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流氓的皇帝,没有之一!

2016-07-22作者:王立新编辑:陈肖晴浏览量:211397

于公元907年建立后梁王朝的那个角儿,本名叫做朱温,原本是安徽乡下的一个二流子,不安心种地生活,整日游手好闲,东蒙西骗。唐朝末年,黄巢领导农民起义,很快席卷全国各地。朱温就参加了黄巢的队伍,追随黄巢,不久成为黄巢手下的一员大将。由于长期积累的坑蒙拐骗的丰富人生经验,看到黄巢的前景不妙,灵机一动,迅速转身,背叛了黄巢,投降了唐朝,还帮助唐朝镇压了黄巢,被唐朝皇帝赐名朱全忠。就像李自成的部将郝摇旗,投降南明政权以后被赐名郝永忠一样。


其实这些“全忠”和“永忠”们,根本就没有忠心可言,他们的心中只有利益,从生下来开始,就没长出那种能够装载仁义礼智信的心脏。虽然当了皇帝以后,朱全忠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做朱晃,但他根本就不是太阳。因此,也就没有可能因为自己的光亮照耀大家了。


天复元年(902)八月,朱温派遣左、右武统军朱友恭和氏叔综等,率兵入宫杀死唐昭宗。之后,又故作震惊,放声大哭,说是这两个混蛋想要嫁祸于他,让他承担杀君的千古骂名。为了掩人耳目,朱温又把朱友恭和氏叔综都给宰了。


“用我们来当替罪羊,就算能堵住天下人的嘴,鬼神能受他的欺骗吗?”朱友恭和氏叔综临刑前大喊着揭发朱温说。他们还诅咒朱温:“这样做人做事,怎么会有好的结局,注定是要断子绝孙的!”狗咬狗,咬了各自一嘴毛。


20140904093242327.jpg


朱温为了“纪念”这种掩耳盗铃的历史丑剧的原创人,在司马昭死去六百五十年之际,把当年杀死曹髦的经典历史剧,又重新回放了一次。就在唐昭宗的灵前,朱温又把昭宗的儿子、当时的辉王李柷立为新皇帝。这位唐哀帝更加可怜,更加悲哀,只当了两年多一点的傀儡,就被朱温逼迫禅位,然后又被暗杀了。照搬司马昭父子对待曹奂的做法,没有一点创新的痕迹。


朱温杀光了唐朝的所有王爷们之后,又把魔爪伸向了唐朝的大臣们。一时间高门大户的子弟、科举出身的名士,朝廷重臣的后代,如冰释雪解一般,都融化或蒸发得无影无踪。


李唐王朝历经二百八十九年,终于走到了尽头。


朱温要当皇帝了!


8b3293529822720e0b46661078cb0a46f01fab91.jpg


当朱温恶鬼般的笑声传遍全国各地的时候,他的哥哥朱昱实在忍不住了:“朱三儿,你原来只是安徽砀山县里一个下三烂的农夫,村里人都喊你‘瘪三’。不好好在家耕田种地,却去跟着黄巢造反做贼。唐朝天子恕你无罪,还让你当上了宣武军、天平军、宣义军和护国军四镇的节度使。你还不知足,想要一下子毁掉人家三百年的江山,怎么忍得下心呢?将来杀身灭族,我们都得跟你吃瓜落儿!太不是玩意儿了,你个没良心的!”朱昱还没骂够,又跺着脚接着骂道:“再说了,就你这熊样儿,能当皇帝吗?你以为皇帝是猪仔、狗仔都能当的吗?猴头八相,偷驴盗马的,斗大字也识不了一升,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一个秃尾巴鸡,不小心飞到山梁上,还真把自己当凤凰了!”


像朱昱这样,好歹还能在太阳底下站着,总归是个人哪!不过朱温是不管这一套的,只要有利可图,就是天王老子,他也敢当。保不准哪一天,还要向玉皇大帝和释迦牟尼的头上拉屎撒尿。


利欲的魔鬼一旦附体夺魂,人就会变得狗胆包天,没什么不敢做的了。


朱温当时气急败坏,本想杀掉朱昱。可是想到当年自己带着另一个弟弟朱存一起出去做贼,家里的老娘全靠人家朱昱独自赡养了。要不是朱昱带着老娘藏来躲去的,他那可怜的老娘早就被唐朝的地方官员杀死了。造反,那是要祸灭九族的!想到这里,朱温忍住了,没有下手。还算有那么一丁点儿良心。


既然朱温不听,朱昱也没有办法。一气之下,回到老家种田谋生去了。他不想接受朱温的赏赐,也不想享用这份因为造孽暂时偷来的所谓“幸福”。干啥不活人哪?种地咋的?脸朝黄土背朝天,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儿,吃自己劳动换来的粗粮淡饭,不丧良心,不坏肚子。为啥非得做贼?为啥非得当强盗?咱他妈这辈子:不图荣华富贵,就图心安理得!


