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揭秘:袁世凯与他的一妻九妾

2016-08-01作者:高有鹏编辑:谢爽

袁世凯身边有许多女人,特别是他的一妻九妾,为他生养了十七个儿子和一群女儿(或曰十六,或曰十九,或曰二十三),可谓人丁兴旺。这十七个儿子和一群女儿要娶亲,要嫁人,要建立社会方方面面的亲属联系,成为袁世凯家族的主体,成为他日后联系社会各方面力量的纽带,编织成一张巨大的网。袁世凯与他的儿女亲家再编织着中华民国的故事,如端方、荫昌、那桐,如黎元洪、徐世昌、孙宝琦、吴大徵、陈启泰等,于是就有了一段又一段说不完的传说。



(一)袁世凯第一个妻子于氏


于氏是袁世凯人生不得意时,其母牛氏她们为他安排的一桩婚姻,属于包办。按照一种说法,是先结婚,后恋爱那种。遗憾的是袁世凯没有与她尝试什么恋爱。从那些书信中可以看出,于氏常常讲究穿戴,如光绪十四年(1888年)六月初六日的信中,袁世凯写道:“继母(即于氏,袁克定之母)此时不可呶呶时向弟索物,瓜期即至,亏空甚多,实在苦不可言,均侯弟补缺后必可偿债。伊嫁一苦官,亦伊之命不好,将谁怨乎?此时要镀金首饰,不如将来打真金首饰数付,酬谢其事亲之劳,乞谕知之。弟在此处所穿所吃,可询王弁便知,实未尝自厚其身,但能省一钱,必呈乞堂上一笑。至首饰,饥不可食,寒不可衣,无用之物也。”袁世凯非常讨厌她,没有多少好感。他对她的态度非常冷淡,之所以迁就她,更多的是因为于氏在他母亲身边,担心她闹腾而影响母亲的身体与心情。如光绪十六年(1890年)四月初三日的信中所写,“值此慈躬方宜静养,安能听其时常生事”。当此时“弟(袁世凯)有用婢,未告纳”,其无兴趣于于氏,更是有了新欢,见异思迁与喜新厌旧之情日益增长。


河南项城袁寨袁世凯出生的地方


袁世凯对于氏的感情所表现出的态度,有两个重要原因,第一,于氏是淮阳乡村财主家的小家碧玉,其家道殷实,却没有太多教养,在感情生活上,属于不懂风情的那种人。袁世凯走南闯北,其少年时代即出入风花雪月场所,哪里会在感情上接受她呢?所以,其相结合,也只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例行公事般应付。第二,属于传说中的事件,从书信中也可以推测到这件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即袁世凯的母亲属于庶出,于氏在不经意中羞辱了袁世凯的母亲,造成袁世凯极大的感情伤害。或许,袁世凯因此会使用暴力,借以捍卫自己的尊严。笔者在河南乡村调查丈夫打老婆的风俗现象时,注意到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妻子辱骂男方母亲,或者是直接辱骂,或者是辱骂孩子时说什么“龟孙”、“鳖孙”,激怒对方而形成暴力事件。笔者不是刻意为这种现象辩解,而是述说这样一种事实。袁世凯对母亲无微不至的问候、牵挂,其表现出的孝道是真诚的,在当时社会是正常的。


袁世凯的原配夫人于氏


相传于氏的娘家是陈州(今河南省淮阳县)乡下大于集的,娘家曾是有过钱财的人,但却是一个看不起学业、不识得礼节的庄户财主。当年,于氏嫁来,都是刘氏、牛氏做成的姻缘,她们只求有一个女子拴住袁世凯的心,也图自己早日抱上孙子。袁世凯也曾对于氏有过好感,可他心中总是常常泛起沈雪梅那明亮的双眸。


传说有一天,袁世凯夫妻二人平躺在床上。袁世凯翻了几页书,眼角生出一丝睡意。他正想把书扔在一边倒头睡去,转眼望见于氏在手指上缠绕红裤腰带,缠来缠去,遂喊了一声:“你俗不俗啊,简直就像个马班子的!”马班子,指下等妓女。于氏用眼翻了翻他,“哼”了一声,撇着嘴说:“我马班子?我是有姥姥家的。”袁世凯猛地扫向于氏一耳光,破口大骂:“你骂我什么?你敢骂我是偏房生的呀?你个狗东西,看我不休了你——你个贱种!你他娘的,老子我给了你脸,你,你,你却踩着上鼻子上头上天——看我不宰了你!看我不休了你!”


