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合之众怎成力:群体情绪爆发力何来?

2016-08-08作者:[法] 古斯塔夫·勒庞 著;冯克利 译编辑:搜狐网

前几天,一则虐狗视频刷爆了朋友圈和微博,同时,这则视频也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愤怒和声讨,甚至,在事发地网友们人肉搜索并直接付诸行动去围攻了当事人。仅虐狗视频本身,残忍冷血度已让人震惊,但更让读书君震惊的,是群体在一瞬间爆发的情绪与力量。是什么推动着大众行为,甚至让这种行为延伸到了现实之中?再回想近些年来发生在社交媒体上的一些引发众怒的谣言事件,尽管最后被辟谣事件为假,但仍有大量的受众去愤怒、去谩骂、去传播……为何他们容易如此不冷静,这样容易被暗示和传染?


这种群体的情感是怎样爆发、产生和运行的?当一个群体成型之时,他们的道德与行为准则又该如何去界定?要了解这些,可以从法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人类学家,群体心理学的创始人古斯塔夫•勒庞的传播学经典名作《乌合之众》(译林出版社 2016年1月)中去一窥一二。


对了,《乌合之众》作为经典国内版本众多,本版最大特色在于直译法文原著,而非从英文版转译,也许读一读此版,能体味出一丝不同。



在问题的一开始,什么是群体?刺激因素很重要


从普通意义上说,群体这个词指的是任意个体的聚集,不管他们属于什么国籍、职业或性别,也不管他们因为什么缘故而聚集在一起。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在一些特定的情况下,而且只在这些情况下,一群聚集的人会表现出一些全新的特点。他们的个体意识消失了,群体中每个人的思想感情都倾向同一个方向。这种集体性于是成为了——若找不到更确切的表达,我姑且称之为——有组织的群体,或者叫做心理群体,亦未尝不可。它形成一种独特的存在,服从于群体精神统一性的法则。


显而易见,很多个体纯属偶然地聚集在一起,这个单一的事实并不足以使他们获得一种组织化群体的特质。一千个人偶然聚集在一个广场,没有任何明确目的,那么从心理学角度来看,就完全不能算是一个群体。要想获得群体的特征,就必须有某些刺激因素发生作用,而我们则需对其性质加以确定。


另外,一个心理群体所表现出来的最惊人事实是:无论构成该群体的个体是什么人,无论他们的生活方式、职业、性格或智力是相同还是不同,只要他们一旦形成群体,他们就会获得一种集体心理,支配他们的感受、思考和行动,与他们作为独立的个体时感受、思考和行动的方式大相径庭。若不是形成了群体,有些想法、情感是根本不可能在个体身上产生或转化为行动。心理群体是一个临时的生命体,由各种异质成分暂时地拼接而成,就像是由身体细胞结合而成的新生命体,展现出与单个细胞所具有的特点截然不同的新特征。


前阵子,英国有群杨走错路的视频很火…… 


多种原因决定了这些特质只在群体中出现,而不为孤立的个体所具有。其一,群体当中的个体,仅仅由于人数的原因,会获得一种势不可挡的心理感受,这使他敢于放纵自己的本能;而在单独一人的时候,他是不得不对此加以抑制的。身处群体之中,他会不由自主地产生这样的念头:群体是匿名的,因此是免责的。对个体产生约束力的责任感在这里完全缺席。


其二,传染性。


其三,同时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它决定了身处群体的个体往往会表现出与他们作为孤立个体时截然相反的特点,我所说的就是:暗示性。


为啥群体容易冲动、易变、急躁,不可阻挡?


盲从的群体为何容易被鼓动? 


应当指出,群体的某些特点,比如冲动、急躁、不理性、缺乏判断力和批判精神、情感夸张等等,我们也可以在其它一些属于低级进化形态的生命体中看到,比如女人、野蛮人和儿童。


群体几乎完全是受无意识动机支配的,影响他们行为的往往是脊髓神经,而不是大脑。在这一点上,群体与原始人非常相似。因此,群体是各种冲动的奴隶。孤立的个体也会像群体中的个体那样受到同样的刺激,但由于大脑会告诉他冲动的危害,所以他不会任由其摆布。用心理学语言来表述的话,我们可以说:孤立的个体具有控制自身反应行为的能力,而群体则不具备。


各种各样的冲动支配着群体,根据刺激的不同,或慷慨或残忍,或英勇或懦弱,但总是如此不可阻挡,以至于个人的利益甚至生命的利益本身,都无法支配它们。刺激群体的因素千差万别,但群体始终对它们唯命是从,其结果就是:群体是极度多变的;也正是因此,我们看到群体会在转瞬之间从最血腥的残暴转变为最纯粹的宽容或英勇。群体从不深思熟虑。


