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战败投降71周年:罪行无法抹去——731细菌部队纪实(以下内容含有血腥成分,请慎重点击)

2016-08-16作者:[日]森村读成一 著,骆为龙,陈耐轩 译编辑:学苑出版社

今天是日本战败投降第七十一周年纪念日。1945年8月15日,日本裕仁天皇向日本全国发表“终战诏书”,宣布愿意无条件投降。


据人民日报报道,从1941年12月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到1945年8月投降,日本法西斯对东南亚各国进行了长达4年的残酷殖民统治,对东南亚民众以及美英等盟国战俘所犯的暴行更是罄竹难书。



东南亚沦陷后,大量盟国军人及平民成为日军阶下囚。日军对他们进行了非人虐待,包括水刑、电击、吊刑以及鞭刑等。


1942年3月,巴丹半岛1.2万名美国军人和6.5万名菲律宾军人被日军俘虏,在被转移至集中营途中,1.5万名战俘死于非命。到达集中营后,又有约2.6万名战俘不堪日军的殴打虐杀和疾病折磨相继死亡。


1943年10月,菲律宾人民抗日军在训练


更令人发指的是,在战争后期,由于粮食供应被盟军切断,日军有计划地杀死盟军战俘,烹食尸体充饥,甚至直接从活人身上割肉食用。


1942年新加坡沦陷后,日军策划了“肃清行动”以打击支援中国抗战的当地华人。数以万计的华人被日本警察拷打致死,在海滨遭到日军机关枪射杀,或者被捆绑推入大海丧生。



1945年,美军发动马尼拉作战,日军实施疯狂大屠杀,一个月内约10万名菲律宾平民丧生。


1943年,日军强迫十几万东南亚人和6万多名盟军战俘修建泰缅铁路,其中,10万名东南亚劳工和1万名战俘因日军虐待及过度劳累等原因而死亡。日军还将东南亚人作为研制生化武器的试验品,将妇女作为兽欲发泄对象。



离哈尔滨主城区西南方向20多公里处的平房区,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罪证遗址就坐落在这里,也是日本军国主义违反国际公约,用活人进行冻伤、细菌感染等实验的大本营,是发动细菌战争的策源地。


日本731部队,全名为日本关东军驻满洲第731防疫给水部队。他们假借研究防治疾病与饮水净化,实则使用活体中国人、朝鲜人、联军战俘进行生物武器与化学武器的实验。


图为侵华日军731部队本部大楼遗址 


走进这座建于1936年的本部大楼,长长的走廊里冰冷晦暗,保安室、值班室,这些看似平常的部门一旦与侵华日军细菌战联系起来,令人不寒而栗。


1945年,日本投降前夕,匆忙撤退的日军为毁灭罪证将工厂炸毁,只有本部大楼等少量建筑保留下来。


图为侵华日军731部队锅炉房遗址 


供奉细菌战医务人员和高级官员的“慰灵室”、输送被实验者进行活体实验的“死亡通道”“冻伤实验室”“黄鼠饲养室”……一座座阴森可怖的日式建筑无言地陈述着当年侵华日军细菌战的罪证。

 

日本人在进行活体实验时,把被实验者称为“木头”(日语称为“马鲁太”),需要几个人,一般就说需要“几根木头”。


以下部分内容较为血腥,请谨慎阅读。


残酷的活体解剖实验


“马鲁太”——是人,又并非是人。因为每个“马鲁太”都没有姓名,只有编号的管理卡片。当“马鲁太”被“消费”掉之后,就把他的编号改用在新“进货”的“马鲁太”身上。


1943年的某一天,他们把一个中国的少年带进了解剖室。这个少年并非“马鲁太”,可能是从哪里拐骗来的。


少年仿佛已经绝望,蹲在解剖室的角落里。他按照命令脱光了上身,躺在解剖台上。从生殖器和其周围的情况来推测,少年年龄约为十二三岁。


他们首先对少年进行了全身麻醉,再用酒精擦干净少年的身体。


一位资深的雇员沿着少年的胸腔用手术刀开出了一个Y字型。鲜血不停地流出,露出了白色的脂肪,活体解剖便开始了。


从这个沉睡中的少年身上依次取出肠、胰、肝、肾、胃等各种内脏,分别计量后把它们丢进桶里。放在计量器上的内脏还在蠕动,指针在摇摆,队员很难看准刻度。


由于雇员熟练的“执刀”,少年的上半身在流血中几乎变得空无一物了。


取出的内脏,泡在福尔马林液中,还在不断地抽动,进行着收缩运动。“喂,还活着呢……”


不知是谁这样说道,这可以再造一个活人。取掉胃,切除肺部之后,中国少年只剩下头部,一个小小的光头。


在剥开头皮后,头盖骨被锯成三角形取了下来,露出了脑子。部队人员用手插入柔软的保护膜,像取豆腐般地把少年的脑子取了出来,又迅速地放入装有福尔马林液的容器中,解剖台上的少年只剩下四肢和一副空躯壳了。


到此,解剖结束。


呆在一旁的人员把装有少年内脏的容器一个个地拿走,而对这个被迫死去的少年没有一点怜悯之心。在他们看来,甚至连判刑都不需要。


特设监狱中的“间苗”


