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说《菊与刀》是一本大烂书?

2016-08-04作者:[美]本尼迪克特编辑:陈肖晴

 《菊与刀》号称日本文化研究的开山鼻祖,写这本书的是个长得还挺好看的美国妞儿,叫本尼迪克特。


《菊与刀》这本书自出版以来,畅销了挺多年,卖得也特别火,不同版本看得人眼花缭乱,叫人原来没有想读它的冲动,也糊里糊涂往购物车里放了一本。买回家之后呢?当然是丢在书架上当摆设。为什么?因为它就是本垃圾啊!不爱看?不爱看就对了。


有的人对日本一知半解,又爱装装腔调,一提起了解日本文化,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给对方推荐《菊与刀》,好像全世界就它最权威,接着他还会跟你说,这本书可是美国学者对日本民族的深刻解读,是连日本人自己都认同的著作。要我说,对于这种行为我就一个字评价,呸。



不知道特别虔诚地信奉这本书,期待读了它就变成彻头彻尾的日本通的人聪明还是傻,为什么这么说呢?这美国妞儿号称现代日本学研究的开山鼻祖,可她压根没去过日本;稍微有点脑子的读者都会觉得不妥,你一美国妞儿,都没踏上过日本的土地半步,有什么脸告诉我日本就是这样和那样的?


这美国妞儿的可圈可点之处也并非没有,正因为没去过日本,所以她从乔迁美国的日本人和二战战俘里总结规律,这倒证明了她的洞察能力还不错。


条件所限,本尼迪克特在对日本民族的研究过程中,只能采取间接的方法,调查日本人对本民族文艺作品的感想,从日本人与他国人观点的差异里推测日本人的思维方式和处事原则,你觉不觉得这个套路有点眼熟?跟如今我国政府学术资助项目申报乱象如出一辙:脑袋上有点儿身份,手头上有点儿资料,才不管政治正不正确,什么都敢拿出来胡编乱造。



所以说,《菊与刀》根本不是什么揭示日本社会规律的金科玉律,拿它的内容去对照当下的日本社会,百分百就瞎菜了;但是,客观地说,它的确从某种意义上揭示了日本社会的根本原则,根深蒂固于日本民族,在长远的将来也难以改变的部分。


这部分是什么呢?


本尼迪克特认为,西方文化是“罪”文化,东方文化是“耻”文化;在西方,谁要是骂你“有罪”,那他肯定跟你有深仇大恨,而在东方,谁要是骂你“不知廉耻”,十之八九,你是给对方得罪的透透的了。感受一下,哪个说法对你造成的心理阴影更大?


《菊与刀》的核心观点,就是“耻”文化:日本是缺失善恶对错等等重要原则的民族,更简单易懂的说法是,在日本人的价值核心当中,只有一个原则,就是“跟随集体的观点,改变自己的一切原则”。这就是为什么,日本人虽然顽固,但只要外部环境一有所变化,他们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放弃先前遵循的一切社会准则。


大到政界选举,小到校园暴力,日本的国家本质,在于“气氛”。在“气氛”面前,法律都瑟瑟发抖,日本人擅长察言观色,也因此随波逐流。



听上去是不是特别叫人匪夷所思。可要说日本人不要脸,也大错特错,日本偏偏比哪个民族都极端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这个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呢?日本人绝不轻易表达与他人不同的观点,和日本人或在日留学生交流过的,肯定都有所体会。举个例子,假如你是个丑女,在群聊里发布了一张自拍,第一个回复的人夸奖你,真可爱啊,那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哪怕后面紧跟着一百个回复,一百个也通通只会把你夸得更加美若天仙。至于原因:日本人生存的地理环境,资源匮乏,人口过剩;个体离开集体,便无法生存;因此,人类生来就具有的“个性”,早在日本人的童年时期就泯灭了。


这时候,就要说说本尼迪克特撰写这本书的目的了,通过人类学研究分析日本社会,为盟国统治日本提供理论。不过,盟国为什么想出了人类学研究这么个招儿呢?说不好听点,拿老美举例,战争中不到万不得已,绝不跟敌人死磕。可日本人不一样,打起架来不要命。盟国交给本尼迪克特这个美国妞儿的任务,就是搞搞清楚,日本人为什么能这么不要命。按照“耻”文化原则,盟国只要控制了日本上层和传媒舆论,就可以随心所欲地摆布日本民众,可事实当真如此吗?试想,盟国里一群五大三粗,除了打仗,就知道喝酒泡妞,偶得这么一本包装唬人的学术著作,自然如获至宝,爱不释手。至于好用不好用?日本最终是不是被舆论控制打趴下的,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除了“耻”文化这个核心观点,书里余下的内容,放在今天的日本,恐怕没几个人认同。比如“耻文化的根源”,本尼迪克特说,在于日本不是一神教的国家,而是多神教的。可日本根本就是一个无宗教的国家,一衣带水,跟中国一样,宗教信仰在国民心里本就没什么地位。美国妞儿硬给日本加戏,恐怕出于无法想象一个文明的兴起依靠的竟然不是宗教信仰吧。


话说回来,本尼迪克特那个时代的人类学家,都爱强调种族之间文化差距的必然性。这个观点,她本人更是推崇,说民族个性是稳定的,不变的。可随着历史的推进,后来的人类学家早都推翻了这个说法,还进一步地阐释,在历史进程里,民族本身都是不稳定的,所谓民族性格,更是众说纷纭。上天有灵,要是照搬本尼迪克特的理论,你叫那些在二战里刨腹自杀也不愿投降的日本人,看见自己的后代是不关心政治,整天只知道玩美少女模型,沉迷动画和偶像的死宅NEET,情何以堪啊?



我们中国人看这本书,目的不同,心态也不一样,就咱们普通人来说,扪心自问,很少有不带着审视的心态,不猎奇的。本尼迪克特写日本人沉默,极端,追求自尊,我们也这么认为,再跟民族偏见一挂钩,我们就得出一个结论,日本人是变态,而且从古至今都是。这种想法很容易在遭受过日本侵略的中国人心里扎根,可实际上,这是非常危险的想法,等同于隐晦地暗示我们,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是出于民族的变态本性,也助长了中国人思维的懒惰。


想通了,就知道要通过《菊与刀》了解日本民族,只会让人背道而驰,和暴露思想的肤浅。抱着日本人就是坏,日本人性格就是变态的态度去研究日本,特别是研究近代历史,很容易就此忽略日本近代以来的很多具体问题;如果我们沉迷于日本人的个性就该如此,就会失去大量从日本历史中吸取历史教训的可能。


二战过去了这么多年,中国研究者依然没有为大众提供足够通俗而深刻的理解日本的著作,《菊与刀》这样肤浅片面的所谓学术才会火爆得如日中天。下次再有谁推荐你读《菊与刀》,听我的,告诉他,去你的吧,我宁愿自己买张机票,亲自去日本看看。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本尼迪克特
出版群言出版社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菊与刀(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本尼迪克特 著 王勋、刘尚毅 等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3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我的第一本口头作文书.说说人

王彤编写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3] ¥4

证据去哪儿了:法医解剖刀下的真相

王朕乂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1

我的第一本口头作文书.说说景

韩中华编写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3] ¥4

我的第一本口头作文书.说日记

崔琰编写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3] ¥4

我的第一本口头作文书.说说物

朱晓棠编写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3] ¥4

我的第一本口头作文书.说说事

韩中华编写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3] ¥4

为什么选你做HR经理

徐胜华 编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20

电商知识十万个为什么

黄飞杰, 薄赋徭, 主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2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