罂粟:天蝎座的花妖

2016-07-22作者:楚林编辑:张微微

十八世纪,自从貌似绅士、彬彬有礼的英国人,用坚船利炮把鸦片挟入中国,吞云吐雾立即成为一种时尚,风靡全国。在烟雾缭绕中,“中国功夫大师”蜕变成了孱弱病夫。能够生产 鸦片的罂粟花自然成了“万恶之源”,从此不得种植。


一株小小的植物被禁种植,实在是前所未有。是罂粟的蛊惑力太强大还是人类的意志力太薄弱,早已没有人去追究。只要禁止种植,斩草除根,悲剧就能避免。切断源头实属无奈之 举。瘾君子们如痴如狂,走火入魔,见不到影子,不放弃又能如何!


有意思的是,我小时候曾见过罂粟花,奶奶有时会在门前的花圃和菜园里偷偷地种上几株。奶奶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是因为父亲幼时经常肚子疼,奶奶听说用几个罂粟果泡酒,疼时喝上两口便能止住,没想到还真管用。奶奶后来就每年种上几株,泡酒备用。我们肚子疼,咳嗽,都会被奶奶灌上两口,尽管辣得咂舌,可在那个缺医少药的年代,倒是派上了大用场。


我眼中的罂粟花,细细的叶,细细的茎,单薄的花瓣,风一吹,可怜的小花朵就左右摇摆,完全是一个林黛玉般我见犹怜的骨感美人,哪里有半点毒品的恶相!若说有一点不同, 那就是花辦儿,异常美丽。不论是红色紫色还是白色,都不是单纯的那种大红大紫的艳俗,而是像丹青高手用多种颜色精心调制过,有蜡染的格调,绚丽中带着一丝神秘、忧郁、飘忽不定的神情。一株罂粟就开一朵花,且只有三四个花瓣儿,可是不管它开在哪儿,杂在多少鲜艳的花当中,你都能一眼瞧见。 仿佛一大群带着烟火气息的女子,只有她涂抹着与众不同的唇 彩,超凡脱俗的姿态,一下就能迷住你的视线。



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它的花中带着一丝妖气吧!如若植物的世界里也有《聊斋志异》,它定是当之无愧的花妖。


让一个个活生生的生命在飘飘欲仙中麻醉枯萎,在无限迷恋的梦幻世界中走向毁灭。这样的境界,倘若不是妖,何以如鬼魅附身?


妖最早的时候并不是妖,它可能只是一只可爱的小蛇或者是一只单纯的青蛙,在潜心修炼多年快成仙或已成仙时,却-失足变成了妖。罂粟最早的时候也不是妖。它是远古新石器时代的人们在地中海的群山中游历时偶然发现。因为它的药用价值,古埃及人把它当作治疗婴儿夜哭症的灵药,称之为“神花”;苏美尔人虔诚地称它为“快乐植物”;荷马史诗和《圣经》中称它为“忘忧草”;诗人维吉尔称它是“催眠药”……可爱的古人们都把这个美丽的植物当作了神灵的恩赐。


直到1803年,德国药剂师弗里德希从生鸦片中提炼出了一种物质,它的药效是生鸦片的十倍,他以希腊睡梦之神摩尔甫斯(Morpheus)的名字命名为“吗啡”。又过了五十年,沙尔勒•普拉瓦发明了注射器。一时间,注射吗啡成为一种社会时尚,没有人知道,灾难正在多年以后等待着他们。1898年,德国化学家也就是阿司匹林的发现者林荷•德累塞,从吗啡中提炼出 了当时称为“英雄”的药品“海洛因”,它的作用比吗啡提高了数百倍。海洛因一研制出来,便立即受到大众的欢迎,被当作特效药,广泛用于止痛、麻醉等医疗领域,风行一时。



当历史的车轮驶进二十世纪的时候,人们终于发现,海洛因竟是悬在人类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它在让人忘却痛苦和恐惧的时候,也能使人在麻醉的虚幻快乐中积习成瘾, 产生依赖,从肉体到精神都逐渐萎靡、颓废。鸦片的剑锋就这 样被科技的进步不断磨砺,直至变成人类也难以驯服的文明杀手。可悲的是,人类的自私和贪婪战胜了理性与道义,早期的西方国家在禁绝本国人吸食鸦片的同时,却把灾难引向了整个人类。