袁世凯与母亲刘氏


于氏哭得更痛,把头发撕扯得一团草蓬,撞向袁世凯,歇斯底里地说:“好啊,袁世凯,姓袁的孬种,你杀了我吧,你休了我吧你!你若是说话不算数,你就不是人!想一想你有什么呀你!你光会整日撅着屁股看书,光会来了人吹牛;你穷得什么都没有,还在我面前耍什么威……”


袁世凯不再理她,起身扬长而去。


在后来的日子中,一直到袁世凯做了大总统,于氏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夫妻恩爱。袁世凯对她一直例行公事,在他有了更多如花似玉的妻妾之后,更是如此。男权主义时代,妇女遭受到多方面的摧残与蹂躏,除了让我们憎恨与同情,许多时候也只能望洋兴叹。事实上,于氏在家伺候婆婆,也是非常辛苦的。袁世凯在朝鲜的时候,于氏曾经去过两次,同样也是例行公事。在于氏面前,袁世凯其实就是河南乡间一个粗俗的丈夫。



(二)袁世凯第二个妻子沈氐


沈氏也是普通人家的女儿,生在南方,因为其地位太普通,并没有留下太多历史文献供我们研究。传说,沈氏有烟花巷间的经历,貌美,有才学、才艺,是袁世凯青少年时代在南京结识的红颜知己。袁世凯对她恩爱有加,除了二姐之外,沈氏长期管理家产与家务,对袁世凯的子女生活与学习用心甚多。其中,袁世凯的二儿子袁克文受她影响最多,跟着她学会了琴棋书画,成为才学出众的文艺少年,此后虽出身官宦世家却无心于官宦,而醉心于风花雪月,被世人比之于曹丕兄弟曹子建。


袁世凯在朝鲜的家庭生活主要由这位沈氏负责。她调教袁世凯身边的几位婢女,却无法阻止袁世凯另有新欢,到底袁世凯还是“暗纳”,甚至“有娠孕”,出现流产,后又怀孕。



(三)朝鲜娶来的老婆


袁世凯在朝鲜娶来的三位夫人,其实是托朝鲜人帮助买来的。他与二姐的信中提及这一内容。


光绪十六年四月初三日(1890年5月21日)《袁世凯致二姊函》:


二姊大人尊前敬禀者:


日前连奉闰月初四日慈谕,及是月初三日由三哥处转来手示(寄三哥禀,极周道妥当,殊为仰服)。均经叩悉。慈躬服食如常,至为忻慰。至乳上疙瘩,据邝先生所云亦甚有理,可即服其药为要,仍以静养为宜。前在此访一单方,据云甚有奇效。以螃蟹壳用瓦制为灰,以水冲服,又以栗子毛包用瓦炙灰,用水调擦抹,久之自可除根。姑乞禀明,酌服为叩。


继母计此时将抵陈,此间细情想已沥陈。惟其性情甚劣,倘能真行其道,则幸甚。如再无理取闹,可令其回南头,待弟回陈再作安置。处不明白人,真亦无法。值此慈躬方宜静养,安能听其时常生事。且现今局面尤须谨慎,切不可准其出外玩看。前已时常切训,特恐其一离此,或不能记着。

下月仍将筹兑用款,以济办喜事之需,过上半年再作打算。


弟于三月十一日奉准照吾前寄衔职,已遵换顶戴,聊博老亲一笑。惟幼承母训,不十年间,由布衣晋职至今,惟才德不及先人万分一,而谬膺此荣,且年亦太少,时切悚惕。花早放者不能耐风,木再实者根必饬。此二语足为懔戒。惟有矢勤矢慎,尽心竭力,上报天恩,下慰慈望而已。至乡间照例报条可不必送,只向牛营、南头各至亲处一告而已。在老亲或以子荣为慰,而在弟自顾才德,追念先人,诚不知何以为喜。日前杜门不见贺客,良有以也。


弟有用婢,未告纳。去冬十月有娠,后因漏胎二次,疑不为娠,近形迹已大露,据医生及老妈云,的是有娠,在其左,或卜男,计六七月可解生。十三年来,未立继丁,老亲时为盼,今果生男,可又慰慈怀,乞代禀。惟未告纳,已将生子,殊为罪惭。海外生子,殊多未便,又添些费,自笑自苦。至该婢解生在即,不便不纳,已暗纳,未告人知,乞禀告慈听。今年喜事甚多,老亲将因喜除病,卜寿期颐,至为叩祝。