群体不只是冲动和易变。他们不承认横亘在欲望与实现欲望之间的任何障碍,因为他们的数量之众,令他们觉得自己拥有无可抵挡的力量。对于一个群体中的个人而言,不可能的概念消失了。如果狂热是人类机体的一种固有属性,那么我们可以说,欲望受阻的群体所表现出的正常状态,就是狂热。


群体易被感染?军官和水兵为啥都看到救生艇上不存在的幸存者


我们在定义群体时说过,群体的普遍特征之一就是极易受到暗示,我们也曾指出,在所有的人类聚集处,暗示作用是多么具有传染性;这种现象解释了为什么群体的情感会急速转向某一固定方向。


假如群体是中立的,那么它往往处在一种观望状态中,所以它非常容易受到暗示。第一个突然形成的暗示,会立刻通过传染作用占据所有人的大脑,而情感倾向也旋即建立。在所有受到暗示的人群中,占领了他们头脑的那个念头,将会转变为行动。


眼见为实都会产生幻觉 


什么才是真实?


于是,群体总是游荡在无意识的边缘,极易接受任何的暗示,表现出不受理性左右的生物所特有的强烈情感,完全不具备批判能力,除了极度轻信,其它什么也不会。对群体而言,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记住这一点,就能理解为什么那些最荒谬的传说和故事会那么容易地被编造和传播开来。[ 群体对于无稽之谈的轻信,经历过巴黎困城的人们见识过无数这样的例子。高楼上一盏被点燃的蜡烛,立即被认为是发送给围攻者的信号,其实只要稍加思考就会知道,从数公里之外是根本看不见烛光的。]


之所以会产生在群体中轻易流传的传说,并不仅仅因为群体极端轻信,还因为事件在人群的想象当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形。被群体所目睹的最简单的一件事,立即就会被改造得面目全非。群体是靠形象思考的,而一个被唤起的形象,又会唤起一系列与它毫无逻辑联系的其它形象。这种状态并不难理解,只要想想,我们自己有时也会被随便什么事引发一连串奇怪的幻想。理性告诉我们,那些形象之间并没有任何关系,但群体对此却视若无睹;他们把歪曲的想象加入现实的事件,将它们混为一谈。群体对主观和客观完全不予区分。他们把想象当中的画面当作现实,而这些画面往往与被观察到的事实之间,仅存一丝微弱的相似。


既然群体是由脾性迥异的个人组成,那么,群体对自己所目睹的任意一个事件所进行的歪曲,似乎应是多种多样,各不相同的。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在传染的作用下,对事实的歪曲在每一个个体身上都表现出了相同的性质和方向。群体当中的某一个体对事实的第一次歪曲,是传染性暗示的关键点。圣乔治出现在耶路撒冷的墙上,这个画面肯定是先由在场的某个人率先看见,然后才被所有的十字军所看见。通过暗示和传染的作用,一个人所指示的奇迹,会立即被所有人接受。


以下选取的就是集体幻觉事例当中最为典型的一件,因为被这场集体幻觉所席卷的群体包罗了各色人等,最愚昧无知的人、最学识广博的人,都在其中。这件事被海军上尉朱利安•费利克斯在他所写的关于海流的书中偶然提及到,并曾被转引在《科学杂志》上。


护卫舰“贝勒-波拉”号在海面上寻找与它在风暴中失散的巡洋舰“波索”号。当时正是大白天,阳光灿烂。突然,值勤士兵发现了一艘失事小船的求救信号。全体船员向信号点望去,所有人,从军官到水兵,都清清楚楚地看到,在漂浮着求救信号的失事船只后面,拖着一块木筏,上面满满全是人。而这其实只不过是集体的幻觉。德斯福斯上将派出一艘小船前往营救遇难者。在接近目标时,船上的官兵都看到“成堆的人躁动不安,纷纷伸出手”,听到“许多的声音混在一起,沉闷嘈杂”。当小船抵达,他们却发现自己面前只有几根被风从附近海岸刮来的树枝,上面盖满了树叶。在这样触手可碰的事实面前,幻觉才消失了。


在这个事例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集体幻觉是如何运行的,而且我们已经解释过这个机制。一方面,是处在守望状态中的群体;另一方面,是值勤士兵发现海面上遇难船只的求救信号,这一行为带来了暗示。这个暗示通过传染作用,被所有在场官兵所接受了。


