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赫鲁晓夫这朵花比我好看

2016-07-25作者:权延赤编辑:陈肖晴

午夜已过,李越然被召到毛泽东卧室。


毛泽东依靠床栏躺在床上,看到李越然,指指圆凳,示意他坐到床前。然后从床头柜上拿了一个长方形中号的苏制信封,又将一支粗大的红蓝铅笔递给李越然,声音低沉地说:“请你写——‘赫鲁晓夫同志:我已经睡了。关于文件的事,请你明天与邓小平同志谈谈,我不参加了。好吗?’”


李越然迅速写好,交毛泽东看。毛泽东目光刚一触到信封,便说:“哎,哪个叫你写中文,我是请你写俄文。”


李越然重写一遍,翻译给毛泽东听。毛泽东说:“好,就这样行了。”李越然便准备拿去找杨尚昆、叶子龙打印。刚准备告辞,毛泽东却伸出手来:“给我。还没签名呢。”


李越然将红蓝铅笔和信封交还毛泽东,毛泽东就在信封上签了名,说:“你请苏联同志即刻转给赫鲁晓夫。即刻。”


李越然事后感叹:“主席不拘小节,就那么随随便便一张信封,就写了字交给了赫鲁晓夫。”



毛泽东不大愿意同赫鲁晓夫多谈,除非不谈就不能解决的大事。这两位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共产党的领袖,是在极不相同的环境与经历中诞生的。即使怀有最良好的愿望,他们要在同一个知识领域中有共同语言也是非常困难的。但是,毛泽东喜欢和学者名流们多交谈。


睡觉起来,毛泽东参加了苏共中央特意为他安排的一次与苏联各界代表人士的会见,他同出席会见的几名哲学界名流交谈兴致尤髙。在他的身边围绕了米丁、尤金等许多苏联哲学家,大家站在一起,手里都端了香槟酒,随便而热烈地谈论着。


“哎,你们有什么办法把哲学变成普通人手上的武器,而不只是在学者们的脑袋里打转转。”毛泽东环顾哲学家们说。


米丁说:“工人和集体农庄的庄员们总结他们的实践活动,学者们可以帮助他们研究探讨事物的规律。”


“这样还是分开了。”毛泽东晃晃头,“这么搞,哲学还是你们自己的嘛!人家呢?人家怎么掌握哲学,用来更好地指导实践活动?”


尤金点头:“毛主席说得对,学者还是得把哲学武器交到工农群众手里去。”


毛泽东慨叹一声:“唉,我不大想当什么主席了,事多缠身。我倒愿意去大学里教书,当个教授。”



“研究学问,做青年的思想启蒙者,这确是一项很有意义的工作。”毛泽东又慨叹一声:“唉,我有时是很羡慕你们的,可以专下心来搞研究,没有杂事干扰。搞学问耐不得寂寞不行,但也不能关起门搞,要出去搞调查。我很愿意和青年们多谈谈。他们的思想很活跃,世界最终还是属于他们的。我希望将来能为青年们写本书,专写青年的……”


这时,过来许多敬酒的。毛泽东一一同他们握手。谈兴被打断,他边握手边对米丁苦笑道:“你看,当主席就是这样,我不大想当什么主席了……”


赫鲁晓夫一清早就被惊醒,收到了毛泽东那个写了一句话的信封。


他大概是不髙兴,而且又生出疑虑。见到米高扬和苏斯洛夫时,他皱着眉头抱怨:“毛泽东这个人,谁也拿他捉摸不透。”赫鲁晓夫亮出那个信封,“看看他写给我的信吧,这就是他写给我的信,他不知又要搞什么名堂呢。”


米高仔细看过那封“信”,笑了,右手拍在赫鲁晓夫左臂上方:“放心吧,亲爱的尼基塔,以后的事情会一切顺利了,我们准备在文件上签名吧。”他随即一压声音,认真说,“毛泽东就是这样,我了解。”


