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教育现状怪圈:拼爹拼娘进行时?

2016-08-15作者:程平源编辑:陈肖晴

根据调查,有25.8%的家长表示辅导班费用占整个家庭支出1/4以上,有13.6%的家长其子女辅导班费用占整个家庭支出的1/5。值得注意的是,有6.1%的家长表示辅导班费用占整个家庭支出的1/2。可见辅导班费用在整个家庭支出中所占比例之高。

 

拼爹拼娘拼到最后是耗尽了家庭的人力、时间和生活,这是一种独特的中国现象。不难发现,对教育市场而言,我们的家长和孩子只是资本的原材料和物化的生产要素,顶多是得不到收益的血汗劳动。教育异化成资源,才能够完成资本对它的压榨。在这个意义上,拼爹拼娘反映了中国教育本身的贫困。


中国教育目前4+2+1家庭模式


教育资本化把千家万户所有的资源都卷入其中参与竞争,使竞争更加残酷,家长投入加多,孩子应试负担加重。同时教育资本化加剧了社会不平等,作为重新分配社会资源途径的教育,在这场拼爹拼娘的资源大战中逐渐失去了调整社会阶层向上流动的作用。社会底层被拖进这场资源争夺战中时已经天然地处于劣势。

 

2012年春天我们在整理访谈和问卷数据时发现,随着教育资本化进程的加剧,今天中国中小学生的教育投人已经处于热化状态,拼爹拼娘拼到最后,家庭拥有的资源都可能拼上一权力、金钱、知识、人力、物力、甚至体力都可能因此耗尽……

 

拼金钱:经济投入与不同阶层的压力比

 

随着中国教育资本化的推进,教育领域全面对资本和市场开放,中国独生子家庭生活发生了一系列根本变化。教育市场目前已成为市场潜力最大的暴利行业,在这个背景下,分属不同社会阶层的家庭在资本面前有不同的适应性压力。本报告第一部分试图反映教育投人在不同阶层家庭中的经济压力比值,通过数据和个案还原以辅导班为代表的资本力量对整个社会和家庭的深层影响。


家长的压力

 

(一)拼金钱:经济投入

 

1.辅导班费用

根据调研数据,N市家庭平均每学期在孩子辅导班的花费(含家教)超过3500元,只有12.96%的家庭没有辅导班支出。在有辅导班费用支出的家庭中,每学期投入1000+2000元占17.88%;投入在2000+3000元的家庭占17.52%。值得注意的是,辅导班投人在1万+2万元的家庭占全部家庭的近5%,有0.73%的家庭此项投人每学期超过2万元。一位家长告诉我们:“一年光上辅导班就花了我们6万多元,其中学舞蹈就要3万多元。”这样的情况在我们调研中并非个例。调查中我们还发现,N市一般辅导班机构一学期的单科学费基本都在1000元以上。

 

2.捆绑式收费

辅导机构还会在科目上有些设置,迫使家长多交钱,例如“捆绑式”报名,报了语文就要报数学,要不都不要报。典型的的“店大欺客”。家长无奈,只能交钱。


 

3.加强班、精英班的费用

很多辅导班内部又分普通班、精英班、加强班、班等不同档次的班,档次越高费越多。我,加强班、精英班一般会比普通班学费高50%~100%,而且名额有限,也不是有钱就能上。一位家长告诉我们:“这个班里学生都是顶尖的,要看成绩,不是你有钱就可以上的。它要考核的,过了线才能上。所以大家都争着抢啊,都想进这个班。”这样的设置使不少家长交了钱还觉得很幸运。资本的手段和逻辑在这里一展无遗。辅导班学费对家长们来说是不小的开支。“精英班”的高收费把一部分孩子挡在了门外。

 

4.车、餐、杂费以及一次性投入

除单纯的辅导班学费之外,围绕孩子上辅导班还有各种杂费,虽然不能跟辅导班的学费相比,但长年累月积累下来,花费也是不小。随着近些年物价水平的急速上涨,这些花费越来越多,对此很多家长直言压力很大,相应的能省则省。现在物价多高啊!孩子不在身边就吃得简单一点,能省就省。


 

5.寒暑假辅导班费用

这些平时因辅导班而起的花费已经很多,到了寒暑假,家长们连松一口气的机会都没有,寒暑假1个多月时间里的花费甚至比平时要多很多。

 

6.租房、买车、买(学区)房

除此之外,因为孩子上辅导班而花钱租房、买车、买(学区)房的家长大有人在。一位家长告诉我们,租房是为了小孩上辅导班:调研资料显示,有22.5%的家长因为孩子上学而买车;17.4%的家长因为孩子上学而在学校附近租房子;另外有13.2%的家长为了孩子上学而购买学区房。围绕辅导班产生了形形色色的花费,辅导班就像一个填不满的洞,需要家长们不断地投人。再加上动辄十几万元的择校费,教育支出成为中国家庭沉重负担。

 

(二)不同阶层的压力比


即使这么大的投人,孩子却对他对上辅导班并没有好感,高额的辅导班费用让家长们背负了沉重的负担。调研中很多家长告诉我们,辅导班的花费这么高,孩子的学费当然不能省,就只有省自己了。


学生的压力


根据调研资料,有34.4%的家庭因为孩子上辅导班产生的经济压力而发生家庭纠纷。对于支付子女辅导班费用,14.5%的家庭感到“有一定压力”;6.8%的家庭感到“难以承受”;感到“还能承受”和“没有负担”的家庭分别为49.9%和28.8%。

 

对家长而言,拼爹拼娘就是拼经济实力、拼金钱。教育资本化以后,分享教育优质资源不再是权力的独享财富,教育“卖给”了市场,准确地说是不平等的教育被包装以后放在市场上竞争,似乎是“平等”了——人人可以竞争。实际上,这种转换导致的后果不仅加剧了社会不平等,而且把千家万户所有的资源都卷人其中,使竞争更加残酷;家长投人更多,孩子应试负担加重。隐藏在这一巨大教育投人和激烈竞争背后的是权力与资本的双惠。

 

对家庭而言,越贫穷的家庭越容易教育致贫。社会底层被拖进这场资源争夺战,但他们从一开始就处于劣势。

 

自古以来,中国社会一直崇尚“学而优则仕”,教育是社会底层向上流动最重要的机制,通过考试获取功名是穷人翻身的途径。所以中国各地自古皆有重教传统。这种向上流动的机制自1998年中国内地开始实施“教育产业化”政策以后发生逆转,高额的择校费、外加招生环节预设的政策性不公,教育越来越排斥社会底层。教育资本化先天地淘汰了社会底层。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程平源
出版清华大学出版社
定价36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万有童书·学前拼音学练大全

辽宁少年儿童出版社[2014] ¥8

瞳趣集:妈咪亲手钩的小公主毛衣

瞳娘
辽宁科技出版社[2015] ¥12

珍妮姑娘(中文导读英文版)

(美) 德莱赛 (Dreiser,T.) , 著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8

名家经典连环画聊斋志异辛十四娘

张令涛
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2008] ¥88

故事中国:中国当代短篇小说

李贵苍 郭建玲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39

园区中国3:孵化中国

宋振庆 沈斌 梁椿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6] ¥28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