在类似的案例中,暗示的起点往往是某个人并不清晰的回忆所产生的幻觉,这个初始的幻觉在得到肯定之后,开始传染。


回到群体的观察力这个问题上,我们得出的结论是:集体观察通常都是错误的,它们最经常表现为,由一个个体的简单幻觉,通过传染作用,影响到群体中的其他人。我们可以引述无穷无尽的事实,来证明群体的证词不靠谱到怎样的地步。


群体情感简单夸张到犹如返祖:跟原始人的本能没啥区别


无论群体所表现出来的情感是好是坏,它们都具有的双重特点就是:极为简单和极为夸张。在这一点上,就像在其它很多方面一样,群体中的个人类似于原始人。他无法对差异进行区分,只会囫囵地看待事物,而且不懂其中的演变。在群体当中,情感的夸张会因此而得到强化,因为展露出来的感情会通过暗示和传染非常快速地传播,而对这种感情的明显赞同则会大大增长它的力量。


群体情感的简单和夸张使得群体既不懂怀疑也不知道不确定为何物。就像女人们一样,他们一下子就能陷入极端。怀疑一旦被说出口,就立刻成为了不可辩驳的现实。


尤其在异质性群体当中,群体情感的狂暴会因责任感的缺席而更为夸大。确信不会受到惩罚——而且人数越多,这一点就越确定——以及暂时产生的人多势众之感,使那些在孤立的个体身上所不可能有的情感和行为会在群体身上表现出来。在群体当中,愚蠢的、无知的和心怀嫉妒的人们摆脱了自身的卑微无能之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粗暴、短暂但却巨大的力量感。


群体身上的夸张倾向,常常会不幸地作用于一些恶劣的情感,这些属于原始人残留本能的返祖现象,在孤立且有责任感的个体身上会因害怕受罚而有所约束。而群体则会因此极其容易做出极端恶劣的行为。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群体不会表现出英雄主义、献身精神和崇高美德。在巧妙的暗示作用下,群体甚至比孤立的个人更会表现出这些品质。当我们研究群体道德的时候,我们很快会有机会回到这个话题上来。


群体夸大自身的情感,因此也只会被极端的情感所打动。想要抓住群体注意力的演说家,就必须措辞激烈。夸张、断言、重复、并且绝不试图以说理的方式证明任何事情,这些都是公共集会上的演说家们所惯用的论说手段。群体对他们的英雄人物也抱有同样的夸张情感。英雄人物的品质和他们表现出的美德必须始终被夸大。有人一针见血地指出,在戏剧中,观众会要求舞台上的英雄具备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勇气、道德和善良品质。


我无需再补充说明,群体的夸大倾向只作用于情感,而绝对不作用于智力。我已经表明过,只要个体处于群体当中,他的智力水平就会立即大幅下降。这在塔尔德先生关于群体犯罪的研究中也证实过这一点。因此,只有在情感的范畴,群体会提升到极高——或相反——下降到极低的境界。


群体的偏执、专横和保守


群体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情感;提供给他们的意见、想法或者信仰,他们要么照单全收,要么全盘拒绝,不是视为绝对真理,就是当作绝对谬论。于是,群体的信仰总是在暗示作用下被决定,而不是经由理性思考孕育而成。众所周知,宗教信仰是多么的偏执,它们对人们的思想产生的是怎样专制的统治。


对于是非对错毫不怀疑,同时又非常清楚自己的力量,群体因此既专横又无知。个人可以接受矛盾和探讨,但群体则从不接受。在公共集会上,演说者哪怕发出一点点轻微的反驳,也会立即招来愤怒的吼叫和激烈的斥骂,随即而来的就是攻击和驱逐,让演说者无力招架。倘若现场没有当局警卫人员的威慑,异见者恐怕早已被千刀万剐了。


对于群体而言,专横和无知都是非常明确的情感,是一种他们很轻易产生也很容易接受的情感,一旦受到唆使,他们就会将其表现出来。深得群体喜欢的英雄类型,永远是凯撒这样的形象。他的权杖吸引着他们,他的权威震慑着他们,他的利剑令他们畏惧。


群体深受无意识的支配,因此也特别屈从于千百年来世袭制度的影响,所以,他们无可避免地因循守旧。


如果我们没有真正意识到群体本能中深刻的保守性,我们就很难理解历史,尤其是人民革命的历史。事实上,他们的保守本性就像所有的原始人一样顽固。他们对传统的盲目崇拜是毋庸置疑的,他们对所有能够改变他们基本生存状态的新鲜事物,有着根深蒂固的无意识恐惧。如果在纺织机、蒸汽机和铁路被发明的时代,民主派就已经掌握了他们今日所拥有的权力,那么,那些发明是不可能被实现,或者说,是要付出不断的革命与杀戮的代价才有可能实现的。对于文明的进步而言,应该庆幸科学和工业的伟大发现都在群体力量尚未萌芽之时业已完成。


为什么很多人对集体狩猎及残杀动物很迷恋:发泄本能?