米高扬去过西柏坡,去过北京,两次在莫斯科与毛泽东握手。他很自信。


赫鲁晓夫将信将疑,然而,事实很快便证实了米高扬的判断……



在纪念十月革命胜利四十周年的活动中,毛泽东在列宁山向集会群众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他在演讲中,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斯大林问题,避开了“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问题。他盛赞列宁,盛赞十月革命的普遍意义,盛赞苏联共产党和苏联人民为世界革命所作出的巨大的历史性贡献。他欢呼牢不可破的中苏友谊和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和友谊,他甚至用最美好的词语歌颂了苏联人民在苏共二十大路线指引下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所取得的伟大成就。


他那高亢的气势磅礴的话音,在列宁山的上空,在整个莫斯科,在整个苏联的上空回荡着,地球上凡是有无线电的地方,都可以听到他那激荡人心的强音,那声音不断地引来一阵又一阵长时间的暴风骤雨般的热烈掌声……


赫鲁晓夫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向毛泽东拥抱上去,何况,他已经获悉,在毛泽东与他争论最激烈的时候,仍然做了许多兄弟党的工作,坚持“以苏联为首”的提法。


11月7日,赫鲁晓夫与毛泽东并肩走上列宁墓,共同检阅了苏联强大的武装力量,观看了欢呼乌拉的群众游行。


毛泽东对赫鲁晓夫的朋友、苏联新任国防部长马利诺夫斯基元帅说:“社会主义国家有你,就靠得住了。”而且是握着手说的!



十二个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终于在克里姆林宫乔治大厅顺利举行了。


有个事实令赫鲁晓夫多少有些嫉妒和心酸,那就是毛泽东的威望和领袖风度。


事先没有任何安排,也没有什么招呼,毛泽东自然而然成了会议的中心。每当他缓步走过长廊,步入乔治大厅时,各国共产党领袖便会起立,甚至鼓掌。毛泽东坐下,大家才坐下。每次散会,毛泽东起立,大家才起立。大家站起来都不动,等毛泽东先走。毛泽东有时礼让赫鲁晓夫先走,赫鲁晓夫身不由己地退后,坚持毛泽东先走。


整个会议期间,毛泽东一直是走在最前边。只是偶尔边走边谈话,毛泽东与赫鲁晓夫并肩一道走前边。


随后召开的六十四个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情况也一样。


但是,赫鲁晓夫总的来说还是满心欢喜。毕竟,毛泽东以他的威望,以中国共产党在国际共运中举足轻重的地位,支持了赫鲁晓夫,支持了苏联共产党。



最使赫鲁晓夫激动的是毛泽东在六十四个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的即席讲话。


那天,赫鲁晓夫陪同毛泽东向乔治大厅走去时,毛泽东一路赞扬苏联所取得的科技成就。谈话中,毛泽东对苏联不久前成功发射人造地球卫星竖起了拇指:“好,苏联又发射了一颗卫星上天。了不起!美国吹得神乎其神,为什么连一个山药蛋都没有抛上去呢?这个意义很大,说明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毛泽东讲到这里,停下步子,认真望着赫鲁晓夫问,“你们再加把力量,能不能用十年时间在主要经济指标方面超过美国?”


赫鲁晓夫想了想,点头说:“我们努把力还是可能的。”


毛泽东神色庄重地说:“看到卫星上天的消息后,我就一直想这个问题。我们都选择一个目标。你十年赶上美国,我们十五年赶上英国!”到了会议上,毛泽东的即席讲话更使赫鲁晓夫感动。

 

“赫鲁晓夫这朵花比我毛泽东好看。”毛泽东虽然没有朝旁边的赫鲁晓夫看,却把手张过去一下,然后继续说:“中国有句古话,叫作‘荷花虽好,也得绿叶扶’。我看赫鲁晓夫这朵花是需要绿叶扶的。”


陶里亚蒂带头鼓掌,掌声迅速蔓延了整个乔治大厅。


赫鲁晓夫感激地望了一眼陶里亚蒂。



毛泽东的目光朝陶里亚蒂那边一掠而过,望着坐在他斜对面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代表卡德尔,眼里漾出友好的光波。


