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竟然消失在镜子后面…

2016-07-22作者:付秀莹编辑:陈肖晴

我的妻子消失得毫无征兆,她消失在镜子的后面,而之前她正在打扫房间抹布和扫帚还在,电视里的音乐还在,我妻子一直有听着音乐打扫的习惯。毫无征兆,她消失的时候我正坐在电脑前面完“暗黑”游戏,刚刚被一只残血的小怪物杀死——这很正常,平日里我也是如此。我们没有吵架,今天没有,昨天也没有,前天,大前天也没有,现在想起来,在大前天的下午她似乎说过“无聊”。无聊,是她消失的原因?

 

我查看了镜子:它还是镜子,没有变化,包括上面的污斑,包括它的厚度,,包括它和墙面的距离。它照得见我,照得见我冲着它做出的鬼脸。我敲敲玻璃,它还是玻璃的回声,听不到别的,当然更听不到妻子的呼喊。她怎么就消失了呢?

 

不是我能想明白的,我的数学不好,物理不好,化学也不好,略有成绩的就是地理,但它在这里没有什么用处。接下来,我想我能做的只有等待。好吧,那就等待吧。

 


玩了两把游戏,我又绕着镜子看了两眼,它还是镜子,就是镜子,没有机关暗道。也许我该喊一声芝麻开门?不过,这时候我还不准备喊。我准备,先等着。反正也没什么事儿。

 

我的一只手在遥控器的按键上选择,最终,我将它固定成体育频道,NBA,马刺对热火。我妻子是热火的球迷,但我不是,我早就不要詹姆斯了。他不够强硬,总是犹豫,现在,他又将球传给了队友,再次浪费了机会。中场的时候,我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没有梦见妻子。这点,也许需要做个说明。

 

等我醒来,球赛已经结束。我拨通妻子的电话——它放在桌子上,离开的时候她并没有将它带走。除了等待我还能做些什么?好吧,我再查看了一次镜子。它的上面没有丝毫缝隙。

 

第二天是忙碌的周一,长着苦瓜脸的科长派给我一大堆的活儿,科长拍拍我的肩膀,仿佛我受到了多大的照顾。他再次暗示我,副科长的位置,他已经向处长打过报告,要是这次,我能……

 

表达过感激和涕零之后,我骑车回家。本来,我想和科长谈一谈我妻子消失的事儿的,但几次,话到嘴边我又将它咽了回去。不是一个恰当的时机,他很可能会误会我说谎,而且怀疑我试图少干活或者向他提什么条件—或许,这个时刻,我的妻子已经回到家里,那,我的话就将是一个巨大的污点,我再难向谁解释得清楚。我骑车回家,路上,我想她应该回来了,都一天多的时间啦。然而没有。镜子还是镜子,我敲敲玻璃,玻璃发出玻璃的声响,它没有异常。我突然觉得这个不大的房间真有些空旷。“你也该回来了。”

 


把材料放在一边,打开电脑,我决定先玩一局CS。这一次,我的表现还算正常,没有特别悲催的偶然出现——突然,我听见镜子那边发出一声脆响,就在我一愣神的时刻,敌人从侧面跃过来,一枪爆头。靠!我用力砸一下键盘。

 

镜子又恢复成镜子,或者说,它本来就是那样,那个声音响过之后并无变化。

 

我侧着脸,朝镜子的方向看了两眼,然后,重新回到游戏中:又一次的战争即将开始,这一次,我将做得更好一些。

 

但我没办法做得更好了,科长叫我回办公室拿报纸,我狠狠地骂了一句,然后开门。一个警察站在门外。“请问,这事李向百家不是”,在见到他一刻,我竟然有些凛冽,回答的时候也有点结巴。

 

“他说是601。”警察拨出电话:“向百,我到了,你他妈怎么告诉我的,我就在601……三单元?这是几单元?”我告诉他,是二,二。“我走到二了,我就去!”他侧着身子,试图让我先过。

 

“警察……”在他回头得一瞬间,我把话又咽回去了,重新找了个话题:“你是负责哪一片的?”我不能报警。我不可能说得清楚——我妻子消失了,在镜子后面,他是不可能信的,不可能。他肯定怀疑是我谋杀。一旦报警,我的麻烦就来了,现在还没必要惹上这个麻烦。

 

“你问这干吗?”他显得相当瞥惕,“什么事?”他看过来的目光就像在看个罪犯。

“没事儿。”我说,“我有个哥们儿,张长扬,就负责这片儿,我是想问你认识他不。”

