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超:喜欢现在的样子才是最好的状态

2016-07-21作者:程小飞编辑:陈肖晴

邓超是演艺圈中不可多得的全才,电影、电视剧、戏剧、唱歌、跳舞、配音、导演,似乎无所不能;他精力充沛,台前幕后大事小事全部悉心照料;随心随性,不屑于按照世俗的标准思考;他对一切抱持“怀疑”的态度,怀感恩,对人对事敬重持稳。


不宿命,不强求,用一贯的诚恳与努力成长到现在的样子。且,一直不忘初衷。

 

和邓超聊天有一种超乎想象的愉悦感受。看得出来他想努力让这次采访变得很舒服一他想让周围的人都舒服,舒舒服服地拍戏,舒舒服服地赶通告,舒舒服服地采访。虽然不见得每一次都会如愿。

 


比如,拍戏的时候,尽管大家伙都异常地配合,但剧组就是这种没事也能发生点事的地方,因为他一面让大家“舒服”了,一面又想让戏“舒服”了,那么大家就又不会太“舒服”了。

 

这话说得有点绕,总之,在任何有可能让事情看起来更“舒服”或者更“不舒服”的情况下,邓超都不放弃尝试。舒服是因为要好,不舒服则是一种对固有模式的挑战,一种“不能就这样将就”了的完美主义心态。

 

他当然也知道不可能完美。他对我提出的问题反复、认真思考,有时候我以为在片刻的停顿后结束了一个话题,他却陷入更深层面的思考中去了。

 

他试图将每一个答案都给你接近完整的回应,所以他细细琢磨。

 

他说并不追求完美。尽管如此,我也知道他很累。他不觉得,他乐在其中。

 

因为这种对“舒服”的追求,他经常觉得对不起剧组里的工作人员,隔三岔五就和大家聊天,给制片部门“找点麻烦”。因为他担心工作人员睡得不够好、吃得不够饱,惹得制片主任也三不五时地找他谈谈心。

 


成为导演使他无比充奋,每天打了鸡血般生龙活虎,只睡三四个钟头,然后跳起来工作。即便如此,他还尽力照顾他人,虽然这些部分都在导演的创作工作之外,于他而言却似乎再自然不过。

 

在拍摄曹保平导演的《烈日灼心》时,还没开拍他的部分,他就已经在剧组里进行了调研——亲自写下十个问题,然后复印,分发给剧组的每一个人,让大家选出最关心的部分。他再清楚不过,不论工种为何,每个人都十分辛苦。他想做一个好导演、好老板,从台前到幕后,从看看得见的作品到看不见的付出。

 

邓超自认很细心,甚至有时候细心得过于操心了,但对他来说一切都是很自然的事。

 

据说孙健说过一句话:“邓超就像个电热毯,走到哪里热到哪里。”

 

邓超本人不记得这话,却很同意自己是个“热乎”的人。他喜欢让周围的空气都是热乎乎的,没有隔阂,没有生分,在他旁边的人都能够自然融洽地相处。

 

我说,你这是“人来疯”吗?

 

他说,不是“人来疯”,只是想让大家都能放松,所以应该叫“人来松”(大笑)。

 


我怀疑他有太多的“野心”演电影、电视剧,唱歌,做话剧,现在又来做导演,而且看似这一切都只是才开了一个小头......

 

他笑说,这不是野心,只是自己的兴趣太多,要专注的事情也多。

 

前两年在《我是歌手》上的大放异彩,让更多人爱上了能歌善舞的邓超。许多人不知道那其实对他而言并不难,因为常年都站在舞台上。难的其实是那一段时间里,他从特殊的状态中抽离出来。


彼时他正在厦门拍摄《烈日灼心》,戏里的角色辛小丰是一个集黑暗与光明、正义与邪恶于一身的复杂多面体,他身上背负了许多标签:杀人犯、强奸犯,逃亡七年,又当了警察,还有着一段断背之情……这一切都让这个角色看上去如此复杂而诱人。没错,邓超选择了他,并通过自己角色的理解加人了许多新的创作。他说的一个细节令我印象深刻——这个辛小丰,他的样子是比较温和的、迷人的,但是在我的理解中他的肌肉应该是一丝一丝的,你明白吗?


就是那种在外逃亡的、整日活在黑暗中的人特有的一丝一丝的肌肉。这个不是导演给的,是我自己的理解,我认为他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于是,整个拍摄周期内,他都把自己关在酒店房间里,连出门吃饭都变成了不正常的事,他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我觉得自己在生活中的很多感受与认同和他是一样的,包括他给予我的部分。我说那个时候我就是辛小丰,是走不出来的。”

 

“我做很多事都是相当认真的,不管是演一个重要的角色还是去客串唱首歌。我不希望别人说我是玩票、不务正业。我热衷于我所从事的事业,乐于专注地去做眼下的每一件事。”

 

表达是最好的经历,经历是最好的老师。


在陈可辛的剧组,他经常会跟导演说,导演,我再给你来一这个,再来一那个?导演说,可以了,可以了,已经OK了。但邓超总是琢磨着更多表达的可能性。


他这样形容初次拍摄电影的感受:“有位老师说得好,电影是什么?电影就是各种可能。艺术跟生活一样,每个人每种方式的表达都是平等的,你不可能对别人的表达表现出我比你更强大、更牛或者你很低俗、恶俗这样的态度,我现在对这些词开始表示怀疑。我曾经的确也用过这些词。但是你不经历,永远不知道这条路是什么样子。我们常在河边走,就以为对那河水很了解,其实从未走进水中去感受水的深度、温度和水质,所以可以说我们对这条河全无了解。现在我做了电影我知道,你想说别人的片子很烂,那么你先拍—个试试,先拍—部烂电影试试。”

 


有媒体报道,说他小时候很叛逆。

 

小时候,他曾是大队长、红花少年,成绩名列前茅。小邓超的所作所为都是行侠仗义,完全符合每一个人对武侠世界的理解和憧憬——他为受欺负的同学出头,替弱者摇旗呐喊,打抱不平。

 

事隔多年,邓超的母亲看到媒体这样写自己的儿子还很愤愤不平,因为在她眼中,儿子当年是很乖的好学生。母亲曾这样教育小邓超:不可以杀人放火,不可以做伤天害理的事。邓超说,这话比较通俗,但这些界限一旦建立,在孩子的成长中绝对会起到重要的作用。

 

“我年轻的时候,有些部分可以归结为叛逆,但更多的则是我在向这个世界提问。现在的很多孩子还没有开始提问,就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他们逆来顺受,接受成人安排好的一切,遵循书本上的教条思想,根本没有自己的价值理念。这个是很悲哀的。而且小孩子天性里面的东西应该让他释放,不应该束缚。所以很对时候我不认为我是叛逆的,我认为我是正常的。”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程小飞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3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宝宝最喜欢的IQ游戏大全

李雪 母远珍
辽宁少儿出版社[2014] ¥6

闲情乐事:留一些白,才是生活最好的模样

陈平原 编 梁实秋、周作人、林语堂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行善是最好的养生

刘清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18

阳光是最好的防腐剂:全球反腐大要案快递

中国人民大学反贪硕士班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6

杨进才专业书法教程

杨进才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9

湖畔.花园邓国源作品集

邓国源 (插图作者)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6] ¥8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