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已经崛起,美国世纪就当真结束了吗?

2016-08-12作者:[美]约瑟夫·奈编辑:陈肖晴

近年来的民意调查显示,在22个被调査国家中的15个国家里,大多数受访者都认为中国将取代或已经取代美国成为全球的领导力量。2014年的一次皮尤调查发现只有28%的美国人认为他们的国家“独占鳌头”。相比之下,2011年的数据是38%。不过,这也许正像马克•吐温的那句调侃名言:“关于我死亡的报道已经被大大夸大了。”

 

当美国于18世纪独立之后,英国政治家霍勒斯•沃波尔感叹地说过,英国已经被降低到撒丁岛的地位了。事实上,英国当时正处于工业革命的转型前夜,而工业革命后,英国在下个世纪依然是全球强国。20世纪80年代中期,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位经济学家问到,如果大英帝国持续了两个世纪,为什么“我们只过了五十年左右就走下坡路了?”在苏联解体,留下美国成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前夕,很多畅销书将美国的情况与菲利普二世后衰败的西班牙相比。当美国成为单极世界中唯一的超级大国之后,一位位居前沿的政治学家曾预言它会很快走到尽头。




美国世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首先,必须搞清楚我们所说的“美国世纪”意味着什么。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一个可能的日期是在19世纪末,当时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强国。当20世纪开始时,美国占了世界经济总量的近四分之一,这种状况持续直至二战前夕。因为那场战争摧毁了所有的主要经济体,同时却增强了美国的经济实力,这使得美国在战后初期几乎占了世界经济总量的一半。

 

渐渐地,随着其他经济体的复苏和增长,美国在世界经济中所占的异常份额恢复到了战前大约四分之一的水平,这部分归功于美国政策的结果,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世纪末。然而这种“回归正常”即意味着1945年至1970年时期美国在世界经济总量中份额的下降,从而产生了美国衰落的认知。


 

美国在衰落吗?


相信美国将永远握有世界实力的主导份额是违背常理和历史的。但是,一个国家的生命周期是什么?政治实体是一种社会结构,它没有明确的寿命,不像人类的肌体,一般来说一个世纪是极限(尽管科学终将多少延续这个极限)。当你看着一个人时,通常可以判断他是否在衰老,尽管这取决于你专注于哪项功能。例如,运动技能相对于精神敏锐。关于国家的数据是难以测量的,而时间的跨度可能更长。罗马在公元117年达到了鼎盛,而西罗马帝国直到大约三个半世纪后才崩溃,东罗马帝国则一直持续到了1453年。

 

一位新马克思主义分析家伊曼纽尔•沃勒斯坦描绘了荷兰霸权在三十年战争之后得以巩固,随之在1650年开始衰落这样一段时期;英国的霸权在19世纪初的拿破仑战争开始,在19世纪末开始衰落;而美国的霸权开始于20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并于1967年开始衰落。这两种方法都使用了世界大战的日期作为美国世纪的开始,但两种方法都将周期性“回归常规”的1945年至1970年美国在世界产量中份额的下降曲解成了长期趋势。因此,这两种方法都无法解释这样一个事实:假设美国正在衰落,它又如何在世纪末成了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



还有许多其他理论被提出来过,但所有霸权主义和衰落的大理论,都因模糊的定义、以怪异的方式切割或拉伸历史或在概念上削足适履的做法而吃了苦头。试图用一个世纪来确认一个国家始终是一个有点武断的臆造。历史不会重演,马克•吐温打趣说,有时是会有韵律存在,但我们应该警惕那些大多是在我们的脑海中回响的韵律。美国人担心他们的衰落是有着很长的历史的。在17世纪马萨诸塞湾殖民地建立后不久,一些清教徒就开始感叹早期美德的衰败。在18世纪,国父们专注于罗马的历史,并担心着新的美利坚共和国的衰落。查尔斯•狄更斯在19世纪曾指出,如果你只听美国老百姓的话,那么美国总是“被压抑着,始终停滞不前,始终处在一个令人担忧的危机之中,从来没有好的事情”。

 