当上皇帝以后,朱温想着要扫平天下了。


66607602_2.jpg


当时号称晋王的山西军阀李克用,显然是朱温头号的死对头。


李克用本来是沙陀人,沙陀原本就是突厥。后来突厥内部分裂,分成了东西两部,每一部又分成很多别部。沙陀,就是西突厥别部中的一支。李克用的父亲本来复姓朱邪,双名赤心。因为给唐朝效命,被唐朝赐姓为李,名国昌。朱邪赤心的儿子李克用为镇压黄巢起义立了大功’被唐朝封为河东节度使。不久,李克用又逼迫唐朝封他作了晋王。


这个河东,在晚唐、五代时期,简直就是个“特别行政区”。该区以太原为中心,包括今天山西省的中部地区,还有和它临近的河北和陕西各一点点地方。河东在战国时是所谓的三晋之地,就是韩、赵、魏三国的领地。后来韩、赵、魏三家掌权的大夫,瓜分了春秋时期原属晋国的土地,所以这一带就被称为“三晋之地”了。李克用自称晋王,就是因为他占据了三晋之地上的河东地区。这个河东地区,自打李唐末世起,直到五代晚期,一直都是粮草丰厚,军卒强焊,马匹优良的所在。李克用就这样成了唐朝末年最有实力的割据藩镇之一。李克用不想让朱温独吞平灭黄巢的功劳,更不想屈膝给这样一个瘪二下跪,于是就与朱温展开了旷日持久的殊死搏斗。

就在朱温当上皇帝的第二年,李克用病死了。李克用死后,他的儿子李存勖承袭了晋王的爵位。


U2389P28T3D3055206F326DT20100817201434.jpg


但是这个李存勖,比他爹更不含糊。朱温以为李克用一死,山西军阀可以一鼓荡平。马上发动大规模的军事攻势,包围了李存勖管辖的重镇潞州,也就是今天山西的长治。结果久攻不下,一时懈怠,被李存勖钻了空子,突然亲自带兵增援,把朱温的部队打了个稀里哗啦。李存勖乳名李亚子,朱温感慨地说:“生子当如李亚子,有这样的儿子,人家李克用就等于没死,他有好后代,有好传承人哪!您再看看我的这些儿子,个个都是些猪狗!”朱温这话还真没说错,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来只会打洞。老百姓的话语有时还是蛮有道理的。用现代科学的术语说,那就叫什么样的基因,造就什么样的娃崽呀!


朱温的这些儿子,打李存勖肯定不行,但是打爹骂娘却是以一当百。不久之后,朱温就死在了自己儿子的手上。朱友珪用一柄长剑,狠狠地,捅穿了朱温的胸膛。就像往墙上钉牲口皮一样,把朱温牢牢地钉在了床上。然后秘不发丧,又矫诏干掉了被指定为皇位继承人的哥哥朱友文。筒尚兴兴地杀死了亲爹和兄长之后,朱友挂快快乐乐地当上了皇帝可是“不到半年,本儿就回来了”丨朱友挂又死在了他的弟弟朱友贞的手上。这个朱友贞也没能撑持多久,又被李存勖攻灭。朱温—家,就这样被连根铲尽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王立新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5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参与讨论

电子纸书

大明亡国史:崇祯皇帝传

苗棣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4] ¥14

朕知道了:雍正——被误解的皇帝

傅淞岩
华文出版社[2014] ¥17

五朝皇帝与圆明园

刘阳,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9

皇帝画家赵佶 [Emperor and Painter, Zhao Ji]

章用秀 著
江西美术出版社[2009] ¥20

行走在没有路的路上

张天国著
中国戏剧出版社[2013] ¥210

掘金移动互联——没有做不成的微商:工具+策略+实践一本通

麓山文化,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5

超越抚养:没有天生难管的小孩

洪宝瑟
鹭江出版社[2015] ¥2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7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