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权力魔方下屹立千载的日本天皇制

2016-08-10作者:姜建强编辑:搜狐网

最近,一则日本共同社援引的宫内厅消息被广为关注,称82岁的明仁天皇将通过电视向国民表明退位的想法,此举极可能引发作为战后日本“国家象征”的天皇制发生变化。


有人说,不懂“天皇制”,就无法理解日本的历史和文化,日本天皇制是个建立在权威和权力的二元构造上的魔方,权力在血与火中不断交替,但权威依旧像黄牛拉车似的代代存续。


日本的天皇制度究竟由何而来,与我国古代的“皇权制度”又有什么相似之处,“天皇制度”的确立和变化,对日本本土,乃至对作为近邻的中国,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本期读书君就为大家解读一下日本的“天皇制度”。


天皇的诞生:起源于神话时代 不求永生但求轮回


众所周知,日本天皇即是对日本皇帝的称号,相传为日本神话中的创世之神天照大神后裔。也是神道教最高领袖,日本国家象征。


天照大神最初的名字叫大日霎贵,“霎”也可以写成巫女,即“大日巫女贵”——侍奉太阳的巫女。巫女的形象必须是清新、神圣、无垢的,因此必须是处女。天照大神必须是处女,同时又必须是皇室的祖先。如何解决这看似无解的两难问题呢?


日本人的智慧在这里得以显现,于是就有了天照大神与弟弟的“誓约”,这是相当隐晦且聪明的构造。这一构造为各种想象和说法提供了可能:你可以说天照大神是乱伦,也可以说天照大神是单性生殖;你可以想象天照大神还是处女身,也可以想象天照大神已经破了处女身。


从山洞里走出来的天照大御神 - 神显 (日本19世纪的屏风图) 


祖神和日神在这里得以同一,并处在同一视线上来观照万物。祖先是天照大神,一族之长的家系是天日嗣,自己则是这个子孙的天孙族,这个意识开始萌生。这对日本天皇家来说,是相当重要的意识。


从日本神话神武天皇到如今即将宣布退位的明仁天皇,已经经历了125代。按照传说记载,神武天皇是日本的初代天皇。“神武”是汉风谥号,是在奈良时代(710—794)快要结束时由日本汉学家淡海三船选定的谥号。“神日本磐余彦尊”是和风谥号,意为“在大和国磐余地方,住着一位高贵的男性”。


神武天皇诞生于公元前711年1月1日,驾崩于公元前585 年3 月11 日,活了127 岁(一说是137 岁)。如此高寿,是真的吗?不要忘了,这是日本人在为天皇家做程序上的设定。


神武天皇 


日本的帝王没有永生的概念,只有轮回的概念。如果你永生不死,那后面的人怎么活?所以,日本神话里有天皇的寿命与挑选姐妹的传说。在天孙琼琼杵尊求婚的时候,山神为了讨好天孙,献上了两个女儿。姐姐叫磐长姬,硬朗如岩石,定能长寿,但很丑。妹妹叫木花开耶姬,长得如花似玉,但就是短命。最后,琼琼杵尊还是挑选了美丽的妹妹做妻子。


宁要凋零的花木,不要永生的磐石。据说这就是日本天皇短命的起源,暗示了日本天皇就像樱花一样,开得快,谢得也快。


天皇制终极之谜:菊花作家徽 血统继承有名无姓


樱花是日本国家的代表,菊花是日本天皇家的代表,樱花和菊花表达了日本人不同的心绪。


樱花是日本国家的代表  


樱花是日本的本土文化,表达的心绪也是日本式的——天底下再美的东西也会寂灭;菊花是日本的外来文化,输入国为中国,但表达的心绪并不是中国式的。中国人喜欢菊花,是因为喜欢它的精神,玩的是傲骨;日本人喜欢菊花,是因为喜欢它的高贵,玩的是优雅。


日本天皇家为什么要取菊花为纹章?天皇家是看中了菊花外表的高傲,还是看中了菊花内涵的杀伐之意?这就令人想起菊花与刀的构图。菊花总要凋谢,佩刀总要拔出,拔刀杀人的瞬间,恰好照应了菊花的凋谢与死亡。