1943年,中国各地押送来的俘虏急剧增加,一直作为单人牢房使用的特设监狱牢房,变得拥挤。


部队领导人注意到“过密”状态,认为实行鼠疫等各种细菌的集体感染实验,这是绝好的环境。


原部队人员说:“可是,不那么容易发生想象中的集体感染。‘马鲁太’中有些知识分子,他们懂得预防感染的知识。企图使他们患传染病的731部队人员,同‘马鲁太’之间,每天都展开智慧的攻防战。”


于是,他们想出了“间苗”的办法。“间苗”的对象是那些虽多次被当做活体实验材料,但仍然顽强地活下来的“马鲁太”。


首先给“马鲁太”A注射鼠疫菌,确认此人患鼠疫死亡。鼠疫菌在同抗体进行的斗争中获胜后,毒性相应地增强。


再把“马鲁太”A的血清注射到“马鲁太”B身上,产生毒性更强的鼠疫菌。然后,再把它注射到“马鲁太”C身上……这是进行旨在培养剧毒性(细菌)的作业。


“马鲁太”被注射鼠疫菌以后,虽一度陷入病危,但是其中有的人也会幸存下来。


在防疫研究上,这些“马鲁太”具有很高的“价值”,但如果让他们活着,就没有收容新“马鲁太”的空间。


特别班人员把幸存下来的“马鲁太”由单人牢房带到特别处置室。曾经多次成为实验对象的“马鲁太”已如惊弓之鸟,他们不肯离开牢房。


于是,特别班人员佯称:“已决定释放你出狱了,所以先去注射预防疫苗。”就这样把他们骗出来。


“马鲁太”被带进特别处置室以后,首先在他们的手腕上注射20克哥罗仿麻药……不到一秒钟,只见“马鲁太”气喘不止,翻着白眼,呼吸困难,身上不停地起鸡皮疙瘩,终于断气……


这些在死亡线上挣扎幸存下来的“马鲁太”,终于被杀死了,真是残酷啊!


一个原部队人员这样回忆了“间苗”时的情景。


繁殖鼠疫跳蚤


部队里有一个由特别班负责管理的动物饲养室。在这里,饲养着兔子、豚鼠、老鼠和跳蚤。


石井中将一直把鼠疫和霍乱两大菌种置于构成细菌战“两大基本武器”的地位。


为了利用制造出来的细菌进行细菌战,需要有传染的媒体。


鼠疫最有效的媒体就是跳蚤。饲养大量的跳蚤,利用细菌将它们污染后,放到目的地去,短期间内就能够使鼠疫蔓延开来。


繁殖鼠疫跳蚤,需要使用大量的老鼠。首先给老鼠注射鼠疫菌,将一二只老鼠固定在石油罐中,使之处于无法活动的状态,然后放入跳蚤,让它吸老鼠身上的血。直到剩下骨头为止,同时进行繁殖。


跳蚤吸了已经染有鼠疫菌的老鼠血,保持老鼠的体温,在黑暗中,跳蚤就会拼命地繁殖。


731部队中约有4500个这种饲育鼠疫跳蚤的器具,在两个多月中,可以“制造”几十公斤的鼠疫跳蚤,不是一千或一万只,而是几十公斤的鼠疫跳蚤。


假定是50公斤跳蚤的话,据专家的计算,其数量就会有几千万只之多。这是一套在两个多月内就能生产大量鼠疫跳蚤的设备。


在动物饲养室里,有胖得像小狗那么大的豚鼠。人们一走近它,它就瞪大眼睛发出尖叫声。石井动物饲养室的老鼠,受到他们特别的爱护。


对731部队来说,“马鲁太”是比较容易补充的“材料”,而却不能让老鼠轻易地死掉,因为它们是重要的“武器”。


无论当今日本右翼势力如何美化所谓“大东亚战争”,如何歪曲编造历史,都无法否认日本法西斯反人类的战争罪行,也无法逃脱国际社会对日本侵略战争罪行的正义审判。


在八·一五这个特殊时间节点,重新审视其历史罪行,并非为了延续仇恨,而是提醒世人对日本军国主义思潮的复活保持高度警惕。


以上有关日本731部队细菌实验内容,摘编自学苑出版社《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


内容来源:书问

作者[日]森村读成一 著,骆为龙,陈耐轩 译
出版学苑出版社
定价93元
书籍比价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 ×

电子纸书

内容银行:数字内容产业的核心

黄升民 周艳 王薇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21

无法忽视的另一种力量——新媒介与青年亚文化研究

马中红、陈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5] ¥23

罪行与宽待

辽宁教育出版社[2015] ¥18

点击为王:怎样让你的网络营销更有效

兰晓华、杜锦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3] ¥12

行胜于言——清华大学改革与发展纪实(百年校庆)

行胜于言——清华大学改革与纪实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1] ¥23

新编中药成分学

许军、孟繁浩、杨明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8] ¥194

同方阵——清华大学师生参加国庆60周年活动纪实

史宗恺、杜汇良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39

清华人·汽车人——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成立30周年暨车辆工程人才培养78周年纪念文集

清华大学汽车系系庆文集编写组编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0] ¥14

印迹——湖南新化文印产业调查纪实

赵平广、王子凯、高天仪、佟宇轩、李治、蒋佩妍、韩嫣、张梓涵、杨琳
清华大学出版社[2019] ¥27

出版业领先的TMT平台

使用社交账号直接登陆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


注册书问

一键登录

Copyright © 2019 BookAsk 书问   |   京ICP证160134号