营:粉丝及平台数据分析和营销

叶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微信公众号运营

叶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微信公众号运营:100000+爆款软文内容速成

叶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从零开始学微信公众号运营推广

叶龙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