可怜的罂粟,就这样一步一步在人类的手掌中,从“快乐植物”变成了“魔鬼之花”,从可爱的天使变成了让人闻之色变的妖魔。


罂粟喜欢阳光充足、土地肥沃、气候温湿的环境。亚热带气候的“金三角”满足了它的一切要求,所以有人就把那里打造成了罂粟的乐园,毒品的生产基地。罂粟秋冬季种植,春天发芽,三四月开花,五六月成熟。罂粟的花朵和花好并没有毒,它所有的毒素都隐藏在酒盅似的蒴果果壳里。



提取毒汁的过程堪称精巧。常常是在美丽的花朵谢幕十多天后,用薄如蝉翼的小刀片,在午后,轻轻地在蒴果上划上几刀,任凭乳白色的浆液缓缓流出。第二天清晨,在露珠的浸润中,再用弯月形的小刀片轻轻地刮下那些早已凝固的乳白色浆汁。


天然的罂粟乳汁散发着一种强烈刺鼻的氨味,有点像陈旧尿液的味道,令人作呕。可是一经烧煮和发酵,便成了金黄色,吸食时会发出醉人的甜蜜芳香,如妖,有着致命的诱惑,一步步把吸食它的人带入温柔的陷阱。


这些藏匿于罂粟壳中的乳汁,当然是制作麻醉剂最好的原料,也是毒品海洛因的主要原料。其实,中医从古至今一直是在用原汁原味的罂粟壳来入药。罂粟最早在公元七世纪时就作为药品传入中国,李时珍曾在《本草纲目》中记载:“罂粟壳,性微寒,味酸、涩。止泻痢,固脱肛,治遗精久咳,敛肺涩肠,止心腹筋骨诸痛。”



小量的罂粟壳,是治疗经久不愈的咳嗽、腹泻的一味难得良药。明朝曾经流传一个故事。公元1359年,朱元璋率众起义。义军在鄱阳湖战败,退到浙江省开化县古田山区。春雨连绵,由于饥饿和寒冷,士兵们染上了痢疾,朱元璋自己也病得不轻,身体虚弱得连马都上不了。他望着这支几千个病号组成的队伍,不禁仰头长叹:“天灭我啊!”正在这危难之时,义军 遇到了一位白发银须的采药老汉。老汉同情起义军的遭遇,第二天带着儿子挑来两只竹筐,一只放着研细的草药粉,另一只放着一袋白米。老汉用白米熬成米汤,草药粉分成小包,然后 叮嘱患病的士兵用米汤送服草药粉,朱元璋也照此服下。


说来也奇,服了几次后,痢疾竟止住了。附近村民们得知消息后,又送来了一批粮食和蔬菜,大病初愈的义军们获得补养,很快恢复了战斗力。朱元璋要酬谢老汉和村民们,老汉 说:“得民心者得天下,但望坐天下后体恤黎民百姓,便是对老朽和村民们的最好报答。”


公元1368年,朱元璋终于打败了元军,建立了明朝,在南京坐上了皇帝宝座,在劝农桑、兴学校、抑豪强、御边患、崇节检等方面做了不少有利于百姓安居乐业的好事。他派军师刘伯温去古田山区找到了采药老汉,老汉不愿做官,只告诉刘伯温当年为义军治病的中草药叫“罂粟壳”,并意味深长地告诫 说:“巧用是味良药,滥用则是毒药。


没想到这位老汉的话一语中的。罂粟真的从明朝开始就被滥用。万历皇帝三十年不上朝,在宫中试验服食丹药,他的丹药中就有鸦片,他给鸦片起名叫“福寿膏”。他不上朝的借口是头晕眼花,其实主要原因是纵欲过度,再加上鸦片的毒瘾所致。数百年后,定陵被挖掘,科学家对万历皇帝的尸体进行化验,发现他的骨头中真的含有吗啡成分,这成了万历皇帝食用鸦片的铁证。皇帝如此,有钱有闲者更是纷纷效法。许多年后,躺在那里,佣人伺候着,优哉游哉地吞云吐雾,便成了上流社会乐此不疲的风流雅事。这愚昧的时尚,像一张毒网,打 捞着所有附庸风雅的民众。


