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看脸的时代,为什么有些人越整越丑?

2016-07-26作者:周宪编辑:北京大学出版社

整容已成为时代潮流


进入互联网时代之后,我们最常听到的人们对这个时代的定性语便是: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一般情况下,颜值低的人说这句话是为了吐槽,而颜值高的人说这句话是为了炫耀。


这句吐槽意味深远,不仅指认这个时代透着无可救药的拜金味道和浮躁气息,把颜值都能当作可以置换的资源进行名利的角逐,同时也在感叹现在的人真是肤浅又愚昧,竟然把长相捧上了时代的高位。


但关键的问题在于,可能不是这个时代无药可救了,而是人类本身就患了爱美的病,无论穿越回哪个时代,你可能都会面临这样的困境:每个时代是看脸的时代!(只是颜值对社会生活的影响程度不同而已。)


承认吧,你从一生下来就喜欢长得好看的人

爱美是人类生物进化的结果,你体内纵使潜藏着再强大的洪荒之力,你的基因也决定了你确实无法真心实意地爱上一头心灵美的猪。


有人展示出了凤姐整容的想象图


很多人肯定不服气,因为大家普遍接受了一个观点,即人们的审美判断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受制于文化的影响和熏陶,也就是说判断美丑的行为及其标准都是你所处的环境施加给你的而不是与生俱来的。既然美是一个社会化的概念,是一种社会习得的过程,那么爱美这件事情就具有了不确定性——对美的定义都千差万别,你又如何定义爱美是人类的天性这种说辞?



于是,美国德州大学(奥斯丁分校)的心理学教授朗洛瓦做了一项实验,他向3到6个月的婴儿展示了一组人像,耐人寻味的是,无论实验者使用的是黑人或白人图像,还是成人或儿童图像,婴儿们展现的一个明显的倾向是——通常成人认为美的那些图像,对婴儿也具有同样的吸引力。


实验中发现,婴儿喜欢凝视美的人像,而不愿意注视缺乏吸引力(即不美)的人像,他们注视前者的时间远多于后者。因此存在一种可能性:人类天生就对美的人或事物感兴趣,而这种对美的认知和理解不全部由后天的文化环境所决定,可能还存在一定的先天基础。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必在掩饰内心的真实想法,不是势利也不是虚荣,我们确实更容易爱上高颜值的人,而高颜值的人确实可以靠脸获得相对更多的资源。



婴儿除了对美的人像具有视觉偏爱之外,会不会也影响到他们的其它行为?也就是说,我们的原初的爱美之心只停留在爱看的基础,还是说颜值真的会影响到我们视觉以外的其它行动。


于是,朗洛瓦请一个专业面具师制作了美丑两副面具,以陌生的面目出现在60个一岁大的婴儿面前。结果显示,婴儿们不仅喜欢注视美的面具,还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具体行为,比如婴儿更喜欢接近漂亮的陌生人,爱和漂亮的陌生人玩耍,却不太喜欢搭理不那么好看的陌生人。


所以那些年流行在网络里的把小baby丑哭了的大叔们真的要好好反省了,因为他们的确是因为长相的原因被吓哭了。



所以我们不必再担心会被人指责肤浅和势利,我们从生下来就更喜欢长得漂亮的人,在我们还没有认全字母的时候,我们都已经会不自觉地多看两眼帅哥和美女。

好心疼,梦寐以求的整容脸一点也不美

我们意识到,可能偏爱高颜值是人类出厂设置里的一部分,不是这个时代是看脸的时代,而是整个人类就是一群看脸的动物,恰好这样一个时代让人类可以肆无忌惮地展示这方面的偏好和属性。但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人类为何爱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类爱美的事实确实影响到了每一个人的生活。



因为颜值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很多人趁着美容医学的发展给自己动刀,如今整容业已经成为了风靡全球的热门行业,上至当红明星,下至普通百姓,只要有钱和有想法都不会错过变美的机会。


然而令人心疼的是,付出高昂的代价,承受着手术失败毁容的巨大风险,整容的人们想要改造出来的容貌却恰恰离人类的审美标准背道而驰。



根据朗洛瓦教授的实验研究,人脸的美最关键的因素在于是否趋于平均值,即是否符合人脸的常模,通俗来讲,大众脸才是最美的脸。


朗洛瓦教授充分利用电脑图像合成技术,随机选择了德州大学96名男生和96名女生的照片,将这些照片随机分成三组,每组32张。把这些男女学生的照片输入电脑之后,用特殊程序将这些照片在五个算术级上合成,即分别用2张、4张、8张、16张和32张照片合成一张人像,她想知道,不同的算术级数的合成图像是否在美的程度上表现不同。



她邀请了300人对这些合成图像的美进行了评级打分,结果令人惊奇:算术级越高的合成图像,便越具有吸引力,也就越美。在男性合成图像中,16张照片的合成图像评价最高,在女性的合成图像中,32张照片的合成人像分数最高,其次是16张照片的合成人像。而8张以下照片的合成人像几乎无人喜欢。


一般的人认为美的脸应该是对称的、年轻的和微笑的,而这个实验的最大发现在于,人们视觉上普遍接受的美实际上是一种温和中庸并不夸张的美,是一种趋于中间状态的常模,它尽可能消减了突出的个性而综合了人脸诸多特征中的普遍性。



因此,大眼睛、尖下巴在趋近于平均值和普遍值的时候才能激发最大程度的美感,而过于突兀的大眼睛和低头能够插死自己的尖下巴除了增加夸张的个性以外,更多地只能引发惊奇感而非美感。


相比于过度整容的蛇精脸,那种不胖不瘦,不尖不圆,不大不小的脸才是万脸中的极品,才是超级的耐看型。


看着那些削尖了的下巴、撑圆了的胸和被P到无穷大的眼睛,让人心疼之余感受不到任何美感,即使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过犹不及的铁律依然存在。从长远来看,蛇精脸将是这个时代有关美的最大的笑话和最时尚的失败。



所以你看,不学习一点美学知识,你就很可能被那些不懂美而只懂赚钱,不懂时尚只会标新立异的达人们带跑偏了方向,经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周宪
出版北京大学出版社
定价4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为什么选你做HR经理

徐胜华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20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德国为什么要二战:来自德国人的反思档案

戴问天
华文出版社[2015] ¥17

电商知识十万个为什么

黄飞杰, 薄赋徭,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2

活宝兄弟日记. 1,为什么我要有个弟弟

黄宇, 著
春风文艺出版社[2016] ¥6

日本为什么与众不同

廉德瑰,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0

韩国为什么与众不同

詹小洪,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11

我很善良,为什么会得癌症

华文出版社[2014] ¥23

我来当侦探:为什么出走啦?

任小霞著,梦幻岛绘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