菊与刀,向死而生,为生而死。这是一种诡秘的神权信仰?或者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象征?因此,日本天皇家选定了菊花作为自己的家徽。


日本皇室(天皇家)的家徽"十六瓣八重表菊纹" 


一个常识的常识:日本天皇家没有姓。这是为什么?这个问题能转换成另外一个问题:大和朝廷的祖先从哪里来?如果大和朝廷的祖先从朝鲜半岛来,那么其子孙如果没有姓,是不可思议的。中国也好,朝鲜半岛也好,从帝王到庶民都有姓。当然,朝鲜半岛也有天孙降临的神话,帝王的祖先也是从天而降,但是他们都有姓。


仔细思考的话,在氏族制社会里,姓是表示祖先由来的符号,所以自称天孙的氏族没有姓,是极为奇妙的。那为什么只有日本是例外呢?


思考点恐怕在这里:原本是有姓的,但是后来隐蔽了起来,当时的日本是后进国,朝鲜和中国是先进国,从先进国来的氏族称霸日本,那日本人为什么一定要隐名埋姓呢?


天皇没有姓,但有名,而且有一个现象很突出,用“仁”字的很多。最初用“仁”字的是第56代清和天皇,他的名字是惟仁,到今天的明仁天皇,70代天皇中有 49代用了仁字。仁是儒教的根本理念,对一切事物抱亲和感是天皇家采用这个汉字的根本原因。


中国皇帝与日本天皇:德统第一与血统第一的悖论


天皇是日本的概念,皇帝是中国的概念,两者完全不同。天皇必须是天照大神的子孙,是血脉的继承,也就是说血统第一;皇帝不讲血脉继承,只讲德,也就是说德统第一。所谓德就是拥有统一乱世的能力,只要有这种能力,谁都可以当皇帝,即便不是前皇帝的皇子也不要紧。所以,中国的皇朝总是在不断更新换代。皇朝名不同,其血源也不同。


和中国的天支配皇帝不同,在日本,天皇是支配天神的一族,绝对条件是血脉的相连。所以皇朝交替、易姓革命,基本没有发生的可能。


皇帝和天皇都欲神化自身,但神格仍有所不同。在中国,无论出身何等,一旦当上皇帝便成为“天子”,即“天帝之子”,因此是最高神“昊天上帝”的化身,天帝意志的代言人,从而成为神圣不可侵犯的绝对性权威。


日本在“记纪”未成时,天皇尚未明确定位,遣隋使说“倭王以天为兄,以日为弟”,致隋国书称“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必然会引起隋文帝和隋炀帝的不满。


此后日本统治者或许为区分于作为“天子”的中国皇帝,而在“记纪”成书前后,利用编纂的肇国神话,将天皇定位为以日神为祖神的“天孙”,并通过大尝祭等仪式求得神灵附体,天皇从而成为太阳女神的化身,即所谓“现人神”。


脱离权力:无防备、无力化  却成为宗教性存在


在日本古代历史上,天皇从神话走进现实,一度成为日本的最高统治者。此后便由盛至衰,也是大权旁落,院政、外戚专政屡见不鲜。至中世以后,国家大权转移至幕府将军手中,天皇在日本封建政权结构中仅成为宗教性、象征性存在。


12世纪末,天皇的权力开始衰退,武士时代开始。这个时期的天皇没有一点防卫力,没有一个士兵。所谓的御所,没有任何警卫设施,但天皇并没有发生任何不测,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原因何在?


恐怕是这样两点:


一是天皇手中没有权力,因为没有权力,所以也就没有必要加害了。


二是宗教的存在。宗教是单纯的神道宗教。框定神圣的场所,框定洁净的场所,这或许就是天皇家所依附和遵循的原始神道的教义。


所以乱暴的武士也好,饥寒不堪的盗贼也好,看到这样的御所,也放弃了进去行凶抢劫的念头。


无防备、无力化的600多年,定型了天皇的本质。按照司马辽太郎的说法,天皇的本质就是比谁都无力。既不是皇帝,也不是君王,天皇家就这样代代承续了下来。


1945年10月9日,《读卖新闻》以“人们期望什么”为题进行天皇制的调查。结果有95%的人支持天皇制,1989年1月7日,昭和天皇去世,全国有5人为天皇殉死。日本天皇制是个魔方,权威和权力的二元构造。权力在血与火中不断交替,但权威依旧像黄牛拉车似的代代存续。