明万历皇帝


有的人为什么会对海洛因上瘾?这成了人类一直在不断研究的课题。科学家们自有解释,而我则曾经试图从罂粟花身上去寻找答案。偶然发现,原来罂粟花也是有星座的,它竟然是天蝎座。天蝎座是十二星座中最耀眼,也是夏季夜晚天空中最明亮最美丽的星座。天蝎座的性格特点是气质优雅,孤单神秘,爱憎分明,有着让人无法抵抗的魅力。杜甫有诗云: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参与商,说的便是天蝎座和猎户座。它们分别是夏天和冬天最显著的星座,刚好一升一落,永不相见。


天蝎座的一生都在寻找。从星座的神话传说来看,它的心中应该是爱恨交织的。是一直在想寻找猎户座报仇雪恨,还是一直在寻找爱来化解心中的仇恨呢?



看《聊斋志异》里的花狐鬼魅们,其实也一直在寻找。 她们跑到人间来寻找性情温和、知书达礼的书生,然后不顾一切,倾其所有为其付出。时而美丽动人柔情似水,时而翻云覆雨杀人如草芥。这一切的背后,都不过是为了得到—份真爱,一份人世才有的真情。


罂粟花其实是有真情的。在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德军很快占领了比利时,英、法相继出兵对付德国。比利时的佛兰德当时成了主战场,成百万的士兵们倒在了这里,其中英军阵亡的最多,他们被掩埋在这片土地下。第二年,在佛兰德的大地上,火红的罂粟花遍地盛开,如同烈士们的鲜血。后来,在每年的十月最后一个星期五到十一月十一日老兵纪念 日,英国、美国、法国、加拿大等西方国家的人们便都会自发地佩戴上一朵红色的罂粟花,以此纪念一战和二战及其他战争中失去生命的军人和平民。从那时起,象征着美丽、绝望、毒 品的罂粟花竟然变成了欧洲人们表达爱、尊重和怀念的标志。


更有意思的是,因为佩戴罂粟花,在英国和中国之间还引起了-次外交上的风波。2010年11月,英国首相卡梅伦率团访冋中国,当时访问团的团员每个人衣襟上都佩戴了一朵小红花。当他们要进北京人民大会堂时,中方要求他们除下小红花,他们拒绝了,由此引发了一场外交误会。在我们中国人看来,这一朵朵小花就是可恶的鸦片战争的缩影,而英国人觉得自己不过是在悼念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的生命。



后来,两国在争执中都表达了自己的意见,罂粟花事件以尊重和理解结束。可见,无论东方还是西方,关于和平与爱都应该是没有国界的。国际秩序、国际交往只有建立在公平与友爱的基础上,才能减少人类的牺牲和灾难。


如今,已经很难再见到罂粟花的身影。在夏季的夜晚,仰望着南方的天穹中那些最灿烂的星星,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美丽的罂粟花。那些天蝎座的花妖,不知道她们如今是否已经寻觅到了可以救赎灵魂的王子?


无论如何,一株罂粟,它绽放的只会是美丽与纯情,只有自以为聪明的人类才会把它变成毒品与妖魔。事实就是,只有你尊重她,她才会尊重你。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楚林
出版中国中医药出版社
定价42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最小孩系列 妖怪的彩色树

汤萍, 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6

塔罗牌的冒险游戏 . 1 ,树妖的森林

李榕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1] ¥6

花——境界人生

姜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41

最详尽的蛋糕裱花教科书

王森主编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3] ¥12

中国好诗词——古诗词里的花事情未了

曾雅娴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津美漫画跟齐白石爷爷学画花1

天津人美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18] ¥18

夕拾朝花——忆在清华附中教语文和学语文

张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9

蛋糕裱花技巧:时尚蛋糕100款

辽宁科学技术出版社[2015] ¥12

花皮球

吴带生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