“一个和尚两个帮,一个篱笆三个桩。”他在讲话中朝卡德尔努努下颏,“有不同意见可以保留起来嘛,有了什么事,还是朋友靠得住。我相信你们迟早是会回来的。”


目击者都作证,卡德尔当时显出很受感动的表情。


“现在世界分为两大阵营,对抗的两大阵营。谁的力量更强些?算一下吧。二次世界大战,美国有多少钢?苏联有多少钢?”毛泽东做着手势说出两个数字。这是他前两天吃饭时,一边品尝苏联克里姆林宫厨师长伊万诺维奇做的烤鹌鹑,一边考问浦寿昌:“你在美国多年,请你把美国的主要经济情况给我介绍一下可不可以?”浦寿昌回答时说了不少数字,毛泽东以他惊人的记忆力全部记下了。现在,提到了会议桌上。他继续讲下去:“但是,苏联打败了法西斯,是世界反法西斯的主力。现在苏联又发射了一颗卫星上天。美国虽然吹得神乎其神,为什么连一个山药蛋都没有抛上去呢?”


会场响起掌声和喧哗声。苏联的实力由于发射了第一颗人造卫星而正使世界注目,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当时都受到极大鼓舞。毛泽东不停地创造着新内容,他在分析完力量对比之后,用那髙亢激昂的声音说出了现在的世界形势是“东风压倒西风”这一著名口号。同时,他把刚刚同赫鲁晓夫谈过的话,也即兴拿到会议上庄严宣布:“中国要在十到十五年期间里超英赶美。”



赫鲁晓夫不时为毛泽东鼓掌,但是对于毛泽东的即兴谈话,他也并不是全髙兴、全感激。毛泽东充分利用了这个讲台表达他的思想,其中有些思想赫鲁晓夫曾在私下与毛泽东激烈争辩过。毛泽东并不因为赫鲁晓夫反对而有所保留,相反,他正是要抓紧时机“教育”说服各共产党领袖接受他的观点,至少要正确理解他的观点。


“要警惕出战争狂人,他们有可能到处乱扔原子弹和氢弹……”毛泽东郑重声明社会主义国家永远不会在战争中充当侵略者。他从最坏的情况出发考虑了战争的结局,向所有代表介绍说:“我和外国一位国务活动家(尼赫鲁)辩论过这个问题。他相信如果打起一场原子战争,整个人类都会消灭。我说如果糟到不能再糟,一半人都死了,那另外一半人还活着,帝国主义将被夷为平地,全世界将成为社会主义的;多少年内又会有二十七亿人而且肯定会更多。我们中国人还没有完成我们的建设,我们希望和平。可是,如果帝国主义一定要打仗,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只有下决心在进行我们的建设以前奉陪到底。如果你每天怕战争而战争最后来了,那么你怎么办?”


赫鲁晓夫小而胖的手轻轻抚过光亮的头顶,他大约是在后悔一个月前签订的那项协定。根据那个协定,苏联要向中国提供一个原子弹样品,以及生产这种原子弹的技术资料。


不过,中国生产原子弹似乎还是遥远的事情。眼前的事情是,中国共产党领袖坐到了圆桌前,在《莫斯科宣言》和《和平宣言》这两个文件上签了字。


赫鲁晓夫做出许多让步,但是基本目的达到了。他对莫斯科会议是满意的。


毛泽东做出必要妥协,但是基本目的也达到了。他对莫斯科会议也是满意的。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权延赤
出版四川人民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为了这片土地:辽宁省优秀村党组织书记先进事迹选编

中共辽宁省委组织部, 编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5

特别这两年

田涌泉著
辽宁民族出版社[2010] ¥6

勤俭廉洁的毛泽东家风

孙宝义, 刘春增, 邹桂兰, 编著
万卷出版公司[2016] ¥15

毛泽东品《庄子》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2

毛泽东品《论语》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5

毛泽东品《孙子兵法》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3

毛泽东品《孟子》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2

毛泽东品《韩非子及其他》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2

毛泽东品《老子》

董志新
万卷出版社[2015] ¥11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