明治插曲:天皇重回权力核心


在迎来了明治维新的春天后,天皇的本质发生了变化。这对天皇家来说,是非常不幸的事。随着明治国家的诞生,天皇取得了宪法上的权力,这对天皇家是巨大的讽刺。


明治天皇像 


近代天皇制的形成是从明治维新时期开始的。明治维新建立了日本地主资产阶级联合政权,并确立了近代天皇制。


1889年颁布的《大日本帝国宪法》,是近代天皇制的法律保障。与此同时,在意识形态领域,则以幕府末期尊王思想的大发展为基础,提高神官的地位,将幕府时期受冷落的神道升为国教,在国民中大力灌输忠于被神化了的天皇的封建君臣思想。


1889年2月11日,明治天皇颁布《大日本帝国宪法》,使天皇享有最高权利

  

明治年间,日本的御用史学家和文学家,在《古事记》和《日本书记》关于日本是神国、天皇是神灵的传说故事基础上,撰写了大量进一步神化天皇的文章,说“世间有形形色色的神,既有掌管全面的福运神,更有众多的分工明细的部门神:即掌管商业的财运神,掌管农业的丰运神,掌管医药的康运神,掌管文化的智运神,等等。而天皇则是掌管一切神灵的大集中神,是至高无上的神,是权力无边的神。”


在日本近代天皇制中,天皇是名副其实的天皇制的代表者。日本的天皇也如同封建时代的独裁君主,集一切国家权力于一身,神圣不可侵犯。


明治宪法作为国家的最高法律赋予天皇管理国务的最高权力,天皇处在国家权力结构的中心。还应该看到明治宪法所形成的日本政治体制与西方立宪君主制的区别:


日本近代天皇制下的天皇已不是“虚位”君主,而是制定法律、施行国务的“实君”;近代天皇制的三权分立也不同于西方的三权分立,而是内阁、议会、军部各自为政,分别向天皇负责。


遗憾:二战为何不追究天皇的罪责


日本战败后,其统治集团包括天皇裕仁本人,都从维护所谓神圣的“国体”和“现人神”天皇出发,千方百计寻找和编造种种理由及借口,为天皇推卸战争责任。


关于裕仁天皇的战争责任,日本的有识之士史学家井上清指出:“天皇是大日本帝国的惟一最高的统治者,尤其他是大日本帝国军队的惟一最高的绝对统帅。……他作为大日本帝国的道德和精神的最高权威,要求作为臣民的日本国民,无条件地效忠、服从和尊崇他……所以,他从1931年9月8日日军发动侵略中国东北的战争开始,到1945年9月2日签署对盟国正式投降的文件为止,推动和指导了一连串的侵略战争,惨杀了数千万亚洲人。他是‘战争罪犯’,是‘法西斯分子’,是杀害五千万亚洲人的罪魁祸首。”


虽然日本天皇对战争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战后对如何处置天皇,作为盟国中头号强国的美国却经历了一个长期的思索过程。


早在战争还未结束之时,美国国内在研究如何处理日本天皇的问题上,就出现了很大的意见分歧。以罗斯福为代表的“进步派”认为,只有取消天皇制,才能彻底消灭日本军国主义;而“日本派”则认为,逼迫日本投降,并不意味非要铲除皇室不可,保留天皇制有利于统治日本,日本人“狂热”地拥戴天皇,如果外来势力废除天皇制,将“带来严重后果”,即盟国“为防止日本复活天皇制”,则需要“无限期地占领日本”。两种意见相持不下。


日本裕仁天皇被认为在二战中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但最终麦克阿瑟认为,如果天皇作为战犯受审,日本就会分崩离析,他同裕仁之间发展起来的合作就会完结。揣摩美国政府的心思,英国政府也对天皇裕仁做出评价,说天皇在日本投降时“发挥了作用”,起诉天皇,与七千万日本人为敌是“愚蠢的行动”。当时,苏联表示反对,美国则反讥苏联企图把日本纳入苏联的势力范围。在美英两国政府的影响下,1946年4月3日,盟国同意不起诉天皇。