“不认识。”他说得相当生冷。

 


妻子已经消失一周了,她的消失让我有些焦头烂额。首先是做饭,一个人的饭很不好做,了无趣味,多数时候我都用康师傅方便面填充饥饿。其次是垃圾,种种垃圾已经堆积得四处都是,仅仅圆桶的方便面盒就散乱得很不成样子,散发着或浓或淡的气味。洗衣服也是问题,之前这些事都是妻子来做的,它们在床边堆着,看看都有些头疼。还要打扫屋子,这是件非常耗时又无聊的活儿,我提不起兴致。当然还有,欲望。我还不到三十,好在这个问题我能解决。还有睡眠,因为缺少妻子的存在,我的睡眠也像吃饭一样缺少了规律。有时,我会趴在电脑前小憩一会儿,然后继续我的游戏……她怎么能,说消失就消失,连个招呼都不打呢?我走过去,敲敲玻璃,对着镜子里的我说,这样不行。我得雇个小时工去。我对着我说,别舍不得花钱。

 

按照朋友的指点,我来到“为红嫂劳动中介服务公司”,说明来意,那个叫为红的老板递上名片,热心地为我介绍A如何,B如何,C如何,D…… 那些挂在她名下的员工简直都是一朵朵盛开的花儿。A和B都不能选择,原因不能和老板细说,只是表示,我希望雇用一个有些年纪的,工作经验丰富的。“你别看、她们年轻,经验绝对一流,工作也极为认真,考了好几个证,甭说日常打理做做饭什么的,就是服侍病人,带小孩都没有问题……”

 

我好不容易才把话插进去,“这个怎么样?能不能让我见见?”

 

我和C没有谈得拢,在工资上,她不肯做半点儿让步,而且说她只负责打扫房间的地板,其他的不做。D也不行,笨些倒没什么,问题是,我在和她谈工资的时候,她竞然给我上起了政治课,“我们劳苦大众”“我们只有分工不同,工作没有高低贵贱”……“我没有对您有半点儿的不尊重,我没有……”“同志,我只是事先提醒。工资少点儿倒没什么,你给的工资也确实少了,我觉得你在轻视我的价值……”

 


最后,我的决定是E,她看上去憨厚得多,工资也合适。我交上二百元中介费,一百元押金:“明天上午七点半。”

 

E点点头:“老板,你放心。”

 

七点,七点二十五,七点二十七。E的电话打了进来:“老板,我马上就到。不过,有件事我想和你说一下,你家住得有些远,我来回不方便,你能不能每天再加二十元交通费?”

 

“你怎么能这样?”我有些愤怒,“我们是说好了的,你不能这样出尔反尔!”

 “我没要求涨工资。在我们的合同里,没写上交通费由我自己出。老板,你挣钱容易,不像我们,就当是施舍吧。”

 “不行!”

 “老板,我不能赔钱给你干吧?我没想到你家距离这么远,我以为可以骑自行车到呢。”

 “你……我没想到你……在签合同时,我把地址写得很清楚!”

 “当时我没有看啊,我相信你啊。真没想到这么远。”

 “那也不行。我不会加一分钱。”

 “老板啊,你可要想好了,要是不加,我就过不去了。你就是再找别人,也会是这个情况。”

 “无赖,你根本是欺诈!”

 

“随你说好啦!不过我也得提醒老板,你交的中介费、押金都是不退的,如果你反悔,重:新雇工,要重新再交中介费和押金。你算算,怎么样更划算?老板,只要我给你多做点儿,认真点儿,这点儿小钱就出来啦,你干吗这么在意呢?”


“屁!”怒火冲到了我的头顶,“我要去告你们,我们可是签了合同的!你如果不马上到,我绝不会轻易……”那端早就挂了电话,我打过去,仍然挂掉。


我准备打过去,电话却自己响了,我对电话大喊一通……

“什么,你说什么?”