我们从上述事例中可知,衰落更多的与流行的心理感受有关,而不是地缘政治分析,但它们也显示出衰落的想法是如何触碰到了美国政治的痛处。这个问题导致了党派政治日常游戏中无以数计的指责和辩解。正如亨廷顿所认为的那样,如果这种触痛只是促发了为改进而自我纠错的努力,它将无碍大事。但有时这种对衰落的焦虑可能会导致有害的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政策。反过来,像2002年那样妄自尊大的时期会由于过度延伸的政策而造成2003年3月美国入侵伊拉克那样的伤害。总之,对美国实力的估计无论是轻描淡写还是夸大其词都不是好事。



在察看美国是否正处于“衰落”前,重要的是要注意到这个词的词义是不明确的,该词把外部实力的相对减少和内部状况的恶化或下滑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捆绑在一起了。前者是相对衰落,后者则是绝对衰落。这两个观念经常是互相关联的,但并非必须如此。

 

17世纪时,西班牙由于内部的经济问题而导致了外部实力的衰落。相比之下,荷兰的经济蓬勃发展,但荷兰经历了外部实力的相对衰落,因为其他国家(如英国)已变得更加强大了。由于亚得里亚海贸易路线的转移,威尼斯共和国的外部实力相对衰落,但同时,其文化的进步仍然延续。罗马帝国西半部的崩溃并不是受到其他国家崛起的挑战,而是由于游牧部落长期入侵的压力,尽管每个部落都比罗马更弱。公民腐败、自相残杀、行政和军事效率的减损使得较弱的游牧部落洗劫了罗马。内部的绝对衰落意味着罗马失去了将它的实力资源转化为有效行动的能力。



大英帝国是如何衰落的呢?一个大小与美国中等州相当的岛屿统治了四分之一的地球,这一事实反映了在民族主义传播至世界每个角落之前,英国在第一次工业革命浪潮中的地位。然而这得益于英国成功地将内部的实力资源用于对外扩张。到1900年,很多人担心英国是否有能力维持其地位。美国作家布鲁克斯•亚当斯描述了他所看到的英国景象:因为较高的生活水乎和不愿接受布尔战争的伤亡而导致活力丧失。但这一看法由于英国愿意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承受巨大的人员伤亡而遭到驳斥。英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拥有最大规模的空军和海军,而大英帝国也达到了其最大规模。但外部的因素,如英德间长达三十年的博弈,新海军强国如美国和日本的崛起,帝国内部的民族主义增长都降低了英国的相对实力。也有绝对的内部衰落的迹象,如未能维持英国工业的生产力,特别是在新兴的化工和电力行业以及为殖民统治者服务的教育系统,这一系统重视传统教育而不重视科学和技术技能。成功的企业家追求成为土地贵族阶级,而不是继续作为创业者。资本的大量出口(超过8%的国民生产净值)则是一个喜忧参半的结果,它造成了英国国内投资的不足。不过,英国的主要问题是相对衰落。如果不是因为其他大国的崛起,英国的实力可以在国内问题的困扰中幸存下来。之前,我们曾审视了美国的国内问题,那么,探询相对衰落和可能向美国发起挑战的是哪些国家是非常重要的。

 

即使美国没有绝对衰落,美国世纪也可能仅仅因为其他国家的崛起而终结。

 

另一个国家可能变得比美国更强大,正如英国在17世纪变得比荷兰更强大那样。在19世纪末,德国和俄罗斯在欧洲、日本在太平洋、美国在西半球的同时崛起致使英国在各种问题上迁就美国,并将其海军战略和部署(两强标准)限制在邻近欧洲的海域。没有一个国家可能超越美国,但其他国家的结盟可以终结美国的主导地位和其维持国际秩序的能力。那么,是否有合理的候选者来担当这样的角色呢?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美]约瑟夫·奈
出版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定价39.8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中国产学合作教育的崛起

汪泓 著 王明复 王陈 茅蕾 袁蓉 朱洪春 吕宁 主要合著者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3

美国一本就Go

《环球旅行》编辑部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3

S2B崛起:新零售爆发

尹佳晨、关东华、郑彤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2

机器崛起前传——自我意识与人类智慧的开端

蔡恒进、蔡天琪、张文蔚、汪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7] ¥35

状告美联储:金融反垄断的崛起

李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4

战争与大国崛起

邵永灵
辽宁人民出版社[2015] ¥12

今天,你创业了吗?

张小强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3

美国经济的困境:中国如何避免美国式危机

丁晖、饶文军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6

给你一家微企,你能赚钱吗?——创业策划

肖胜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4] ¥16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