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力”到底是什么意思?野性生命活力的积极心理学解读

2016-08-11作者:彭凯平编辑:清华大学出版社第八事业部

这几天,感觉朋友圈都被一个叫傅园慧的奥运选手的表情及其“洪荒之力”刷屏了。在2016年8月8日里约奥运会女子100米仰泳半决赛中,中国选手傅园慧以58秒95排名半决赛第三名。她在赛后接受采访时说:“58.95,啊?我以为是59秒,啊?我有这么快,我很满意。”记者问:“今天这个状态是有所保留吗?”傅园慧回答,“没有保留,我已经用了洪荒之力了。”



而在9号结束的100米仰泳决赛中,小傅又给中国人很大的惊喜,以58秒76的个人最好成绩获得了铜牌。赛后在接受采访时,她又调侃地说,“洪荒之力用完了!”


究竟什么是“洪荒之力”呢?为什么这个陌生的网络概念能一下激起这么多人的兴趣和共鸣?我上网搜了搜,发现“洪荒之力”一词最早来自电视剧《花千骨》的台词,代表的是人类一种原始的力量,让我们生存,让我们繁殖,让我们强大。



其实,中外思想家经常谈到这种类似的原始力量。比如中国人很早就用“气”这个词来代表生命的活力;希腊哲学家经常用“爱之力(EROS)”来代表人类充满激情、野性、冲动的且利于人类生存、爱和繁殖的性能力。精神分析大师佛洛依德用的是“性之力——力比多(Libido)”来描述人类生理上和心理上的性冲动欲望。精神分析理论认为,这种性之力(力比多)无论是过多或者是缺失,都会造成心理健康的问题。该理论的一个基本假设是我们人类的性力在某种程度上是恒定的,内心的冲突、紧张和压抑都会减少我们性力的能量;而如果能够感受或接受我们内在的冲突,就能使我们更容易借助这种性的力量。但是,近百年的科学心理学研究并没有发现存在这种原始的生命力量。


不过,在1997年,两位积极心理学家理查德·瑞恩(Richard Ryan)和克里斯蒂娜•弗雷德里克(Christina Frederick)在《人格心理学杂志》(Journal of Personality)上发表了一篇有意思的文章,提出了“主观生命活力感(Subjective Vitality)”这个概念。他们发现,有些人会在主观上认为自己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从而让他们觉得精力充沛,并且愿意去行动、愿意去交往、愿意去健身。这些生命活力感高的人,往往有更健康的身体和健全的心态,而且更容易感受到个人的幸福。


这种“生命活力感”并不是一种简单的对自己身体状态的认识,而是一种充满了正能量的积极心理的认识。因为这两位学者发现,即使是住在养老院的老人,那些自以为自己生命活力感高的老人,更愿望与其他人接触,身心也更健康;而那些更愿意参加体育活动的人,生命活力感也要相对高一些。研究同样发现,既使年老的老人和残疾的人,有20%的人能感受到旺盛的生命活力。还有研究发现,生命活力的感受高低和疼痛的感觉有关系,那些生命活力感差的人更容易感到疼痛,但生命活力感高的人则更愿意去求医或者寻求其他人的帮助。



积极心理学大师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和克里斯托弗·彼得森(Christopher Peterson)甚至还发现,“生命活力感”是与“个人幸福感”密切相关的积极心理品质。他们发现有五种积极心理品质与人类的幸福密切相关:包括好奇心和兴趣、希望和乐观主义、感恩之心、爱和被爱的能力,最后一个就是人的“生命活力感”。


那是否有方法能够提升我们人类的“生命活力感”呢?非常可惜的是,目前五花八门的提法虽然很多,但真正经过心理学实验验证的方法还很少。不过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著名积极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Jonathan Haidt)的观点值得参考。他提出可以通过以下方式来培养生命力:


第一,发现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爱做什么?喜欢做什么?在哪些活动中能产生福流的感觉?就尽量去多做自己想做、喜欢做的事,而不是做自己不得不做的事情。


第二,保证足够的睡眠。


高质量的生命活力需要足够的休息,摄入良好的营养。


第三,多参加各类体育活动。


各种各样的体育锻炼活动(跑步、游泳、瑜伽、太极、跳绳、球类活动,甚至广场舞等)都是提升生命活力感的好途径。


第四,尽量多地参加集体活动。


多与其他人在一起,多与朋友们在一起,多与年轻人在一起。


第五,多为他人着想或付出。


多为自己的单位、组织和周围的人做贡献,多帮人忙,让自己多获得有意义的社会价值。


所以,虽然傅园慧提到的“洪荒之力”只是网络语言的幽默使用,但反映人类的一种朴素直观的认识,那就是我们人可能具有的一种强烈的、原始的、粗野的生命活力。虽然现代心理学还无法客观证明它的存在,但我们对自己的这种生命活力在认识上的主观差异,其实就是积极心理学所提出的“主观生命活力感”。



因此,它并非如国家地震局地理学家所说的“史前之自然力(prehistoric natural force)”,或者如有些媒体所谓的“个人潜力(personalpotential)”,更不是外国媒体所称的“神秘的力量(mysterious power)”,它应该是我们自己意识到的一种顽强、执着,末经雕琢和掩饰的野性的原始生命活力(我把它翻译成 the primal vital force)。无论是中国的还是外国的奥运会选手之所以能够忍受那么多痛苦和磨难,照小傅的话说是“鬼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训练真的是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原因就在于他/她们具有一种强大的野性生命活力感,让他/她们做出了一般人所做不到的事情,从而促使他/她们追逐到自己的成功、梦想和幸福!



若没有这样的“洪荒之力”,我们也许永远都不会见到真正的奥运精神;若没有这样的洪荒之力,我们也许永远都体验不到真正的幸福!每一位奥运选手值得我们尊敬的地方,也许就在于他们都用上了他们的“洪荒之力”。但我们周围有些人可能连生命活力的感受都未曾体验过。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彭凯平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8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量子世界巡游记:来自宇宙的洪荒之力

跃钢,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25

电影到底是什么——实验电影《翻山》研究

杨慧、陈弘毅、雷建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5

一“是”到底论

王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47

一本书读懂心理学——图解心理学宝典

张宪鹏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5

网络营销之实战密码解读

黎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7

自私的皮球:我们的日子为什么是这样过的

辉格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5

中小企业的成功范式——心力管理解读

张德、余玲艳、刘泱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 ¥13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