“科长”我稳了稳心神,对着电话喘气到,“我等会到,我和我老婆吵架了。她,她……”

“那也不能骂人,赶紧回来工作”

挂了电话,我一边继续使用能够想到的脏字脏词狠狠咒骂,一边飞奔。

 


对着镜子说,阿兰,你回来吧。

对着镜子,阿兰,你可以回来了。

镜子,把我老婆给我交出来。

阿兰,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

 

我再次敲了敲镜子,把耳朵贴近它,里面竟然没有半点儿的回声。我说,都半个月了,你在里面干什么?吃什么?睡在哪里?给我留个纸条也好。我把我的纸条贴在镜子上:

 

老婆,我要出差,到下属单位检查,可能三四天的时间。如果你回来,请打扫一下屋子,我本来想雇个钟点工,但没有雇到还生了一肚子的气。冰箱里有香肠和面包,方便面在厨房第三个抽屉里。回来了给我打个电话。详情回来再说。

 

我把她的手机放在显眼处,只要从镜子里出来,她就一定能看到。昨天,我已经将电充满。老婆,我走啦!我对镜子说,仿佛镜子才是我的妻子。

 


所谓检查,就是我去询问:汇报材料准备得如何,领导重视程度如何,有无突出事迹,你们认为存在的问题有哪些,别少于三条,然后是,吃饭。科长代表敬酒,他说领导非常重视此次检查,将它放在重要议事日程上,专门下达了重要指示……然后是各司其职地敬酒,倒酒,喝酒,轮流到外面撒此时,我最为重要的工作就变成了为科长代酒,挡酒,按照他的指挥和陪同的领导喝酒,并照顾科长到外面撒尿,照顾他上车。

 

那场酒宴造成的后果是,我不停地拉肚子,发烧,只得停下来住进了医院,而科长则和司机一道继续后面的检查。科长在的时候某长、书记都还算客气,等他一走,这些人也没了人影,半小时后办公室的小刘也借口有事离开了病房,他走的时候甚至还摔了下门。之后两天,邻床住进了新病人,他不断呻吟,吐痰,骂自己的儿子和老婆,热热闹闹地。而某局再也没人来,仿佛,我并不存在,与他们再无关系。

 

第三天,我决定出院,虽然那股火辣辣的劲头还在。我给科长发过短信,半小时,他回复,你直接回吧,我们明天也回去,你就不用赶过来了。你把前面的情况梳理一下,后天弄一份情况汇报给我。

 

“你说你干吗去了!”我冲着镜子,故意让自己的面孔狰狞些,“要是不肯回来,就再也别回来了!”

 

……又是一阵敲门声。“谁?”我以为,还是那个警察,他也许发现了什么。

 


“是我。”我听出,是我岳母的声音。“小兰怎么啦?这么长时间也不家去,你们到底做什么呀?”

 

“妈,小兰不在家,她,她出差了,走得匆忙。”在开门之前我就决定继续说谎,我的岳母一点儿也不比警察好惹,“她去了南方,学习,单位派去的。”我弯腰,给岳母准备下拖鞋,“本来她说在走之前先过去一下,结果有几个小姐妹,非要早走两天,这不,就没来得及……”

 

“那她手机呢?怎么老是没人接?”

 

我说:“她没带这个手机,你也知道她的性格,她太会算计啦,长途漫游的,不如在那边办张卡。”

 

“你也得给我号啊!到了那边,就不往家里打个电话?你告诉我号,我打!”“号,号在单位。不过打也没用。她们学习的地方大概是在山区,没信号。我打过几次总不通,所以也就……”

 

“不就是妇联吗,跑到山区里开什么会?又不是保密单位,还不让打电话?”我说:“听她们说,那边是一个疗养院,风景极其优美,原来是厅局以上干部待的地方,能安排到那里去学习,是因为她们领导的看中。说不定,回来后能重用。”


“那你呢?别光知道玩儿,玩儿,也该收收心了。”她那种眼神让我从心里打着寒战,要是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在镜子里消失了,还不知道有怎样的后果。“看看你把这屋弄的!”她巡视着,倒也没发现特别的异常。“快,别犯懒啦,打扫一下!把抹布给我拿来!看你的厨房,看看看,还能进人不!什么味儿!看你桌上的土!快点,倒点水!”


 

直到下午两点,岳母才停下来,伸伸她的腰。“总算像个样子啦。平时你也收拾收拾,别光指着一个人,小兰是你妻子不是仆人,不能把家里的活儿都压给她。再说你,也别在家里等着待着,常上领导那里走动走动,把你的想法也跟他们说说!别不求上进,以后人家都科长了处长了局长了,你好意思往人脸前凑?咱比人家少什么?少了大脑还是少了鼻子眼睛?小兰跟我说,你没事的时候就知道待在家里玩游戏,玩能玩出什么来?天上能掉焰饼?天上要能掉焰饼谁都张嘴接着,还千什么活啊……”

 