王凤祥可令早回,继儿本归伊照拂,此时换杨厚福、崔继泽等,继儿亦不甚怕他,可闷。于老九功夫尚好,继儿颇有进益,毫不思念其母,乞毋为念。刘姻丈至今未来,盼甚。匆匆肃此,敬请安。


弟凯叩禀  四月初三日


这封信讲了三件事,一件事是找到了为母亲治乳病的药方,另一件事是再次向二姐抒发自己对于氏的不满,还有一件事是告诉二姐自己在海外又娶了妻室,并且有孕。他喜不胜收,称“今年喜事甚多,老亲将因喜除病,卜寿期颐,至为叩祝”。


袁世凯与他的儿子们


他与于氏的结应该很深,如其所言,“惟其(于氏)性情甚劣,倘能真行其道,则幸甚。如再无理取闹,可令其回南头,待弟回陈再作安置。处不明白人,真亦无法”。其怨恨之情,跃然纸上。或许正是因为他与于氏的夫妻关系不融洽,才有了后来纳多个妻室作为情感的补充与发泄?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的“告纳”,这是一种制度,也是一种风俗,成为袁世凯感情生活中的重要内容。其书信中称,“弟有用婢,未告纳”。清政府法律规定,严惩官员嫖娼,但是不禁止官员纳妾,纳妾之后要告白,所以叫告纳。告纳之后,也就可以登堂入室,名正言顺,他人对此也无话可讲。袁世凯在朝鲜纳妾,娶来金氏她们,金氏生下袁克文,袁克文做了名士,成为民国四大公子,后又有儿子袁家骝,成为著名的科学家,也算为袁世凯家族争得了荣誉。


袁世凯的女儿们


袁世凯在与同一位朝鲜人的通信中也曾经出现买用婢与买花并乐的内容。如光绪十二年(1886年)四月,袁世凯写给朝鲜外督办官员金允植的信中就说(“园有名花,室有佳婢,抱膝把盏,消此长春,度不负千金春宵,亦不惹世俗烦恼,再加以细雨微风,莺歌燕语,横笛短箫,敲棋抚琴,种种好音,当比外督办快活奚啻千百倍也。”此可想而知,28岁的袁世凯正是精力旺盛、如狼似虎的年龄,又是一个惯于行走风月场的人物,多少荒唐事都会出现。或者可以说,此时的袁世凯耐不住春心骚动,一不小心为自己弄了个夫人。我们常常称之为弄假成真、弄巧成拙,其实,许多事情总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袁世凯一生保持着风流习性,还娶了杨氏、张氏、刘氏、郭氏等一群女人,甚至还闹了一个稀里糊涂接受儿子献礼的闹剧。传说,袁克文喜欢上了一个姑娘郭氏,偷偷摸摸,不敢明目张胆对家人说明。在袁世凯过问这件事情的时候,他竟然做了顺水推舟的荒唐事,假意说自己为父亲寻了一个女人,袁世凯也不加推辞,顺理成章地接受了。等到娶进门来时,郭氏大失所望,对袁克文怨恨不已。


袁世凯的二姨太太是朝鲜人


晚年的袁世凯总是努力做出精力旺盛的样子,他身边的女人们因为时局变化也出现不同变化,包括他称皇帝时,妻妾们为后为妃而闹腾。袁世凯的二姐身老安阳,沈雪梅也老了,于氏一直受冷落。后来传说袁世凯第五个女人杨氏接替了二姐与沈氏,掌握了内室的管理权,而且还管得有板有眼。杨氏对袁世凯百依百顺,心领神会,极大地宽慰了晚年袁世凯疲惫不堪的心灵。也有传说,袁世凯相信冲喜的风俗。他为了避开袁家命不过六旬,晚年接纳了豆蔻年华的少女为妾,纵欲过度,所以伤了肾,再加上国事繁忙,形成尿毒症而不治,最后一命呜呼。俗语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袁世凯身边有这么多女人,该有多少连台好戏!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高有鹏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29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科学你我他

阿孜古丽·吾拉木,张德政,马月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35

智商只占七分之一——哈佛为什么录取他

朱雷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14

让历史有“实践”——历史人类学思想之旅

张小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37

清华美术(卷9)——消费文化的艺术镜像

杜大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9

会走的夫妻树

本心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9

中国近代建筑研究与保护(九)

张复合、刘亦师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96

人生必读经典:涵盖经济、哲学、历史、文化等方面的知识点。

北京领读时代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9] ¥59

揭秘太空:人类的航天梦

张天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5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