如果我们将“道德”一词理解为坚定地尊重某些社会习俗,持久地压抑自私的冲动,那么很明显,群体太易冲动、太易变化,因此不可能是道德的。但如果我们把某些短暂出现的品质,诸如忘我、奉献、不计私利、自我牺牲、追求公正等,都算入“道德”的概念中,我们反倒可以说,群体有时候是有着非常高的道德境界的。


少数研究过群体的心理学家们,都只是从犯罪行为的角度来观察他们;而且,考虑到这些行为的频繁程度,他们认为群体的道德水平十分低下。


情况常常就是如此,但为什么会这样?简单地说,因为原始时代残留下来的野蛮破坏力,是沉睡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的本性。在每个孤立个体的生活中,满足这样的本性对他而言是危险的,然而一旦他并入了不负责任的群体当中,知道肯定不会受到惩罚,他就会彻底地放纵这种本性。由于不能总将这种破坏性本能发泄在自己的同胞身上,于是我们便对准了动物。正是源于这一点,群体对于狩猎和残暴行为有着普遍的热情。群体慢慢地折磨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牺牲品,显示出的是一种懦弱的残忍;在哲学家看来,这种残忍,与十几个聚集在一起的猎人饶有兴致地围观他们的猎犬追逐并撕咬一只可怜的鹿时所表现出的残忍,有着同源的相似。


如果说,群体可以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那么,他们也同样可以牺牲、奉献、大公无私,其行为的崇高甚至远远超过孤立的个体之所为。尤其是在身处群体的个人身上,往往能够唤起光荣、名誉、宗教与祖国的情感,使之奉献出自己的生命。像十字军远征和1793年志愿者那样的事例,在历史上比比皆是。唯有集体能够表现出伟大的无私与奉献。


在群体当中,个人的利益极少会成为强大的动因,相反,在孤立的个体身上,它几乎是唯一的动机。当然,也并不是利益在引导群体投入那么多的战争,这些战争往往是他们的智识所无法理解的,但他们却轻易地在其中遭受屠戮,就像云雀被猎人所摆弄的镜子迷惑,丢掉性命。


即使是那些十恶不赦的坏蛋,也唯有在置身群体之时,会短暂表现出对道德规范的严格遵守,这样的事例时有发生。泰纳让我们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九月惨案”[ 1792年9月,巴黎的群众冲进监狱,屠杀大量被囚禁的贵族和教士,史称“九月惨案”。——译注]的屠杀者们将他们从受害者身上找到的钱包和珠宝,都拿出来放在会议桌上,而这些东西他们本可以轻松地据为己有。在1848年大革命期间,蠢动叫嚣着攻陷了杜勒利宫的穷苦民众,也并没有染指任何一件光鲜的物品,而事实上哪怕随便一件,都可以换得多日的口粮。


这种群体对个人的道德教化作用,诚然不是定则,但却也是一种常见的规律。除去我刚才举例的那些大环境,这种作用在普通情况下也是常见的。我已经说过,在剧院里,观众们会想要在剧中主角身上看到被夸大的美德,我们通常会看到,这里就算聚集了三教九流,场面也总会显得一本正经。浪荡子、皮条客、二流子们面对略显轻浮的场景或台词,往往也只是窃窃私语,这和他们惯常的说话方式相比,明显收敛了许多。


因此,虽然说群体常常放任自己低劣的本性,但他们也不时会成为崇高道德行为的典范。如果说,无私、顺从、全身心地投入某个虚幻或切实的理想,这些品质可以算作美德的话,那么我们可以说,群体对这些美德的拥有程度,是最智慧的哲学家也无法企及的。他们也许是在无意识中践行这些美德,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我们不应该太抱怨群体总是为无意识因素左右,总是不作思考。倘若他们时不时会思考和追问他们的眼前利益,那么也许就没有任何文明会在我们这个星球上发展起来,人类也就不会拥有自己的历史了。


内容来源:搜狐网

书名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乌合之众:群体心理学研究(法文直译有声版)

(法) 古斯塔夫·勒庞,张源 译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17

0~6岁宝宝情绪管理指南

晏红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0

财富号历险记怎会有两个阿拉国

张帆, 著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6] ¥6

成保良经济文选

成保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54

追随力

吴维库,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1

记者的发现力 (增订本) (南振中文集)(3)

南振中,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43

廉实力:大数据时代廉实力指数研究

黄宝荣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7

学习力——我是这样考上清华的

陈陆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2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