我给岳母把水递过去:“妈,你也累了,歇会儿,剩下的活我干。我给她递上纸巾,“看你的汗。妈,你放心,我知道了。妈,这么远,让你跑过来,都两点啦,你看,我们要不在小区外面吃点饭,家里现在什么也没有,就有方便面和火腿肠 。”

 

“我不饿!”岳母再次环顾四周,“窗玻璃,上向的没擦到,这时,另外的玻璃,镜子那里的玻璃突然响广一下,两下,那声音极其清脆,尖锐。 "

 

“镜子怎么啦?有什么东西?”她凑上前去,朝镜子的后面看。

 

“没什么。它有时就响。”我身上骤然出现了冷汗 要是,我妻子这时候从镜子后面出来,震惊的岳母一定会劈头盖脸,吃了我都不一定。

 

“那这张纸条……”它竖在镜子的后面,刚才打扫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发现它。

 

“什么纸条?”我盯着上面的字,脸涨得厉害,“喚,这,这是我……这是

 

我前几天出差时写的,因为没信号联系不上她,也不知道她什么时间能回,我是怕万一在我出差的时候……我怕我出差,她一回来见不到人,担心我。”我悄悄舒了口气,“我昨天回到家,发现她没回来。妈,还是吃点饭吧。你都累了一上午……”

 

“不吃啦!你爸还在家里等着呢。都这个时候了,电话也不打一下。一个个的,都这么让人不省心!我走啦!”

 

“对了,妈,前些日子老家来人送我几斤螃蟹,要不你提走吧。本来,我和小兰商量好,要给你们送过去的,这不是,她走得急……”

 


时间过得……说不上快也说不上慢,我对它的存在多少有些麻木。妻子阿兰消失已经近一个月了,之所以有这个计算是因为她单位打来电话,说工资已发,让她去领。我说我去,她,不舒服。会计倒没有半点儿的为难,她只是问我,什么时间能吃上我们的喜糖。喜糖?装什么傻是不是怀上了?男孩女孩?几个月啦?我胡乱地搪塞着,在听她普及了一段育儿知识之后飞快地逃离。

 

一个月的时间,我已经慢慢适应了妻子不在的日子,尽管有些失落。每天,我都在镜子面前多待一会儿,想上一会儿,其实也想不起什么来。我感觉,真的感觉,我妻子阿兰离开的时间……也就是三五天、一星期,不会再多。至于后果——后面的事就在后面解决吧,反正我并没对她做什么,我想好了,如果在派出所,也一口咬定,我们没有矛盾。我们没有争执。没有。真的没有。

 

现在,她是在哪一天消失的我都记不清楚了,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往回想,这个印象竟然也有些淡,变得更加模糊。

 

突然,镜子那里又发出一声脆响,这一声,比以往绵长、颤抖,像有什么硬物划过玻璃。

 

“干什么!”我冲着镜子喊,“你要出来就出来,不出来就算了,老子已经没有耐心啦!”

 

它,已经恢复平静。

 

然而,就在我转身过去,继续盯着电视屏幕时,怪响冉次出现,这一次,声音密集,似乎还包含着呜咽和呻吟。

 

我说,你,最好现在就把我妻子放出来,最好。我真的没耐心了。

 

我说,你,镜子,如果让她出来就现在出来,再不出来,我就会把你砸碎。我不管后果,那不是我想的。我告诉你,我说到做到。

 

我说,镜子,你看看,这是锤子。你应当认识它。我数一二三,只有三声。

 

我说,一。

 

我说,二。

 

镜子里面再次出现了脆响,咔咔咔昨——镜子,竟然裂出了一道缝隙!


顺着这道缝隙,向下,是一个黑黝黝的洞。里面有微弱的光和水声,像钟乳石上滴下的那样。它,有些冷。

 

“阿兰,你在吗?”我朝着洞里喊。

 

“你快上来,老婆。”

 

除了我的回声,滴落的水声,丝丝缕缕的风声,我再也听不见别的什么。

 

大约有三分钟的时间,或者更长,我不知道自己在那时都想到了什么一我用尽力气,把锤子朝着洞里甩了下去……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付秀莹
出版现代出版社
定价3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圆圆的镜子

吴带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后发机遇——中国企业在非洲

李亚东、卢朵宝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4

摆渡在有-无之间的哲学:第一哲学问题研究

黄裕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5

我在清华等你来 第四辑

刘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2

MATLAB在日常计算中的应用

杜树春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1

等离子体蚀刻及其在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中的应用

张海洋, 等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83

我在清华等你来 第三辑

刘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1

MATLAB R2016a在电子信息工程中的仿真案例分析

杨发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