这样,美国再一次挽救了天皇和天皇制,并落实于1946年11月3日公布的日本宪法中。作为日本未来的国家框架,宪法允许保留天皇制,不逮捕、也不起诉天皇。但在新宪法中,天皇只能是一种象征性存在。


今日天皇制:走下神坛 依是日本发展的稳定剂


二战后,天皇再次回到了“御门”的本质。天皇要更无力的存在,才会长久,这是本质。这是日本天皇制内涵的诉求。


日本历史的安定之轴,被暂时保持了下来。这对日本战后复兴与繁荣,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但是,新宪法对天皇政治机能的规定,与明治宪法有本质的区别,没有了天皇是元首的规定,没有了天皇神圣不可侵犯的规定,没有了像英国女王拥有的警告权。


年轻时候的明仁天皇夫妇

  

皇室首现历史性的孤独。元首不被认可,只是孤独的象征、空洞的象征。这个时代的天皇,必须是一个空洞的存在吗?一个虚无的存在吗?作为权威的天皇,过去也是在权力之上的一个空洞,但是像这样深刻的空洞,是以前任何时代所没有的。皇室能安泰吗?天皇制能永久吗?对日本人来说, 为什么天皇制是必要的?也就是说,为什么天皇制是日本人无法逃脱的宿命?


脑科学研究者角田忠信通过对日本人脑结构的研究,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日本人的大脑分工不同于欧美人。


一般来说,人脑分为左脑和右脑,机能各异。左脑处理语言、计算等理性和逻辑方面的问题;右脑则分管音乐等感性的非语言世界。欧美人左右脑分工明确,左脑为理性的世界,右脑为感性的世界。而日本人则是左脑将理性认知与感性认知混为一体来处理,无论是元音发音,还是笑声、哭声、风声、虫声等,都首先进入左脑。但对西方人而言,情感音都首先进入右脑。


可以这样说,日本人的多半行动判断都是通过左脑来决定的。这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呢?在体质上容易发生歇斯底里症,身心容易接受新宗教,即文化认知上的差异。如,本来天皇制是个理性思考的问题,而日本人则把它看成了感性显现的问题。所以在日本人的内心深处,对天皇制这种高深的观念,没有多少人会从是否赞同的角度加以思考,而是在无意识中认为天皇是自己生活乃至生存的中心。


这样天皇制就转换成了一种心情,一种没有会感到寂寞,有了也不会感觉到什么的心情。所以,天皇制对日本人来说,不是一种信仰,也不是一种精神支柱,而仅仅是一种心情,一种非常奇妙的心情。心情的最大特点是什么?就是不稳定,有晴有阴,有好有坏。所以日本人对天皇制也是有晴有阴,有好有坏。心情晴朗的时候,就说天皇制是富士山,远远眺望就安心。心情阴湿的时候,就说天皇制作为象征的存在,就是“性感缺失症”的表现。心情是可以转换的。昨天心情不好,不等于今天心情不好;今天心情好,不等于明天心情好。所以,天皇制就在“要”与“不要”、“好”与“不好”的心情转换中存续。


虽然天皇制意识形态在今天的日本已经死去。天皇制对日本人再没有神圣可言,但仍受尊敬。虽然每年元旦有成千上万的日本人聚集在皇宫广场向天皇朝贺,但日本人对天皇已经不再敬若神明。因此如果要问:对日本人来说为什么天皇制是必要时,虽然见仁见智,但生理(脑)构造的不同,生出一种非常奇妙的心情,是最接近正解的。


内容来源:搜狐网

作者姜建强
出版浙江大学出版社
定价4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清华教授的小课堂 魔方真好玩

雍俊海, 编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0

岗位权力风险防控:理论、方法与实践

靳长根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6

世故人情:愿历经千帆,归来仍是少年

钱理群 编 鲁迅、老舍、周作人 等著
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8] ¥9

MBA联考奇迹百分百 英语词汇千题大演练

周福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09] ¥14

文化的重写:日本古典中的白居易形象

隽雪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8

日本的属性

宁文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18

日本百年企业的长赢基因

周锡冰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4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